十年铁窗摧残 米易法轮功学员廖远富离世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四川米易法轮功学员廖远富在中共的残酷迫害下,特别是十年冤狱遭受常人难以想象的精神和肉体摧残,回家后仍持续受当地六一零、国保恐吓威胁。廖远富于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七日在迫害下离世,享年仅四十七岁。

廖远富去世后,扔下了妻子和八十多岁的老人及正在读书的儿子,家境凄凉。

为说真话,多次遭关押

廖远富,男,一九六六年出生,家住米易县攀莲镇水塘村。一九九六年得法修炼,使得廖远富身体更加强壮,精力充沛,一身有用不完的劲。廖远富乐于助人,谁家有什么事都主动帮忙。法轮大法使他明白了人生意义是返本归真,因此,他淡泊名利,做事总先考虑别人。

一九九九年七月,法轮大法遭受不白之冤,中共和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疯狂迫害法轮功,廖远富毅然走出家门,向世人讲清真相,证实大法;到北京上访,要求还师父清白。

一九九九年十月、十一月廖远富两次到北京上访遭绑架、两次被非法关押。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廖远富上访,遭绑架被劫持回米易,又被关押了一个月。米易公安局政保科长向金发对廖远富的妻子说:只要你交一千元钱就把廖远富放回家。廖远富家中无钱,妻子为了丈夫早点回家,就到银行贷款一千元交给向金发。可是,向金发收到钱后,并没有将廖远富放回家,而是与攀莲镇串通,廖远富刚跨出看守所的门,又被攀莲镇的恶徒们挟持到攀莲镇洗脑班,遭到打手的毒打、体罚,暴力洗脑。

十年铁窗遭受酷刑 伤痕带进棺木

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日,廖远富等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在丙海坝一功友家学法交流,公安局的向金发、杨梓华、周林、廖红兵、柴发祥、李雪松和丙谷派出所的警察赶往丙海坝将参加学法的法轮功学员全部绑架,二十六个男女老少关在政保科二楼会议室。当天,白天比较热,廖远富身上只穿了一件衬衣,可晚上天气特别冷,政保科恶警柴发祥还将会议室的门窗全部打开,让冷风吹进屋冷冻他们,整整冻了一夜,第二天廖远富被送到米易戒毒所关押七天。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四日廖远富挂真相横幅,十二月十五日早上廖远富在家被政保科警察和武警绑架。廖远富被挟持政保科,被恶警拳打脚踢,武警用枪托打,廖远富的脸被打肿,眼睛被打青肿,被反复折磨了几小时。政保科长向金发提审时,将廖远富的双手用手铐铐起后吊起来,只有脚尖触地,向金发等恶警用警棍打他,被折磨了好几天。关进看守所被刘启朝(看守所指导员)用开看守所所有监号大门的一大串钥匙打他。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四日廖远富被非法判刑十年,转到德阳监狱。

在监狱中,为了转化廖远富,恶警用尽了刑具对廖远富进行酷刑折磨,恶警指使犯人对廖远富昼夜监控、随意打骂、体罚,致使廖远富伤痕累累。十年铁窗,廖远富遭受了常人难以想象的精神和肉体的摧残,除了经常戴脚镣手铐,各种酷刑折磨外,狱警和包夹犯人还用铁丝紧捆脚手,廖远富双手长时间被铁丝捆绑陷进肉里留下的伤痕清晰可见,一直带进棺材;双腿膝盖以下呈黑色,肌肉萎缩。

610持续骚扰 威胁株连家人

回家后,廖远富经过一段时间学法、炼功,身体逐渐恢复,能够干一些轻微的农活。可是,恶党没有放松对廖远富的迫害,“六一零”及乡村社经常对廖远富进行骚扰、威胁。二零一二年一月,攀莲镇及水塘村的相关人员又把廖远富叫到村上“谈话”, 恶人不准廖远富炼功,不准廖远富与法轮功学员接触,不准廖远富揭露遭到的迫害。恶人扬言:廖远富如果不配合,就不给其母亲发养老补贴(年满六十岁以上的老人每月有六十元的补贴,廖远富的母亲已八十岁),不给其儿子安排工作(其儿子正在某大学读大二),也不准其子打工及搞个体。

恶人要廖远富写保证,廖远富不写,镇政府人员将廖远富的手拉着在一张空白纸上按了一个手印带回,事后恶人在空白纸上写了些什么不得而知。

二零一二年三月,廖远富浑身疼痛,心里憋得慌,很难受。从此以后症状不断加重,继而瘫在床上,生活不能自理。其间,为阻止法轮功学员看望,监控人员恐吓廖远富及其家人。九月,廖远富被送往成都华西医院诊断为肺癌等几种癌症并发症,无任何医疗价值。回家后,廖远富终日躺在床上被病魔折磨的象刀挖心一样难受,身体更加消瘦,最后只剩下皮包骨头,惨不忍睹。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七日,廖远富在极度痛苦中离开了这个世界。

对吊唁者绑架关押

廖远富的去世,同修、亲戚朋友、邻居无不痛惜,主动前往他家帮助料理后事。可是中共邪党还不放过对廖远富最后的迫害,米易国保派出便衣混入廖远富家,对参加吊丧的人秘密监控,凡是法轮功学员都被列为绑架对象。

本村法轮功学员张继会,张继平及张继芳三姐妹刚刚从廖远富家帮忙回家,当天下午就被攀莲镇和派出所警察绑架到城关派出所关押。三人均被抄家。第二天下午张继芳被放回家,张继会、张继平被劫持到米易双沟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一月三十日才放回家。当天,有多名法轮功学员遭到恶人恶警的追踪,多名法轮功学员及其家属遭到骚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