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师父评语的一点感悟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五日】看完师父评语的明慧编辑部文章《你是修炼人吗?》感受很多。我想从所谓的“先知”为何能迷惑同修的角度交流一下看到的问题。

人能得救的根本是什么?师父说“得救的人一定良知尚存”(《洪吟三》〈叫我传真相的是神〉),师父还说“因为走向未来需要检验”(《洪吟三》〈善恶自选〉)。我悟到人心的向善、传统理念的复苏,在纷乱的末法中能分清是非善恶,是人能得救的根本。对于执著预言、想通过预言、玄幻来震撼世人,这些想法和一味追求“三退”数字结果的同修有着一样的漏洞:“不管采用什么办法、什么原因只要退了就算救了人”的思想背后,体现的是不明白人能得救的根本原因,都是以为可以通过简单取巧的“方法”就算救了人,就能救了人,这种以结果为导向的思维其实是站在人的基点上理解讲真相这件事了。我悟到这种潜在的思想意识和思维逻辑,是“假先知”事件能出现的根本原因。

现今利益化的常人在权衡问题时有一种“站队”的思想,在政治斗争、利益争斗中表现的尤其明显,往往在角逐中以为自己“选”对了,站对位置了,就可以谋得更大的利益,就庆幸了。今天,世人都面临选择,每个修炼者也都在实修的路上不断面对着真理与正悟的考验和选择。虽然我们是以救度众生为己任,但是不等于可以带着不纯的心、不正的路让世人去选择,不等于知道有什么灾难了才去选择,相信了一个玄幻故事了才去选择,我理解这不是选择,这是常人的“站队”,是有漏的。师父说过,“我们的路很窄,走偏一点就会出现问题。”(《什么是大法弟子》)我个人悟到,走偏一点路就不正了、就不是未来的需要和参照的路。如果带着这样不纯的潜意识来理解今天世人要做的“选择”,把师父让我们做的讲清真相救人这件神圣的事,这件需要用“正法理”来归正人心的神圣的事,用人心掺杂了“站队”式的人中的理,就大错特错了。

那个假“先知”和很多在迫害中“邪悟”的人一样,在根子上没有能够看到大法中、法理中“选择”的真正内涵,没有跳出人的理。从而在旧势力的所谓考验中走错路,用人心来揣度法,看待正法和正法的形势,其实师父早就说过,“站在常人这个层次、这个角度、这个思想境界中,理解不了真正的东西。”(《转法轮》

明慧编辑部文章中指出:“把自我放不下的人中的东西当作衡量一切的标准了”。虽然假“先知”的某些文章看上去华丽,能满足人猎奇的心理需要,表面上看似大法书没少看,理论知道的比新学员还多,但问题的根本在于他的选择中是背离师父的,所起的作用是被旧势力利用,成了迷惑新学员、迷惑和暴露根本执著没放的同修的工具。其最后撕掉伪装,真正以邪悟者身份跳出来表演,诋毁明慧网的作用看,从其言论的表面,站在法理上看其思想的本源,可能连他自己(还有中共邪党那些研究大法的人)都看不清骨子里是什么动机和因素促使他们看不到大法的真正内涵,促使他们以为这样就可以扰乱大法,殊不知正在断送自己的未来……

从师父的评语中我感受到师父的慈悲,还在给所有走错路的人改正的机会。

明慧网是大法弟子交流的平台,在重大事情上明慧编辑部发出的是大法的声音,虽然起草文章的人是个人,但作为编辑部发出的声音就不代表个人的认识,这是得到师父承认和肯定的。这和我们每个修炼个体在自己所在层次的认识中做讲清真相项目时意见的不一致,以及在交流心得时遇到不同想法时的情况,不能等同认知的。

我们在做项目和交流对法的认识上,由于层次的不同,看问题角度的不同会有一些认识上的差异,甚至争论,但基点都是把明慧网当作大法的平台,不可能把明慧网推到对立面去。“假先知”魔化至此,实在不知对这样的生命说什么好。

师父在评语中说:“有一点我要告诉大家,对明慧网采取不同手段攻击的不止是邪恶,学员的人心不去就会起不好的作用。”我悟到有些同修在证实法、讲真相的项目上,不能用正念看待明慧网的作用,不理解明慧网为何否定一些自己认为并没有错的做法,这是因为没有站在大法的角度看问题,带着不同成度的人情、人心在想问题造成的。更有甚者自心生魔,内心不平气恨到了极点。

师父说:“当你心里为什么事过不去的时候那不是执著心造成的吗?我们的学员不要自己觉的不在其中啊!”(《精進要旨》<再去执著>)师父让我们遇事向内找,发生的任何矛盾,特别是有人和明慧网(是明慧网,不是指学员的交流文章)观点不一致的时候,更应找找自己在哪方面存在人情人心的认识,一定是因为有漏或考虑问题不全面,没能全站在法上造成的。这和项目组内部对一个问题的讨论和争论是截然不同的,也和个人修炼在面对关、难的态度不同。师父在《瑞士法会讲法》中说:“任何事情你们都要知道是我参加了这件事情,你们就要站在我的角度上去考虑这个问题。这是你们以往忽视的问题。说给我制造了麻烦,那就是针对这个法的破坏。所以这和你们过关是完全不同的。这绝不是师父在修炼,或师父在过关,而是真正针对法和宇宙的破坏,所以是不能够等同的,这一点一定要清楚。”我悟到明慧网的作用要从师父正法的角度来认识,而非个人修炼,大家不妨静心温习体会一下《瑞士法会讲法》中的这一段全文。

在我这个层次中悟到,正法的“选择”是看人心的,如果真如所谓的“先知”讲的那样,大法弟子还用冒着危险苦口婆心的顺着常人能理解的去讲清真相、唤醒世人吗?

不一直有这样的人吗?骨子里不信大法,在找大法的所谓不足和空子,以否定大法为目地。实际是想破坏大法。用政治的眼光、用历史宗教的眼光在批判的了解大法的所有著作,对待当前出现的局面,而大法的真善忍内涵如何向这样的人展现呢?研究也是白研究呀,枉费了算计,断送了自己,辜负了师父对一切众生的慈悲和救度!

我悟到师父让我们做“好”讲真相这件事不能留于表面和形式,这和学法要入心是一个道理,需要我们真正理解好法的内涵,看到法理的真实体现才能做好讲清真相这件事,使之落在实处。

师父在《二十年讲法》中说:“其实到最后救度的、从组的一切不是我要的或达不到标准,做完了也白做,也都得毁。”

我悟到人能得救是有标准的,不是可以随随便便就过关的,只是旧势力给大陆的中国人得救设置了太高的坎,这个坎如果我们不充分运用智慧和能力,我们就真的不能使更多的世人得救,就辜负了我们来时发下的挽救众生的大愿。摆在我们面前的真的是如何一步步、一点点启悟世人良知的重任,这个重任使我深知时间的紧迫与救人的艰难,深知与明慧网配合好、让各个救人项目切实达到救人效果的重要。

在讲清真相的十几年中,我们从最初的澄清邪党的谎言、揭示迫害真相,到今天我们全面讲清真相。十几年的风雨,使我们对法的认识更加成熟,如何做好“讲真相”这件事,值得我们進一步在法上思考。师父说:“为了打破旧势力的干扰,就要出现一些能够使他们恢复记忆、能够点醒他们、能够叫醒他们、能够给他们讲出历史和当今世界真相的人。”(《什么是大法弟子》)“共产党的出现与中共的真正目地是叫人仇视神佛、宣扬无神论思想、灌输斗争哲学,从而毁掉人类。这就是为什么大法弟子要讲真相,目地是解除邪恶的谎言,看清共产党的真面目,清除人对神佛犯下的罪恶,从而救度世人。”(《讲真相的根本目地》)

如果我们对法理的认识上没有达到应有的正悟,想问题如果用的是人的理,我们怎么救的了人?就会使我们在很多做法上不那么纯正。

如今北京的正法局面象破冰一样,正是大力讲清真相的好时刻、关键时刻。在做项目和各种真相资料时,我常常思考在北京面临的种种困境和现实中常人表现出来的人心迷惑的误区,常常思考采取什么样对症的“药”才能有效的唤醒世人的良知,例如如何救度那些政治和文化观念重的北京白领。

在通过明慧和同修一起交流、合作和反馈北京面临的困境和解决之道时,在沟通的过程中发现我们要克服想当然、一厢情愿、主观等诸多不足,还有对法没能真正理解的地方造成的错误做法和走的弯路,还有在个人修炼中没能真正修出的善,从而造成救人的项目实质的效果并不理想这个问题,真相资料的设计和内容选题还有很大的改善空间等等,我常为此苦思方法,也常去了解世人的心结,找寻解决的办法。有时因为大陆迫害的环境中的不便,更觉的旧势力造成的今天的迫害局面,给整体配合,给讲清真相带来的困难。

师父在《什么是大法弟子》中说:“但是大法弟子在兑现着自己的承诺,就是要把人叫醒。”在这里,我和所有同修共勉,别在表面上理解讲真相,别一味的为了做而做,要在法上理解了什么是讲真相,针对不同的世人解决他们的心结,才能真正讲的清真相;在这里也和北京的同修共勉,希望我们发精進心,发大勇猛,理性、智慧的讲清真相,这样在师父回北京的那一天,我们才能无愧的面对师父,说自己配的上大法弟子的称号,做了在北京该做的事!

以上是个人层次所悟,不对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