遵照大法的标准做一个修炼人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五日】

慈悲伟大的师尊好!
各位同修好!

时间过得可真快!转眼就是第九届大陆法会交流的时候。我想谈谈我最近的一些修炼体会和大家分享。

在发手机彩信中心性提高

用手机发彩信早就有同修做,我一直都以自己很忙为借口没有参与,今年终于买了一部手机,在同修的帮助下,开始走進来参与。刚开始的时候,心里总感觉不踏实,总象不安全,胆胆突突的。后来在学法中明白这个怕不是我,我做最正的事情是师父认可的,这个怕就是旧势力在阻止我做最好的事情,而我坚定做好救众生的事就是我真正的使命。当我分清以后,从此可以如意的发送彩信。

开始我发彩信的时候会同时发正念,发送的比较平稳,每张卡发五百至八百条。我也听别的同修说一张卡可以发几千条的,可我还没有过。在“五一三”法轮大法日那天,我又出去发彩信,突然我的脑袋中有个念头打出来,应该对他们说“法轮大法好”呀!我安上一张卡,对我的手机、手机信号发送基站设备、到我即将发送到的号码主人,我都和他们沟通:“你们是正法时期的生命,同化‘真、善、忍’才可以進入新宇宙,拒绝同化那就只能被清除,希望你们都有美好的未来,和我一起念‘法轮大法好’吧。”我有时在马路上,在公交车上,一个人默默的,在这个过程中我觉的自己顶天独尊,巨大的我发出巨大的能量,效果出奇的好。那天基本都是一千多条到两千多条。

从那以后我悟到,一个大法弟子做证实大法的事情,对不好的因素首先要发正念清除,也要心怀慈悲,象告诉自己亲近的熟人朋友一样告诉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让彩信发送顺利,接收到的人一定要好好看彩信。我明白这些后,我发送彩信真是心想事成。

有时候我准备上公交车,心里想坐那个位置,车上挤满了站着的人,我一眼望去我想到的那个位置空着等着我呢,有一次站着心想我要换卡了,这站着不好弄啊,刚想完,旁边座位上的一个女孩赶紧站起来了;有很多时候感觉坐在旁边的人总在左顾右盼,我想他们睡觉就好了,无论男孩女孩这时就会马上开始打瞌睡。

有一次在发送的过程中突然怕心出来了,这个时候我就想急于完成,可是越急,手机也越不听话,不是死机就是触摸屏不灵,越急越不好使。我知道我的状态不对,找出自己有怕心造成的,马上发正念清理自己不好的想法和怕心。师父讲过“一个不动能制万动”[1]的法理,我做的是最正最好的事,师父是肯定的。我守住这一念去做好就是了,别的想都别想。现在只要手机在我手上,我心静静的,就象师父说的定住了,心中只有发送的念头,别的什么都没有,手机越来越灵了,再也没出现过死机的现象。

最近同修又换了一种卡,需要先打电话。我本来准备拨打语音电话,可是我的两个电话都打不成,一个电话系统没装好;一个我没用过,也以为没有这个功能。会手机技术的同修家里有事又不能来教我,而卡眼看要过期扣钱。我又开始急,实在没办法,只好随便打个电话算了,我又心疼白白浪费钱,还是等同修教吧?时间越来越近,我真是不安。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的,为什么会这样呢?我问自己,我的这种状态——等,显然很不明智,这种情况是不是需要我再提高一个层次?我为什么就不能自己打电话给别人讲真相呢?我迟迟不动,师父是用这种方式逼我悟啊。我明白后,拿出一张新卡,发正念清场,然后和这个号码主人沟通,希望他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我随意在一个号码后编了几位数,打通后显示是内蒙古呼和浩特的号码,一个男士接了,可是我完全听不懂他的方言,我友好的向他问好后请他讲普通话。虽然他的普通话依然不是太好懂,我就选择提问的方式告诉他三退。他说戴过红领巾,我就给他取了一个化名退出,并祝他拥有美好未来。他礼貌的给我说:谢谢。前后差不多两分钟吧,我第一次打那么顺利就退了。我知道是师父在鼓励我,让我以后更好的做这个项目。

我体悟到,做证实大法的任何事情都要用符合修炼人的心态去做。有一次同修给的卡多了,我就有些完成任务的心态,结果那一张卡就收到三个回复我的骂人短信。我一看就清醒了,我这是用常人的心在做大法的事,这么神圣的事情被我那么不负责任的去做,当然要被骂。在发的过程中很多人打电话,或回复短信,我都把号码记下来给他们打语音电话,或者直接劝三退。我还只是刚刚开始打电话,我会继续做好的。

正确面对夫妻缘 共同精進

我和先生是在修炼后走在一起的,结婚后在一起的时间并不是太多,所以很多时候关系很好,可是最近两年,他总是对我大发脾气,开始我真是伤心和委屈,总是不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他怎么可以这样?我应该怎么办?可是他确实不对呀,我总是陷在谁对不对里面,找不出该怎么办来,心中真是痛苦,都快崩溃。

直到有一个年长的同修一句话点醒了我,她听我说完后告诉我,任何同修都会有不足,都会有缺点,是正常的。师父说:“如果你没有这颗心,就不会引起矛盾,得对你修炼负责任的。是凡矛盾发生在你身上,出现在你这儿,出现你们之间,就很可能与你有关系,就有你要去的东西。不管怨不怨你,我的法身在去你的心的时候,可不管这件事情怨他还是怨你。只要你有这个心,他想尽办法让你出现矛盾,让你认识到不足的这颗心,所以你们还在那儿找:这事不怨我呀。或者你们还在想:我在维护法呀。他在想:我也在维护法呀。其实你们可能都有不对的地方才会有矛盾。” [2]

我当时一下明白我的问题出在哪里,我总是用自己的标准看待他,用法理挑剔审视他,不符合我的我都总结成他不符合修炼人,学的不好,而从来没有看看自己,我的不高兴说明了什么?我其实对婚姻、情感很执著,心中对常人中幸福的婚姻充满憧憬,想要常人的夫妻恩爱,他的脾气都是为了我的这些执著而发的。

有一次,我准备出门给别人送资料,临出门时接了一个电话,匆忙中忘了带公交卡。他站在大马路上又开始大发脾气。我一个人上车后,心中真是忿忿不平,心潮澎湃。不过,马上想到自己出去做的事心情冷静下来。他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发脾气?我为什么还是如此的不舒服?这不是真正的他,有不好的东西在我们的空间场呆着,让他这样表现。

我当时在车上有针对性的发正念,让那些不是真正他的坏东西灭。另外就是我的意识中还是觉的夫妻间应该友好,应该对我温和,说到底还是对我要好,不好就不行,就不舒服,还是没有用修炼人的思维方式。碰到不顺心不痛快的事是提供给自己修炼提高的,是好事,可我还是当成不好的事往外推,不高兴,对他的状态总是归纳为他工作太忙,不够精進,心里还有瞧不起的东西在里面,那是一种恶在自己的言行中散发出来的,他怎么会舒服呢?他的状态如果在一个好的环境中会不会是这样呢?我给予他的是一个什么样的环境呢?炼功每天几乎都没有全,没有一个规定的学法时间,有时候不停的干事……我还怨他不精進,我看还是自己不精進啦。

我从新审视自己对婚姻的态度,我和他的缘,是为了证实法才走到一起,我怎么过起了常人的日子呢,我们应该互相促進、相互配合,救度众生才对呀?我还是首先改变自己才对。想到这,我再也没有不舒服的感觉了。现在他也在他工作的地方有了一个很好的环境,每天都三点四十分起床,炼完功后学一讲法再去上班。我每天无论多忙都会学法。我们每天都互相打电话询问对方今天过的这么样,有没有收获。回家后,我们也会默契的学法、配合做事,出去买菜时劝三退,我们也形成了一个比学比修的一个小环境。虽然还会有矛盾,但是我相信把住向内找,提高自己的心性。

在同修间形成正念的环境

以前,我总感觉同修甲人心太重、不精進,还很喜欢对别人指手画脚。我平时不愿意和她有太多的接触,和我走的近的同修在一起总喜欢说他的不足。

有一次,一个人在家学法的时候学到《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师父说:“每个人我都想度。只要他学了法了,我都想度他,我不想扔下他们。(鼓掌)你们怎么能在大法弟子中形成更强的正念才是最伟大的。从每个人做起,真的把我们这个环境啊变的很正,一切不正的因素都会解体,一切做不好的学员就会看到自己的不足、就会促使他们做好。”

我的脑海中马上浮现出我说同修甲不是的场景,眼泪止不住流。我知道自己错了,愧对师尊的教诲,做的太不好啊。我自己带着是非说话,怎么会在同修中形成一个正念的场呢?

我应该做到:看到听到一切矛盾都应该从自己这里找原因,那才是顺应宇宙“真、善、忍”法理的。再和他接触的时候,我看到他的不足我都会心平气和的和他说,他也很接受。喜欢和我说他不是的人也不说了。有两位亲戚同修很多年闹矛盾,我用自己的亲身经历谈在其中心性提高的体会,自己怎么从常人的是非中转变成以修炼人看问题向内找的过程,同修从多年的矛盾中跳出来,得到很大的提高。

前一段时间,一位同修被绑架,说出另外两位同修,其中一名是交接资料的同修,一时间,大家都有些慌乱。大家心态不太稳,用人心在考虑事情。觉的邪恶马上就要来迫害同修,应该采取什么措施。有的开始挑剔被说同修平时的不足;被说的也觉的邪恶怎么没来找呀?我觉的同修的事情与我们整体的每一个人都有关系,这个时候不是应该躲着同修就安全了,被动承认邪恶要来迫害同修就是在承认旧势力的安排。

我想找其中两个学法点的同修切磋一下。和他们约好地点,同修也把另一个学法点的同修找来了。大家交流后都认清所谓的措施都是常人的办法,不是修炼人处理问题的正念。我们应该集中发正念解体邪恶想迫害的企图才是我们要做的。我们每人都应找自己在这件事情中起了什么作用,做的怎么样才是。过后再由他们分头和另外的同修在法理上切磋清晰。然后又从新安排资料交接的问题,使大家继续平稳的做好三件事不受影响,邪恶的企图也不能得逞。

我现在知道,在矛盾中、在突发的事情中,面对问题处理问题都是自己的修炼过程,是用人的理还是修炼人的理,也是从常人脱胎成修炼人的一个选择,当一切都形成一种机制时,我们就是走在一条宽阔的大道上。

我很惭愧,到现在才是一个修炼人的心态面对自己身边的一切,我要多学法,做好三件事,跟上正法的進程。

谢谢师父!
谢谢大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五》〈二零零五年加拿大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欧洲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