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愿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我出生在农村,从小就有一个迫切的愿望,出家進庙修行,了却红尘的烦恼。

女儿还很小的时候就没了爸爸,我一人带孩子无力维持生活,只好带着女儿又進了一家,后夫有一子。那时农村重男轻女的习俗还很重,可我進门后又连生了两女。婆婆很是看不上我,对我和孩子百般刁难。两岁的小女儿高烧咳嗽住進医院,没钱不给用药。孩子的病越来越重,憋的脸发青,哭都哭不上来了,痛苦的用微弱的声音断断续续的叫着妈妈,周围人都催我们快点儿想办法弄钱给孩子用药。丈夫看着危在旦夕的孩子 ,实在没办法了,一咬牙去向婆婆借五十元钱,说给孩子用点儿药缓解一下。他家是当地的有钱户,公公是老师,每月都有工资拿,可就这五十元都不借,这个孩子可是他们的亲孙女呀。

孩子的病一会儿比一会儿重 ,由肺炎转成大叶肺炎,喘不上气儿来,我们眼睁睁的看着孩子活活憋死。我的心碎了,精神崩溃了,无法承受这无情的打击,恨的我咬牙切齿:他们不是没有能力,稍微伸把手就能救下我这可怜的孩子的命,她才只有两岁呀。我恨之入骨,发誓一辈子不登他家的门,等着看他们怎么死。

我渐渐的郁闷成疾,身体严重受损,感觉全身没好零件了,那个难受劲儿就别提了,那时也没钱看医生,不知道都啥病,就是难受,膝关节疼的严重时走不了路,整宿整宿的睡不着觉,最让我忍受不了的是胃疼,疼起来直不起腰,喊爹叫娘的,想买点止疼药都买不起。我偷偷的流泪,心想:只能听天由命了。疼的实在挺不了就用土办法“拔火罐”以解心疑,拔出来的都是黄脓水,肉经常都被烧破。可想而知,它怎能解决根本问题呢?我就这样在身心极度痛苦中挣扎着,身上一点儿劲儿都没有,什么活儿都干不了,日子越过越不象样。

一天我去邻居家散心,他家老太太没在家,就和儿媳妇闲聊。她说:最近老太太不知从哪儿得的宝(一套磁带),一天没遍数的听,说是修佛的。我一听来兴趣儿了,让她拿出来听听(后来知道是师父在广州讲法录音带),开头讲“真正往高层次上带人”,我听了一震,全神贯注的听了一讲,直感到这下我可找到修佛的法了,还没听够,媳妇赶紧收起来,怕老太太回来看见不高兴。我很扫兴,恋恋不舍的回家了。

回去后这心说啥也放不下了,听说这是法轮功的讲法录音,县里好多人都在炼。我怎么也坐不住了,搭车直奔县里,到那后见人就问哪有炼法轮功的。一个卖方便袋的人告诉我谁家有人炼,在哪儿住,怎么怎么走。我按他的指引顺利的找到当地一位辅导员(现在我知道是师父的法身领我去的),辅导员非常热情,把仅有的一本《转法轮》给了我。我手捧宝书,如获至宝,到家马上拜读,一气呵成,越看越觉得这是真佛真道。别看我浑身是病,但当时我没有一丝祛病健身的想法,就是想修炼。可在看书的过程中,我不知不觉能睡觉了,走路也灵便了,胃也没疼。

后来县里来同修教功了,在我们村成立了炼功点儿,很快就有二十多人来炼功。师父采取不同方式给每个人净化身体,有拉的;有吐的;也有高烧咳嗽流鼻涕的;还有全身骨头都疼的。我先是一个劲儿的流鼻涕,后来开始便血,我一点儿没怕,因我在法中知道这是师父给净化身体,是天大的好事。就这么折腾了几天后身体那个舒服劲儿就别提了。

我们每天都起大早集体炼功,然后下地干活,晚上在一起学法到很晚,大家都感觉身上有股子使不完的劲儿。尤其是我这个病秧子竟然从春耕到秋收样样活都能干,我心情好的不得了,总想笑。

我们通过学法知道,修炼的关键是修心性。我们听师父的话,在心性上狠下功夫。大家互相督促,及时提醒,凡事站在他人的角度去思考,做到先他后我、无私无我。处处与人为善,对谁都好,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吃多大亏都乐呵呵的。一次小叔子无理取闹动手打我,一脚把我胃都踢肿了,我没有跟他一般见识,我在法中知道他给我的是极其珍贵的东西“德”,同时我又还了债。心性提高了,功也长上来了,一举四得。如果不修炼哪能知道这么高的理,不跟他拼命才怪呢。

后来迫害开始了,因我不放弃修炼被非法劳教三年,恶徒不择手段逼我说出我认识的炼功人,他们达不到目地就把我丈夫抓起来,连逼带吓的让他说出与我有联系的同修,丈夫致死不从,因为他非常清楚这些人都是好人,恶徒折磨他一天一夜才放他出来。出来后,他整天担心挂念我,因为他知道炼功人在里面被折磨的有多么惨,就这样着急上火,一病不起。丈夫病危时,家人去劳教所求他们让我回家照顾他,见他最后一面。他们非但不同意还嘲笑的说:她还能照顾人,她还得人照顾呢。确实,因我坚决不放弃修炼,他们对我拳打脚踢,用高压电棍电,让我整天坐在水泥地上,导致我下肢瘫痪,生活不能自理,上厕所都是同修背,两位同修整整背了我近三年,不认识,胜过亲生骨肉。那些刑事犯人都说:大法弟子真了不起,不服不行。

我出狱回家后,丈夫不在了,孩子外出打工了,家里被婆家人洗劫一空。婆婆见我回来很不高兴,发送我丈夫本是变卖我家产的钱,却硬说是欠了她家四千元,连借据都打好了,逼我还钱。我身无分文,实在没办法了,只好把家里仅剩的几亩地出租了,用租金分期偿还。我没有怨言,心静如水,我同情她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心情。邻居都为我抱不平,说我软弱好欺,可我是个修大法的人,我得时刻按照法的标准去做,不争不斗,什么恩恩怨怨、小名小利早看透看淡了。我抓紧学法炼功,瘫痪的下肢很快恢复了正常。师父又一次救了我。

我什么都没有了,只身一人投奔在外地的女儿。后来得知婆婆病重,特地赶回来照顾她,并为她送了终。亲朋好友、邻里之间都在议论:修大法的人就是不一样,这境界也太高了,血海深仇都放的一干二净,赶明让我家媳妇也炼法轮功去。

是啊!大法的威力就是大,十多年在大法中熔炼,慈悲的师父为我净化了身心,教会我怎样做人,做一个真正的人。更重要的是了却了我修佛的夙愿,能够在佛家上乘的功法——法轮大法中修炼。我真是太幸运了,我怎么还能去计较那些陈芝麻烂谷子,微不足道的小事呢?

师父把我从地狱捞起,又扶我登上上天的梯子。师父什么都不看了,不计众生过往之过,就看我们那颗向上的心,只要你虔诚的修炼,严格的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就能功成圆满。我时刻告诫自己,要珍惜,千万不能错过这万古机缘,不能辜负恩师的期望,不能让师父的心血白费,要真修实修,得道圆满。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