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旬老人的奇特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我今年八十岁了,从一九九六年就开始炼法轮功。十六年来,亲身体会到了大法的神奇、超常。这一路我走的也是踉踉跄跄的,是师父的慈悲呵护我才走到了今天。我体悟到,只要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什么关和难都能过去。

修炼中的神奇事

当初因身体太差,我到处找治病方法。九六年的一天去外边遛弯,看到有人在那儿挂横幅发传单,就要了一张拿回家。因不识几个字,也没看就放在柜子上了。不记得放了多长时间,有一天上午我在屋里坐着,那张传单忽然飘落在我跟前。我就顺手捡起来,见上边写了八条(同修注:估计是法轮功功法简介),看也看不明白。因在外边不远处见到过有很多人在那炼功,就想还是去那儿找人问一下吧。到了那边,正好有的炼功人还没走。听我一问,有人就说:你想炼功吗?明天早上来这炼功吧。就这样我幸运的走進了法轮大法的修炼。

刚开始炼功出现了很怪异的现象:只要往那一站,就觉的有人在后面掐我的脖子似的,感觉就是真的在掐我脖子,因为我甚至要出不来气了。很长时间,一两个月过去了还这样,但我就是坚持着,就是要炼功,可心里还是有些发毛。女儿说:“你快求师父啊!”我就一边求师父一边还坚持炼。不知不觉师父给我清理了,我感觉好轻松。腿疼、头疼(这可不是一般的疼,简直疼的死去活来的),不知什么时候也都好了。

一九九九年江泽民利用他掌握的大权,利用共产党邪党铺天盖地的对法轮功和法轮功学员進行疯狂迫害,我对大法没怀疑,还坚持炼功。

二零零一年的时候,我反复出现发烧症状,高烧达四十一度左右,几天就烧一次。两三个月后开始加重,就被儿女们送進了医院。因我悟性不好没过好关,医院说是胆结石。后又发现肝腹水。有一天晚上恶心、呕吐,大口大口的吐血,喷的到处都是血。女儿拿小盆接着,一边哭,一边喊:“妈呀!”当时我悟到这是生死关,就赶快叫女儿别哭,告诉她别喊妈,求师父吧!我当时心里想,我的一切交给师父,放下生死,由师父做主。就这么想了三次后,吐血止住了。

二零一一年有一天肚子不知为什么疼的受不了,太疼了。后来才发现,原来是肠子从肚脐流出来一堆。儿子吓坏了,说:“妈呀,这不上医院可不行啊,这可怎么弄進去呀!”儿女们又把我送去了附属医院。门诊医生一看,直接就把外科大夫找来了。大夫说没别的办法,只有开刀把肚子拉开,把肠子切去一段再接上放回去。我不同意,坚决不做手术。医生说那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儿子一看就又把我送到了二五五医院。到门诊处,医生也是直接找来了外科大夫,这里的外科大夫和那边的大夫说的一样:只有做手术把肠子割去一段接上放回去。

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有师父管着呢,坚决不做手术。医生说那可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看你这么疼就先输点止疼药吧。太疼了,当天晚上我疼的睡不着觉,真是难以忍受。突然我想起大法歌曲中的一句话:“牵着师父的手”,我就想我也拉着师父的手,跟着师父走。就这样想着这句话熬到了第二天下午。不知什么时候,自己觉的迷糊了一下,过后感觉肚子好象不疼了,一看肠子自己又進去了。儿子看到了高兴的说:“哎呀,妈呀,又出奇迹了!”是呀,儿子已从我身上看到太多奇迹了。

大夫来了惊奇的问:“你这老太太,怎么把它弄進去的?”我说:“它自己進去的。”大夫觉的太不可思议了,说这是真正的奇迹!

是啊,除了师父谁还能创造这样的奇迹呢!在师父的呵护下我又过了一大关。感谢师父一次一次从死亡边缘救了我。我虽不争气,但我是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对师父的感恩无以言表。是师父佛恩浩荡,没有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

****
实际上老人还经历了其它生死大难,如得了蛇盘疮、腰摔断了等等,但都闯过来了。从老人的叙述中深深的感到,无论是被儿女们强行送到医院,还是在家中遭受病业的折磨时,老人思想中对师父对大法的信念从未有过一丝的动摇。也正是基于这一点老人才闯过来的。

由于自己的文字水平有限,无法将老人讲述的故事全貌完整再现给读者,颇觉遗憾。

(大法弟子代笔)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