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焦点访谈”的采访费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央视“焦点访谈”又被称为“焦点谎谈”,一字之改,更加贴切,入木三分。

我们村子有一块农用土地,被强行征为工业用地,要建造纸厂,老百姓考虑到有污染,坚决不同意。开发商就动用黑社会、警察与乡政府领导暴力征用。老百姓没有办法,就给河南很有影响的《大河报》打电话,要求派记者采访,《大河报》张口就要三十万元的采访费,这还不能保证在《大河报》上登载;又给中央电视台的“焦点访谈”打电话,人家更厉害,张口就要六十万元。

老百姓吓住了,一年到头,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忙活一年,连温饱都顾不住,哪儿能凑的起六十万元?!表面看上去不交农业税,种粮还有补贴,可是除去买种子、化肥、梨种收的钱,种粮一分钱也落不住,如果不出去打工挣点钱,老百姓真的连温饱也顾不住,再碰上灾荒年、老人生病、儿子结婚,老百姓的日子更无法过。

中共邪党统治下的媒体不是为老百姓服务的,是为人民币服务的,中共邪党给它们人民币,它们就为中共邪党卖命,除了满嘴谎话外,甚至再丧尽天良的事也能干的出来。

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三日(除夕),天安门广场发生了中共邪党一手导演的自焚伪案,一月二十七日(正月初四),“焦点谎谈”就详细报道了自焚伪案的过程,并强加到法轮功头上,诬蔑说法轮功为了“圆满”、“升天”搞自焚。

当时我看了电视,漏洞太多太明显了,特别是王进东的特写,最明显的假:盘腿姿势不是法轮功学员的双盘姿势;身上着火了,两腿之间的雪碧瓶完好无损;衣服已被烧焦,但是最易燃烧的头发还在头上;警察拿着灭火毯,晃来晃去,等着王进东喊了口号后,才往头上盖;王进东的口号也不是法轮功里的内容。现实生活中的自焚我没见过,但凭常理推断,人身上着了火,在痛苦中应该是奔跑等以减轻痛苦,还能那么悠闲自在的表演吗?只有演电影能做到这一步。

我当时的感觉就是拍电影,同时也非常气愤:中共邪党为了无中生有的达到除掉法轮功的目的,这样的公然造假也做的出来。

二零零二年初,在自焚伪案中自始至终参与采访、负责编造谎言栽赃陷害法轮功的女记者李玉强曾在河北省会“法制教育培训中心”(实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和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进行过所谓的“座谈”。当时有法轮功学员质疑自焚镜头的种种疑点,尤其是人已烧得焦黑的王进东,两腿间夹的盛汽油的雪碧瓶子却完好无损时,李玉强不得不承认:王进东腿中间的雪碧瓶子是他们放进去的,此镜头是他们“补拍”的。她实际上道出了“焦点谎谈”就是中共邪党的一条狗,叫它咬谁就咬谁,叫咬几口咬几口。

就象《九评共产党》里讲的:谁在哪个问题上相信了共产党,谁就会在哪个问题上送掉小命。谁相信了“焦点谎谈”,谁就会上当受骗。中共在“天灭中共”的浪潮中正在拼命拉垫背殉葬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