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修自己 法中升华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六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们好!

第九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开始了。感谢慈悲的师父,感谢明慧网给我们这个交流的平台,使全体大法弟子能够相互交流共同提高;感谢伟大的师父对弟子无微不至的呵护;感谢尊敬的师父这么多年时时刻刻对弟子的点悟,弟子才能平稳的走正实修的路。

找到了根子上的执著

同修们经常在一起交流怎么感觉自己精進不起来呢?怎么到现在还有这么多同修遭迫害呢?怎么这么发正念邪恶还能猖獗起来呢?……不知不觉的总把自己摆到被迫害的位置上。

在我心里也有过这样的想法,也有些迷茫。可是当正念强的时候,法学的多理性占上风的时候,很快就认清这些想法就是自己精進不起来的障碍,这些想法本身就在承认着邪恶因素,承认着迫害,这样消沉的想法时间长了就是邪恶钻空子迫害我们的借口。但当正念不足了的时候,状态就又开始变的消沉。

向内找,为什么总是一时正念强一时正念又不强了的原因,怎么总不能把正念保持住。找到了一些执著心,一思一念上修掉,但对迫害从内心深处还是有些无可奈何感觉,特别是一有同修被迫害,同修走不出迫害的黑窝长时间被迫害着的时候。我明确不了怎么才能彻底修掉这颗无可奈何的人心,怎么才能真正制止邪恶的迫害再发生,怎么才能改变局面。区县同修也在这方面交流过,自己法学的也不少,就是在这方面法理认识上还是不那么太清晰。

今年我地连续发生两次大规模的迫害,几十名同修被绑架,有的被非法判刑。在营救同修的过程中我觉的自己正念不是那么太强大,无可奈何的思想使做事效率提不上去。师父《二十年讲法》发表了,我拜读了十几遍,在学法的过程中我找到了正念不起来、无可奈何的原因,就是根子上隐藏的不信师不信法的执著。

师父说:“我告诉大家,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说大法弟子的能力非常的大,很多人就是不相信,因为也不让你看到。” [1]这么多年,我还觉的一直很信师信法,一些事自己做的不是很好,总想是因为自己做事能力差,给自己找个理由,却没有深挖一下有时自己在有些事上没能力做好的原因。通过学这段讲法才意识到还是因为在信师信法上打了折扣,没按照师父说的实修自己,不是时时事事都能坚信师父给了我们一切能力!这种根子上隐藏的不信师不信法,并不是明显的怀疑师父,而是体现在平时遇到的一些事上,一思一念怎么动,特别听到发生迫害时我们的心是怎么动的,有没有对邪恶的惧怕,那时我们对解体邪恶的正念坚定不坚定,是不是由怀疑自己的能力到最后变的无可奈何。对邪恶惧怕,正念坚定不起来就是不信师不信法,对邪恶无可奈何我认为也是不信师不信法的体现,仔细体察自己内在心里一定有,只是不易察觉。

师父早就告诉我们“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 [2]。师父的法身时时保护在我们身边,有师父的呵护与加持,我们还害怕什么呢?我们怎么还无可奈何呢?怕的本身不就是把邪恶抬高了,把自己看小了吗?如果骨子里隐藏的那种不信师不信法的因素,不找出来不修掉,我们怎么学法也时而会有正念不足和精進不起来的感觉。我认为正念很大程度上源于对师父的坚信,师父法中讲出来了就已经给了我们法力。

一次我在阳台上干家务,听到小区的一块空场上有一群人在一首接一首的唱红歌。我坐在阳台上就对着他们发正念,制止她们再唱再毒害众生。发了十五分钟这群人依然唱个不停,声音还很大。我向内找为什么发正念不能制止,还是信师信法的问题,没真按师父说的做。师父叫我们正念要纯正,才能力可劈山,发正念中带着人心发出的正念就不管用,而且黏糊糊的。我调整心态,不叫他们再犯罪也不叫他们再毒害众生,但这时是明显的心生慈悲,这次我正念特别强大,特别静,发了不到十分钟他们就不再唱了,全都散开走了。

还有一次我地给大法弟子非法开庭,大法弟子很多人都到法院近距离发正念,我也到法院门口近距离发正念。正当我们都集中发正念时,两个六一零人员来回遛认大法弟子,一个在洗脑班转化大法弟子的认出了我。他劝我回家不要在这里了,我笑着要他不要再管大法弟子做事,给自己选一个好的未来。他又说上次某某(也是大法弟子)开庭你也来着。我想师父讲过邪恶最怕曝光,我坚信有师在有法在,谁也不配动我。我堂堂正正的说:我来了,你看着我了?他说看到了,我说我怎么没看到你呢?你藏哪儿去了?他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和他讲了一会儿真相,他很高兴说给自己选择好的未来,另一个看看我,早走到前面去了。我正念十足的继续坐那儿发正念,可回到家就有点乱想,怕以后六一零派人监控我,这一念虽然一闪而过,不是太明显,但还是被我抓住了。我立刻想到师父讲过好事坏事都是好事,通过这事叫我找到了我还有怕心,叫后怕,还有被迫害的阴影存在,这种怕也能招来迫害,一定修掉它,同时解体一切不正的因素。我给自己加正念,他们看到我,我就救度他,他们看到我,我就解体操控他们的一切邪恶因素与生命,这样一想,我马上正念足了,不再有任何一点不正的想法了。

最近通过事事提醒自己坚信师父坚信法的威力,就感到自己做事正念特别强,特别有力度,学法更能入心了,消沉的状态也不翼而飞。

师父在法中点明了法理,我们就坚如磐石的信,不折不扣的去做,一定都是最好的,就没有我们做不到的,邪恶什么都不是,很快就被我们的正念解体掉。

在协调路上实修自己

我不由自主的走上了协调之路,几次自己都感到有压力想退缩,可是总有好多同修找到我要我配合,出于责任心,我总是尽最大能力配合着同修,就这样在整体中我一直和同修配合着协调着,我想这就是师父的安排,这也是我该走的修炼之路吧,在这条路上成就我吧。

在协调的路上走,以前我总觉的有苦有乐,现在我改变了观念,完全是乐观的心态对待协调。其实在协调上付出的同修们都该乐观,因为在这条路上走所遇到的人和事,不论好坏,只要我们能实修都在成就自己。以前我听到有同修在背后说三道四的,我的怨恨心、委屈心就出来,埋怨同修站着说话不腰疼,不理解自己,特别是有同修说我协调是执著名时,马上想起他们也在我面前说某协调同修求名,我只是淡淡一笑,觉的没意思不想解释,但内心深处委屈,埋怨同修不找自己,冤枉我,认为这样的同修谁协调就说谁有求名的心,是妒嫉心指使在整体中起拆台的作用,我心想有什么名可执著的,受着同修的埋怨指责,就是一个付出,学法有时都得挤时间……。

修掉了委屈心,我无条件向内找,为什么人家说我有求名的心?难道协调了就求名了吗?是不是自己做事上给人有命令人的感觉?是不是自己太证实自己了?是不是没给同修发挥能力的空间?是不是阻碍了同修做事?是不是没按师父说过的走大道无形的路?等等。找到一点修掉一点,我就在名这个问题上时时给自己敲着警钟,放下对名的执著。随着修掉执著,心胸越来越宽广,承载力越来越强,遇事越来越不被轻而易举的带动,做事交流越来越理性。我认清这就是师父安排我要走的路,一定走稳走正走好,在这条路上把自己炼就成熟。

最近两年通过学法实修自己,每到一个层次师父总是点给我层层的法理,点悟我该怎么做怎样实修。现在我听到同修说什么,不论是冤枉我也好,还是我确有哪方面的执著,我都能向内找自己,修掉执著,冤枉我我就把它当作以后的借鉴,不在这上执著,加大容量包容同修,发自内心感谢同修点醒我,帮我提高。

缺什么师父给我补什么

今年我地连续有十多名大法弟子被非法开庭,有的请了正义律师,请律师的过程也是修我们升华我们的机会,在同修的带动下我也从中升华着自己。

以前总以为自己在法律方面不懂,就不想在请正义律师这方面用心,都是其他同修做,自己就是发正念。《明慧周刊》和明慧网有这方面的交流文章,我也只是草草一看并不用心,其实就是分别心,有选择符合自我的心。可这次有大法弟子家属请律师再三要我参与,我悟到了是师父看我这方面欠缺,在正法的最后阶段给我安排弥补的机会,我欣然答应。

我开始用心找这方面的交流文章看,认真看律师的辩护词,有同修也给我提供这样的法律方面文章,也和我交流。看了一篇又一篇,在给大法弟子做无罪辩护方面,我的思路渐渐清晰,感到总和以前一样按部就班的做无罪辩护,有点跟不上师父正法的要求,因为正法進程已经到这了,王、薄、周的犯罪行为在逐渐浮出水面,证明恶首们就要面临正义的审判,我们为什么不能配合正法進程把当地恶人的犯罪行为指证出来呢?我们请律师总一味的给自己做无罪辩护就是把大法弟子摆在了被告席上去了,被邪恶牵着走,太被动了,也是在默认着迫害。我们要扭转形势,在法庭上调换位置。我们是正的,师父说我们是宇宙正的因素的保卫者,一切师父说了算,但大法弟子在人间得跟着师父的安排去做,跟上正法的進程。该运用法律反制邪恶了,我们要在法庭上指出那些绑架大法弟子的恶警,指出那些入室抢劫大法弟子私人财产的执法人员的行为犯了哪条罪,是他们在执法犯法,追究他们的刑事责任。我们达到这一步才能更有力的制止迫害,也是对那些执法人员的慈悲,警醒他们悬崖勒马,收敛他们的犯罪行为,对大法弟子不犯罪才能有美好的未来,才能给自己的家人带来光明,是对他们的救度。要做到这一步就需要整体在法理上升华,转变观念,摆正自己的位置,明确并坚定自己是干什么来的,修掉对邪党的怕。师父早就告诉我们,任何一颗怕心也带不走。

一位律师在法庭上当庭指出要追究执法人员滥用法律的责任,指出要追究参与抓捕大法弟子的所有人员的犯罪行为及刑事责任,审判长和所有在场人员都震惊了,立刻蔫了下去,不再嚣张。这就证明我们做正了邪恶就解体了,迫害才能被制止。

愿我们共同精進,整体体现出法的威力,展现出神在人间的状态。以上交流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请慈悲指正,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十年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洪吟二》〈师徒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