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纯朴夫妻蒙冤蒙难(下)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接前文

老年夫妻也遭到了虐待毒打

沂水县法轮功学员吕以玉,现七十岁左右,九七年九月份与老伴走入法轮功修炼。看书炼功半个多月后,缠身多年的疾病基本痊愈,身体一身轻,皮肤细嫩,简直和以前象两个人一样。

在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发生后,这么大把年纪的老夫妻同样遭到恶徒摧残,吕以玉老人曾伤心的自诉道: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五日在商业宾馆办洗脑班,我和丈夫江洪青和所有商业系统的炼法轮功的职工都被集中在商业宾馆会议室里,强迫我们观看恶党造谣的录像,逼着让写保证书,每人还要交三十元钱。二零零零年二月,我和丈夫去找同修交流,到同修家不到十分钟就被恶人绑架,把我们拉到城北郊派出所洗脑班打我们,每人一间屋。李洪伟拿三合板打我,一边打一边问:“还炼吧?”说“炼”就继续打。马兴峰一边用脚踢我一边说:“看你年纪大,不然的话还打。”我的脸被打走形了,肿成了紫的;臀部、腰被踢得痛了十来天。我丈夫说:“我都认不出你了。”我丈夫眼也被打出血。

第二天,我丈夫单位来人把我们接到单位关在局子里的传达室旁边的一间小屋子,里面很脏,放着保险柜,我们俩躺不开。单位领导庄新伟、段长胜把我们放在大门口叫过往的看,羞辱我们。我们在做好人有什么错,我心里的委屈不平一股脑地往上返,每天晚上哭着睡着。第二天,他们叫人送来一张条子,上面写着住房收回去,交一万元罚款放你们出去。后来我儿子找人送礼,被勒索五千元。我被关了五天、我丈夫被关了八天才被放出来。

二零零一年,我因传师父经文,被绑架到看守所。恶人问我经文从哪里来的,我没说,审了我三个多小时(警察姓名不详),然后关进看守所。一个月后回家,第三天商业局刘宝东来我家,威胁要送我们去冯家庄洗脑班,我和他们讲真相。后来他们把我关进肉联厂近两个月,逼我写“保证书”。我说我不写,他们就找来一本诽谤师父的书,我一看真伤心,眼泪流个不停,这么好的大法在世间遭诽谤!最后他们要勒索三千元,我们不交。”

残疾人的家庭被拆散加害

李宗平,男,六十多岁,蒙阴县蒙阴镇周家沟子村民。他右手残疾,一腿残疾,一只眼睛失明,基本失去了劳动能力。他妻子王法凤常年患有哮喘病,严重时卧床不起,更无法干活,家境十分贫寒,学法轮大法后病情大有好转。可是只因李宗平夫妇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当地恶徒对他们的绑架骚扰,几乎成了家常便饭。

零七年十二月二十日李宗平夫妇双双遭恶警抄家绑架,李宗平被非法关押在蒙阴县看守所一个月,王法凤则被劫持到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这使李宗平的生活倍加艰难。但恶徒没有罢休,零八年五月九号,李宗平再次被巨山派出所警察非法抄家绑架关押在蒙阴县看守所,一个月后无罪释放。同年十月三十日早七点前,蒙阴县四名恶警(姓名不详)跳墙砸门再次闯入李宗平家,强行把他带到蒙阴镇刘官庄派出所关到下午一点,在没经任何对话的情况下直接送往山东淄博王村劳教所。因李宗平体检时血压、心脏等都不合格,恶徒们只好当天晚上把他送回家中。

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六日,李宗平遭蒙阴镇“六一零”与巨山派出所恶警四男一女非法抄家,并被劫持到临沂市洗脑班遭受迫害。连残疾人都不放过,中共恶徒真的是在伤天害理。

艰难的他刚走出冤狱 不幸的她又被非法劳教

张义志和妻子戚桂玲,沂水县姚店子镇丰台庄村民,修炼大法后,身心受益,与邻里相处融洽,夫妻更加相敬如宾。当大法被涂抹诬陷,夫妻二人多次用正当的办法为大法说公道话,遭到当地恶徒们的忌恨,受到恶徒的暴力洗脑迫害。零五年,张义志被县六一零非法劳教三年,投进了王村劳教所,受尽了非人的酷刑折磨和做奴工侮辱。

零七年八月末,才好不容易走出了冤狱,妻子为他一直悬着的心才稍微放松,但当地恶徒对他们的迫害却没有放松,就在张义志回家没有几天,一场厄运又降临到这对苦难的夫妻身上。零七年九月三日晚,戚桂玲在姚店子派出所门口突然被恶警绑架,恶警打了她一巴掌后,强行给她戴上手铐,然后四、五个恶警夜里十一点多开车带着她回到她家,非法抄家,搜出大法书和真相资料。恶警将戚桂玲及其正在熟睡中的丈夫张义志强行拖上警车,在派出所铐了一夜,第二天夫妻俩被劫持到沂水县看守所非法关押。恶警从张义志兜里搜出200元钱,有100元钱上印有“真善忍好”的字样,被公安局恶警给抢走一百元,戚桂玲兜里的33元钱也被抢走了。

十多天后,张义志被放回家,妻子戚桂玲则被恶警绑架至济南劳教所迫害。戚桂玲的儿子就带着衣服去探视。狱警不让他们母子相见,只告诉她儿子,戚桂玲体检时查出了许多病。戚桂玲的丈夫用小车推着岳母赶到姚店子派出所要人论理,遭到流氓恶警虐待,老人家的儿媳妇受到了毒打。

正信丈夫遭陷害获重刑 大义妻守家已苦等十春秋

仵增建、齐成荣夫妻,家住蒙阴县垛庄镇西垛庄村。九七年他们有幸走入法轮大法修炼,并义务为当地法轮功学员做辅导。大法被迫害后,二人坚定正信,随即成了当局打击的重点人物。十多年来,当地恶徒王勤、李秀福、刘相雨、杜中太等经常把他们劫持到派出所、看守所、洗脑班长时间囚禁摧残迫害,夫妻二人遭受了毒打、恐吓、酷刑审讯、经济勒索、监视居住、劳教判刑、家人受威胁等迫害,仵增建曾被杜中太等人打断鼻梁,齐成荣的腿曾被方思民等十几个打手打得严重骨折。

零一年三月份齐成荣被非法劳教二年,关押在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遭受迫害。几乎同一时间,垛庄镇政府恶徒企图再次绑架仵增建,他被迫流离失所,遭临沂市公安局的非法通缉。同年六月正在考试的儿子在考场上被蒙阴县国保大队人员绑架到蒙阴县“六一零”洗脑班关押二十多天,遭受恶警王伟等人毒打。零二年九月,仵增建被当局秘密抓捕,零三年三月二十八日,蒙阴县法院诬判仵增建重刑十三年,投进山东男子监狱非法关押至今。

齐成荣含冤度完了铁窗时光,回到了几乎一无所有的家,在当地恶徒们的不断骚扰迫害中,这位坚强的农家妇女克服困难,重建自己的家园,她不但料理好了家务农活,照顾好了公爹公婆,还打工挣钱供应两个孩子上完了大学,儿子也成家立业。也许她已经了却了不少心愿,但一想起还在狱中遭难的丈夫,她心里有说不出的苦涩和挂念,屈指算来,这位深明大义的贤妻已经苦苦等待丈夫十个春秋了。

巨难中,他们风雨同舟依然信守

十多年来,在中共恶党的疯狂迫害下,山东临沂市许许多多的夫妻因坚定信仰遭到了当局的摧残虐待,而在中华大地上到底有多少遭受迫害的蒙难夫妻?我们暂时无法知道,但我们知道,有多少蒙难夫妻就会有多少破碎的家,有多少破碎的家就有多少悲苦离合的故事,有多少悲苦离合的故事,就有多少中共邪党制造的罪恶!恶徒们虽然一次次将他们蛮横拆散,但无法拆散他们真挚的心,更无法改变他们内心的信念。红色恐怖中,这些坚强的夫妻们,始终不离不弃,患难与共,守护家园,一次次挫败了中共恶党的恶毒阴谋,而他们坚守呵护的不仅仅是自己的家。

那么这些淳朴的善良人们是在搞政治吗?当然不是!信仰自由,天赋人权。江氏流氓集团挟中共恶党运用举国之力迫害法轮功,这显然违犯了国际公约与本国宪法,任何一个团体都不会接受的,在各种诉求渠道被中共堵塞的情况下,法轮功不得不走上了漫漫的讲真相之路,但是却被别有用心的人诬陷为搞政治,一时间确实迷惑了相当一部份人。

因为一个党派或团体想搞政治的话,最起码得有政治纲领、政治章程和施政方针等政治游戏规则,但是法轮功没有这些东西,从法轮功传出到现在,他们没有什么政治诉求,要说有诉求的话,他们只不过要求中共当局归还他们的修炼自由。过程中,他们一直在做这件事情,用他们的话讲就是“讲清真相,救度众生”。至于“天灭中共”的说法不是法轮功发明出来的,而是由贵州省平塘县掌布乡一块大石头上的六个大字“中国共产党亡”演变来的,法轮功学员只不过把这个真相告诉了民众。

关于《九评共产党》一书,讲述的是中共的历史真相,揭露出了中共数十年来对中华民族所犯下的罪恶事实,法轮功学员把它公布出来,也仅仅是满足了广大民众的知情权,接下来就发生了“三退”,这也是很自然的事情,因为人们发现中共是投靠苏联、卖国种大烟起家、假抗日真内战夺权,建政后运动不断杀害了八千万中国同胞等等罪恶与真相后,最明智的选择就是抓紧离开中共这个害人魔教。特别是在法轮功学员的真相感知下,这个三退运动一发而不可收,而且“三退”的神奇内涵、现实意义与退后福报更让人们心服口服。所以,法轮功“传九(《九评共产党》)促三(退出党团队)”是一大善举。

试想;当年耶稣蒙难后,他的门徒们采用了各种诉冤善举,奔走呼唤了近300年的时间,才将耶稣所遭受的冤屈耻辱洗刷干净,从而把基督教传遍天下,这能说他的门徒们搞政治吗?南北朝时期的高僧慧远、僧猛、静蔼等因北周武帝宇文邕诏令灭佛教而力劝武帝,但武帝不听劝告,在原北齐境内铺天盖地废除佛教,烧毁一切佛经及造像,所有寺院资产收归国库,僧尼勒令还俗。宜州僧人道积,与同伴七人绝食而死,其事迹极为壮烈。这些出家人,明知当权者已经“定了性”,还偏偏要冒犯龙颜相劝。是他们不愿看到无知者入地狱,是为大慈悲之心。能说他们的善举是“搞政治”吗?

大家知道,中共恶党运用极其狡诈的手段夺权建政后,抛弃了它早期向国际社会作的“民主治国”的虚假承诺,闭关锁国,战天斗地,强奸民意,运动连番,将中华民族传统的社会道德和正统的人文环境破坏殆尽,强迫人民接受邪恶的唯物论、进化论、无神论、斗争论和马恩列斯毛党文化,将中华民族与上天的渊源关系几乎消除殆尽。苦难的中华儿女在饱受了中共恶党各种狂热运动的蹂躏后,痛苦不堪,渴望得到精神甘泉和心灵乐园。

真是天遂人愿,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以修炼“真、善、忍”为至高境界的法轮大法开始在神州大地上洪传,圣缘先到的炎黄子孙终于有幸得到高德大法,走上返本归真的大道,许多人因此百病顿除,许多人心性得以提升,许多家庭为之欢欣,许多夫妻真心感动,纯真的人们不再疲劳,纯善的心灵不再困顿、纯美的笑脸遍地皆有,逐渐的,这些亲身受益也最有发言权的普通百姓,有了最深的理悟:“真、善、忍”才是中华民族失散多年的生命之魂,才是炎黄子孙的祖宗之根,才是人类赖以生存的精神支柱,坚守呵护“真、善、忍”才能拥有无比美丽的人生和无比美好的未来,官员能从中领悟安邦治国的雄略,国家因此百业兴旺,平民会从中知道做人的真理,安居乐业俯首农桑,只有“真、善、忍”才能给国家民族家庭带来真正的厚福益祉,世界才能变成美好的人间。所以,面对世界上最为歇斯底里的中共暴政,真理在胸的他们才不屈不挠,不卑不亢,风雨同舟,磊落光明,他们失去的只不过是俗世的虚幻浮华,而上天回报他们的必将是暴风雨后的绚丽彩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