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建筑专家蒋宗林全家身陷囹圄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原成都市明远建筑设计所所长蒋宗林的亲友同事来到新津洗脑班,平和的要求释放被非法关押在此已两个多月的蒋宗林。


蒋宗林夫妻

不料,洗脑班头目殷舜尧,伙同金牛区六一零人员,竟使用下三滥的手段,欺骗说让蒋宗林的妻女去看望蒋,却直接将她们非法拘禁,现在一家三口全部被非法关押在新津洗脑班。

年过六旬的蒋宗林在德阳监狱经历了五年冤狱后(实际被非法关押五年零两个半月),本应于十月十五日释放。可是金牛区“六一零”、抚琴街办及抚琴派出所等公然违法,当天将他送进了新津洗脑班进行所谓“转化”。

修炼前后 迥然不同

蒋宗林于一九四八年出生在仁寿县农村,身体底子不大好。他在长身体年龄偏逢“大饥荒”,长知识时期又遇“文化大革命”。成年后,为事业奋斗、为生活操劳的他,落下了一身的病:偏头痛、神经衰弱、慢性肾炎、慢性胃病,长期感冒不断。严重的神经衰弱,令他经常通宵不能入眠,时时感觉疲累不堪。

一九九六年,经人介绍,蒋宗林和妻子一起修炼了法轮功,夫妻俩处处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遇到矛盾先找自己的不对,事事为他人着想,身心获益:蒋宗林所有的疾病不翼而飞,睡眠特别好,也不容易感冒了,天天精力充沛,工作效率大大提高;而且不知不觉中,这个原本紧张不和、充满硝烟味的家庭,理解体谅取代了以往的指责埋怨,一家人的生活从此和睦而温馨。

修炼不久,蒋宗林被其单位——成都市级机关事物管理局下属的明远建筑设计所任命担当所长一职。他以“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很快就使这个连电话费都缴不起的单位扭亏为盈,职工收入日益增加,各种福利从无到有、并逐渐完善,效益蒸蒸日上。可每次发奖金时,蒋宗林拿的都是所里最低的。他高尚淳朴的人品、优秀的专业能力和无私奉献的精神,赢得了全体职工以及合作者的敬佩和称赞。

身体健康、家庭和睦、事业有成,这一切在蒋宗林修炼法轮功后不经意间全部拥有了。可是,这样的幸福却没能持续多久。

迫害开始 揭穿谎言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发动了迫害法轮功的运动,全国媒体铺天盖地进行抹黑污蔑。蒋宗林以亲身经历向同事、领导澄清着电视上关于法轮功的不实报道,还与一个假新闻撞了个正着。

迫害伊始,《蜀报》(现已倒闭)编造假新闻,诬陷蒋宗林修炼法轮功后就强迫职工修炼,其它报纸立即紧跟形式作了转载。无中生有的报道让职工们很生气,全在痛骂这些新闻工作者职业道德沦丧。

针对这条给管理局造成了很坏影响的虚假报导,被党性蒙蔽了理智和正义的管理局领导,开会时却荒唐的表态:虽然报导与事实不符,但与当前镇压法轮功的大方向一致,就不追究了。

于是,这个谎言,与其它所有谎言一起,自由逍遥的向四方播散,毒害着每一个听信了宣传的善良民众。

一家三口陷囹圄 天各一方

之后,蒋宗林经历了种种非法的迫害:被强制洗脑“转化”半年、被拘留、被绑架抄家。零零年七月,蒋宗林到北京为法轮功鸣冤,再次遭关押并被免去所长职务。零零年十二月底,因没带身份证,蒋宗林在郑州前往北京的车上被拘留。他绝食以示抗议,却在数九寒天的冬夜被扒光衣服在露天罚站,之后他被营门口派出所(现黄忠派出所)非法劳教一年。

而此时,蒋宗林的妻子已在臭名远播的楠木寺女子劳教所被非法关押了近四个月。而他们正在四川外语学院上大学的女儿蒋竺君,因同样原因在重庆被非法劳教。

一个幸福和美的家庭,就这样被中共邪党无情割裂,一家三口全部身陷囹圄,天各一方。

未能见老母最后一面

直到二零零二年新年前,一家人才得以团聚,然而对他们人身自由的侵犯却从未停止:正月初二,老家来电话说八十多岁的老母病重。原营门口综治办主任侯家乾(音)却不让他们探望,说除非由他们送,但蒋宗林要为他们提供最佳食宿,以致蒋宗林最终未能见上老母亲最后一面。

二零零四年十月,蒋宗林一家人看望病重的岳母刚返家,立即遭到金琴路社区主任王红皆(音)等人上门盘查。

不知这些所谓的工作人员,是否具备起码的法律意识?可知道,你们已违法侵犯了公民的人身自由?!

坚守善良 感动世人

蒋宗林从劳教所回家后不久,原单位因无法再维持而被贱卖,他得到的一次性买断补偿远不够买养老保险。而之前,他被街道办、派出所等以各种名目勒索罚款了一万多元,均由原单位从工资中强行扣除。

在他没有装修的老式住房里,蒋宗林热情依旧的接待来访的朋友、学生,认真为他们审图。他的境况令学生们大为感叹:现在搞建筑的,有谁还住这么简陋的房子?!

即便在如此简陋、如此艰难的环境中,蒋宗林依然坚守着自己的信仰,默默地将“真善忍”的美好传给世人。

再次噩梦 无辜被判刑 遭德阳监狱迫害

二零零七年八月二日,蒋宗林和妻女一同遭到恶警绑架,家中财物被抢。他女儿蒋竺君为抵制抗议迫害,绝食近一个月,身体受到了很大伤害。

近六十岁的蒋宗林被拘禁于金牛及新津洗脑班近三个月,遭受了刑讯折磨,一次笔录时间竟长达六十多个小时,他的身心受到巨大伤害。

零八年,蒋宗林、钟芳琼等共十一人被武侯法院开庭。来自北京和当地的八位律师共同做出的无懈可击、义正词严的无罪辩护;武侯法院当局的种种违法行径;以及整个案子所涉及到的非法机构洗脑班和酷刑逼供等严重侵犯人权的违法行为,引起了国际上的广泛关注。

律师在辩护中指出:公诉机关对蒋宗林的指控“证据不足,逻辑上荒谬”。公诉人列举的大量所谓“证据”企图证实和指控的,仅仅是其参与了几次聚会,却拿不出任何证据证明这些“事实”违犯了哪条法律,或破坏了哪条法律的实施。即使这些“事实”存在,也不能说明任何问题,因为参加“聚会”是公民行使法律保障的人身自由权。但最终法院还是枉法将蒋宗林冤判五年,送进德阳监狱。

德阳监狱对外称“四川省德阳市九五厂”,这里将残害法轮功学员的各种残忍手段都称为“学习”。教育科科长吴耀山无耻的说,“只要不把你弄死,都叫学习”。蒋宗林每天被两个人包夹,不允许他与人(主要是法轮功学员)说话、接触,上厕所都得请示打报告。在各种高压和精神折磨下,蒋宗林被迫害致高血压、白内障等而住院,身体状况令亲友非常担忧。

诓骗恫吓、耍无赖,丑态尽现

冤狱期间,尤其在今年,家人多次找抚琴街办金琴路社区人员,他们都保证说蒋宗林一定能回家,并一再嘱咐家人到时不要去接,“政府”会将人直接送回家。“刑期”将满的两周前,家人专程找到金牛区六一零主任,要求让蒋宗林平安回家,主任也回答“会满足你的愿望”。但家属完全没想到,他们信誓旦旦背后,是无耻欺骗与公然违法。

蒋宗林被“六一零”直接从监狱劫持进新津洗脑班。当家人到社区办公室指出此行为触犯《刑法》、构成“非法拘禁罪”,是严重践踏法律的犯罪行为时,社区把责任推给了抚琴街办和金牛区六一零,同时还威胁家人说“这是共产党的天下……”

两个多月过去了,没有一个部门给家属一个说法,于是亲友们自发相约前去要求放人。洗脑班头目殷舜尧(50多岁,矮胖)与亲友谈话时自知理亏,就心虚的采取威胁、耍横的方式以攻为守。他一再对蒋竺君说“你太活跃了,我真替你担心”,“组织十几个人来这里,是什么性质?是冲击正规国家机关!”当亲友问及这个“正规”单位的性质时,他恼怒的说“单位性质问题,你莫得资格跟我谈”。

家属问及何时放人,他讲“(金牛)区里一会儿要来人,到时再说”。于是蒋宗林的三位亲属等到下午再次前去询问,不料,殷舜尧与区“六一零”(一高个儿)竟将蒋的妻女骗进楼里拘禁,然后告诉蒋宗林的兄弟:她们就留在这儿“学习”了。猖狂无耻简直到了无所顾忌的地步!

现在蒋宗林被迫害的神情呆滞,健康很差,眼睛也看不清,牙齿都不好了。

这里奉劝还在行恶的“六一零”人员,你们其实是被邪党利用了,它把你们推到了一个尴尬下作的位置:明知自身在干着违法的勾当,还得厚着脸皮要求民众遵法守规;你们自知没有任何法律依据,所以都不敢担责任,相互推诿。你们内心深处的良知是明理的,希望你们不要一错再错,立即释放无辜善良的蒋宗林一家人!

相关机构及负责人
金牛区“六一零”:副主任李勇:办87705681, 13668292609, 宅87526973, 副主任张洪涛:办87705680 , 13980782322,宅87529913, 巫伟 办87705688 13808004998、宅87522732, 谢乐杰 13881913333、宅87668771、办87705219
新津洗脑班:028-82461856,82461166
主任:李峰:13908180346, 13981700085,
殷舜尧(原名殷得财,成都市综治办主任)13880590177
科长:包小牧18980097136
成员:蔡家祥13547810369,徐丹,黄忠智,李某,
王秀琴13608177484    ◇

小知识:六一零、洗脑班为何物?

所谓“六一零”,是中共专为迫害法轮功而设、凌驾于法律之上的一个非法机构,类似盖世太保。它是一个以政法委为指挥中心,公安国保为打手,检察院、法院做法律掩护的违法系统,下辖各洗脑班、看守所、监狱等,大面积、系统的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惨无人道的非法迫害。

洗脑班,号称“法制教育中心”,却从不讲法律。它们接受“六一零”的指令,长期非法监禁从各地劫持的法轮功学员,采用种种卑劣手段逼迫放弃信仰,是迫害虐杀大法学员的具体实施者之一。

无论“六一零”,还是洗脑班,按照律师在法庭上的指控,“既非立法,又非司法,也不是行政机构,其设置毫无法律依据,是一个非法的东西。”

新津洗脑班位于新津花桥镇蔡湾村,对外谎称“成都市法制教育中心”,曾对一千多名法轮功学员进行过非法迫害,并致多人死、疯、残。原成都市安康医院护士长王明蓉,被绑架到新津洗脑班不到十天,便被迫害致死;原成勘院退休职工谢德清被新津洗脑班关押,期间被下毒,二十多天后在痛苦中离世,终年六十九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