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师父替我承受了”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七日】看了二十四日大陆同修所写再论“师父替我承受了”—— 读《武装部长修大法部份经历》有感的文章,我也谈一下我的认识。

在明慧编辑部文章《慈悲伟大的师父》中有此段话,“面对这样邪恶的危险情况,师父将所有的这些压向学员的业力与邪恶构成的巨大物质因素聚在一起,由师父用自己的身体承受,同时销毁着这些邪恶的巨大因素。由于这些邪恶的生命聚集了巨大的业力与恶毒的因素,师父用了九个月的时间而且是用强大的功力才销毁这些东西。但是由于邪恶的因素与业力太大也给师父的身体造成了严重的破坏,师父的头发白了,这是我们看到的,对师父身体造成的其它伤害,师父不讲,担心因此造成学员对邪恶生命的仇恨,从而影响学员修炼。多么慈悲伟大的师父,在正法中师父为众生耗尽了一切。”

师父在《转法轮》中讲到,“我的法身一直要保护到你能够自己保护你自己为止,那时候你将走出世间法的修炼了,你已经得道了。但是你必须把你自己作为一个真正的修炼人,才能做到这一点。”

师父在《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经文中写到,“如果不为你们承担历史上的一切,你们根本上是无法修炼的;如果不为宇宙众生承担一切,他们就会随着历史的过去而解体;如果不为世人承担一切,他们就没有机会今天还在世上。”

个人理解,在正法期间的修炼,被迫害的大法弟子自身的业力、以及旧势力及各种干扰破坏正法的因素所压向弟子的巨难是师父替弟子承受了很多,不然很多弟子在被迫害中很难走过去,当然有做的好的弟子能在法上修,那就能展现出大法的神奇与超常,也就是在证实法。但是也有很多弟子磕磕碰碰,跟头把式的闯关过难,甚或走三步退两步,师父加持着弟子的正念“操碎”了心,如果没有师父的承受,想必一些关难会更大,这些被迫害过的弟子应该深有体会。

几年前就有这样的“谁承受”的讨论,当时一些同修在交流文章中常写到“师父替我承受了”,交流文章《武装部长修大法部份经历》中的弟子也写到:“恶警打我时,打的很凶狠,但我并没有感觉多么疼,我知道是师父替我承受了。”个人认为,不能一概否定或纠正同修的这种理解,因为在具体情况中,这也许就是事实。但我认为一些文章中字里行间带出的这种“自然而然”、“理所当然”的是师父承受的认识表现出了一种不易觉察的心,更执著于自己关难的被解脱的感受,这种过关难中获得的不同程度的解脱,混合着踏实与惊奇的心理感受,让随后的“是师父替我承受了”的认识显得更看重自己,难道仅限于“邪恶打着我,我不痛,师父承受了”而“邪恶依然在打,师父依然在承受”这种认识吗?因为师父是无所不能的,师父受苦就不苦了吗?弟子就应该形成这种“师父替弟子承受”这种顺理成章的认识吗?

一些在不同层次开着修的同修也谈到过,在关难当中师父为弟子承受的情况。作为弟子,我们应该明白在我们的每一步提高当中有多少师父的承受与付出。是,师父不承认旧势力的存在,学员也明白这个理,但在真切的关难当中,嘴上说不承认,而学员的一言一行都在承认,那怎么办?我们何时能修出自己的大觉金刚志呢?

师父在《美西国际法会讲法》中讲到:“如果真的能在困难面前念头很正,在邪恶迫害面前、在干扰面前,你讲出的一句正念坚定的话就能把邪恶立即解体,(鼓掌)就能使被邪恶利用的人掉头逃走,就使邪恶对你的迫害烟消云散,就使邪恶对你的干扰消失遁形。”

只有真正修好自己,才能真正少让师父替弟子承受。

个人认识,偏颇不对之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