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信师父 就能闯过魔难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七日】最近几天,左眼出现一层象烟雾一样的东西挡住视线,影响了学法。老伴(同修)说:你应该向明慧投稿,证实大法,解体邪恶的迫害。我没往心里去,不以为然。当天晚上做了一个梦:老伴给我写了一封信,但没有信封,只是三、四张纸摞在一起。首页有一行字象幻灯片一样框住凸显出来,“你的嗓子将发生巨大变化“(多年来,咳痰症状一直未消除)。我当时意识到是向不好方向变化,是心性有漏,让旧势力钻了空子借机迫害,我就坚决否认它、不承认它、排斥它。第二天早炼完功、发完正念,和老伴交谈梦况和我悟到的,她说:我悟的和你想的不一样,没有信封装的摞在一起的几张纸,那不就是让你写稿吗?我觉的在理。我又想到了师父关于修炼人遇到的坏事、好事都是好事的法,就提笔开始写这篇文章了。

我是一九九五年得法开始修炼的。十七年来在师父呵护和大法佛光普照下才能走到今天。下面把我坚信师父、坚信法发生在我身上的几件真实神奇的事写出来,以证实师父的伟大和大法的超常,与同修分享。个人修炼层次所悟,不正确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一、师父把我生命延长了

师父讲:“常人嘛,到哪一天要得病,到哪一天要遇到什么麻烦事,到哪一天说不定就得精神病,或者是一命呜呼了,常人的一生就是这样的。”[1]“我们法轮大法会保护学员不出偏差的。怎么保护呢?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修炼法轮大法后,使我彻底了悟了人生的真谛。修炼人有师父管,走师父安排的修炼路,情况就不同了。在修炼中,对师父和大法信与不信,是真修与假修的试金石、分水岭;你真信,神奇的事就会发生在你身上。

几年前的一天晚上,我刚把腿盘上发正念,突然觉得天旋地转,头胀的很痛、恶心,坐不住。我扶着墙壁走到床前躺下了,觉得床也在转,转的我非常难受。越转越快,感觉身体在急剧变小,象在太空行走失重一样要飘起来。我意识到肯定自己修炼有漏,被邪恶钻了空子。师父不承认旧势力迫害,我也不承认;就是有漏我有师父管、归正我,旧势力不配借考验之名進行迫害,我还未完成“助师正法”的誓约。我排斥它、否定它、解体它。此时,转的更快了,觉得要失去知觉了,身体越变越小,越变越小,觉得周围什么都没有了,只剩下一丝意识,身体要消失了。我猛的惊醒,这不是夺命来了吗?

我情不自禁的喊:师父!救我!话音刚落,神奇出现了,天旋地转立即停止了,身体恢复了正常,就象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是师父把我从死亡线上拉回来。我跪在师父法像前,眼含热泪,千言万语无法表达对师父的感激,我给师父磕了三个头:我的生命是您给延长的,我要紧紧的跟随您,做好“三件事”,弟子会走好您安排的路,请放心。

从那以后,每天学法不少于两个小时;坚持晨炼、全球四个整点和当地统一规定时间发正念;打语音电话、发彩信、短信讲真相;按照师父遍地开花要求,我和老伴成立了小资料点,保证部份同修对《明慧周刊》阅读;发真相资料、《九评共产党》、《风雨天地行》、《伪火》光碟、破网软件救度世人;给亲朋好友送《神韵晚会》光碟。时刻把自己视为修炼人,坚持实修,修心断欲,从不敢懈怠,一直坚持至今。

二、正念讲真相救警察,破除迫害

今年有一天,因家里安装新唐人电视,当地派出所要我去配合“调查”(之前,传说恶党要拆锅、罚款,由于怕心把锅拆了)。临去前,怕心又上来了,情绪不稳,精神压力很大。从修炼以来,第一次碰到这样的阵势,我首先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的黑手烂鬼、恶党邪灵对我的干扰迫害。老伴到同修甲家告诉她发生的突然情况,甲联系同修发正念。老伴也帮我发正念。我反复背诵《洪吟》<威德>与<怕啥>,不知道背了多少遍,师父把我怕的物质拿掉了,身上阵阵发热,身体也轻松了。

心里没有了怕,有的只是慈悲和正念,我到了派出所,一名中年警察负责问话:“你是某某吗?”“是。什么事找我?”为了推卸责任,他说:“上面的意思,没有办法。你家安装新唐人电视是谁给安装的?”“以前装过锅,现在没有(当地称安装新唐人为安锅)。我想不起来是谁安的。”这时他拿出两张A4纸上面有二十余名照片让我辨认:“这里面的人有没有给你家安锅的”?一看,心里涌出阵阵酸楚和悲痛,心里难受极了。大法弟子为了让更多世人明白真相,得到救度,不论寒冬酷暑、白天黑夜奔赴在城市和乡村;有时吃不上饭,照顾不了家务。一心想着众生早日明白真相,认同大法,退出恶党附属组织得到救度(党、团、队),这是慈悲为怀的高尚境界,反而遭受到恶党的迫害,恶党坏透了。我马上意识到拆锅做错了,下一步要走正,不要再错,不能出卖同修,增加对同修的迫害。我说:“我不认识这些人”。“可能照片小,老爷子看不清楚,再放大一些”。不一会儿,一位年轻警察把放大的照片拿来继续让我辨认。我面对他们肯定的说:“没有我认识的人”。中年警察又在给我家安装新唐人电视的大法弟子的照片上用手指点一点并划一圈说:“再看一看有没有,就在里面”(据说,恶党对安装新唐人电视的大法弟子跟踪、拍照已很长时间)。我再一次肯定的说:“确实没有”。“那么给你家安锅的人留下电话号码没有”?“没有”。看问不出什么,他话锋一转:“你们家谁炼法轮功?你炼、你老伴炼还是俩人都炼?搜查证已开好,一会到你家走一趟,履行公务。”

从他的眼神看得出来,他认为我一定是炼法轮功的。非法抄家是恶党的惯用手法,对大法弟子更是家常便饭,要去我家似乎不可避免。我家有很多大法书,有师父的法像;是一个资料点;有打语音电话讲真相的法器;有每周救人的真相资料没发出去。我面对三名警察和一名协警发出强大正念:不许他们進我家、破坏大法、迫害大法徒的阴谋得逞。

这时师父经文清晰的打入我脑中:“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这样做,环境就不是这样了。”[2]“当有邪恶之徒问到你们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时,可以不答理他、或采取其它回避方法、不要主动被邪恶带走。”[3] 顿时,我心中有了底:警察也是受迫害的,在“无神论”与恶党宣传的毒害下,无知的做着坏事,不能让他们造业,给他们自己和家人的未来带来不幸,我绝不配合他们,也是对他们的慈悲。我念力很强的清除他们背后操控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生命与因素。两个警察高声说:“说话呀,回答我们提出的问题!回答问题!”他们的喊叫干扰不了我发正念,坚决不配合。

两个小时过去了。中年警察说:“到你家走一趟,穿警服或穿便衣你定。大法书和资料少来少去的我带走,你走人;如果很多,打印机、这个机那个机的我做不了主。”不一会又自言自语的反复说:“抵触情绪很大,相当不配合。”我相信师父就在我身边,是不会安排弟子走这条路。我依然不答理他们,继续发正念,而且念力越来越强。我观察中年警察此时有些慌神,急躁不安,时不时的接电话,出出進進的。

两个小时又过去了。老伴看我这么长时间没回来,不知哪来的那么大胆量独自一人到派出所要人(回家以后知道的),对他们也是一个震慑。又过了半个小时,“到你家走一趟,履行职责,完成我的任务。不然等领导回来一起去”,中年警察不耐烦的对我说。我还是不答理他,继续发着正念清除邪恶,让他们放弃抄家的打算。

当时的我脑中空空的,没有任何的怕,没有任何亲情的挂念和对名利的留恋。“你是不是很恨我呀?”中年警察看着我突然说。我一看机会来了,师父给我了智慧:我真的不恨你,真的不恨你,因为你也在迷中。你们根据哪条法律要抄我家?我们换位思考,如果我是你,你是我,因为安锅被抄家,你怎么想,家人怎么看?当年苏联强不强大?一夜工夫就解体了。”接着,他马上插话说:“说不定共产党哪一天也垮台了。”我接着说:你们在迷中,也就分不清好事坏事在无知的干着,因此做事情一条后路不留,一点后果不考虑,不怕将来对你和家人带来麻烦,不怕将来告你呀。”

这时中年警察唰的脸由黑变红了,善的一面出来了,也和蔼了,不好意思的说:“你看我没教育了你,反而被你教育了。在我的职权范围内,到此为止。我马上给领导汇报,他们怎么处理我就不管了。”他明白的一面清醒了。

回想我刚到派出所时,桌子上放着一张表格,记载我家住址、门牌号、电话和我的照片等个人信息。他们知道我家,为什么不去呢?因为我始终保持正念、神念,坚信师父和大法,坚信师父就在我身边,师父就制止警察抄家,不许迫害他的弟子。他们只能急躁不安,动不了腿。是师父解体了他们背后的邪恶生命与因素,他们的善念出来了,抄家的想法也就放弃了。

不一会领导来了,又问了先前问过的话,我继续不配合,不停的对他发正念,不答理他。看问不出什么问题,凶巴巴的说:“今天就到这吧。你我彼此心知肚明……下次再见面就不是这样。”我心里说:没有下一次,你说的不算,我师父说的算。

五个小时后,我正念回到家。我深知这样的结果完全是师父给予的,没有师父就没有我的今天。谢谢师父。也谢谢帮助发正念的同修,同修整体发正念加持是对我正念正行的强有力的支持(过后,开天目同修告诉我那天发正念看到我空间场特别清晰,我想也许那就是师父要求弟子保持的正念之场吧)。从那以后,警察再没来干扰,但是家里电话被监听了。

三、“法轮大法好”使我从魔法中脱险

信师与信法不仅安排在现实生活环境中考验你行还是不行,而且有时也体现在睡梦中考验你是真信还是假信;真信在你心中扎下了根,你遇到各种魔难、险境都会化险为夷。

今年十月份我做了个梦:我跟一些人走進一幢房屋,炕上坐着一个身穿黑衣、形象丑陋、披着长长白发的老太太在给人算命(不知是哪一门、哪一道的)。屋里有十多个人,我在最后,想离开这里。突然间,屋里只剩下老太太和我,她两眼直视看着我不说话,但直觉感应要给我算命,我不从。因为师父关于修炼人不能算命的法在我脑中记忆犹新,我用力排斥,不用她算。她感知到我的想法,两眼露出凶光,使用魔法来对付我。我和她相距七、八米远,我思忖着怎么办。就在这时,从她身体飞出两只用绳子连接的大手把我两手缚住,使我动不了,喘气都很吃力。在万分危急时刻,我用最大声音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瞬间两只魔手松开了,老太太消失了,我及时脱离了险境。这喊声大的把我也从梦中惊醒。

醒后我在想:如果让老太太算了命,就没有听师父的话,这一关没过去;当老太太使用魔法加害我时,我心中没有师父,没有法,就不会喊出“法轮大法好”。

修炼真的很严肃,来不得半点含糊。我还有很多执著心没有去,比如不让人说,谁一说不爱听的就火等,甚至有的还隐藏很深,但有决心用师父赐给我的向内找的法宝,一个个都找出来,修掉它。

说起来也真神奇,就在我开始写这篇文章时,我双盘由一小时猛增到两小时,而且也不象以前那么疼;左眼看东西清晰了,象烟雾一样的东西消退了;嗓子也松快了,咳嗽大有好转。

师父为全世界大法弟子创办的明慧网是弟子互相学习、交流、提高的平台,也是大法弟子在人间的家。大法弟子都要关心他、爱护他、圆容他。大家都拿起笔给明慧写稿吧,对我们提高心性,走好师父安排的路真的大有益处。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3]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理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