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农民刘希永遭两年劳教、三年半冤狱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大连市金州区石河村今年七十一岁的刘希永,坚持修炼使他身心受益的法轮功,遭两年非法劳教、三年半冤狱迫害,在大连劳动教养院被恶警毒打折磨得不成人样,生活不能自理;在大连南关岭监狱、本溪溪湖监狱遭受惨无人道的迫害。

刘希永老人,一九四一年出生,在一九九七年修炼法轮大法以前,身患多种疾病,特别是腿疼的厉害,去医院多次检查也没有确诊是什么病,用各种方法医治也不见好转,以至于后来连活都干不了了,甚至日常生活都不能自理,全靠老伴照顾。以前曾经与邻居闹过矛盾,加之病痛的折磨,使他产生过轻生的念头,甚至都想和邻居以死相拼。一九九七年八月,他修炼了法轮大法,开始严格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使他的心性很快得到了提高。不仅去掉了不好的思想,主动化解了与邻居之间多年的矛盾;而且折磨他几十年的腿疼毛病也消失了,身体恢复了健康。在日常生活中,刘希永主动去帮助生产队和村民解决生产上的问题,处处为别人着想,默默地义务奉献。村民们都称他是一个好人。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疯狂迫害法轮功后,刘希永为法轮大法遭受到的无端诽谤和迫害而感到震惊,以自己亲身受益的事实去和世人讲明真相,遭到石河派出所及石河镇政府先后三次迫害。主要有:二零零二年四月,刘希永帮助生产队修理打井机器至晚上七点多钟才回家,两手还没洗就被早已蹲坑的石河派出所徐广悦等几名警察戴上手铐绑架到派出所。同时还有其他四位法轮功学员一同被绑架。当时的所长蔡杰无理要求每人交一万元钱才能放人回家(不给开任何收据)。有三人被逼交了一万元,另一人交了五千元之后,四人才被放回家。刘希永没有交钱,就被石河派出所上报,非法劳教二年。

二零零二年六月十六日在大连劳动教养院五大队(新收队),犹大王长果用木棍殴打法轮功学员刘希永,十七日又用鞋底抽打其头顶,逼迫他放弃信仰。八至九月间,刘希永在男队不幸被迫害染上疥疮,老刘堂堂正正炼功,邪恶的警察景殿科以治疥疮为名将其带入小号迫害。五、六个四防把老刘按在铁床上毒打,郭鹏(中队长)穿着大皮鞋使劲踹。跺、踩刘希永全身,嫌不过瘾,又把刘希永背铐在床上,使刘希永连续四十多天不能翻身,不能洗漱,恶警景殿科(副大队长)以治疥疮为名,将刘希永关进小号迫害,并唆使劳教人员将刘希永摁在铁床上毒打。刘希永在严管期喊“法轮大法好”被大连教养院大队长刘忠科及几名犯人用布凶狠地堵嘴,牙被捅掉了几颗。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中旬,刘希永只因与三中队队长李茂江谈话时据理力争,而被再次送进严管进行迫害。李茂江非常善于伪装自己,表面上看李茂江曾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动手打法轮功学员,但他经常当着法轮功学员的面撒谎,他中队被非法关押的每一位被强制隔离“转化”的法轮功学员,都是在他的预谋策划下,被他以“大队长找谈话”“教导员找谈话”等谎言骗出来,直接被他领到严管室,叫普教强行把法轮功学员两手拉直,分别铐在两边的铁床上,戴上拳击帽,一铐就是一个多月,甚至几个月,进行酷刑“转化”。有的六天、九天不让睡觉,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精神都出现了幻觉。刘希永当时六十四岁了,多次被他隔离,强制“转化”,从禁闭室严管出来后,身体遭到严重的迫害,视力降低,连字都看不见了。

在大连劳动教养院,刘希永由于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遭受到了各种酷刑折磨:蹲小号、睡死人床长达四十多天;被恶警毒打折磨得不成人样,生活不能自理。

非法劳教关押二年后,刘希永回家后仍然坚持修炼法轮大法、讲真相。二零零六年四月二十四日晚九点左右,石河派出所所长郭鑫派警察徐广悦等七、八个人翻墙闯入刘希永家院内,象土匪一样撬开门又一次绑架刘希永及妻子。非法抢走电脑一台、大小录音机三台、复印机一台、大法书等。刘希永被送到金州三里看守所非法关押,他妻子被送到大连洗脑班达二十四天。在金州三里看守所,刘希永坚持“真、善、忍”没有错、做好人无罪,绝食抗议对他的无理迫害。看守所的五、六名警察对他大打出手,拳打脚踢,叫狱医对他进行野蛮灌食、灌入不明药物,导致刘希永肚子鼓胀,腿不能行走,生活不能自理。遭非法关押二十八天后,刘希永闯出金州三里看守所。回家后,学法炼功,身体得到康复。片警姜清山一直对刘希永进行非法监视,石河派出所也三天两头进行电话骚扰,迫使刘希永夫妇流离失所一年多。

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四日下午五点左右,刘希永在外面干完活刚回到家,就被石河派出所副所长徐广悦等四、五个人绑架,到石河派出所后,恶警对他搜身,拿走了他身上的手表、手机、mp4和现金一百九十四元,到六点半就送到金州公安局登记,半小时后送到金州三里看守所。恶警徐广悦把刘希永从家里绑架后还不甘心,把刘希永送到派出所后又回到刘希永家里,翻墙进去屋里抄家。刘希永被送到看守所后,也不通知家属,家属到处找人,四、五天了也不知道人哪里去了,后来知道在金州看守所,也不让见面。刘希永被送到金州三里看守所后在里面绝食,看守所恶警就给灌食,灌的是咸盐水,浓度非常大,灌完食后刘希永痛苦的浑身发抖、全身缩成一团,刘希永共绝食六十天,等往外转监狱时,两条腿都不好用了,是几个人架到警车上的;在看守所非法关押到四十天时,金州法院来人提审刘希永,法院的人问刘希永说:法轮功是邪教,刘希永说不是,法轮功是宇宙正法。过了几天,法院恶人送来判决书:非法判刑三年半,刘希永问法院送单子的人,你们凭什么判我三年半,法院送单子的人说,我们不知道,我们就管送单子。就这样刘希永连知道都不知道,就被中共邪党判了三年半。

二零零八年九月二十四日刘希永被转到大连南关岭监狱狱中狱,在那里非法关押二十四天后,转到本溪溪湖监狱。

到这个时候,家属始终不知道刘希永被恶人非法关押在什么地方,到处打听,各个看守所、监狱、教养院打听都不知道,直到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份本溪溪湖监狱新收队打电话告诉家属刘希永关押在辽宁本溪溪湖监狱新收队,要求送衣服。家属才见到刘希永,他被迫害的双腿不好使了,非常消瘦,家属都落泪了。

二零零八年十月中旬刘希永被转到本溪溪湖监狱,二零零九年三月份转到四大队,那里的恶警吴广杰安排本溪的一个吸毒人员付琪和辽阳的强奸犯王丹丹两人成天看着刘希永,不让睡觉,一到半夜十一点就开始骂刘希永,什么难听骂什么,看你要是睡觉了,就往鞋里倒水,还不让喝水,把喝水的杯都插些眼子,装不了水,他们就想办法整人,他们为什么不打人,是因为前不久监狱里面打死了人,他们暂时不敢打人,所以他们就变着法整人,二零一零年八月份,邪恶监狱又开始强制“转化”法轮功学员,王丹丹和付琪这二个邪恶玩意就又开始打、骂刘希永。

一直到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刘希永才被释放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