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谢师尊 一言难尽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七日】我一生坎坷,曾有出家修行的打算,总想寻找高师教我修炼脱离苦海,苦苦寻求。

一、我找到高功师父了

一九九六年,我在公园里锻练身体时,听到一个法轮功老学员给别人洪法,我心想:这就是我要寻找的高功师父。第二天起早床到公园炼功点炼法轮功,当时就感到师父给我下了法轮,内脏翻江捣海,我悟到师父好象在给我调整身体,左边受过伤面临着瘫痪的身体一下子冒汗,汗液还沾手,悟到师尊给我在净化身体,炼完功后全身很舒坦。到学法点上听师父讲法,第三天做了一个梦,梦中师父教我冲灌。太好了,我终于找到了高功师父了!在我十六年的修炼中,我亲身感受到大法的神奇、超常。

二、《论语》起大作用

我原来有气管炎的老毛病,咳嗽中带血,气管一直不好,封喉说不出话来时有发生。九六年的某一天晚上,我感觉到封喉了,说不出话来,呼吸困难,但是心里没有害怕,开始默念《论语》,背完后,我的嗓子可以马上呼吸了,气管畅通了。

三、师父救了我孩子

一九九七年,我家房子拆迁,就在附近租了一间十几个平方的板壁房。晚上我到外面做夜宵维持生活,儿子一个人在租房睡觉,他胆子很小。有一天停电了,小孩点上蜡烛吸在塑料杯的底部,搁在条桌子就睡着了,孩子睡觉醒来看到塑料杯化了,条桌烧了一个大洞,条桌寸子烧黑了,可是条桌放的师父的书,抽屉里教材书和作业本都完好无损。早上我回家,孩子哭着说:“妈妈,我们家差一点失火了。”我看着现场心有余悸的说:“这是师父保护呀!地下是楼板,四周是木板子做的板墙,否则是一场大火,你还有小命吗?”这样孩子也相信了大法,九八年走上了修炼之路。

四、大法是真正超常的科学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氏流氓集团发动至今十三年的迫害,我整个身心受到很大的伤害,长期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看守所,导致家庭经济损失很大,丈夫趁我不在家时,把拆迁的房子卖了一部份,我心性没有守住,大雪天摔了一跤,手脱臼了。社区、派出所干部不关心我,反而把我绑架到洗脑班,手肿得老高,钻心的痛,我也不吭声。在洗脑班恶警奴役我们:种菜,喂猪,浇水、施肥、拔草,轮流到食堂中帮工。我同其他同修一样出工,从不因自己手脱臼叫苦,请假,在那种邪恶的环境下,凭着对师父对大法的坚信,一有时间就偷偷炼功、背法,手慢慢好了。充分证实大法是超常的,是真正的科学,真心谢谢慈悲伟大的师尊。

五、谁正谁邪一目了然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我们社区和本区610构陷又把我绑架到洗脑班残酷迫害,十天十夜,不准我睡觉,五天六夜被吊铐,由于不“转化”,把我绑到两张铁架子床旁象五马分尸样的朝两边拉,使我的手主神经拉脱,手比正常时候长,不得力,社区带我到医院检查医生说,要我住院动手术,否则手肿消了就会神经萎缩。我拒绝治疗,回家吃喝上厕所都要别人料理,我还坚持炼功,四套动功都不能到位,但是自己悟到:手不能到位,心一定要到位,每天坚持双盘腿在床上学法,手不能拿书,只能搁在被子上读。天天坚持学法、炼功。开春后手慢慢恢复了正常。

一天,街道610主任到社区开会碰到我说:“你还变得年轻了。”我心平气和的对他说:“你还说我变得年轻了,我还没有被你们抓去整死。”他说:“你不炼啥。”我说:“我一身的病,炼功炼好了,你们又把我抓去整残了,到底谁正谁邪,这不是一目了然吗?”

六、正念出神奇

由于共产邪党长期对法轮功学员采取经济上截断的政策,我只能靠打短工维生,脚出现了“丹毒”状况,影响我不能進食,只能喝水。

有一位同修说:我妈妈就是腿肿走的。当时,我说:“你的母亲是常人,我是修炼的人,那是不一样的。”同修好心劝我:要我到别的同修家去,叫他们帮我。我悟到:自己的关,自己闯,不给别人添麻烦。后来,同修这一句话干扰我的思想,炼功时全身冒冷汗,我停下炼功,坐下发正念求师父加持:让弟子发出强大的正念,解体我另外空间干扰我正法修炼的一切邪恶,让我脚肿立即消失。后来我感觉到另外空间的东西很弱了,我开始能够進食了,我又闯过了一次生死关。

大法的神奇太多太多了,我只能说出一点点,用语言一言难尽,希望善良人们自己去修炼、去体悟,珍惜这万古难遇的机遇。

谢师尊,一言难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