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好”的呼喊伴我闯魔难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八日】我是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开始修炼大法的弟子。回顾这十五年来,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自己走过了从人到修炼人、从无神论者到大法修炼者、从个人修炼到救度众生的魔炼历程,在此谢谢伟大师尊的唤醒、看护,谢谢同修们的帮助、配合!

很惭愧,自己得法这么多年,是非常缓慢的明白修炼的,渐渐体悟到师父讲的法理,一直算不上勇猛精進。真正令我警醒的还是那次我和丈夫同修同时突然被绑架到看守所,经历了大约一个月的魔难后,進一步体悟到了师父讲的法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1]

法轮大法好”的呼喊

那天,到看守所的时候,已经是夜里十点了。当时女警察让我取生活物品时,我看了看地上的囚服,心想我不能配合她们穿囚服,就没动。这时,她说你不穿也可以,拿進房间就行。我就拿進去了,以后再也没穿过。

走向房间的时候,我想是不是应该在走廊里大声喊“法轮大法好”呢?当我看到走廊的录像,显示各个房间的在押人员都在睡觉,就为自己找理由,不能打搅别人睡觉啊,别喊了。但心里还是有遗憾,知道是人心障碍着,不敢喊。

结果第二天早上,就听到有人在抱怨:“半夜那个法轮功又喊了,我都被吵醒了,天天都半夜喊,太影响睡觉了。”我心里一惊,怎么,还有大法弟子在半夜喊“法轮大法好”?我明白了这是师父看到了我的顾虑心,在提醒我呢,我也要喊(非常感谢那位每天半夜喊的大法弟子,正是她的正行,鼓励了我)就这样,我选择第二个早晨,大伙刚起床,洗漱完毕,等待吃饭,相对较为安静的空挡时,开始喊大法好。

第一天喊时,我站在唯一面对走廊的窗前,喊了“法轮大法好,停止迫害法轮功!”结果,我刚喊完,就遭到了屋里的那些在押人员的嘲笑:“声音也太小了啊,还不如我的声音大呢。”“不好意思就别喊呀”“喊的真没水平,你看人家,喊的内容都一套一套的,你就这么两句,白瞎你还是个大学教授呢。”

听到这样的嘲讽,我懵的一怔,是啊,自己有太多的人心在这喊声里了,人的怕心、面子心,证实自我而不是维护大法的心,真是不应该啊,必须要去掉这些人心。

第三天早晨,又在这个相对安静的当口,我双手扒着窗户的铁栏杆,脸紧贴着铁栏杆,朝着走廊,用尽全身力量,一字一句的大声呼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明真相、摈弃谎言,善待大法就是善待自己!迫害大法就是迫害自己!停止迫害法轮功!法轮大法好!”喊完一遍,再喊一遍,连着喊几遍。

后来听副所长(负责女性在押人员的)说我的喊声太有穿透力了,连一楼的男犯都听得清清楚楚的;从新生班来的人说她们那头听得很响亮,简直就象是在隔壁喊的。其实我的房间在走廊的这头,新生班在那一头,走廊很长,相距挺远的。我就是要让整个看守所所有的人都听到这样的喊声,让整个看守所的上空都充满着震撼、正义的力量!

我刚喊完,早班的警察马上走了过来,她大声问:“谁喊的?”我坦然的说:“我喊的。”她又问:“你为什么喊?”我就站在窗前大声说:“我不应该在这里!仅仅因为真善忍的信仰,在上班的路上就被绑架来了,我必须要让所有的人知道我是被迫害的!我要让所有的人都知道共产党在干坏事!”她说:“你能不能正常说话啊?”我说:“能!我大声说就是要让所有的人都听到!”然后我微笑着小声对她说:“我可以小声对你说话的,不过如果你被这样没有王法的对待,你会怎样做?”她说:“你现在喊也没有用啊,你等领导都上班的时候喊啊。”我说,那好啊,什么时候领导上班啊?她没理我,走了。我当时就决定,不仅早晨喊,还要在上班的时候喊。屋里的人告诉我,副所长她们都是坐班车来,每天八点半到,九点正式上班。那我就八点五十开始喊。以后每天早晨我大声喊,以及八点五十,在押人员都安静地坐板时,开始喊,再也没有警察过问了。

但是接着,屋里人的干扰来了。大约第五天早上,在我大声喊过后,号长说,你突然这么大声音喊,也不顾别人呀,这屋里有好几个心脏病呢,吓个好歹怎么办?还有的人说,我们天天在这里,心里烦死了,你还天天这么喊叫,让不让人活了!不准你喊了!我当时想,我是为了这里的人明白真相才喊的,不能因为她们不理解,再把她们推到反面去,应该考虑她们的感受。就说:“那好,等我每次喊的时候,我告诉大家一声,省得吓着大伙”。

接下来的早晨,我对大家说我要喊了,然后扒着铁栏杆,开始喊。但这时号长就让值日生把我拽回来,不让我靠近窗前。我想这样也不行,再后来,我就不对全屋的人打招呼了,而是对那位患最严重的心脏病的人使个眼色,让她有个准备,就去窗口喊了。其实这些患有心脏病的人(有三个人)从来没有埋怨过我,我知道表面是屋里的人对我不满意,实际是我的真相没有讲到位,我必须要对她们好,给她们讲真相,让她们看到大法弟子的善,证实大法。所以我就利用她们看管我的机会(每天安排了3、4个所谓的“互保”看管我),单独给她们讲我为什么必须要喊,有的人偷偷告诉我,支持我喊。同时我也主动关心那个心脏病最重的嫌疑犯,她是一个贩毒的大学毕业生,把好吃的饭菜留给她。她一直对大法有较正确的认识,后来也退团了。

向内找

到看守所的当天晚上,我就反思自己为什么突然被绑架,师父说“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2] ,我到底存在哪些人心让邪恶钻了空子呢?其实自己是有很多执著心的,但平时很少向内找,看不到执着。这次认真对待执着时,马上看到了自己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修炼不负责任,表现为对他人和自己的不负责任。对他人,比如对待丈夫同修,他经常很忙,而没有足够的时间静心学法,面子心较重,向内找一直还不够。我也意识到了他的问题,但是由于自己也总是带着人情、情绪与他说话,所以效果不好。后来自己为了维护表面的平和而不再说出内心的感受,就变得麻木、习以为常了,没有对他真正负责;对自己的修炼也不负责,要求不严,常用人心考虑问题,甚至属于中士闻道;对师父说的三件事,也没有全力以赴,发正念基本流于形式;对他人没有修炼人的宽容、包容,眼睛总是向外看,没有处处修心性。当我意识到自己不负责的修炼状态时,我心里对师父说:“师父,请原谅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吧,从现在开始,我就要做好。”首先好好发正念,清除邪恶。

在看守所的日子里,思想中基本上是时时刻刻在发正念。向内找看到了自己的人心,有两件事及时归正了。一件是每天半夜我都听到那位同修“法轮大法好”的喊声,但是有一天,大概是我進去的第七天左右,半夜一直没有听到喊声。我当时想,同修怎么了?是不是同修回家了?我第一念是替同修高兴,终于回家了,可转念人心就上来了,那就剩我自己喊了,没有同修的喊声陪伴了,多孤单啊。马上我意识到了,自己多自私啊,全是为自己个人着想,为了自己,竟然希望同修也不回家,这不是严重的嫉妒心吗?这不和邪恶的想法一样了吗?多么可怕的人心啊,我马上告诫自己,必须为同修发正念,让她早日回家。

第二件事是当听到孩子被同修带走,没有正常上学的消息时,起了人心,为孩子难受,觉得委屈、封闭了孩子,甚至有埋怨同修的心,但马上我也认识到了自己不好的心,怎么对同修还是不包容啊,总是执着于自我的感受,同修无论怎么做,肯定是有原因和理由的,我应该完全信任同修,应该理解、支持同修。意识到了自己的问题后,执着放下了,心里也稳了。

事后知道,我听到的消息是不实的,就是冲着我的心来的。其实,在我和丈夫被非法关押的日子里,本地认识的和不认识的同修,都形成了一个强大的无形的整体,一直在尽全力营救、讲真相:有默默持续发正念的,有安排我们的外地亲人家属食宿、配合亲人去要人的,有发真相信、打电话的,还有直接找到公安部门负责人员讲真相的……。同修们做出了巨大的努力和付出,在此谢谢同修们的帮助!

绝食抗议中 “法轮大法好”的呼喊

到看守所几天后,为了抗议对我们的非法抓捕,我开始了绝食。想引起看守所的重视,能够见到更多的警察讲真相,比如副所长,还有就是给所谓的办案单位以压力。果然,绝食前,我要见副所长谈,她不见我,等我开始绝食,她来找我了,我就与她交谈。几次交谈中,我发现,其实管教也好,所长也好,她们本身都是正常的人,只是长期被中共的谎言灌输、欺骗和绑架,正如师父说的他们才是真正的受害者。

第三天开始,她们给我输液。第一天输液,我一直在拔针,她们就安排了四个所谓的“互保”,一直按着我,不让我动,拔了再扎。我流着泪给她们讲迫害真相,后来每天她们都换四个人看着我,正好给我一一与她们直接接触的机会,于是我就平静、耐心的讲真相、劝三退。房间里(在的一个月内進進出出的)一共有二十来人,我还利用晚上大伙闲聊的时间,单独一个一个的与她们交谈,讲大法的真相,讲退党团队的目地,有的人讲一次就退了,有的人是讲了两次、三次或者更多次才退的,到我回家时一共有十六个人退出了团、队。

输液三天后,看守所打算给我灌食,走在走廊里,我大声呼喊着“法轮大法好!”走進医务室。当时有四个狱医,一个是负责人,还叫進来了四个男在押人员,要强制灌食。我想不能让他们做坏事,折磨我。我就大声、激动的开始述说自己遭迫害的事实,揭露中共的邪恶,告诉他们不能助纣为虐,要分清善恶,不能这样对待我。我一阵大喊之后,停下一看,男在押人员不知何时不见了,副所长也来了。狱医过来给我测心电,说我心电异常,有心脏病,不能灌食。其实我怎么可能有心脏病呢,看得出来,他们也很同情我,表现出了善良的一面。只是很遗憾,我没有机会与他们再有交谈,進一步讲真相。

虽然我一直在绝食,非常消瘦,但是我的精神、身体一直很好,在绝食的十多天里,一共去了三次市里的权威医院。每次到医院,面对熙熙攘攘的人群,我都大声呼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中共在迫害善良的人,大家要分清善恶,不要与邪恶为伍!”从大厅喊到科室,从采血室喊到心电室,面对大夫、患者都理性的告诉他们迫害的真相。前两次他们给我戴的是手铐,最后一次,他们给我戴上了手脚连体的铐子,基本很难直身。但我还是尽可能挺直了腰板,一边走一边喊,我心想:就是要揭露中共的邪恶,让世人都看到。警察嘲讽的说:“你一个大学老师,就这样高喊,哪有什么尊严,不嫌丢人吗?”我一字一句的大声告诉她:“丢人的是作恶的中共,迫害我的人,恰恰我默不作声才没有尊严,这样高喊正是维护我的尊严!”警察又说:“这里就有你的学生,看到你这样,多不好。”我说:“我就是让我的学生看到,他们的老师只是因为信仰,只是因为做个好人,就被这样对待,我希望更多的学生都看到迫害事实!”

对于绝食的做法,多年来同修都有不同的认识,我非常敬佩长期绝食同修的坚强意志,但是我只是想通过绝食表达一下抗议,并且对待绝食,我还是有人心的,认为绝食时间长了,会使身体异常,所以也不打算长期绝食,在非法关押的一个月期间,我绝食了两次,第一次是五天,第二次是十三天。在绝食期间,我明确意识到了自己的一些执着心,如怕心,怕受苦,怕被灌食;执着生命,不想身体异常;面子心,没有正念,意志不坚定,第一天能够不断拔针,第二天就不想拔了,觉得那样做没有意义,拔了她们也还扎。自己距离“生无所求 死不惜留”[3] 的境界相差太远了。我就很惭愧的心里对师父说:师父啊,弟子能做到哪就做到哪了,我还是有太多的人心,心性不够啊,我现在只能做到这一步了,请师父原谅。

在看守所的日子里,除了发正念、讲真相,我就是找自己修炼的问题,自己的执着,认识到,去掉它们。运用了向内找的法宝,即使一时没有去掉它,但意识到了,师父也会帮助我们的。在师父的呵护和同修们、亲人们的营救下,我们很快回到了家中。

回来后,反思我在看守所的行为,意识到其中有正念正行,也有人心,如有与人争斗的心,缺少坚如磐石、心不动的心性。即使弟子存在这么多的人心,师父还是帮助破除了邪恶的安排,弟子让师父操了太多的心!

经历了这次非法关押之后,我更加信师信法了,只要按照师父的话去做,就没有错!

再一次叩谢伟大的师尊!

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别哀〉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无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