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同修离世后的感悟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八日】

事情过程

今年过年期间,我老伴在一次洗澡时发现自己右边乳房中有一个肿块,当时比较小,也没什么感觉。她就问问其他同修,其中一个老年同修说:她乳房中也曾有过一个小肿块,当时去医院开刀后就拿掉了,后来也没有再复发。这个事例倒是给我老伴带来了不小的影响。她有时想:是不是也去医院动个手术就可以了?她也征求过我的意见。后来她经过一番考虑,决定不去医院。我们把她的情况和当地同修切磋,其中一个同修看到,那个硬块在另外空间就是一个女体的形象。大家都支持老伴,一起发正念解体空间背后的邪恶因素。可是效果却不大,肿块仍在继续长大,而且表面已经开始有发烂的情况,在清洗乳房的时候没当心弄破表皮,还会淌血。不过和常人同样情况的症状相比不是那么痛,所以她依然继续做好三件事。不过,她有时还会闪过一念:是不是要去医院。当然,每次通过我们一起学法,最后总能否定这个想法,坚持不去。

到八月的时候,我女儿发现了她妈妈的肿块,这时肿块已经长的有整个乳房大小了,表面的皮肉都已经烂掉了。女儿很心急,和自己的兄弟姐妹商量,一定要送妈妈去医院。家中正好有几个亲人都是医生,也强烈要求我老伴去医院。这时,老伴内心又有动摇,向我询问。最后,她通过学法,认识到还是不应该去医院。就在那几天,右边乳房的情况似乎有所好转,不再继续流脓了。

近九月份的时候,老伴开始感到呼吸困难(其实,当时右边乳房停止流脓,就是因为那个灵体跑到右肺上去了,在常人看来就是转移了。)。儿女们看到这个情况都不放心,于是,大女儿买来了专门的家用制氧机,用了一个星期,儿子后来又换了更高级的医用制氧机。可是在用上这些常人看来很有帮助的仪器不到三个星期的时间里,老伴的身体却每况愈下,最后的几天里吃不下,睡不着,连躺下都觉得呼吸困难,只好坐在沙发中,依赖呼吸机呼吸,最后在十月初去世了。

回想惊觉,师父一直在点化。我反复回想整个过程,老伴认为不需要去医院,但一直有这样的想法冒出,没有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否定病业的假相,这一点上被旧势力钻了空子,一直把她往下拖。同时,还利用人间的情。之前老伴还会在去不去医院的问题上考虑,并从法上认识作出正确判断,可是当女儿帮她买来吸氧器,让她试试的时候,没多想就用上了。这都是亲情的执着被旧势力所利用,忘记了修炼

其实,整个过程中,师父也在不断点化她。就在女儿帮老伴买来吸氧器,让她用上没三天,同修给我们送来了新一期的《明慧周刊》。当时我问她:“你行吗,还能印资料吗?”她说:“行,没问题。”就把吸氧器的管子拔掉去印周刊了,整个过程中没有一点呼吸不畅的感觉。等她印完资料,又把吸氧器戴了起来。

现在看来,这不正是师父对她的点化吗?根本不用常人的仪器,只要真正信师信法,溶于法中,病业假相都会消失。可当时我们都没有在意,老伴又戴上吸氧器,依赖了常人的仪器,而且因为吸氧器的装置还使得老伴不能炼功。其实和去医院的性质是一样的,心里认的还是旧势力安排的人的理。没有在心性上找漏去掉人心提高上来。

这事过后还有一次机会,就是明慧法会征稿截止前的一个星期,有个同修来我们家带来一枝普通的写字笔,就象老师对小学生布置作业一样,带鼓励的对我老伴说:“还有一个星期的时间呢,你也赶快写了投稿啊,肯定行的。”当时我们也没在意。过了几天我想到:是不是师父要她写啊?我就和老伴说了。但我们都没太重视,她也没写。现在想想,还是当时悟性没到,同修怎么会突然就带一支笔来呢?如果这时老伴拿起笔想写文章,肯定会从法上认识自己,找出自己的不足,满脑充满正念就极大程度的清除邪恶了。

后来,在火化后的第二天,以前炼功点上认识的同修打电话来问候我们,我告诉她老伴已经去世了。她非常惊讶,突然说:“哎呀,我想起九月底的时候,我还梦到她了。梦里面,她非常年轻漂亮,穿了一身紫红色的衣服,和我在一个非常美好的地方谈了好久。”巧合的是老伴火化前换的衣服就是紫红色的,相信她去的世界也是很美好的。

正念看待,在法上认识

老伴的事情,对我也有很大的影响,原先家中都是她忙里忙外。这下人一走,最初的几天里我感到莫名的无助,整个人就象呆了一样,看着老伴的照片,也想不起吃饭睡觉,不断回想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特别是想到在好几个关口中没有悟到师父的点化,而没能帮助老伴闯关过去,我整天沉浸在懊悔和自责中。可是后来,我想自己是大法弟子,不应该被常人的情牵制,而应该通过这件事在法上不断向内找,正念看待。

回想当时,就是同修让老伴快写稿的那段时间,我自己也在写明慧征文,可是稿子写到一半,为了老伴的事没有心绪继续写下去。其实,当时如果能静心写稿,通过写文章的个机会向内找,我的心性肯定会在这个过程中得以提高。那么在遇到师父点化时就能反应过来,就会帮到老伴。如果她也能拿起笔写稿,结果肯定不一样。因为写大法的征文完全不同于常人的文章,那是在做证实大法的事,也是总结反省自己修炼过程和状态的好机会,而且师父也会加持,静心向内找自己那还有什么心什么执着能被掩盖住呢?!邪恶将无处可藏。现在我悟到,有关大法的事情一定要赶快做,要做好。

一直以来,我总觉得老伴的身体好,倒是我在没得法之前身体各种毛病,都是她照顾我。另外她父母都是九十多岁的高龄,潜意识里我总觉得她身体好着呢,肯定不会有事的。其实这也是人的思想看问题。原来她的身体好,只是在常人看来的好,这怎么能代替修炼呢?所以,修炼的事情没有半点马虎。

另外,这些天我还想起老伴生前的一些事,特别是她有个不太好的地方,就是爱在吃饭的时候看电视里播的小品。我好几次和她说,现在时间不多了,要抓紧时间做好大法的事,怎么还能看这些常人的娱乐节目!可是,她就象着迷了一样盯着看,我说了几次她不听就算了。现在回想,当时自己没有真正从法的角度和她说,而且有种常人的息事宁人的想法,怕提出的不同意见会惹老伴生气。其实,这都是不自觉的站在常人角度上看问题,如果真正用平和的心态,把老伴当作同修从法上交流,告诉她看那些电视小品就象是又把脏东西往里灌,她也会理智的认识到。包括这次的事情,我也只是表达了不应该去医院,如果能更多更深的从法上和她交流,真正以一种对同修负责的态度来对待她的事情,相信她肯定会有更好的认识。

以上一些事情,在发生当时都没有注意到,现在回想起来觉得非常痛心。如果当时能够多从法上认识,及时修正,最后就会有不一样的结果。我把这些感悟写出来的目地,也是希望能和其他同修分享,大法弟子之间应该是一个整体,遇到任何的事情都要想到从修炼的角度去考虑,从法上向内找,提高心性。同时还应真正在法上帮助同修,用平和的心态指出同修不足,这样才是真正的对同修负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