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栖霞市寺口镇孟庆珍自述遭迫害经过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山东省栖霞市寺口镇邴家村农民孟庆珍,女,今年四十六岁,因修炼法轮功,多次被地方中共人员翻墙入室、非法抄家、跟踪、监视、绑架,被非法关押过拘留所、看守所、洗脑班,还被非法劳教等迫害。

以下是孟庆珍自述她从一九九九年至二零零一年期间遭中共人员迫害的经过。

学大法以前,我从头到脚没有好的地方,最严重的是心脏干辣疼痛,呼吸困难,嘴皮紫黑色,脸色青紫,睁不开眼,生活不能自理,不知花了多少钱也没有效果,医生都说我这个病没有名,只能用中药试着治。生活的压力、病痛的折磨,使我整天以泪洗面,感到生命到了尽头。

一九九八年十一月份,我学炼法轮大法后,身体神奇般的好了,再没吃过一片药,丈夫看到我身体有这么大的变化也走进大法修炼中来。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流氓集团铺天盖地的迫害开始,丈夫鼓励我说:就冲你的身体,天底下只剩你一个人也要炼。

一九九九年九月二十日,我带上十岁的儿子去北京证实大法,几经周折到了北京,在府右街被警察非法拉到体育场。在那里,三排全副武装的武警换班看着,在四十度的高温暴晒下,不让法轮功学员吃饭、喝水,不让上厕所。下午四点多钟,孩子要小便,我对当官的警察说:请问厕所在哪儿?孩子要小便,让去一下行不行?警察说:不行!过了很长时间又问了一遍还是不行,就这样问了三次不让去,孩子实在忍不住了,眼泪快掉下来了,我第四次对警察说:都说警察爱人民,你们怎么能这样对待孩子呢?如果再不让去,别怪孩子尿在这里。警察见状只好让孩子一个一个上厕所。二十二日那天,我们被戴上铐子、拉到当地政府。中午,副镇长王涛逼我们几个同修必须脸朝太阳暴晒,一点不许动,后每人罚150元车费,钱都被他们据为己有。

一九九九年黄历十月七日,我第二次进京证实大法,在天安门广场被当地党委副书记高国兴等人找到,在北京办事处给我们戴上手铐拉到栖霞公安局登记后送拘留所非法关押,逼写保证书没达到目的,请来烟台市政治局主任王某、女科长刘某、实验小学女校长还有几个膀大腰圆全副武装的武警等十四、五个人组成的“转化”团逼我放弃修炼。栖霞市大摆酒席款待他们。值班警官说:栖霞政府不用愁了,再顽固也没用,能人来了非“转化”了不可。午饭后,他们把我叫到办公室,办公室内中间有一把椅子,“转化”团十几个人围成一圈,彪形大汉武警叉着腰拉开阵式,进屋后主任王某说:你不是非要炼功打坐吗?你坐椅子上打给我们看看。我不配合,没理他。他接着说:炼功有什么好处,国家不让炼就不炼了,与政府对着干有你好果子吃吗?我给他们讲起了法轮功对祛病健身有奇效、如何做好人等等。实验小学女校长对我说:你非要炼这个呀,练个健身舞不更好吗?吃住老姐我全包了,学多长时间都行,保你满意。我说:谢谢你的好意,这辈子只炼法轮功,其它什么也不学。刘科长过来搂着我的脖子说:你有什么想不通的跟我说说。我给她讲了我炼功前婆家怎么对待我,太多的苦难使自己差点失去理智,生起杀人报复的心,和身体的病痛情况。我学大法后,明白了与婆家的因缘关系,放弃了报复,是大法救了我全家,是我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学大法才懂得了原来人是要返本归真,返回到原始的善良的本性上去。我问刘某:“你说我能不珍惜大法吗?”听得这个很能做工作的刘科长也笑了,说:我是干部子弟,也有家务事,没想到你过这样的日子。王主任摇着头对刘科长说:“这人在家种地太可惜了,咱单位缺这样的人才,只可惜岁数太大了。”过程中武警们一个接一个的都走了,“转化”团就这样解散了。半个月非法拘留期满,由当地派出所拉回继续非法关押。二十几天后由别人担保才放我们回家。

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一日,第三次到北京证实大法,在天安门金水桥前被便衣拖上警车,拉到驻京办事处戴上手铐。晚上看管我们的警察在门边的椅子上睡着了,在我掩护下两个同修正念闯出,当时因为怕没敢走。因这件事办事处于姓警察用力强拉我到隔壁房间非法审问,说是我把她们放走了,我没配合,恶警气急败坏的把我的右手高过头顶铐在暖气管上,左手和同修们一个连一个铐在一起整整一夜,右手腕子被手铐勒了一道紫印。第二天早上才把我们松开,然后戴着手铐拉回当地罚站两个多小时后送栖霞看守所非法关押,每天报数、做体操、定任务、缝纱罩、背监规和写保证书时我没配合。一个月后放回当地继续非法关押,专门负责看管法轮功学员的广播站长柳向东把我们非法关进计生办的空房子里,每天吃饭、喝水自己负责,不能随便上厕所,罚站、干活,我上衣口袋里有四十元钱也被他掏去归为己有。有一天傍晚他放我回家,但第二天必须回来,后听同修说:昨天晚上他把一男学员和一女学员面对面绑在一起进行人格侮辱,还说了很多脏话,有个学员被打的很重,十八天后才放我们回家。

二零零零年黄历十月份一天,我一个人在家照顾病危的妈妈,中午因止痛药用完了,出去买药。刚走一会儿,一辆吉普车就开到了我家门口,车上下来六个人也不打招呼,进门就翻,拉抽屉、倒药盒,把录音机里师父的讲法磁带拿走,我妈既害怕又生气,声音微弱的说:你找什么?把东西给我放下。他们不听,东问西问的到处找,说找到必须把我带走。妈妈有气无力断断续续地说:你们抓我闺女干什么?把她抓去没人伺候我。其中一个态度生硬的说:伺候不伺候我们不管,告诉我你闺女上哪去了?我妈说:她不在家,不知道上哪去了。另一个说:我们到她家找了,她不在家,听说她妈病了,那肯定在娘家,我们就找来了。妈妈说:她不在这儿,你们走吧,这么多人把我吵得受不了,让我安静安静好不好?妈妈非常吃力的说着。老实巴交的父亲见状气愤地说:你们讲不讲理了,老婆子病成这样,你们再不走我跟你们拼了。他们只好溜走了。刚走出家门正好被我撞见,其中有人说:她在这儿,快把她拉上车。我高声说:“谁敢!”父亲告诉我:不知哪个拿了咱的磁带。我听后说:“把磁带拿出来!拿出来!如果不拿出来你们谁也别想走。”我打开车门看看,车上没有,就用力把车门哐一声关上。这时街上围了很多人,有人说:这些人简直是地痞、流氓。还有的说:跟土匪没有什么两样。司法所的宋日理见这样,赶快把磁带拿出来还给我。我接过磁带转身叫父亲回屋。刚回屋,他们一伙又回来了,说还得抓我走。我妈急了,对我说:“快把我扶起来,我撵他们走。”我说:“妈,你不能动,千万不能上火生气,我对付他。”妈说:“我这把老骨头对付他们。”我扶着皮包骨头、非常虚弱、东倒西歪的母亲,有气无力的老人把他们赶出家门。

当天下午,我在买药的路上被他强行抬上吉普车,拉到计生办铐在椅子上。因我包内有几份资料,被栖霞公安局政保科刘科长拿资料左右多次打脸。我说:“我给我妈买药你们凭什么抓我?难道你们不是父母养的?凭什么剥夺孝敬父母的权利?这会儿我妈要有个三长两短,你们必须完全负责任!”司法所宋日理说:我们就是政府某些人手地下的一条狗。我说:你凭着人不做,为什么偏偏做一条狗呢?他无语。从这以后他们问的一切我都不配合。

后来在他们将我们拉去非法劳教的时候,我们十一个同修戴着手铐堂堂正正走脱了。那些看管我们的人站在那儿象木头似的呆了。我们躲到果树地里。后来警察就象炸了窝的马蜂,所有的车和所有能出动的人员都撒网式的到处搜寻我们,就连我们的亲戚朋友家、兄弟姐妹们家都找了好几遍。

走脱的第三天晚上,我回家看母亲,我妈说:孩子快走吧,他们天天来问东问西到处找。我说:不怕,我在家伺候您。妈说:让你爹做饭照顾我就行了。我爹根本不会做饭。我在母亲的催促下,后半夜回到自己家,到家后想:做好人没有错,应该堂堂正正照顾病重的妈妈,第二天上午骑上自行车走到离家二里多地发现后面有车追我,用力蹬车差点被追上,急忙拐了个弯,见从车上下来两个彪形大汉,躲躲闪闪紧跟几步没跟上,我又拐了个弯回到家。几天后母亲病逝。

二零零一年一月八日,我在拿资料途中被人告发,派出所副所长林春旬、警察吴常辛、协警孙某、徐某把我拉到派出所,非法抄走《转法轮》书和济南讲法带、法像、真相资料、日记本等,我内心痛苦极了。在派出所,警察给我戴上手铐,警察孙某用小型电棍电我手背,见不起作用,换大型电棍充足电,长时间电我两个膝盖,还用拳头打我肩部。我善意的说:“看你年纪轻轻的,不要干这坏事了,你知道在干什么吗?你在迫害好人,再不住手会遭报应的。”他不听,继续电我,我正视他,这时他说:“哎呀,怎么漏电哪,电着我了。”这才停手。

傍晚所长王瑞典酒后回来,手下告诉他说抓到孟庆珍啦,因所长刚调来不久,不认识我,上下打量我说:你就是大名鼎鼎的孟庆珍,我以为是个老太太这么顽固,原来你这么年轻,你知道北京自焚事件吗?我说那是假的。这时他魔性大发说:假的你上院子里自焚给我看看。左手揪着我头发向后拉,湿漉漉的右手用力猛打我的脸,直到我的脸肿变了形才放手。他又用左手猛的从我头上揪下来一把带着头皮的头发。

第二天我被劫持到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后,又将我拉到当地派出所,警察孙某手握着根铁丝,左手捏着我右边脸腮用铁丝往我脸上扎了一道口子,还说:我能把你手背扎透了你信不信?我没理他。傍晚我问所长为什么继续非法关押,必须放我回家。所长说:那你走吧。我说:不行,必须送我回家。所长只好吩咐孙、徐两警察把我送回家。

二零零一年黄历三月份,对农村来说正是播种季节,一天早晨政府一个姓刘的和派出所副所长林春旬、警察吴常辛、协警孙某和徐某等三辆车共十几个人冲进我家强行将衣衫不整的我抬上警车送栖霞公安局,公安局政保科长刘科长带队,黄姓司机开车把我们送淄博劳教所五大队四班强行洗脑,每天几个或十几个人围着说她们的理,不许睡觉,必须听、看、学她们的东西,直到“转化”为止。五天五夜后,由于法理不清,以人为榜样,别人帮着写了保证书、悔过书一类的。做了作为修炼人绝对不能做的事。从王村劳教所放出时才知道是逼我们“转化”别人的帮教。拉到小庄洗脑班,晚上我蒙头大哭,师父慈悲救度怎能忘恩负义呢?几天后回到家中,之后洗脑班的头目们开车到我家所有的地找遍了,找到后说明来意,被我拒绝。

二零零一年六月份夜间,派出所副所长林春旬、610负责人柳向东等十几人闯进我家,说是明慧网上有我名字要带我走,没配合并让他们走了。

二零零一年冬天,还是这帮人,夜里闯到我家翻横幅找资料等,我正念走脱。

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开始,当地政府、派出所三番五次到我家骚扰,几次十几人把我家团团围住,非法翻墙入内,随便拿走家中私有物品,搅的四邻不安,亲人受到很大的伤害,家无宁日。派专人监视,完全失去了人身自由。监视我的有政府:宋继光、张贵德、隋所长、刘某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