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济南律师陈广昌再次遭610绑架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山东济南律师陈广昌于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再次遭610绑架。这是陈广昌律师今年第四次被绑架。当晚,陈广昌回到家中。但是610要求陈广昌次日再去所谓的“法制培训中心”(洗脑班)。610是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类似纳粹盖世太保。

陈广昌系执业律师,曾获济南市十佳律师荣誉称号,在工作上勤勤恳恳,对客户忠诚负责,是公认的好律师。陈广昌的妻子李凡丽,为获得身体健康开始修炼法轮功。她一九七七年出生于陕西省神木县一个普通农民的家庭,十五周岁时因为一场医疗事故做过胃大部份切除手术,之后以肠代胃,身体一直羸弱。但在十七岁时以全县第一名的成绩考入中国人民大学环境经济专业。李凡丽现在是一个八岁女孩的母亲。她在二十六岁时生下女儿,因难产导致剖腹产手术,出月子时刀口化脓。之后经常求医问药,采取各种中西医治疗手段,严重时需要输血,经常吃保健品,曾经连续几个月费用达三千元,给家庭带来严重经济和精神压力。二零零九年八月份,李凡丽开始认真修炼法轮大法后,不需任何治疗和药物,保持身体健康和正常生活。

陈广昌于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四日出差期间被不明真相的铁路公安人员绑架,三日后被家人办理取保候审回家。六月五日,陈广昌出差途中再度被不明真相的铁路公安人员绑架。当晚,陈广昌被释放回家。公安机关两次绑架、非法搜查扣押财产、一次抄家,给陈广昌人身自由和家庭生活造成严重威胁、损失,使正常生活蒙受严重阴影。除了人身自由的威胁以外,经济的威胁和损失也很严重。两次被绑架,被扣押的财产包括《转法轮》等书籍、二千九百九十七元现金、五千元保证金、五千元公款、一个苹果手机、四部普通手机、三部电脑、两个移动硬盘、优盘、打印机、MP3、装订机、裁纸刀等。所有这些财产,是陈广昌全家多年积累、各自归属其夫妻与孩子使用的物品,其实也是生活和工作的必需品。

二零一二年八月七日半夜零点三十分,陈广昌的妻子李凡丽带着孩子(八岁)准备回老家的时候,刚刚进入火车站、准备乘火车回老家的时候,突然围上来大约二十个警察,以李凡丽包里有刀具为名检查,然后以包里有法轮功的东西为由,把李凡丽和孩子带上警车,送到济南市泉城路派出所。其实,这是恶警通过监听电话知道李凡丽的行踪,专门在火车站等她的。

随后,不法警察在半夜二点钟到家搜查。陈广昌不开门,他们就翻窗进入,抄走电脑、手机、打印机、三万多元现金、许多书籍等。一并被查扣的还有李凡丽和孩子随身带的手机、优机、其它物品,总计大约四万元,还以抗拒公务(不开门)为由把陈广昌也抓走。

恶警将一家三口关押在济南市泉城路派出所,李凡丽要求和父母联系。因为李凡丽的母亲刚刚和她打过电话,已经安排了在李凡丽到达老家火车站的时候接站,如果按时接不到人、又联系不上李凡丽的话,肯定会着急。李凡丽的这一合理要求被恶警拒绝。李母第二天联系不上李凡丽,惊慌失措,不吃不喝不睡导致生病。从那一天后,李凡丽的母亲一旦电话找不到她,就会惊慌失措、恐惧害怕。

李凡丽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八月九日上午,李凡丽在重重折磨打击之下,已经不能进食。九日晚上突然晕倒。拘留所打120急救,医院查出血色素四点五克,属于重度贫血,急需治疗。十日,拘留所要求泉城路派出所接走李凡丽。李凡丽在被迫害三天后出狱回家。

更可怜的是孩子,被关押在派出所。恶警不让孩子和母亲在一起,让孩子独自在走廊的椅子上睡了一晚上。第二天,警察审问李凡丽的时候大声呵斥、踢桌子,孩子在走廊中听到了,哭着冲进审讯室,要求警察“你不能凶我妈妈!”这是在一个只有八岁的女孩面前威胁她的母亲!警察还背着李凡丽审讯她的孩子,问孩子是否也炼功,对孩子诋毁李凡丽。

第二天,孩子离开母亲回到家,此后就经常说眼睛疼、头疼等等,几次请假。本来,李凡丽的孩子除了打预防针、以及有一次便秘(二岁时),从小是没有进过医院的,在幼儿园、学校基本不缺课。她从小就很健康快乐,现在却压力极大,健康受损。学校老师问李凡丽:孩子怎么最近好象吓着一样,走路都六神无主呢?李凡丽告诉原因,老师很气愤:(中共警察)老不尊、幼不爱,怎么能对孩子这样!

陈广昌和李凡丽为此向济南市公安系统提出要求对孩子道歉,并要求撤销违法的拘留决定书。十一月七日,李凡丽向济南市历下区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要求撤销济南市历下区公安分局违法的行政拘留决定书。

此次,610操控不法人员将陈广昌律师绑架,估计系报复行为。出于同样的报复目的,610曾经要求济南市司法局吊销陈广昌的律师执业证,但是因没有合法理由未能得逞。陈广昌是全家三口唯一的经济来源,610通过胁迫司法局的方式予以报复,是极其卑鄙而且狠毒的。

据悉,610将陈广昌送到济南市法制培训中心,丧失人身自由,但没有出具任何法律手续。由于陈广昌被绑架,造成妻子李凡丽、孩子陈清悦遭到恐吓、痛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