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就在弟子身边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八日】我讲两个亲身经历的小故事,感恩师父就在弟子身边,时刻呵护着修炼人。

我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刚得法不久,邪党的迫害就开始了。随着家人遭受迫害、家庭遭遇魔难与个人生活的困难,我放下了修炼。但是大法在我心里已经播下了种子,我深知大法好。

二零零一年,妻子坚定修炼法轮功而被邪党法院诬判五年刑。我工作的酒厂垮了,分文没有,被迫离乡背井到外地打工谋生。那时我又被诊断出已患肠癌,必须找点钱做手术。经人介绍,我到成都找到一位医生做手术。手术第四天,伤口突然痛如刀绞。在我租住的房间里,除了我一个孤独的癌症病人,身边没有亲人。我疼的在房间里滚来滚去,想解便解不出,肚子难受的无法说。

就在我疼痛难忍,生死攸关的时候,我想起了师父。我求师父说:师父,平(妻子)是你的弟子,遭迫害進监狱了。我孤身一人,请师父救救我吧。我的念头一出,剧烈的疼痛顷刻消失,就象波涛汹涌的海面顿时风平浪静,暴风骤雨嘎然而止。师父真的就在我身边。

分别五年后,我和狱中的妻子在相隔不到几天中都回到了家中。妻子信师信法意志坚定,出了魔窟督促我抓紧时间学法,把损失的时间补回来。

一天,我们家翻盖新棚子,我在干活时一脚踩在拆下来的瓦楞上,一颗两寸长的锈钉子扎進了我的脚底,瓦楞与脚后跟钉在一起了。妻子叫我稳住,试着拔出锈钉,可钉子扎的太深,有三分之二在肉里,妻子摇晃了几下瓦楞,看来是不容易拔出来。

钻心的疼痛令我心急,就叫妻子把附近的工人喊来帮忙。妻子说:“他们只不过是常人,我们身边有师父,还求谁呢?”妻子合十请师父帮忙。然后逮着瓦楞顺着钉子扎進去的方向把锈钉拔出来了。钉子拔出来时血喷溅而出,妻子顺手找来布条裹起来堵住伤口,用剩下的布条把我的脚缠起来,又恭请师父帮弟子止血。神奇的是,布条还没浸出血来,血已经止住了。

我受伤的脚只能踮着行走。第四天,我发现脚不痛了,能放平了,拆开布条一看,伤口痊愈了,只是伤口的肉里还有一团黑黑的锈迹,这黑黑的锈迹踩在脚底感觉是一团硬块。半年后,脚底这受伤处肿了,还疼得厉害。一看,那团黑色的锈迹泛白,如要流脓一样。妻子说:“别怕,师父要把这黑色物质给你转化成白色物质,过两天就好了。”果然几天后脚底不肿不痛了。而且奇怪的是,没有脓液从创伤口排出来,存在了半年的锈迹竟没有了,皮肤白白净净的。

经历这件事的过程中,我们只相信师父,相信大法,相信自己是大法弟子,相信师父就在我们身边。没有失血、发炎、破伤风、残废这些常人的概念。我们亲自证实了,这黑色的物质不是用常人的手段从外面除去的,而真的是转化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