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学员正视并放下色欲之心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很长时间以来,左眼皮和左耳后面出现瘙痒的症状,手不由得去搔,好象搔完以后有一种舒服的快感,挠破了表皮,结了痂,还忍不住去挠,一直到挠出了血,还不解恨,又用手将血水挤出,从中还有那种舒服和快感。耳后的皮肤一度呈现异样的白色,眼皮上那块皮又皱又黑,很不自然。当这种瘙痒出现时,心里明显感觉那就是一种欲望,和下身的那种欲望是一样的。每当这种欲望来的时候,真是很凶猛,每次满足了这种欲望后,也就是它暂时不在我身上起作用的时候,自己都悔恨自己没有把握住,把肮脏的色欲的物质当成了自己。

有一次做梦时,另外空间的一个我躺在那里,两腿分开,下身光着,很不堪入目。我被吓醒了,下决心去掉这种色欲之心。但是过了一段时间以后,又有了想得到这种感觉的欲望。这种欲望,从根本上讲还是人身没有被高能量物质完全代替的结果,还有对人身体的感受的执着。一个完全被高能量物质代替的身体会有这种欲望吗?一定不会,而且一定觉得这种欲望很低级和肮脏。既然情欲是三界内的物质,那么只有走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才能彻底摆脱情欲的控制。

那么我修了这么长时间,我还没有出三界吗?梦中自己元神离体的时候感觉飞的已经很高很高了,但是明显感觉到了一个层次上就再也上不去了,只能往下降了。《转法轮》每一页都觉得很熟悉,但就是带着一种完成任务的心理学法,掺杂着各种观念去理解法,甚至常常被思想业力控制,真正学進心里的不多,这就导致修的慢,同化的慢,本体改变小。

明慧网上我听到、看到很多传统文化的故事,知道了万恶淫为首,可知传统观念对待色的态度都是非常严肃的,而确确实实是古人的智慧能知道淫所给人带来的实实在在的恶果。我因为色欲的问题,给自己生活的路带来了不必要的曲折。

我本来从小学习成绩很好,一直是班上的尖子生。但在高中的阶段,由于我已经不在法中,完全受常人社会的乌七八糟的观念控制,还觉得自己很有主见,很有个性。学习感觉非常的吃力,视力急速下降。第一年高考分数够了名牌大学的线但却被挤出来未被学校录取而被调剂。我不甘心,又复读了一年。第二年分数比第一年低,为保险起见就报了一个普通的大学。我意识到那时自己已经很长时间不在法中而完全流于常人了。高四那年,我因身体原因和心理的落差,又一次走入大法中来了。但在色欲方面的问题一直处于一种不愿深挖、不愿放下的状态。上了大学后,明白自己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应该做好三件事,但盲目追求做事,而放松自己的专业学习,还以为自己是在为大法竭尽全力,威德更大,一味追求做事,结果反而造成了令周围常人不解的结果。还找借口是因为我将时间都用在做大法的事了,停留在表面上认识师父的正法要求。

工作后,随着修炼的深入,才渐渐认识了这种执着。现在只是后悔经过这么长时间才意识到自己的执着。另外我悟到在平时一些细节上,如坐姿,言行动作上,任何放荡与轻浮的表现都与色欲有关。

现在我到了常人中说的结婚的年龄,别人也有给介绍对像的。我一方面表面上敷衍,另一方面内心里又开始翻江倒海起来了。又出现了一些想象和回忆,过去看过的电视画面的镜头又出现了,当然这种感受比以前要弱的多,但隐约的还有一种搔到痒处的感觉。感觉结婚会给自己带来麻烦,把握不好会不会影响自己、既想又怕很矛盾。

悟到这些后,我严肃的正视这个问题,长时间发正念,清除生生世世轮回转生过程中积攒的思想业力、色欲败物,清除这一世中被旧势力加强与放大的执着和各种欲望,清除旧势力自上而下的整套邪恶系统对我正法修炼的邪恶安排与迫害。第二天早上起来,耳后的皮肤掉了一层又一层,我记得师父讲法中讲过这样的道理:另外空间突破了很多的空间,而在这个空间就薄薄的一层。现在皮肤已完全恢复了正常的颜色。

个人所悟,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