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宾学员:不断纯净自己 打好营救电话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八日】我是今年六月份走上电话组讲真相平台,先在RTC打了一个多月,后来又上了营救平台。一路过来,深深感谢师尊的呵护,感谢平台提供的这个比学比修的环境。在这里和同修分享打营救电话的一点心得,交流中如有不妥之处,敬请同修指正。

一、摆正自己打营救电话的基点很重要

我加入营救平台,是因为在自己所在层次悟到:向迫害部门讲真相,是在配合大陆同修揭露邪恶、清除邪恶,救度那里的有缘人,同时减轻大陆同修的压力。也是利用海外这个相对宽松的环境,做大陆同修不容易做到的事——向公检法等部门传递真相。

我在大陆被迫害时,看到有一些良知尚存的警察,对法轮功学员投以同情的目光,有的想了解法轮功真相却不敢在公开场合流露,我亲眼看到一个派出所警察,趁同事不在,拿起桌上的小册子很认真的看,(他们把我包里的真相资料搜去,全部摆在桌上)然而听到门外响起脚步声,赶紧把小册子丢开。那一刻,我真的发自内心同情这个生命的处境,对参与迫害者存有的对立情绪荡然无存。而且我也切实体验到,当面对参与迫害者,我们真的无怨无恨的时候,他们根本恶不起来,甚至有些警察才很凶的训斥了其他犯人,转过来对大法弟子说话,却是一种带着尊敬的态度。所以我相信,如果我们做的更好,不把他们摆到我们的对立面,本着善意告诉他们迫害的严重后果,会有更多的警察摆脱邪恶操控,良知觉醒,放弃行恶,成为有救的生命。同时也会给大陆同修开创更好的救人环境。应该说这段和警察打交道的经历,是一个促使我想打营救电话的重要因素,因为我对师父法中讲的迫害者其实也是受害者,有在自己那个层次的体会。

因为抱着这样一个基点,所以,打营救电话过程中,不管顺利也好,有难度也好,我都提醒自己,不要忘了来这里打电话的初衷,是希望用修炼人的真心、善心唤醒那些迫害者的良知,不要再对大法犯罪,毁了自己生命的永远。我也相信他们中确有能救度的生命。基点摆正了,出现干扰、假相的时候就要少些。遇到难度时,也就不会轻言放弃。

二、只有不断纯净自己,才能打好电话

打电话中,会暴露许许多多的执著心,这些不好的心直接会影响讲真相的效果,只有法能洗净自己,法能帮助我意识到那些人心、观念,不断清除,状态好时,自己也会感觉到正念更强,电话打过去时,底气十足。对方的反应也不一样。过程中,会碰到形形色色的人,有各种不同的态度、不同的说法,甚至提出很刁钻的问题,有时也会一下不知如何应对,尤其刚开始打的时候,这种现象比较多。

我现在悟到:邪恶变着花样想让我们放弃,或者削弱我们的正念,就看你在有难度的时候怎么对待。师父也在反过来利用这些干扰因素,让我们修出源于法中的正念,救度众生的同时,在修炼中升华。后来,对方再提刁钻问题或态度不好时,我马上调整自己,清除干扰,解体人心,并不与他争抢说话,好些时候,对方反而安静了。甚至有几次,我在对方言辞很激烈的时候,只平静的说:“你看不到我的用心吗?”他马上有了变化。善念使他背后的邪恶解体了。个人体悟:他们表现再千变万化,我们都不顺着他们问题走,不去想:啊,这个问题怎么应对?那个警察怎么制止他往下说。只是平和对待,他们就会变,因为那一瞬间,我们修炼人的状态使邪恶钻不了空子,也操控不了那个警察了,他还会凶吗?刁钻问题也不再提了。

整个打电话过程,真真切切体验到他们的反映,不管正面的、反面的,的确是冲着我们的人心来的。修去人心,符合法的时候,他们就会表现出越来越接受真相。

有个监狱警察,我领了三次有他号码的案例,前两次骂,第三次,我提醒自己:解体爱面子的心,也许他就有那么大缘份,需要我放下更多自我去救他。我打了多次他才接,这次不骂了,说:“你还真的打个没完了。”我笑了:“没把你救下来,是还没完啊!”电话那头他态度大转弯,也笑起来。我们交谈很久,最后叫我把他电话记下来,回国给他打电话,他请我吃饭,还叫我在国外多保重。我说你能不能保证不参与迫害,他说“不会参与”,语气很郑重。

还有个劳教所的警察,开始吊儿郎当说话,我正告他:“你应该尊重我,因为我在真心为你好”,他的态度真就变了,和我讲了四十多分钟,他说:大姐,我什么都不信,但我相信你为我好,说他真的没迫害法轮功学员,以后有机会尽量保护他们。我叫他记住“法轮大法好”,他说,大姐,你不用重复啦,你和我说了这么久,好不好我从你那就晓得了。还说你们以后不要太晚打电话,搅了他们睡觉,他们会骂你们。这通电话给我印象很深,那个警察说的,其实你们不用太强调你们怎么好,人心都有杆秤,你打电话怎么说话的,态度如何,别人一听不就判断出来好不好了吗?我一直记着这话,也深信是师父借他的嘴点我,一定要好好修自己,众生是明白的。

有个武汉洗脑班的人员,刚开始接电话,一会否认,一会说歪理,还挖苦我文化水平不够,不管他什么表现,我都不被带动,我就是告诉他,珍惜你的生命才这样的不放弃你,你不要失去机缘。后来他问,对他有什么建议,我说,让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回家是你最好的选择。他说,没别的方法吗?我说你是聪明人,当你明白怎么做才是于人于己都有利,肯定会有办法。至少你会善待他们,绝不会去“转化”他们。现在警察保护大法弟子不是稀奇事了。他说“嗯”。这通电话打了近一小时,我问他,说这么多,不知道你把我讲给你的话听進去了没有,他说没听進去的话,早撂电话了。我说谢谢你明白我的苦心,告诉他运用举报电话很重要。我说:“祝你未来平安,但这靠你自己,再参与迫害,绝对不会有平安的。”他停了一会,低声说谢谢。

有时遇到说话态度流里流气的警察,我会平静的告诉他:“中共邪教把你教坏了,你不该是这个样子的。说流氓话对你不好。”他们真就不那样说话了,有个小警察还把手机和QQ号留给我,他看了很多真相,在QQ中留言:都是真的吗?快告诉我!告诉我!当然遇到这样的事情过后我也要找找,是不是色欲心等等,让自己空间场不纯,才会碰到这类警察。

相反,人心不去造成的教训也不少。一次和对方的互动挺好,感觉自己说了很多妙语,对方很认同,还夸了我几句,禁不住飘飘然起来,打下一通电话时还在想着:待会儿和某某同修分享一下,这个讲真相的角度不错。表面上希望同修也可以得到启发,其实隐藏着强烈的显示心、欢喜心、证实自我的心,结果电话接通,对方大骂我一顿。我马上清醒了,赶紧向师父认错。一切都是师父在做,我有什么值得炫耀的呢,真是不知天高啊。

我讲出这些,真的不是要表明自己做的多好,而是希望和同修共勉,当我们心态越符合修炼人的标准时,讲真相的效果就越好。其实,自己有许多时候都没做好,就是人心起来了,才在救人中造成了损失。

三、修去负面思维,从修炼人的角度看问题

有同修说,有的警察很狡猾,当面答应你不迫害,背地里照样干。我的理解是,那还是我们的问题,真相没讲到位,没有真正唤醒他。当然也有一些邪恶之徒,完全失去做人底线了。但我想,我们就是讲真相,不去想他负面的东西,打过去的都是为他好的善念,选择什么是那个生命自己的选择,我们做到无悔就够了。

比如以前碰到警察说,有本事到我们这儿来说吧,我的反映马上就是,你还威胁我,想抓我,争斗心、怨恨心随之而来,效果可想而知。一次一个警察直接说,你都想我们是坏人,还给我们讲什么呀。我吃了一惊,意识到师父借他嘴在点我。向内找,思维方式不好,不去正面理解事物,把自己摆在和常人一样高的位置。试想一个大觉者,会这样去感受常人话中带的负面信息吗?绝对不会的。其实还是执着自我,容不得别人轻视我,冲撞我,没把救度他放在第一位。调整心态后,在遇到不太善意的说法时,就会泰然面对了,也会有智慧的回答,其实是此时自己符合了修炼人的状态,师父在帮我。

再比如有的警察否认自己是我找的人,或骂,或假装委屈,或说本来对法轮功挺有好感,你们这么搞,就反感了,等等说法,有的很迷惑人,好象真的打错了。刚打电话时,还真不知该不该再打。后来悟到,还是冲着人心来的,爱面子心、求名的心等,同时也是要求修炼人有更强的正念,解体那个生命背后操控他不理智的邪恶,因为我相信,不管打没打错,只要我的心是纯善的,谁都不会反感,谁都会接受良言。当我笑着再一次叫那个名字,平和而肯定的说,×××,你不要那么凶,法轮功学员在救你,你还这样对待?对方不再吼叫打错了,也不说脏话了,绝大多数默认了,有的急挂,有些会静静听下去,有些最后有气无力的说,好了好了,我知道了,别打了。

到目前为止,只有一两个把握不好是不是打错了,我请他理解我们的心情,人命关天,因为他的电话和那个迫害者的一样,我只能这样打,法轮功学员都是善良的好人,绝不会无故骚扰他,只是在制止迫害,劝他下次再接到这种电话,善意解释一下,就好了。我说你越骂,他们越觉得你就是那个坏人,因为干了坏事心虚才骂人壮胆嘛。对方笑起来。我还告诉他,接到佛门弟子的电话是福音,千万别说不好的话,他态度就顺了。

其实,这些迫害部门的电话是大陆同修历经艰辛收集来的,绝大多数不会错的。即使个别有错,我的个人体悟:也是有我们修炼的因素在,才会出现的,因为师父的法身在看着,不会允许我们身边出现任何与修炼无关的事的。想想以前,遇到这种事,心里还会隐隐有点埋怨提供号码的同修:怎么不仔细核实。遇到问题马上推责任,不去正面圆容,更忘了看自己有什么要修的。这就是不在法上的我。

写到此,心中充满对师父的感恩,师父一路苦心呵护、点化,才让今天的我有了一些时候能在法上看问题,修去了一些负面思维,同时对师父讲的“佛法无边”[1]的法理又多了一点体悟。

四、是在证实法,不是证实自己

我经常提醒自己,千万不要因为有时电话打的比较顺而沾沾自喜,那绝不是自己的什么本事,没有师父,自己能做的了什么呢?有时候,打了一通电话后,自己都有些惊讶:刚才怎么说出那些话来?根本不是脑子中准备好的。法理上非常明白,是自己有了那颗救人的心,师父在帮弟子开智开慧。而心态不纯净的时候,就什么智慧也没了,说出的话自己都感到没有力量。是由于自己不符合修炼人的标准,师父帮不了我。所以,每当显示心、欢喜心冒出来,我马上清除,绝不允许这些东西干扰救度众生。

打的不好时,一方面调整自己,归正偏离法的地方,修去做事心、完成任务的心等等。个人体悟:其实打电话状态不好时,情绪低落,不也是执着自我、证实自我的心出来了吗?打电话的过程其实也是不断的归正自己,在法中纯净自己的过程。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法解 》〈在长春讲法答疑〉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