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成都温江大法弟子余碧新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四川成都市温江区法轮功学员余碧新在修炼法轮功中身心受益,在中共江罗集团残酷迫害法轮功后,坚持向世人讲真相,自己两次进京上访证实法又组织两批学员进京上访证实法。谁知,二零零一年八月初九日(西历九月廿五日),余碧新被成都市温江涌泉镇和灌县街子镇派出所非法绑架、审问、毒打,重击头部致使昏迷,余碧新苏醒后,在返回街子镇派出所的警车上跳车逃生,被恶警发现,开枪打中头部当场死亡,年仅四十七岁多点。

法轮功学员余碧新

一、修大法身心受益

余碧新,女,生于一九五四年七月二十一日,家住成都市温江区涌泉镇前丰村三组。一九九六年四月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前有严重的妇科病及头痛等病,身体经常不舒服,有时农活也干不了,做生意,打衣服也是经常关门,生活真是痛苦难言。修炼法轮大法后,不但身体健康了,几年来从未吃过药,农活、生意都做得很好。后来,为了学大法,她只做农活不做生意不打衣服了;农闲时就学法,抄、背《转法轮》,教功、辅导不识字的老年同修。因此,家里经常是老年同修切磋、交流的场所。同时积极参加温江的弘法活动。思想得以不断升华,从而身体健康、家庭和睦。

余碧新在大法修炼中,按宇宙特性“真、善、忍”标准修炼好自己,做一个好人,更高尚的人,她的亲人和邻居都说:“余碧新修大法前后变成了俩个人,把常人中不好的行为都改了。法轮大法真能改变人心啦!”公婆生病了,余碧新主动接回家中看护,请医生看病、服侍汤药,关怀备至。在农忙时,农活按季节做好,可学法炼功从不间断。同修间有不同认识,能用大法对照,按照大法的要求修好自己的同时还辅导不识字的老年同修学法、炼功。

二、四次进京上访证实大法

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罗集团铺天盖地迫害法轮功后,余碧新反复思索后,认为修炼法轮功按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发生矛盾向内找,找自己哪里没做好,纠正不足,而且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也没有错,因此决定要向政府反映情况。这样,在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底,余碧新就同温江十几位大法弟子一道,去北京证实法轮大法是正法。

当下错火车站后,为撇开关卡的检查,大家决定走路去北京天安门。一路上余碧新帮同修揹小孩,提随身物品,互相鼓励。天黑了又是冬天,不好找旅馆,就在僻静的田地间俩三人一组背靠背的坐着,互相取暖睡一会儿。天亮了为了安全俩三人一组,相隔一段距离各自行走,但相互关照。到了北京天安门广场,打坐炼功,被警察发现后,大声喊:法轮大法好!还师父清白!

后被成都温江政法委六一零人员劫持回,在温江拘留所非法关押迫害十五天,接着又在温江县看守所非法关押迫害一个月。在拘留所,在看守所里,余碧新始终坚持背法学法,炼功打坐。有时还在拘留所里帮厨,以便讲真相。

后来,在二零零零年三月间,余碧新又同温江其他同修第二次上京证实大法,被温江六一零的人接回后非法关押迫害后才放回家的。

二零零零年三月底,余碧新与前丰村三组的法轮功学员李兵、饶桂香、尹其华、尹茂华、季明慧等交流去北京上访体会后,李兵等五名法轮功学员又第三批去北京证实大法,在北京被警察绑架后非法关押六天,由四川接回后在成都戒毒所非法关押两天,再送到温江拘留所非法关押十五天,后又在温江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才放回家。期间,李兵等五名法轮功学员遭受到恶警的殴打,特别是尹其华、尹茂华被打得遍体鳞伤。回家后,又被前丰村邪党书记罗成全伙同涌泉镇武装部李组成找涌泉高登村的黑打手李廖娃、陈永中进行毒打,强行抄家,抢走大法书和家里值钱的东西,搬到警车上,还在经济上罚款,李兵、饶桂香一家就被勒索罚款七千多元,尹其华等交不出钱又被毒打。

二零零零年六月份,前丰村三组法轮功学员第四批去北京证实大法,她们是卢玉华、白慧英、曹丽、王菊芬、李国琴、徐道芬、徐红英、廖秀芳、鼓学文、胡至成等,她们多是老年同修。到天安门被绑架后,被温江六一零押回在温江拘留所非法关押十五天。

三、涌泉成人教育学校洗脑迫害

二零零零年七月份,涌泉镇邪党书记马小强,还有镇长、女乡长王秀华(别名王老三)与涌泉镇武装部的(六一零)李组成,他们执行温江六一零指示,对温江涌泉镇的法轮功学员集中在涌泉成人教育学校办洗脑班迫害。被非法关押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有余碧新、冯光茹、王秀琼、张席光、尹茂华、季明慧、尹其华、夏慧茹、尹素清、杨秀云、陈素华、李发英、李琴、杨元海、周学清、冉琼芳等几十人。

邪党人员对这些法轮功学员进行强制洗脑,经济上罚款勒索,最高达一人四千元。如杨秀云被罚款四千元,开除党籍;被勒索罚款三千元的有:李琴、周学清、冉琼芳等;被勒索罚款一千五百元的有李发英、陈素华等。

特别是杨元海、余碧新、冯光茹、张席光、尹茂华等大法学员坚决反对罚款,拒绝所谓“转化”,遭到恶党人员毒打、施行残酷的肉体迫害。黑打手就是涌泉高登村的李廖娃、陈永中等四人,用几根电缆线扭成鞭子,把他(她)们拖到僻静地方,审问毒打,还不让说话。余碧新的丈夫去要人讲情时,余碧新说:“他们那样的黑,打我们还说没打,你看,我的屁股被打成什么样!?”直接给大家看伤痕,屁股被打得黢黑,这样当场揭露邪恶。

在洗脑毒打迫害中,余碧新后来反复用法衡量,就想:这样的情况不能继续下去,这不是大法弟子要呆的地方!不能这样下去,要出走,要出去讲真相救世人。于是,余碧新他们发出强大正念解体邪恶。在一天晚上,余碧新趁门岗昏睡之时走出门岗,翻过两米多高的围墙,出走了。从此,余碧新有家不能回。有时偶尔回家也是晚上,白天又走了。

四、流离失所坦坦荡荡的讲真相

二零零零年十月以后,余碧新与温江其他大法弟子黄天明、邹静波、邹三妹、张留清、周医生、邹妈、邹继蓉:彭江、杜艳琼、唐清秀、白琼芳、刘小平、宋秀华、陈金华、陈华贵、易淑英等被逼流离失所,在成都周边地区讲真相,发真相资料,挂条幅救世人,坚持学法炼功。余碧新每天都是揹一背真相资料,在成都周边乡镇上面对面的讲真相,当面给资料。做完后就回住地,协助其他同修又做资料,做完后就帮助在生活上做事的同修做事。

一天,余碧新与五位同修一组分别出去讲真相,发资料,挂条幅。由于路途远又是山路,做完后天已黑了,又迷失了方向,不知往回返的路途了。她们就在山路上庄稼地树林里寻找,看到不是路是坎就往下跳。在下山的路上,有的同修脚都被树桩刺伤,不能行走,她们就互相帮助。到天亮后才下山赶回住地。

余碧新与另一同修到某一个地方讲真相发资料,有时做完后已是下午三点了,中午饭都没有吃,立即赶回住地。余碧新非常节俭,有时出去带几个馒头就是午餐了。

五、被迫害致死

二零零一年八月初九(西历九月廿五日)那天,余碧新与邹继蓉同修一道在成都灌县街子镇讲真相救世人时,被灌县街子镇派出所的恶警蹲坑发现,绑架、审问。四五个恶警大打出手,拳脚相加。余碧新讲真相他们根本不听,用警棍电击余碧新,重击余碧新头部, 致使她昏迷。

在送往灌县派出所返回街子镇时,余碧新清醒过来了,与邹继蓉商量,不能配合邪恶,发正念让恶警睡觉,趁恶警昏睡之时,跳车逃生。当天下午五点多钟,街子镇派出所的恶警昏睡了,邹继蓉跳下车几个滚走脱了,余碧新接着跳下车,却被发现,恶警疯狂开枪打中头部,余碧新当场死亡。恶警下车到处寻找邹继蓉。邹继蓉十二点后返回住地把余碧新遇害的情况告诉大家。

后来,通过灌县同修在灌县殡仪馆看到余碧新尸体,脸面经过清洗,头上有个洞,然后写信送到余碧新家里,叫家人快去找恶警。

余碧新尸体被街子镇派出所恶警拉到灌县殡仪馆,并通知家属认领尸体,说是车祸死亡。还威胁亲人不准追究原因,不准讲出真相,否则与余碧新一样。家属和亲友都不敢找街子镇派出所讨恶警的说法,只能含冤而葬。

成都市温江涌泉镇邪党书记马小强积极追随江氏流氓集团残酷迫害涌泉镇的法轮功学员犯下不可饶恕的滔天罪行!当马小强在二零零四年调入温江交通局任局长不久,因经济问题被双规。后来马小强交待,这件事就牵扯到周永康了,案件就不再追查了。据说马小强判刑五年,但没过多久马小强就出来了。可见中共邪恶政权的法律只是针对老百姓的,对有一定权势的人根本不起作用。也就说明了中共邪恶政权的邪恶!

人不治天治,邪恶之徒终将要遭报应的,清算邪恶之徒罪行的时间不再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