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省女子监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人间地狱。自九九年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监狱的恶警们利用邪恶的杀人犯、抢劫犯、诈骗犯及吸毒、贩毒犯等社会渣子充当迫害大法弟子的帮教、包夹,直接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由恶警、帮教和包夹组成了相互勾结、相互利用的一个暴力加谎言的流氓团伙,他们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令人发指,多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致残。众多被非法关押在这个黑窝里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骨瘦如柴,身体状况极差。

就拿我自己的亲身经历来说吧。我自一九九六年有幸学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很大,十多年没吃过一片药,身体健康,精神饱满。二零零八年中共为了所谓“保证奥运安全”,实行红色恐怖。一天我正在自己家时,一伙恶警闯进来就把我绑架了,还枉判我五年,把我劫持进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迫害。

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我经历了严码、强制“转化”、奴役劳动等等迫害。我的身心备受摧残,本来很健康的我,终于被迫害的熬不住了,患了重病。在长期的恐惧中,在沉重的压抑下,有许多法轮功学员和我一样,被监狱迫害的身体状态极差。我被关在监狱的所谓“攻坚区”,监室条件极差,厕所和洗漱间在一个房间,仅有两个小水龙头供一百多人使用,上面还经常冒水,洗碗时经常挤不上,上厕所受限制。警察上厕所时,我们还得回避。七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常宗香,多次被逼拉、尿在裤子里。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的伙食是一般人想象不到的差,大萝卜汤和大头菜汤能从头年的秋天吃到来年的五月以后,连白菜和土豆都不给法轮功学员吃,这些极普通的蔬菜都被监狱定为“小灶”,以高价卖给法轮功学员。

半年后,我又被劫持入监狱中的所谓“巩固区”。一间小牢房被塞进了二十人。关我的监室是在阴面,屋里潮湿阴暗,墙壁上、天棚上布满了绿黄色的霉菌,密密麻麻,散发着刺鼻的霉味,很像一间年久失修的仓库,四处漏风,可以想见冬天会是多么的寒冷。我被指定睡在这个监室的“死人床”上,那是专门给法轮功学员睡的。在我之前,连续有两位法轮功学员睡在这张床上都被迫害的得了重病,且都被迫害致死。我在上面睡了一个多月,也得了重病卧在床上。因此大家都称这个床铺为“死人床”。紧挨着我的是邪恶的组长,上下、左右铺全是包夹。床邻近门口,过堂风很大。

年轻漂亮的法轮功学员徐友芹,被枉判十五年。她在这个黑窝里已经被非法关押十多年了,徐友芹曾经被女子监狱恶警往手指上钉竹签、电刑上老虎凳、三伏天在烈日下跑步,昏过去后警察用凉水浇醒逼她接着跑。在遭受了女子监狱对她的惨无人道的体罚及精神迫害,遭受到了各种酷刑,野蛮的灌食后,徐友芹患了严重消化不良等病,身体已经弱的不行,上楼要歇几次喘口气儿,一小暖瓶水都拎不了,脸色煞白煞白的,一点血色都没有。象她这种情况的法轮功学员在这里还有很多,有的被迫害的身体失去了健康,有的甚至失去了生命。齐齐哈尔的法轮功学员杨淑君、大兴安岭法轮功学员王玉红、李雅茹,还有马计英、孙丽香、常宗香、王香兰、刘忠敏等等法轮功学员都仍被非法关在这里遭受残酷迫害。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的邪恶“六一零”恶警常常问身体不好的法轮功学员:法轮功能祛病吗?如果法轮功学员回答:“能”,他们就会说:那你修炼法轮功怎么还有病呢?身体还这样呢?邪恶的“六一零”把法轮功学员抓来残酷迫害的失去了健康,却想把责任一风吹,反过来转嫁到法轮功身上,既邪恶又是痴心妄想。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为了强行剥夺法轮功学员的信仰自由,采用威逼、利诱、高压恐吓、伪善和欺骗,以及长时间剥夺睡眠,背铐关禁闭,罚站、罚蹲、围攻、侮辱人格、谩骂、野蛮灌食、药物摧残、毒打、户外冷冻等等流氓手段。对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残酷的精神折磨和肉体摧残,使许多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致伤、致残、致精神失常、有些失去了生命。

法轮功学员荣荣、今年四十九岁,被枉判九年。荣荣被非法绑架之前,是一个非常健康的人,劫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后,被迫害的精神失常,姓徐的包夹强迫她长期吃一种刺激神经的药物,吃完药后,整天整天的睡觉,醒来后,就自言自语。即使在这种情况下,恶警还逼迫荣荣做奴工,给她定生产任务。象这样的情况还不止她一个。荣荣的病是遭黑龙江省女子监狱残酷迫害的结果。

时至今日,中共对法轮功的血腥迫害已达十三年了,法轮功不但没有倒下,已经传遍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不同的国度,不同的民族亿万人受益。法轮功具有净化身心的奇效,受到世界各国民众的喜爱。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对法轮功学员残酷的迫害,猪狗不如的伙食,恶劣的环境,长期打骂、侮辱、酷刑摧残,将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身体摧残的急剧恶化,有些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残、致精神失常、致死。

邪恶的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必须对其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恶行径和后果承担一切责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