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心学法 修心救人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我今年七十二岁,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前我疾病缠身,特别是美尼尔氏综合症,长期头晕,发病严重时常昏倒,不得不提前退休,到处寻医无效,苦不堪言。一个偶然的机会,碰到一个法轮功学员给我洪法,我请了一本《转法轮》回家,一看书就感到那么亲切,这不是一般的气功书。我及时找到了炼功点学法炼功。刚学会动作,《转法轮》还没看完一遍,就昏睡了三天,醒来后头不晕了,人精神起来了。读《转法轮》时看到师父讲:“因为他脑袋里边有病,得给他调整。脑袋要调整起来,他根本受不了,所以必须得让他進入麻醉状态,他不知道。”我知道是师父在给我调整身体,不由得热泪盈眶。从此我爱不释手的读《转法轮》,每晚参加学法点学法。当我第一次看到师父的讲法录像时,情不自禁的泪流满面,暗下决心跟师父修炼到底。

一、溶入证实法中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党铺天盖地的诬蔑诽谤大法,迫害大法弟子,我每天度日如年,但我坚信大法是最好的,我修大法是没有错的。我每天坚持学法炼功,静心读、记、抄《转法轮》,法使我更加坚定。

二零零一年三月的一天,单位领导找到我,问我还在炼法轮功没有?我不由得心一下紧张起来,还没等我回答,他接着问法轮功怎么样?我不假思索的回答:法轮功是好的,我原来的身体你是知道的,就是炼法轮功什么病都好了,现在还在带孙子呢。这时有人来找他办事,我就走了。我想在当时那种情况下,我能说出一句心里话,也算是证实了大法。从那以后,单位领导再没有找过我的麻烦,这是师父的呵护啊。

二零零一年后,师父陆续发表了新经文,我每篇不落的认真反复学。得到了《精進要旨》和《洪吟》,我就背。从法中我对正法与修炼有了清醒的认识。我找到同修商量,我们怎样投入到正法之中。同修给了我真相资料,我晚上就走出去发传单、贴真相标语。刚开始时我怕心很重,不知道怎么做。几次遇到有惊无险的事时,师父的话“师必有法身悄然而护,持之以恒,他日必成正果”[1]在脑子里闪现,很快我就冷静下来。

在不断的学法中,我记住了师父讲的:“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这就是在建立觉者的威德。”[2]我逐渐的增强了正念。真相资料随身携带,商店、摊位、菜篮里、自行车筐,只要能放资料的地方大量发放。有时晚上和同修一道出去,挂横幅,贴标语。后来我就把真相小册子、光盘、《九评》等预先用塑料袋包好,到住宅小区去发放。

一天中午我到一小区去发,我先从右边的楼房顶层开始往下发,再从左边的楼房从上而下的发,在发到二楼拐弯的时候,我从窗眼里看到一个警察从对面的楼门走出来,手里拿着我刚才发放的曝光当地邪恶的传单。他走到过道上在那站着到处看,瞬间我的怕心出来了,怎么走出去?脑子里一下显现出:“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这句话震惊了我,我明白是师父在点化我。我立刻开始发正念,让警察离开,果然,他边看边走了出去。我安全的返回。

二、讲清真相救度众生

随着正法洪势的急速推進,师父明确讲到:“在证实法中,做好大法弟子的三件事啊,一切都在其中,所以说你们讲真相最主要的目地是在讲清真相的时候能够救度更多的众生,这是第一位的,这是你们讲真相的真正目地。”[3]我悟到面对面给世人讲真相是大法弟子必须做的。

我首先在亲戚、朋友、同学、同事、老乡、熟人中讲真相。在这一年,我们这里也兴起了同学会、老乡会等各种活动。我参加了在本市工作过的退休了的老乡会,有二十几个人。我首先了解这些老师的大体情况,有的先发真相资料,送光盘,让他们看了以后我再分别讲真相。有的老乡佩服我身体好,我就讲我炼法轮功后的身体变化,再進一步讲法轮功是佛家修炼大法,教人要按“真、善、忍”做好人,然后以我亲身受益的事实加以说明。这部份老乡都能认同法轮大法好,有老俩口直接问我要《转法轮》看,现已走入大法修炼中。这一部份人后来再给他们讲“三退”基本都顺利的退出了邪党的一切组织。有的在他们看了真相资料的基础上,再進一步讲邪党的邪恶本质,也都能退出邪党组织。有两、三个是局长、科长的,真相资料能接受,就是不三退。开始我认为他们是不可救了,后来看到师父的讲法“你们不要觉的他是一个高层的什么人物,思想中多了一个障碍,好象你们来求他帮助来了。”[4]我知道是自己做的不够,后来我又到他们的家里,挨个的耐心讲,有两个终于三退了。

我初中的同学基本上都在外地工作,为救他们,二零零七年我主动组织了一次初中同学会,现在这些同学都是些老头子、老太婆了,有的几十年都没见过面,他们见到我都佩服我的身体好。我就开门见山给他们讲炼法轮功后的祛病健身奇效。同学会开了四天,我抓住一切时机,讲法轮功是佛家上乘修炼大法,要求炼功要按“真、善、忍”做好人,讲中共恶党为了迫害法轮功怎样造假,讲天安门自焚真相,讲对大法弟子的迫害,讲法轮功在世界的洪传情况,讲贵州“藏字石”的出现,讲为什么要“三退”等。同学们明白真相后基本都退出了邪党的一切组织。有四个同学有慢性病,要求我尽快为他们找到《转法轮》及教功带,随后他们很快走入了大法中修炼。参加同学会的二十多人中,有两个是小学校长,有位女同学在农村当过村支书,送真相资料和光盘、护身符都收下了,就是不“三退”。有个还说我:法轮功好就在家里炼,不要到外面去说,注意安全。我希望她回去好好看看资料,为自己做出明智的选择。

二零零九年我参加了高中同学会,有七、八十人。我先给同班的同学讲真相劝“三退”,因为时间紧、安排的内容多,只能寻找机会分别讲真相,利用晚间回宾馆住宿、睡前时间在宿舍里讲。同班同学到会的有二十人左右,有十多个一讲就退了,多数是入过团、队的,还有两个党员不表态。不是同班的同学,有认识的就当面讲;其余的有他们的通讯录,后来我分别给他们寄了劝善信,有几个同学给我回了信,做了“三退”。

在这些老乡、同学中讲真相,那些不愿退出的,特别是党员的,我就认为他们中毒太深,属于不可救要的。今年我认真、反复的学了师父连续发表的四篇讲法,特别震撼了我的心灵。

七、八月份,我分别登门拜访老乡中没有“三退”的,然后又坐火车、汽车到外地老同学中没有“三退”的同学家中,给他们详细、耐心的从各方面讲这几年的天象变化,天灾人祸,邪党内部发生的“王、薄”事件,终于有两个老乡、五个同学都退出了邪党。有个同学的孙儿读大学,暑假在家,他也退出了团、队;有两个同学的老伴也退出了团、队。做这些事情的时候,我深感自己只是跑跑腿,动动嘴,是师父把他们救了。现在通过我讲真相后進入大法修炼的熟人有十二人,看《转法轮》的有二十几人。

通过不懈的认真学法,正念也越来越强,现在我也能在陌生人中面对面讲真相了。只要能接触的人,我见机行事,时间来得及就讲真相、劝“三退”,时间来不及的、或环境不适合的就告诉对方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得福报。商店购物时、买蔬菜水果时、修理家电的、送米面上门的、送煤气罐的、火车上同坐的、的士司机、风景区旅游的、公园里游玩的,都是我讲真相的时机和对像。

在讲真相中有这么几个小故事:

一)一次坐火车,進了车厢后看还有一个空座,我就准备过去,这时一个中年妇女主动招呼我,并把旁边的孩子抱起来让我坐。她对面的座位上躺着一个老太婆,我想大法弟子遇到的事都不偶然,这是个有缘人,我就坐下来和她攀谈起来。得知这是祖孙三代回老家探亲,睡着的是她的老母亲,身体有病,又晕车。我趁机说:你母亲身体不好,炼法轮功有奇效,你知道法轮功吗?她说:我听说过,我们那里有炼法轮功的,但不多,听说有的被抓了,有坐牢的,谁还敢炼啊?我说:法轮功不是一般的气功,是按“真、善、忍”做好人,××党造假欺骗人民,迫害好人,所以天灾人祸频繁,老天要灭它呀。然后我讲了贵州藏字石,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人遭报的真事,曾入过党、团、队的人必须要退出才能保平安。她说她初中毕业入了团队。我劝她退出,她犹豫了,这时她母亲一下坐起来说:太婆说的我都听到了,不会错,退了吧。我什么都没入过,没读过书。我叫老人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并拿出护身符、光盘、真相小册子给她们。她女儿说,回家教她妈妈念九个字,并同意退出团、队。我下火车时她们再三的感谢。

走到出口的路上,一位男士跟在我后面,他说:太婆,您说的我都听到了,也给我个护身符? 我把护身符、光盘、真相资料给了他。出站了,看到他去赶公交车的背影,我为他的觉醒感到高兴,但也为没来得及给他“三退”感到遗憾。

二)有一天早上,我到街上去买馒头,我前面走着一位大爷,我走上前去问:大爷这么早到哪里去?他说到医院挂号看病。我说你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病就会好,他说他记不住、要我再多念几遍给他听。我就叫他跟我一起念,直到他能自己念了。我又说:你入过党、团、队没有?入过要退出来才能保平安。他说:年轻时在农村入过党,现在老了住在女儿这里,你就给我退了吧。

三)一次和家人到一个风景区去旅游,我到一个小商店买东西,和售货员讲真相。得知他早年是生产队长,邪党党员。我给他讲法轮功是受迫害的,自焚是编造出来欺骗人民的。他说:××党搞的假我知道啊,现在是越来越多了。我告诉他,修炼法轮功的是按“真善忍”在做好人,中共恶党迫害好人,天要灭中共,“三退”保平安。他最近到市里去進货,有人给他一本小册子和一盘光碟,小册子他看了,知道了一些法轮功的事,叫我给他退党,他叫王某某。其实能得救的人都是被师父救了,师父在给我建立威德的机会。

三、广传“神韵”光盘救人

《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中师父提到全球华人新年晚会的演出在救度众生中起到重要作用。我就从二零零八年起在熟人中开始传“神韵”演出的光盘。通过学习明慧交流文章,要求发神韵不掺别的资料,尽量面对面发放实效好。我尽量也按这个标准去发放。

有一次我在菜市场在一个农村妇女那儿买西红柿,最后送她神韵光盘时,她说没时间看。这时一个来买西红柿的姑娘插话说:我都看了,真的好看,你带回家去什么时间看都行。农村妇女就收下了。

我感到世人在帮着传。神韵是师父亲自主导,又有神帮助演,救人的力度很大,但要做到广传,必须遵照师父对我们的要求而学好法。我抓紧时间,每天必读一讲《转法轮》,学新经文,每周的《明慧周刊》特刊都看。外出时旅游时,途中背《洪吟》或听讲法录音,平时从不看电视,而是抓紧时间学法、发正念,这样救人的心就比较纯净,做起来也就顺利,同时以法开启的智慧,从多渠道去发“神韵”光盘。

一)“神韵”光盘随身带,走出家门就开始发正念,遇到人时,和蔼可亲的问他:这光盘你看过没有?或者先简单介绍,说我最近看到的全球华人新年晚会,演的是中国五千年传统文化的歌舞节目,送给你看吧。一般都能收下。

二)一般在街道上送的对像是:服务行业从业者,购物者,清洁工。

三)到建筑工地送给民工。

四)到各公交车站台送给赶车的人。

五)与同修一起到乡下的农贸市场送给赶集的人,一般一次都能送出几十盘。

六)随儿女们去旅游景点,就送给游客和当地的居民。

我每天都在发“神韵”光盘,近三年来发出去多少我也没统计过,因为我做的是救人的事,不追求数量,我发出去的光盘绝大多数人都是高兴的收下。比如一次在公交车站台,看见一个孕妇,我说送她一张光盘,她脸色一下变的很难看。我不为所动,笑着说:小妹,这是“神韵艺术团”演出的、洪扬中国传统五千年文化的歌舞节目,优美的歌曲,你看了、听了,对你的胎儿会有好处的。她一下笑了,接下光盘并谢谢我。

类似的例子比较多。但也有个别特殊的,一天在菜市场,给一个卖豌豆的农民送光盘,他看都不看,说你那是法轮功的,接着就连珠炮似的说些难听的话,周围的人都在看。我立即发正念,赶快离开,我向内找,找到自己那几天学法入不了心,发正念也不太静的下来。以后,凡是遇到麻烦事或救人的事不顺利,就静心学法,调整好自己的心态,再继续做好自己该做的事。

四、一人炼功,全家受益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党残酷迫害大法弟子后,家里人虽同意我在家中炼,但却是提心吊胆的。一次老伴发现我往别人的自行车筐里放真相资料,回家后大发雷霆,命令儿女们、姊妹们劝我不要炼法轮功了。通过学法,我明白了师父要求弟子把家里人当作被救度的众生一样的,要讲真相。我给老伴讲真相,他根本不听。我就给外地工作的儿女写真相信。每年过年团聚时,就是给家人讲真相的好机会,老伴由反对到沉默,后来劝“三退”时,他又反感了。我坚持长期为他发正念,清除邪党对他的毒害因素。

二零零六年过年前,我写了一封长信,内容包括:我为什么坚持修炼法轮功;法轮功到底是什么;邪党的邪恶本质及为什么迫害大法;为什么要“三退”等。年三十晚上吃过年夜饭,在客厅里,我将信拿出来,慢慢读给全家人听,当时我感到能量场很强,全家人都被抑制住了,包括两个还在读书的孙儿孙女,都专注的听着。这封信对家人们明白真相起了很大作用。第二天,两个儿媳主动退团、队,以后儿孙们都陆续退出了邪党的一切组织,唯有老伴不退。我向内找,发现我有妒嫉心、怨恨心,对他生不出慈悲心来。后来我一方面寻找机会耐心的给他讲真相,另一方面从生活上更加关心他,直到二零零九年,他终于同意用小名退出党、团、队。

我有个儿子从小生性老实,但体质很差,他最早相信大法,还为我给同修送过师父的经文和真相资料。我劝他修炼大法,他却说没有时间,但他看过《转法轮》。今年四月的一天,儿子突然吐血不止,他勉强坚持到下班,送進医院就下了病危通知,進行抢救。第二天一早我得知消息,立即打电话叫儿媳把电话放到儿子的耳边,我对他说:你的病只有我的师父能救你,你心里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对他连说了三遍。儿媳说,他睁了一下眼睛,表示听到了。第二天我心想,儿子生病有自身的业力和其它因素,但也有邪恶钻空子、干扰我的因素。我找到自己有对儿女的执著,儿子生病这件事我应正确对待,不能影响了我做好三件事。一个月后,儿子出院了,回家休养,主动提出要炼法轮功。我让他看师父的教功录像,他走進了大法,开始修炼了;身体恢复的很快,不到一个月就上班了。

我有一个孙子、一个孙女,早就相信大法,成绩优秀,都考入了重点高中、重点大学。全家人和睦相处,身体健康,做好人。

十多年的修炼历程,使我深感师父给予我的太多太多,无法用语言表达,能平稳的走到今天,全是师父的慈悲呵护和苦心救度。有不对之处,请慈悲指正。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拜师〉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理性〉
[3]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
[4]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