冤狱期满 优秀教师奄奄一息被抬出监狱大门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三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省报道)秦皇岛优秀教师、法轮功学员赵玉环被非法关押在石家庄女子监狱四年,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出狱那天,已被折磨的奄奄一息,是五、六个罪犯用床单抬着她到监狱大门口的,出门口由四、五个恶警抬着上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的汽车。赵玉环腰腿不会动,在车上一直躺着。

赵玉环老师,大学本科毕业,是河北省秦皇岛市第七中学深受学生欢迎的优秀语文老师,教学成绩十分突出,她所教的两个班的语文平均成绩,在众多的班级中名列前茅;她还是一名优秀的班主任,在学生中口碑甚好;她教的班曾被评为先进班集体;她在文学方面有较深的造诣,曾有多篇文章在不同级别的报刊、杂志上发表。

赵玉环老师一九九九年“四·二五”后修炼法轮大法后,身心受益。九九年七月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以后,赵玉环去北京上访说明真相。二零零零年被秦皇岛六一零劫持到开平劳教所,非法劳教二年;二零零二年十月左右再次被劫持到唐山开平劳教所迫害二年,多次被两手分开铐在厂房的地环上,然后遭受电击、暴打、强行灌食、关小号、上大挂、绷死人床等多种酷刑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三十日,赵玉环老师在北京发放真相资料时,被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区和平街派出所野蛮绑架后被非法判刑四年。北京著名律师李和平为赵玉环做无罪辩护,从法律的角度说明赵玉环没有错,她的一切行为都是合法的,法院的审判长孙小娟,检察院张欣、孙杨无言以对,最后以要“三方”合议才能做出决定为由草草收场。

零九年八月七日赵玉环老师被非法关押入河北省石家庄女子监狱。她一直在绝食抗议迫害,每天被强迫灌食两次,四、五名罪犯每天从四楼楼梯上把她躺着拖下来,再躺着拖上去,她的腰部、腿上、脚上,后背全都被楼梯磕得青一块、紫一块,罪犯边骂边踢,把她拖到监狱医院,往冰凉的地板上一按,强行灌食,衣服都磨烂了。

由于赵玉环绝食时间太长,被强行灌食时,一边灌一边吐,恶人还强行拖着她出工。她在广场上,二门那高喊:“法轮大法好”,“停止迫害法轮功”,“无罪释放法轮功学员”。四、五个罪犯和恶警一起拳打脚踢,她身上、脸上全是青的紫的。罪犯还使劲往她嘴里塞抹布,嘴里外全都烂了,看上去没有人样了。四监区二百五十多名罪犯,好多人都不忍心看,直接责骂迫害她的罪犯和恶警。

连续被迫害了半个多月。赵玉环腰上,腿上严重受伤,她站都站不起来了,在车间冰冷的地板上一天一天地躺着,大小便失禁,衣服都尿湿了。

出监前四天,两名罪犯强行按着她在医院输液,在她脚上、手上、头上插针头。后来,连血管都找不到,输液输得她全身浮肿,气息奄奄,棉裤棉袄全都尿湿了,手脚冰凉。晚上就把她放在监舍门前的活动大厅的地板上,冻得她浑身发抖,脸色苍白。一开始她能站住的时候,晚上把她铐在谈话室的窗子上,走廊的栏杆上,不让去厕所,不让闭眼睛,一动就踢,黑天白天不让她睡觉,连续铐了她一周之后,赵玉环被迫害的昏迷了。邪恶之徒把她放在尿湿的被子上,全身衣服扒光,赵玉环冻得抖得哆嗦成一团。罪犯张建辉和恶警用赵玉环卡上的钱。床单、棉裤棉袄,尿湿就扔,买白糖、奶粉给她灌食,几天就花掉她两千多元钱。连四监区有良知的罪犯都骂四监区太缺德,故意糟蹋赵玉环的钱。看着赵玉环每天晚上被扒光衣服折磨得奄奄一息,许多有良知的罪犯都看着她掉眼泪。

赵玉环四月份被杨洋恶警无故连踢带打,又铐了一下午,她为了反抗恶警的迫害,吞了一根缝纫机针(注:修炼人讲正念,不应该像常人那样走极端)。她绝食的时候,监狱给她用X光胸透了三次,欺骗她说肚子里没有那根机针。她自己一直在说胃里边扎着疼,每次灌食都吐出来,边灌边吐,后来改成了输液。她被折磨得骨瘦如柴,也就是70多斤。

六一零的汽车停在赵玉环家楼下门口,赵玉环要求六一零去公安局医院做检查。赵玉环被女子监狱迫害三年多,回家时站都不会站,不愿意给家人找麻烦。赵玉环不让她丈夫接收她,她要求六一零把她送到公安医院。她是绝食从女子监狱回来的。在汽车上躺了一天,连尿都是用脸盆接的。她强烈要求六一零把她送到公安医院检查那根机针,然后做手术。六一零的跟她丈夫说,只负责接回来,劝她丈夫把她接回家,僵持了半个多小时,她丈夫说有口气活着回来就知足了,强行把她背着上楼回了家,六一零的四个工作人员灰溜溜地赶紧跑了。

赵玉环回家之后,站不起来,在床上躺着,她丈夫给她买了医疗用的尿盆接尿,照顾她,当天晚上她也没吃没喝。

十一月二十九日上午,赵玉环丈夫、妹妹带着她去海港医院照X光,用轮椅推着她。X光片也看不清楚。但她还是总觉着胃里扎着疼,她还准备有机会用彩超再做一做检查。她现在特别瘦,已经脱相,家里的亲人、同修谁见了她谁都掉眼泪。

原来是那么健康的赵玉环,被迫害得就剩一口气才回到了家里。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