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心改变北京小警察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三日】从我记事起,就喜欢神话故事,对《西游记》更是百看不厌,每次听到孙悟空一喊“师父,师父”我就莫名其妙的泪流满面。结婚成家,丈夫很善良,对双方家庭我们都是奉献型的,不论吃多大的亏,吃多少次亏也要强为,但心里极为不平衡,心里总在想,他们都不是我心目中的父母,我的心总是悬着、浮着。一九九七年十月,我有幸见到了《转法轮》,急忙中翻开书,一眼就看到了师父,顿时心里一震,再看《转法轮》时,我更清楚的确定,这就是我要找的,这就是我多年中苦等的。从此心里被一种正的、善的力量充实着,精力充沛,觉的自己是世上最幸福的人。

一、善心改变北京小警察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江泽民一伙迫害法轮功,当时我想:这么好的功法,这么正的师父,无私的教人做好人,谁也不应该干涉呀?一定是中央决定政策的上层领导还不了解法轮功吧,我就去了北京上访,结果,信访不但不接待还抓人,并且当作坏人来迫害。我还要去北京上访说实话,家人怕我这宁折不弯的性格再去北京会被整死,把钱都锁起来了,一次只给十元买菜用。我就骑自行车去北京,结果又被非法劳教迫害,从此见了警车就害怕,见了穿警服的就憎恨,充满了怨恨。

可是师父不让我们怨恨世人,我知道了他们也是被中共谎言蒙蔽了,忘记了善恶必报的天理,或者为了眼前的利益出卖了良心,想到这儿我决定把怨恨心扭转过来。就这样,我带着这样一颗善良的心,不记恨任何人,又去了北京。下了火车,还是有稀稀落落的小雨星,在汽车上我想:“快到天安门了,可别下雨了,如果把横幅淋湿了可不行。”下了汽车,雨真的不下了,看天空渐渐见晴,刹那间,乌云散了,白云出来了,一块儿一块儿的蓝天露出来了,我好高兴。

我已经想好了去天安门城楼打横幅,唤醒不了解法轮功的人。不由得我向天安门城楼望去,有一轮被云遮挡住小半边的太阳,光芒四射,我想应该来个艳阳天。瞬间城楼上空,一个大大的圆圆的金太阳,照遍了整个广场。我到了天安门城楼最中间位置,行人多,警察也多,便衣也多,城楼栏杆外围还有许多人站岗。我想:“让警察离开多好。”七八个警察真的走开了,我把早已准备好的“法正乾坤 邪恶全灭”的横幅高高举起,举了很长很长时间,好象没人注意我一样,后来被人发现,我就开始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最正的法!还我师父清白!”

我被绑架到天安门广场公安分局,一个老警察善意的和我说了一会儿话,说一会儿放了我。马上来了一个十七、八岁的黄脸小伙子,边问话边举起凳子朝我头上砸下来,我一手便抓住凳子,并给他讲真相,眼看他手软了,放下了凳子,忽然院里有人喊:“下雨了,刚才还晴天怎么又下这么大的雨。”小伙子又举起凳子朝我脑袋砸过来,我告诉他:“你没听见外边喊什么呢,苍天有眼,苍天有泪,我来北京就是为了说一句,法轮大法是最正的法,我们师父是受冤枉的,我们师父教我们做好人,有什么错?你这样做对你不好。”我不气也不急,我心想我不怕你砸,每次挨打挨踢根本不疼,戴手铐、背铐、吊铐、脚镣子,我都没怕过。反而他气的不行,不服气的喊:“我不信什么天,什么泪,我就砸你、我就打你、怎么着……谁敢管我。”刹那间,白天象黑天一样,身边的窗户外边大闪电,大霹雷,象要進屋一样。我又说:“你看善恶有报,老天急了,这明明是在警告你,给你机会,知道你心里也不愿意这样做,只是工作让你这样,你怎么不想想,穿警服的有几个人干这个的,如果你非要打好人,说不定雷就真的進屋了。”

在漆黑的屋里,时而透过闪电的光,看到小伙子恶狠狠的样子。瞬间雷声更大了更近了,象是要张口说话似的,我说:你还年轻,别说什么都不信。我耐心给他讲从坐火车到打横幅过程中的事儿,他害怕了,也听進去了,低着头说:“对你们这样的,真没办法,坐这吧。”这时窗外又有人喊:“唉,雨停了,快下班了不下了,真好。”我又说:小伙子,你知道为什么不下雨了,不打雷了吗?因为老天看你的心变了,也想对好人好。这时外面又有人喊:“唉,今天怎么了,一会儿下雨,一会儿打雷,唉!天又晴了。”随着喊声,一道道的金光,从窗外射進屋里来了。

最后,我告诉小伙子,苍天最公平,从古至今善恶终有报,只是或迟或早,伤天害理的做多了,自身遭恶报还不算,还会波及家长儿女,老人都讲:“祖上积德,后代幸福;祖上作恶,儿孙扛债,”最后他们说,现在让你走,你还得住旅馆,让当地驻京办接走了我,早上我又走入了证实大法的洪流中去了。

二、明白真相的家人受益

我走進了大法修炼,无比幸运,无比幸福,就想让所有好心人都来学大法。我先从家人亲朋好友做起,首先讲自己身体和心理受益和个人经历的神奇事。

婆婆家大哥、三弟、四弟都很愿意听,给他们天安门自焚真相光盘,他们都说:“一看就是假的。”都作了“三退”,我告诉他们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灾难来时命能保。一次三弟肚子疼的要命,医院诊断肠梗阻,必需手术,否则生命有危险,三弟怕开刀,又怕死,这时他想起来了:二嫂子说过,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灾难来时命能保。我现在念叨管用吗?立即肚子不疼了,医生再检查不用手术了,病好了。三弟激动不已,大声向医生说,“你们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我是念‘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才好的。我平时可没念叨过,刚念叨就管用,我给李大师磕头了……。

三弟住的八人病房其他七人都做了手术,花了几万元不说,受了罪,还拖累了家人,三弟都亲眼目睹。从此三弟逢人就讲他这事儿,也不怕什么,经常大声说:“谁敢管我,这是真的,谁要让我不做手术病也能好,我就上大马路上喊他好。”

前几天五弟做心脏搭桥手术,手术前医院把家人都叫去签字,并说他本身不利条件太多,得过脑血栓,还有严重糖尿病,心梗又是大血管,做好充分的思想准备。结果一切顺利,在特护病房,别人都多时昏迷或无意识,不敢吃喝,他却一会儿就要大吃大喝,旁人指着他说,他做手术了吗?现在早开车满城市跑了。

在大法中受益的人数不胜数,以上只是冰山一角。谁相信大法真相,谁善待大法,善待大法弟子,都会受益无穷。真心希望所有的善良世人,别再相信中共那个“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的歪理邪说了,别再让它迷惑了,赶快找回迷失的纯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