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找到了自己的根本执著

阅读明慧网第九届网上大陆大法弟子法会稿件的收获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三日】感谢师父为我们安排了网上法会这一难得的整体修炼形式,和前面几届法会一样,我都积极投稿和坚持读稿,受益非常大。在此再次拜谢师尊的恩德,感谢同修们的付出。

参加本次法会,我依然坚持要求自己逐篇读完全部发表稿件,今天下午刚读完第二十七日的稿件,因为有很重要的认识提升,再加上今天法会宣告结束,就先写了这篇文章,向师尊和同修们汇报一下我的阅读成果。我汇报的题目是:

《我找到了自己的根本执著》

长期以来,我的修炼状态一直有着很矛盾的表现:神的一面跟随师父正法進程,对师父一系列的讲法、以及正法全局形势的把握非常理智;而人的一面又一直不能做到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一直不能完全溶在法中精進,说白了,我一直都没有真正面对自己作为一个生命所必须面对的将要彻底同化宇宙大法的终极选择。我根本就不敢想象自己会存在这个问题,所以一直都不能有力量去面对这个问题。说起来有点不可思议,一个高度理解正法真相的大法弟子,怎么可能在这样低级的层次上出问题呢?可事实就是这样,两者同时发生在了我的身上。

我知道自己有很多明显而易见的执著心,但是一直提不起精神来向内修自己,这是为什么呢?我把“没找到”当成了“找不到”,然后在这个问题上灰心逃避,然后就这样一直“混”到了今天。

因为环境的原因,我只能三天看一次稿件,但每一次看的时候可以连续看完三天的稿件,这就形成了隔上三天就经受一次“冲击”的短期“机制”,就这样在一波一波的冲击之下,我渐渐的开始对照同修的情况来看自己、渐渐的开始对照着向内找自己同样的问题、渐渐的开始找自己特殊表现中隐藏的固有问题的根本原因了。

突破点是在读到某一篇稿件中,同修找到自尊和自卑的根本原因,是因为过于执著于别人的存在。我的悟性从这儿就被打开了窍,自己在项目中之所以一直都执著于别人态度的正反表现,原因是因为自己做的不好,是因为自己不够自信,而根本上则是不坚定,没有做到正念正行。

后来再继续往深里去挖,发现这个问题实质的根子的藏身之处越来越深:

我小时候本性纯善,如果在无意中伤了谁,会任由对方打回来而无怨,但是我母亲因为父亲在历次运动中被整的缘故,刻意要求我避免和任何人家的孩子发生争执,哪怕是正当的权益她也让我放弃维护,这就给我的内心种下了不相信人的阴影,虽然善良的本性一直都没有丧失,但内心已经渐渐生成了扭曲的心障。

我是九三年冬得法的,在我得法之前的半年里,我结识了一个藏密黄教的传人,和他交往很深。但我没有想到的是,我对这个前世有缘之人的信任,却导致了他后来干扰了我,如果说这个世上有谁是我可以绝对信任的人的话,那这个人只有师父。可是当时悟法不深的我,偏偏就在这个问题上受到了最致命的干扰。

在受到干扰一年多之后,我再次走入到大法中来了,而且确定了这就是我这一生的唯一道路。可是我虽然做出了这一选择,内心里受到的干扰却一直挥之不去,为了这个无形的障碍,我被魔的简直是九死一生。每一个大的修炼过程中,它都时不时的会浮出来,闹的我心神不定、心神不宁,六神无主、六神不安。

我学《转法轮》的状态一直都不太好,后面的路之所以能够一路坚持下来,是因为师父的一系列讲法我都能够从“理性”上相信,但就是不能将其与“感性”联系起来。阅读九七年《美国法会讲法》,我封闭的思维逐渐打开;从九八年参加集体收听《新加坡法会讲法》录音时开始,我被师父领上了一条独特的升华之路。沿着这条路,我紧随师父一路下来不断穿越过了所有的洪穹苍宇的层次,直至進入三界、“向世间转轮”、直至今天。

每个大法弟子对法的证实都是不同的,这个过程中走下来的我,也有着自己所肩负的证实法的职责。在这个职责的兑现过程中,师父赋予我无上的荣光,我也没有辜负师父的期望,比较圆满的完成了所承担的项目。

但是,我人心上隐藏的问题一直都没有找出来。甚至思想业骂老师的现象都还时有发生,只是被我克制住了,但是一直都没有彻底铲除掉它。现在是看明白了,根本原因就是自己人的一面对师父的不信任。

这个不信任的心既表现为常人的世俗之念,又表现在不二法门的问题上:记的大法修炼中有一个不可思议的直线自动升华的演化机制,我当时在想这个问题时不自觉的用了以前的一个修炼法门去衡量,觉的师父太慈悲了,大法修炼太“至简至易”了,就在那一瞬间内心深处冒出来的竟然是“觉的不可能”。就是这一念的及时醒悟让我惊觉!迅速抓住它、并沿着它的脉络扩大范围的去内找,才看清楚了这颗心的整体表现是什么。

看清楚了自己的这个人心之后,我感觉这个深藏着的“自我”简直是既可笑又可怜:这颗心的世俗表现,竟然会象生活中两个人之间“人心隔肚皮”的表现一样,它竟然也把师父当成了自己生活中的一个普普通通的人一样,有着不信任和防范之心。虽然它微弱、隐约的就是那么一点儿、一丝儿,可是已经足以把我坑死——即便是我在曾经的重业难消、哭着求师父救我,然后得到神奇缓解之时,它都还在无形中起着作用……现在回头再看这一幕,我深深的理解了“修真”的严肃性。

记的当初读一个在网上有影响、后来邪悟的同修文章,他说在他那个层次中看师父就像看所有的其他神一样,是不会有特别崇敬和仰视的想法。我当时就觉的这话不对劲,但没有过多的往深了去想。现在看他之所以此后不久就开始出问题,就是这一念、尤其是还把它写在了文章里,才导致了如此严重的后果。

现在看他的这个问题,大概是所有层次上的众生都有可能犯的错误,都有可能在自己所在的层次上错误对待师父。至于说这个生命会不会犯这个错误,应该取决于这个生命是不是在法上衡量。在整个宇宙的法没有正过来之前,众生会不会这样看,取决于我们大法弟子是不是在这样看。

现在才想起来,常人之所以不相信大法有这么好,之所以敢在我跟前说师父是在国外搞政治,就是因为自己隐藏着这样一颗无比愚蠢的迷失的常人之心。

想寻找一下这个“不信任人”的心的生成之初在哪儿,真是七连八扯、头绪多端,没法说具体哪一点是开始,俯瞰这一切,我对旧势力的存在及其安排的表现有了更清晰的认识。

想到这儿真是后怕啊!记的当初在被连续两三年魔炼的疲惫不堪之后、终于得到了《美国法会讲法》,我看到师父讲到“因为佛法是无边的,佛法无边是什么意思呢?他有的是办法,有的是能够斟酌每个人的情况来度人。”[1]我当时就发出了坚定的一念:不管怎样,师父的这个法都一定能度的了我的!这么多年来,我曾多次回想起发出这一念时的“心”,我觉的就是这一念,才让自己得到了师父后来安排的这条极其特殊的正法修炼之路。

找到了这个根子上的大漏,我的内心安静了,这个心不是真正的我。我知道自己终于能够坦然的叩拜师父了。

感谢师父在这最后的时刻点醒了我,感谢同修们的帮助,我会抓紧这无比宝贵的时间,修掉这个败坏之物及其所派生的一切执著心,進入到整体中去熔炼,让师父及时顺利的结束正法时期。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 《美国法会讲法》〈纽约座谈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