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点不同,结果不同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三十日】我今年六十二岁。自九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曾经摔过许多跟头,走过弯路。但凭着对师父的正信,摔倒了我没趴着,爬起来接着修。在师父的呵护下,不断的走向成熟。我深深的体会到:在正法修炼的这条路上,只要心态纯净,思想、行为在法上,师父什么都能解决。现借明慧网的一角,与同修進行一次交流与切磋。

基点不同,结果不同

针对中共邪党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二零零零年期间,我两次進京上访。第一次是三月末,当时工厂领导为阻止本单位法轮功学员進京上访,竟作出谁去北京就“开除公职”的决定。我是独身,没有家庭拖累,又是五十岁的人了,失去了工作靠什么生活呀?经过剜心透骨的割舍,心放下了,没有工作,还有一双手啊,可以打工赚钱养活自己呀。但心态不那么纯净,带着一种不能白修、为求圆满的心去上访。尽管这样,师父看到我有走出来的这颗心,一直在帮我。

那时我是本地区的辅导员。中共邪党一迫害,单位、派出所就把我作为重点对象,派专人监视,我上哪跟到哪。而且对進京上访问题个个要表态,人人过关。当时我智慧的说:要走就告诉你们。作为修炼的人,说到就得做到。事隔一段时间后,我真的通知了他们,问我哪天走,我说没确定。可我心里想,你们是看不住我的。在师父的帮助下,我甩掉了跟踪的人。经过四天的智慧周旋,终于到了北京——国家信访局。可是单位与派出所去的四人在此处和北京火车站等候我四天了。回来得知,我走后,单位与派出所派了一路人到当地火车站堵截,另一路人乘飞机到北京堵截,后来又通过我妹妹得知我在某站换车的信息,又派人与面包车追赶我,结果中途面包车发生故障,待修复后到此车站时,我所乘坐的列车已开走十多分钟。整个过程都是师父的呵护,否则根本到不了北京。后来他们把我押送到拘留所非法关押了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八月九日,师父发表了新经文《理性》。师父说:“被抓不是目地,证实大法才是真正伟大的、是为了证实大法才走出来,既然走出来也要能够达到证实法,才是真正走出来的目地。”学习了新经文,认识到了第一次進京上访出发点没在法上,基点是为私为我,从而被邪恶钻了空子。

二零零零年十二中旬,我与本地十多名同修再次進京上访,目地就是证实法。不报名,不配合邪恶的要求和命令。走之前,我把穿的衣服和要带的物品進行了仔细检查,不能有任何的标识。但是在检查中却忽略了所带的手表,而这块手表是单位以前发的纪念品,手表后盖刻有厂家与我单位的名称。上车后不久,我就发现表停了。修炼人没有偶然的事。当时列车上气氛非常紧张,许多便衣在查法轮功学员,堵截進京。结果以为表停与此有关,没再多想。下车前,我到列车洗漱间刷牙。刷牙时,突然我的右耳出现一个男子声音——时间、表,时间、表。我立刻意识到是师父在提示我,我马上把表从小臂上拿下扔到列车上的垃圾箱中。从这件事中我深刻体悟到,只要基点正,师父无时无刻不在帮助着弟子。

下了火车,我们找了个地方吃点便餐,就来到了天安门广场。待广场来往人多的时候,我们陆续打开——“法轮大法好”等横幅,喊出了心里最想喊的“法轮大法好!”“还师父清白!”等,喊声阵阵,震撼天宇。瞬间,警察疯狂向我们扑来,抢横幅,拽衣服,往警车跟前拖。拽我的两个警察开始不撒手,我说小伙子,学法轮功的都是好人,这样干对你们不好,他们就把手松开了。后来天安门派出所将我们来自全国各地的五十名同修用大客车关到密云看守所。在那里,当地刑警、巡警、公安、司法组成五组,一组负责十人。他们不干别的,就是抠你从哪来或在哪住。另一招是搜身、翻东西,查出来当地接走就完事。刑警是最狠的,一个女同修整个脸被打的变形了。警察见哄骗、打骂不管用,四天后放人了。我们这一次共放了10人,5名男同修,5名女同修。负责接待我的是一位巡警,四十多岁。我给他讲为什么来北京;为什么不报名;学大法后我如何受益等,听后他一点也不反感,对我还挺客气,我想这个巡警有希望得救。

我师父说了算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七日,我進京上访回来一周,派出所所长以“谈话”为名,将我诱骗到派出所,叫我写不炼法轮功的“保证书”,不写就将我劳教三年。我说:“你说了不算。”他说:“谁说了算?”我说:“我有师父啊,我师父说了算。”就这样,他将我非法押送到当地看守所。然后用逼、供、信手段逼迫同修给我写材料,说是我鼓动同修進京上访的,说我传送经文等。分局找我核实此事时,我揭露了所长的违法行为。后来得知,本地区同修纷纷進京上访,市里有关部门为控制上访人数下了一道命令:凡是進过京的法轮功学员都抓到看守所。当时已接近元旦和新年。修炼人没有偶然的事,遇到的事都有自己要修的东西和悟的问题。

开始时,心里不平衡,认为本地区太邪恶了,无故抓人,找警察、派出所领导反映,无结果。接着绝食反迫害。由于法理不清,心性没到位,绝食也很难坚持下去。这样我的心也慢慢平静下来。看守所环境虽艰苦,但最苦的是没有法学、不能学法,只能反复背十多篇经文和《洪吟》。后来同修们在一起,互相背、互相学,外边的同修想办法把师父的新经文陆续送進来。如《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建议》、《什么是功能》等,我赶快都背了下来。再到后来,我能熟背师父的经文40多篇,为后来破除旧势力和中共邪党企图利用看守所和邪悟者对法轮功学员進行“转化”打下坚实的基础。

二零零一年三、四月间,看守所利用邪悟者“转化”同修。开始由一个人跟你谈,后来就是几个人或十几个人一起轰炸。那是最后一次,他们把我弄到一个大房间,有将近二十个人围着我,一个个跟我讲,弄得我脑袋发胀。我知道它们发出来的都是黑糊糊不好的东西,不能再听了,我要求睡觉。他们当然不让我睡。我说头晕,不让睡我也得睡。哪能睡的着啊,就背法,背了一个多小时的法,大脑清醒起来了,告诉自己不能允许他们再这样下去,我得给她们背法,破除背后操控她们的邪恶因素。我就智慧的说,不能光听你们说,也得听听我的想法吧。我一气呵成背了《建议》、《为谁而存在》、《走向圆满》、《排除干扰》、《强制改变不了人心》等。到下午,警察就把我调回原监室,自那以后,他们再也不给我作“转化”洗脑工作了。

二零零一年六月下旬,公安局要来看守所“检查工作”,让所有在押人员背“监规”。考验又来了,背了就承认自己是罪犯。师父的法讲的非常明了,我决定不背。不背,会有来自各方面的干扰。班长(管理监室的在押人员)骂、打;同修说:“背吧,只要不‘转化’就行了”;我能理解同修的话,在邪恶环境下,往前走一步真的都很艰难。在这之前,我和班长相处很好,经常给她讲大法的美好,她也很支持我们。所里要搜监,她把经文保护起来。可是牵涉她本人时就不行了,说我不识抬举。当我坚持要做下去的时候,她也就变了。她到警察那替我说话:年龄大了,别叫她背了。警察同意了。同修知道这样做对了,都不背了。一下子捅了马蜂窝,什么难听的话都能骂的出来。第二天吃早饭时,粥盆、咸菜盆往我身上扣,反映到当班警察那,警察还对我说:“看我怎么收拾你。”到了晚上,我一夜未合眼,心想:豁出这把老骨头;又想到了师父讲运用功能的法,明天要是给我戴脚镣,我叫你戴不上;打我时叫你打自己。

第二天上午,柳暗花明又一村,分局来人叫我准备回家。那时,多数同修都被非法劳教,而我又被非法关押半年了,回家的希望很小。听我妹妹说,分局两次上报劳教都未批。很长时间我才悟到,未被劳教的原因是我说的那句话起了作用,在危难关头相信了师父,师父替我化解了一切,从中我也悟到被非法关押半年多是没有从根本上否定旧势力的迫害。

真念为他,善化一切

二零零二年初,我与两位女同修到外县比较偏远的农村去发真相资料。据同修亲属介绍,针对法轮功,头半夜村村设有民兵巡逻,还有巡逻车。本来打算晚上做,只好改为后半夜。当我们做完四个村的时候,已经是早上七、八点钟了。因为材料还有,就继续往前做。当我往农村供销社大门里投進一份材料后,可能院内有人发现了。等我们走出村子一、二百米远时,同修发现有人在追赶我们。我知道是我的原因,就说,你俩赶快走,减少损失。过了一会,两个男子就追上来了,一个中年,另一个是年轻的。中年男子说:“这传单是你发的吧?”我说是。他说:“我就是干这个的”,然后从衣服兜里掏出一个卡片,意思就是负责抓法轮功的。我说:“不管你们是干什么的,我师父让我们发材料,明白真相你能得救,你说你抓救你的人,你不在害自己吗!”就这么几句话,年轻人听明白了,马上说:“把你手里拿的塑料兜给我,你走吧。”因为兜里有六、七份材料,可能他要看,我就给了他。那位中年男子也没阻拦,我就走了。

碰到类似情况不止一次。要敢于面对,为他着想,告诉他你这样干是害人也害己,一般都能化解。因为你的慈悲启发了他的善念。

MP4回来了

二零一零年五月的一天,我乘公交车外出,人较多,上车时装有大法资料的MP4被人当手机掏去了。发现后马上找自己:不应该和常人一样挤着上车,虽不是为了座位,那也不是修炼人的状态。另外修炼人把法丢了,可是个严重问题,别人偷去把法消掉会造大业的。我马上发正念:清除自身空间场不正的因素和操控盗窃者的背后的烂鬼、邪灵,不能因为我的人心、执着被邪恶钻空子而利用世人犯罪。并请师尊加持,用大法赋予的搬运功搬回家中。果然MP4回到家中。

十多年来,在做三件事中,正反两方面的经验与教训使我体悟到包括学法、发正念,是不是为挽救众生而做,结果都会不同的。

利用各种形式救人,多救、快救

正法已经到了最后的最后,救人时间真的是很紧迫。过去自己不太精進,浪费很多宝贵时间,失去很多救人机会,现在感到很惭愧,愧对师父的慈悲苦度,愧对众生的期望。

目前,要想多救人,首先多学法,实修自己,时时事事用法归正一思一念;第二发好正念,长时间加大力度清理自身空间场和邪恶在人间所能利用的空间;第三妥善安排好时间,上午学法、发正念,下午讲真相,晚上继续学法、发正念。

今年,我搬到了新建居民区,真相资料很少见,我每周利用两个半天在小区内发资料。其余下午带着神韵光盘和语音真相手机去救人,遇到有缘人就面对面讲真相,讲自焚、讲中共的邪恶、讲大法的洪传,修大法的美好和为什么要“三退”等,尽量让人听明白。讲通了再给神韵光盘和大法资料等。有时候找个地方打真相电话,打几个就有人到跟前和我搭话,是师父安排有缘人来了,这样的人一讲就能接受大法真相和“三退”。现在我感到师父都把路给我们铺垫好了,就差你去做,就看你做不做。

我知道自己做的很不够,距离师父的要求和法的标准还差的很远,还有求安逸心,对亲人的抱怨之心,较重的邪党文化中的争斗心等。我有信心通过多学法一定能把它们破除掉,用纯净的心态,救度更多的众生。

谢谢师父的呵护,谢谢师父的慈悲苦度!

有不正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