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见证的马三家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三十日】辽宁省马三家劳教所一所三大队是专门迫害法轮功男学员的邪恶黑窝。现就我被非法关押在马三家期间,仅我亲眼所见该大队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事实写出来,让全世界有正义良知的人们看看中共的邪恶本性以及大法修炼人在中国所受到的残酷迫害。希望大家伸出援手,谴责和制止中共长达十三年的对好人的迫害。

2008年10月1日晚高洪昌、于江、××恶警三人,用两根80万伏的电棍不停地电击一名姓于的法轮功学员。这名法轮功学员在大厅里的地上爬了好几圈,恶警一边电,一边吆喝:“服不服?!”学员被电的在痛苦中发出撕心裂肺的喊叫,他的脸面、头上都是血,大厅的地上留下了他爬过后的血痕。接着他被关到小屋里折磨了几个月。后来在被强迫劳动中又看见了他。

法轮功学员孙毅——是最棒的,被恶警在四马分尸的刑具上用刑都一声不吭,通常人在受此刑时都会“啊!啊!……”的喊叫以减轻痛苦,用刑后走路都一瘸一拐的很多天。凡是不写所谓“三书”的,恶警马上用80万伏电棍电击或用酷刑刑具折磨,或双手吊铐,吊时只脚尖着地。几天几夜不写“三书”,就吊几天几夜。

过一段时间,恶警就会出一张诽谤大法的问卷,强迫被关押的全体学员回答,收卷后发现哪个法轮功学员还认为法轮大法好的,马上就弄去上刑。一会儿就能听到学员受刑时发出的嚎叫声。对新抓进来的学员,恶警马上用电棍逼着在“决裂”书上签名,不签就电。

有一天,三名50-60多岁的法轮功学员刚被押进大厅,就喊:“法轮大法好!”恶警于江同其他几名恶警上来就用80万伏两根电棍电击三名学员的嘴、脸,他们的脸多处被电黑了,嘴肿了,流口水,很多天合不了嘴。

孙毅被罚在大厅里面墙站着,每天站十几个小时,站了一个多月。
有一个叫李海龙的学员多次受刑后疯了,尿裤子。
有一个姓王的学员,单独关在黑屋子里折磨几个月,出现了半疯状态。
一个叫孙书沈的学员,多次受刑后走路一瘸一拐。

到2012年,仍有多达158 名法轮大法学员被非法关押在“三大队”,全被强迫进行超负荷的体力劳动,完不成任务的就延长干活时间,完成任务的当晚,强迫集体坐硬板三小时,大声朗读、背洗脑的东西。

劳教所的生活:每人每天一块玉米面渣做的二两多重的发糕,一小勺菜汤,菜汤有时是黑色土豆片,有时飘着烂白菜帮,每天每人的伙食大约值2元人民币以内。夜间,晚10点至早5点不许学员上厕所,有的学员就尿裤子,有的尿在水杯里,有的尿在空暖瓶里,很多学员被尿憋的身体出现不正常状态。每周一顿大米饭(约合三两米),每周一顿馒头(约二两多面粉),每到吃米饭或馒头那一顿饭时,给一勺鸡排骨汤,这就叫“改善生活”。

有一天,在干活的厂房,三大队恶警李干事发现大法学员李正(60多岁)穿了自己家里送来的布鞋而不是从劳教所买的鞋(因为鞋底的颜色与劳教所卖的布鞋鞋底颜色差一点点,能辨别出来),恶警上来就打了李正几个响亮耳光。恶警逼迫大法学员高价购买劳教所内恶警们自己开的商店的物品。这样他们才能从中渔利。

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警中最邪恶的是高洪昌、于江。高洪昌原任大队长,主要唆使其他恶警和劳教犯来迫害大法学员。2010年他被提升为一所所长,权力更大了,更能无所顾忌的指使邪恶之徒对大法学员犯罪了。

其他直接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警还有:
于江,任三大队管教大队长,也是在直接唆使罪犯动手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之徒。
王彦明,小队长级恶警,我本人就看到他多次向他的上级出迫害大法弟子的坏主意,背地里他更是心毒手辣参与迫害。
李干事、苏巨峰是大队干事,主要是背地里实施用刑。
李峰小队长级,当众打法轮功学员耳光。

以上仅仅是我亲眼所见的中共恶警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它只是马三家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罪恶的九牛一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