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心救人 归正自己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三十日】我本来也认为自己修的不好,没什么可写的。在同修的提醒下我悟到:写稿也是证实大法,清除邪恶。下面我想写两则救人与修心的故事,以此向伟大慈悲的师尊汇报,与同修交流。

一、与警察交朋友

我是一九九四年得法的老弟子,我在常人中的工作是开幼儿园的。去年下旬,我所在地区的文教局、卫生局等单位突然来了一大群人说是检查幼儿园,其中却有一位公安人员,他装着意外的样子说:咦!怎么是你呀!还认识我不?我看着他熟悉的面孔,脱口说:你是姓王……,他呵呵一乐:对对对!你记忆真好。

那是二零零三年上旬,为了配合海外同修起诉江魔头,我把自己几年中遭受迫害的过程用真名上了明慧网。不久,公安局来了两个人到派出所找我,其中就有那个姓王的警察。那次我正念足,见面就跟他们讲真相,他们也问了一些问题,大约谈了两个多小时。当时感觉此人是个可救之人,只是另一个人在旁边不断的干扰,他不敢问的太多。我心里就想,以后到公安局找他一个人讲真相效果一定好。可是由于多种原因一直没去,时间一长就淡忘了。

也许师父看到我有救他的这一念,就安排他再来找我。他把我叫到我的办公室,有点不自在的说:“我想跟你单独谈几句话好吗?”我说:“谈什么呢?”他吞吞吐吐的说:“唉!市里领导都知道你是炼法轮功的。我们的压力很大呀。如果你能写点什么的,我就把你的名字从法轮功的黑名单里划掉,以后我们会帮助你把幼儿园开的更好。”我一听就知道是什么意思了,笑呵呵的说:“干嘛要把我的名字划掉呢?我喜欢我的名字跟法轮功连在一起呀!写什么呢?要我写不炼法轮功吗?”他忙说:“只是应付一下,应付一下的,你还是炼你的。”“我如果不写你会怎样?”“不会怎样,不会怎样,写不写都自愿,不强迫,不强迫,你考虑考虑吧。”我本来可以一口回绝他的,可是想到师父说过,生命都是为法而来的,为了留机会救他,我就说我会考虑的,你留个电话吧。他马上写下自己的电话,高高兴兴的离去。

大约一个月后,他带着另一个人提着一瓶油一箱奶来到我家的门口,我感到很意外,是拒之门外,还是请他们進来呢?我稍犹豫一下,马上意识到既然来了就是有缘人,就是师父要救度的人,便客客气气把他们请了進来。姓王警察的介绍说:“这是我们的主任,我跟主任讲过你很不错的,儿子也上大学了,听说你吃了很多苦,今天特地来看望你。”我谢过之后就给主任讲大法真相,讲自己遭迫害的过程。他很认真的听,表示对我的同情,但他认为师父是在搞政治。我很想让他明白,可是那位王姓警察却紧紧张张的,时不时的把话题拉开。我心想,两人在一起相互打扰很难把真相讲透,只要他们不抵触我,以后就有机会再讲真相,所以不急,顺其自然的谈。谈到关键的时候,我就毫不含糊的表明,大法在我心中超过了一切,幼儿园根本不算什么。他们明知我不会给他们写什么,但还是要求我考虑考虑。我说等我考虑清楚了我就去找你们。那个主任很乐意的把电话号码写下,与我握手道别。

临走时我要他们带走他们买的东西,他们硬是不肯,说买东西不代表××党,只代表他们个人,不收下就是瞧不起他们。我不知所措的看着他们离去,心里觉的这些人真是可怜!一定要想办法救救他们。

晚上我把事情的经过讲给了丈夫同修,他一听急了:你怎么收下他们的东西呢?赶快送走,今晚就送走。我跟你一起去。我看他正念挺强的,就拨通了王姓警察的电话,告诉他我要到他家去找他,他说家里不方便,他到公安局等我。

在去的路上,我的心里却有些紧张,在多年的迫害中,那个公安局给我的感觉是阴森森的,很不愿意去。我就在心里反复对师父说:“师父啊,弟子的存在就是为了救人,请师父加持弟子的正念,加持弟子的正念。”很快我感觉那个紧张的心放松了,升起了强大的正念,我感觉师父就在我身边,心里想着: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

这时丈夫同修说:“把你姐姐叫来一起去吧!”我说:“好哇!”把姐姐接到车上后,我把事情讲了一遍,她思考了一会儿说:“我看今天就不要急着去吧!不知道那些人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还是回去跟同修们商量商量再说吧。”我一听有道理,丈夫同修也同意缓缓再说,我就打电话给王姓警察,说家里有事,改日再去。

在学法组就此事与同修交流,都说要想办法把东西还给他们,也有同修认为找他们单独讲清真相最重要。我就与姐姐同修商量了一下,在一个周末买了一些花生、水果,把王姓警察请到了家中,说要他把东西拿回去,他推辞了一番。我就问:“那天你带来的主任是什么主任呢?”他说:“是‘六一零’主任。”我有点吃惊:哇!那可是“死亡位置”呀。他笑呵呵的说:“我们只做好事不做坏事,所以就不会死亡嘛。”我说:对对对!是这样的。我就开始讲起了真相。他说他岳父信佛教,经常跟他唠叨佛教的东西,多少受点影响,所以法轮功的事他心里有数,在职工作只是为了饭碗。我们就象朋友似的谈的很好。姐姐同修以家属的身份在旁边补充,最后他明白了,爽快的退出了邪党。

在另一个周末,我们以同样的方式把那个主任请来了,他不象王姓警察那么容易沟通,他明白××党不好,由于受无神论的毒害,对于三退保命不大相信,所以我们没能劝退他。但他表明在他手上没有送一个法轮功学员去劳教。我想他在“六一零”位置上,能清醒的对待这场迫害就是该救度的生命,以后我还要找他讲清真相。

二零一二年过年后,我思考着把他们的东西折成人民币寄到公安局去,与一同修交流此事,同修认为那样做不合适,会让人感觉我们拒人千里之外。我就用超过他们东西的价钱买了两瓶好酒,放上两盘神韵光碟送到公安局王姓警察办公室里,让他转送一份给那个主任。他很高兴,热情的招待我,翻开手机中我在去年中秋节给他发送的节日问候,说这是他唯一存在手机中的信息,并向来找他办事的人介绍我的情况。我就正好与那些人讲上真相了。

那次从公安局走一趟,并没有阴森森的感觉,现在想起来也是自己的怕心招来的,想起师父讲过的“相由心生”的法理。

二、归正私念不迷途

今年六月份,我去居委会办点事,主任说:“我们准备在社区搞一个活动。你‘六一’节排的节目拿两个来参加吧。”我随口答应:“好哇。”过后一问才知道是“七一”邪党的生日。我当时心里动了一下,对她们说:“我爱国不爱党,我们有‘精忠报国’的节目。”主任一听太高兴了,说:“我写个电话号码给你,你回去准备准备,准备好了我就去看你们的节目。”

回家后我心里一直在思考:能参加这个活动吗?让社区的人都看看我们小朋友跳的大法弟子创作歌曲的舞蹈,多好啊!也能证实法呀。可是那个活动是邪党的生日呀,好象有点不合适,还是找同修切磋一下吧。找到同修说明情况后,同修说:如果能唱大法的歌,我认为能参加,那不是当场消除邪恶因素吗。我觉的有点道理。

我又找到另一位同修,这位同修一听很严肃的说:不能参加。即使能唱大法的歌曲也是在烘托邪党。你还用大法去烘托邪党吗?我心里一惊,顿感事情的严重性。同修接着说:邪党还在迫害我们,你又何必到那里去引人注目呢?证实法有很多方式呀。经他这么一说,我彻底明白不能参加那个活动了,多谢同修的帮助。

事隔两天,居委会主任找上门来问节目准备好了么,为了跟她讲真相,我说中午去找你。她说好吧,我在居委会等你。中午大家都下班了,只剩下主任和另一名年轻女子,她们对我很热情。坐下后,我就直接说:“不能参加这个活动,如果是其它节日可以,邪党的生日一定不能,它迫害了我多次,我不愿意参加它的生日活动。”她俩一听急了:“哎呀!我们也不相信××党呀,只是借这个日子找上面要点钱,给我们社区丰富一下生活呀。”我就给她们讲大法真相,她们似乎都明白;讲邪恶的警察用电棍击我时,她们惊讶的象吸了口凉气。主任望着年轻女子说:“呀!也真毒啊!”年轻女子说:“是啊!”接着她就说:“那年刚刚迫害法轮功,上面就派我到洗脑班做转化工作,我看到法轮功的人挨打、挨骂,被逼的要死,我就不忍心逼她们。”我感到了她们的善心,就把三退保平安的道理认真讲给她们听,并告诉她们只有善良人才有机会听真相,其实都是我师父安排的,是我师父要救你们哪。主任说:那你就帮我们退了吧!我叫某某某,她叫小陈。

我很高兴她们得救,感觉跟她们更贴近了一些。主任问到我的年龄更高兴了,说:我们是同年哪,同年啊。你可要帮帮我呀!你要不参加就是拆我的台呀!你看我把节目都报上去了。她还说:你参加了也是宣传你们幼儿园哪。

我接过节目单一看,第一首歌就是“没有××党就没有新中国”,心里很不是滋味,就劝她们说:“你们都知道共产党坏,做了很多坏事,你们还叫别人去歌颂它,这也是做坏事呀。你们把这首歌改成歌唱祖国的歌吧。”她俩都说:“好,好,好。”商量着改什么歌。然后又劝我参加,我有点为难了,拉不下面子,就说我参加我要自己选节目。她们说好哇。我就唱给她们听:“新天新地万象新,青山绿水笑盈盈,心中牢记真善忍,洪福常伴善良人,洪福常伴善良人。”主任听后说:“这歌听是好听,上面会来人的,要是听出来了怎么办呢?我有点怕呀。你还是换个别的吧。”我说:“我回去再想想吧。”临走时主任一再嘱咐:你一定要来参加啊。你一定要支持我的工作呀。你不来我就没办法向上面交代呀。

我的思想有点乱,心里很不舒服,回家后我就静下心来思考:这个主任为什么对我这么热情呢?以前不是这样的呀。记的有一次我找她办事,她好象不认识我似的,今天却攀起同年来了。我这么一想,师父就打开了我的智慧,我突然明白背后有邪恶因素操纵,只是换了一种方式迷惑人,让我碍于常人的情面,从而犯错。

我打电话叫来姐姐同修,她说不去参加活动肯定是对的。师父说了“别把邪党烘” [1]。你要找找自己有什么心。我一找就是那个人的情面,再找我发现自己在这件事情上不能清楚的、果断的作出决定是因为心里还隐藏着一颗私心,试想,如果参加活动,幼儿园就是一个大宣传了,可能生源会越来越多。就是因为这颗为私的心障碍着我不能站在维护法的基点上看问题,险些又做错事了。修炼真是太严肃了。

我翻开《洪吟三》〈锁紧良知〉与姐姐同修一起念道:“身在红尘中 良知不可松 善恶定未来 别把邪党烘”。我读着读着,突然心里一亮,就把这首诗写在手机上,然后说明不能支持她工作的原因。第二天清晨发给了主任,她再也没有来找我了。感谢师尊帮我过了这一关。叩谢师恩!

不对之处请同修指正!双手合十!

(明慧网第九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洪吟三》〈锁紧良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