蓦然回首,我已脱胎换骨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三十日】修炼法轮大法前,我是一位痛苦不堪的抑郁、厌世者,深知这一类人由于自己心理、性格的缺失,陷在深深痛苦中不能自拔。然而,我遇到了救世的奇功——法轮功(法轮大法)。法轮大法带我脱离了苦海,走入了光明。十五年了,我是法轮大法的深深受益者。

我今年四十六岁。从小家人就叫我“哭悲精”,整天哭哭啼啼,心眼小,爱生气,敏感,脆弱,凡事看不开,悲观厌世。曾经无数次想自杀,十几岁时就喝过老鼠药(药的质量有问题没死),孩子五个月大时,差点与孩子一起死。喝药、放煤气、跳楼等念头总是萦绕在我心头。更要命的是,由于心眼小,爱生气,我的身体也亮起了红灯。

十九岁开始严重神经衰弱,二十八、九岁医生就怀疑我严重的乳腺增生、乳腺纤维瘤已早期癌变(因恐惧手术的残酷一直拖着没手术),妇科病、结肠炎、便秘等等,年纪轻轻就已是黄脸婆,愁眉紧锁,脸上暗疮此起彼伏,有人见了我就说我有病。那时恐惧每天笼罩着我,不知道癌变哪天转为晚期,想着年幼的孩子,年迈的父母,真要离开这个世界,我的心又是那样不舍,常常暗自流泪。我不懂自己的人生为啥三十岁不到就如此破败不堪?像大海中的一叶扁舟,我找不到人生的方向,遍体鳞伤。

九七年八月,我三十一岁,幸遇李洪志师父的法轮大法。我看到同事的一本《法轮功》,被深深吸引,我被书中闻所未闻又梦寐以求的功理、功法所吸引和震撼。我欣喜、激动,我知道我不经意中已找到人间至宝,我看到了我人生的曙光。从此我的人生有了全新的意义,有了奔头,有了方向。师父在书中用浅显易懂的语言,给我们把宇宙的理说透。

从此我知道了宇宙的真相。我认识到原来宇宙也和人一样,除了物质构成以外,还有他的秉性、特性存在,宇宙的特性概括起来叫“真、善、忍”,这是制约宇宙一切的法。顺应这个特性的就是好人,做好人积德有福份;背离这个特性的就是坏人,恶有恶报,就有苦有难有病灾;同化于这个特性就是一个得道者;还有失与得的关系、德与业力的关系等等诸多法理。法轮大法是性命双修的佛家上乘修炼大法。真正修炼的人,只要按“真、善、忍”的要求从好人做起,不断提高心性,去掉人各种不好的思想和行为,加上炼功,大法就会为他净化身体,度人上高层次。

学法后,我知道我过去错了,由于自己心智的迷失,为私为我的心太重,所以心胸狭窄爱生气,生出很强的怨恨心、妒嫉心、争斗心、报复心等等,与别人你争我夺,勾心斗角,身心俱损。幸遇恩师与大法,我下定决心,从一点一滴做起,修心养性,同化大法。不知不觉中我心胸开阔了,名、利、是非都看淡了,处处与人为善,学法、炼功、工作、生活样样努力做好。忙忙碌碌中,蓦然回首,我已脱胎换骨。各种病症已悄然消失,抑郁、厌世的情绪,早已被阳光、快乐、幸福和坚强取代。精神面貌焕然一新,三十七、八岁时,与女儿在一起,被别人误认为姐俩,工作中遇到的人以为我二十多岁,还要给我介绍对像呢。现在四十六岁,同事说我的皮肤比年轻时还好。

举一例说明我在思想境界上,也与从前判若两人。我结婚时,连个简单婚礼都没有,丈夫的姐姐都没去,内向的我委屈的哭了半宿。丈夫的哥和弟各自得了房子和家产(婆家在农村,我丈夫考学出来了),我家却没有一点。种种矛盾积淀使我与婆婆隔阂越来越深,她的声音我都不愿听。婆婆也说以后再不到我家去了,我也很少去婆家。

修炼后,我主动化解与婆家矛盾的坚冰,下决心改正自己小心眼、好挑毛病、爱记恨、不大度的缺点。于是我主动认错,请求谅解,表示今后修大法一定做好。公婆非常高兴,从此全家人尽释前嫌,和睦相处。婆婆去世后公公每年冬天都到我家来住一段时间(从前说好家里哥俩轮流伺候,我家供花钱),现在我家又出钱又伺候,我要求自己要做到象对待我父母一样,甚至更好。不光在物质方面,更在心态上要做到恭敬孝顺。公公本人也很知足,说自己多活几年,竟能这样享福。老家哥俩困难,今年我根据家里条件,每月为他哥俩提供四、五百元伺候公公的补贴。虽然我做的只是我应该做的,但和我修炼前相比已不能同日而语。

同一片天,同一片地,我在修炼大法前后竟是两种不同的人生。修炼十五年,我对恩师的感激无以言表。我更加悲悯世上与我过去有同样痛苦经历的人。度人的佛法已洪传二十年,赶快来得法,这是所有众生脱离苦海登上彼岸,擦肩而过将是你永远的遗憾。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