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体邪恶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三十日】几年前,我们搬迁到一个旅游城市居住,每年都有很多亲戚朋友来游玩,只要我见过面的都要给他们讲真相,劝三退,其中包括各级政府官员,公检法部门的领导等等,给《九评》,讲退党,大多都是一给就要,一讲就退。再就是打电话讲真相劝三退。每月充手机费三、四百元,给我工作过的单位同事,同学,朋友,包括同修劝不退的,我就打电话讲,基本上都很顺利的就退了。再一个就是发真相资料。刚到一个新的地方,和当地的同修联系不上,没有资料来源,我们就自己建立了家庭资料点,每天晚上一二百份的发,近处步行,远处乘车或开车。我悟到大法弟子做的事情,只要是救人的,不管你认为的是大事也好、小事也好,根据自己的情况特长能力,悟到了就去做,贵在坚持,能够持之以恒的做下去,形成机制,在做三件事的过程中提高精進,这就是你修炼的路。

在多次面对邪恶的时候,我深深的体会到师父说的“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

两年前,我们家被邪恶迫害,家里东西被抄走,有电脑,打印机,传真机等等物品。我被警察强行三次送看守所都没送進去,前两次体检身体不合格,他们就找领导,拉关系,说假话,说我体检没问题,就这样看守所也不收。警察气的说我:“你以为你身体不好就進不去了,你妄想,死也得死在里头。”最后他们把我强行送到医院治疗,目地是想通过治疗让我的体检合格,他们好把我送進看守所。我说我没有病我不去,警察说一定要去,住院费他们出。我说你们说话就没算数过,都是在骗人,我不出钱,我也不去住院,我没有病。最后警察强行把我送到医院里,我心里求师父,跟师父说:怎么办,师父,修炼人没病不吃药不打针,他们把我弄到医院,要给我打针吃药,怎么办,师父?心里正着急呢,我一下子想起师父为消减一个弟子的业力喝了一碗毒药的事情,这时自己一下悟到了,大法无所不能,常人的药到我们体内不起作用不好使,因为我们的身体细胞被高能量物质代替了,一切都是超常的,这时自己的心才稳下来。在医院住了十来天,血压一天比一天高,到了最后一天早上,警察来了,说要带我去最好的医院检查(因为在这家我的血压一直很高,他们就想带我去其它医院,不管哪一家,只要出一份能通过的体检结果,他们就达到邪恶的目地)。我说我哪都不去。他们说不行,不去抬也得把你抬去。我心里很清楚,他们的目地就是想把我送進看守所,这时想起师父讲过:“中共邪党瞎折腾,(众笑)它折腾来折腾去不算数。”(《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我就想他们什么目地也达不到。

还和前两次一样,一路上我不停的发正念,铲除警察背后操纵他们的邪恶因素,清除所有接触过我的医生背后操纵他们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生命及一切邪恶因素,求师尊加持,救弟子出去。在去那家医院的路上,警察也开始晕头转向,开车跑半天又回到原地,怎么也找不到那家医院了,在车上那个为首的警察气的在骂他的上级说:“好事找不到我,每次这种事都让我来。”他就找了个出租车带路找医院,这样才找到。去医院一问,当天出不来体检结果,又到另外几家医院也是一样。没办法他们请示领导,只好又回到关押我住院的那家医院,到医院一量血压将近200;验血时我想到师父在《转法轮》里讲的骨头是硬的,细胞是软的,血是液体。想到这,求师父把血液的排列顺序打乱,让血液也有问题。检查完后警察的头说:“你的病很严重,我们给你治不了了,你回家自己治吧。”这样当天我就回到了家中。

拉我去医院体检的时候,警察说,所有的费用都是你自己掏,羊毛出在羊身上。我心里非常平静,一点都没动心,心里对他们说:“你们谁说的都不算,我们师父说了算。”结果所有的体检费和住院费都是他们出的,还有以前强行从家里收的几千元押金也全部退给我了。

这一次走过魔难,主要是发正念求师父,讲真相却不是太到位,以后要改進。在师父的加持下,心态特别好,不是强为的,也不是装出来的,而是坦然的自然而然达到的,就是放下人的一切念,真的是正邪大战,思想一放松有了人念就麻烦,深深体会到师尊讲的修炼的严肃性,真的不是儿戏,来不得半点含糊。

回来以后,想想这段经历心里有点后怕了,有几个月的时间状态都不太好,怕心很重,见了警车警察都不敢面对,躲着走,连在家里都不敢待了,逐渐的通过学法背法发正念清除了很多怕心,但是还是不彻底。

几个月后,公安局、国保大队和610的头头从我的住处强行把我劫持走,一路上我不停的发正念,在心里对师父说:“弟子怎么去的,我还要怎么回来。我什么都不会说,一个字也不签。”他们不停的追问我其他同修以及真相资料的问题,我一概不承认,然后就给他们讲真相:“我们请的律师,你们千方百计的阻挠不让律师给法轮功辩护,律师和你们理论,你们说,‘对法轮功就没讲过法律,没事也得整出点事,小事也得整成大事,从上到下都是这样干的。’你们哪里讲理了,到处都一样,你们知法犯法,你们才是社会不稳定的根源。法轮功教人做好人错了么?”当时现场一片肃静,后来我突然就晕过去了,我儿子当时在场,就冲他们大叫:“我妈要是今天死在这里你们谁负责?”他们赶紧说,“你是他儿子,我们不管。”儿子抱上我就冲了出去。结果他们是白忙活一场,什么也没得到。从那天以后,我的怕心一下子全解体了,没有了。

后来我就一个人到公安局,看守所,610,政法委,律师所,法院,检察院,司法厅,监狱给他们讲真相,其中不少人明白了真相,还三退了。讲的过程中,我根据不同的人采用不同的方式方法,总之一点,他们能接受明白就行。

去年,我和其他几位同修一起在乘车时给司机讲真相,由于安全意识不足,被司机恶意构陷,后被警察绑架到派出所,我们几个体检都不合格,看守所不收。警察就说:“你们炼法轮功不是没有病么?怎么一到我们这里来就有病了,你们是不是装的。”我说,你说我们装的,医院的机器也是假的吗?我们师父说了,你离开大法不学法不炼功你就是个常人,常人就该生老病死。我们原来一身病,学了大法之后全好了,你们把我弄到这里,不能学法炼功,(如果放弃了修炼)那就是常人,原来的病还得还给我们,所以检查就有病。他又问:“你们炼法轮功的是不是饿不死,我说,修炼好的饿不死,修炼不好的照样饿死。”他听了后什么也没说就走了。我就发正念求师父加持,我们几个要一起出去,两天后我们就出来了。

我是1998年和老伴一起得法的弟子。在修炼前,我全身从上到下,从里到外都是毛病,三天两头感冒发烧,嗓子发炎,颈椎、腰椎、膝关节骨质增生,手关节也肿大,慢性胃炎,右肾积水,膀胱炎,尿血尿脓,子宫肌瘤,胸外肌瘤,坐骨神经痛,美尼尔氏综合症。不到30岁就未老先衰,腰已经弯不下直不起,连上下楼梯和上厕所都已经很困难了。因为我在医院工作,北京上海的专家经常来院坐诊,专家也看了,土医生也看了,什么偏方都用过,家里书柜全是各种药品,都无济于事,自己也非常苦恼。为了活命天天和老伴跑步锻练,打太极拳,还练了各种气功,几年下来,还是老样子,什么都没改变。活动一下只是暂时轻松一下,根本的东西一点都没动,原来什么样还是什么样。老伴的眼睛是脉络膜视网膜病变,浆液性眼底渗漏,看东西眼前全是黑色的,带曲线的。在几家医院住院治疗了几个月也没什么好转。修炼大法后,我身上所有的病都好了,老伴眼睛视力全部恢复,连小字都能看清楚了。真象师父讲的走路一身轻,年轻人都走不过我们。

修炼十四年来,自己一路跌跌撞撞的走到现在,每一步都离不开慈悲伟大的师尊细心的呵护,在这正法的最后时刻,我会更加努力做好三件事,助师正法,救度众生,不负师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