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宝鸡市善良儿女的十三年遭遇(二)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三十日】(明慧网通讯员陕西报道)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后,十三年来,陕西省宝鸡市坚持按真善忍的善良儿女们遭受到种种迫害。

◇马丽娜,女,在二零一一年一月三十日上午九点多钟,马丽娜陪母亲杨素琼到宝鸡市开元商场购物,她在对商场营业员讲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退党团队保平安”时,被一营业员恶意举报,母女俩被开元商场保安、金陵派出所七、八人绑架到金陵派出所,在宝鸡市渭滨区公安分局恶警刘虎堂等指使下,金陵派出所恶警把母女俩锁在铁椅子上折磨,恶警刘虎堂伙同金陵派出所恶警闯入马丽娜的住处,逼迫马丽娜的丈夫开门,非法抄走了个人物品,邪警苟宗勤开了两张罚单,共计一千九百多元。

酷刑演示:铁椅子
酷刑演示:铁椅子

因杨素琼刚做完结肠手术不长时间,身体及精神承受不了邪恶人员的再次迫害,病情急剧加重,十几小时后被放回家,恶徒刘虎堂等还追到马丽娜家中,逼迫杨素琼写所谓的“三书”,并强迫老人家在拘留书上签字(拘留十五天)。杨素琼受到这次重大打击之后,病情急剧加重,于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七日含冤屈去世。

马丽娜被金陵派出锁在铁椅子上非法关押三十多个小时后,于二零一一年一月三十一日下午六点,被金陵派出所绑架到宝鸡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二十六天。

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六日马丽娜回到家中,上班后发现工作用的电脑无法打开,才听说她在被关押期间,宝鸡市“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政法委的邪恶人员把她单位的电脑拿去检测,看是否上过法轮功网站。宝鸡市邪恶六一零、政法委姓苏(职务为调研员)为首的邪恶人员伙同她本单位的邪恶人员李远谋和金台区邪恶六一零、政法委、卧龙寺街道办事处邪恶人员王立(女,三十多岁)等多名邪恶人员到马丽娜所在单位骚扰,逼迫她上级单位领导及她本单位领导,逼迫她写“三书”。卧龙寺街道办事处,长的黑瘦的小个子男人好几次到马丽娜的单位骚扰,胁迫她单位同事逼她放弃信仰。

◇茹红霞,女,二零零零年三月十二日,茹红霞和她的女儿到北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被抓,非法关押在陕西驻北京办事处,并勒索现金三百元。一星期后当地政法委巨林贤一行三人抵达北京,强行把她带回宝鸡,再次勒索现金七千四百元。并在宝鸡金台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六月二十四日,茹红霞在去山西的火车上,被人恶告,乘警抢走《转法轮》一书,非法关在太原火车站拘留四天,勒索四百元。

二零零零年九月二十一日,茹红霞坚持信仰被宝鸡铁路公安段非法劳教两年,并被扣了两年退休金。在劳教所,恶警张雪妮、白笑、王红把茹红霞关在房间里不让睡觉,打耳光、罚蹲。

二零零二年九月份出狱前,劳教所又把茹红霞转到生卫队强行“转化”,恶警张燕、郭小妮不让茹红霞睡觉,给饭里放不明药物,并注射不明药物,使茹红霞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恶心、抽搐、浑身疼痛、腹泻如水,持续高烧四十度不退,直至出现生命危险,劳教所才把茹红霞送回家。

二零零四年四月十六日,宝鸡市陈仓区邪恶六一零的段九洲、高宗文、司机学校书记翁存新把茹红霞劫持到宝鸡店子街洗脑班迫害二十多天。

二零零五年十月十四日,宝鸡陈仓区邪恶六一零的康宝栓等恶警对茹红霞非法抄家,恶警康宝栓、刘永华、董和平、何某等人闯到家里乱翻,抢走了家中大法资料等、为了发泄私愤强行把她劫持到陈仓区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个多月后,被非法判刑三年,并非法扣除了三年退休工资。

二零零六年九月份被陈仓区看守所强行劫持入陕西省女子监狱继续迫害。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四日,茹红霞出狱的这天,教育科长姬桂芬以茹红霞不“转化”为由,有意刁难接她的家人,家人请她们吃了一顿饭,花了上千元,才让把人接走。

二零一二年六月十二日,茹红霞在街上讲真相时,被人跟踪绑架到东风路派出所,非法关押了一天一夜,并被非法抄家,后转到上马营康拓宾馆迫害九天九夜,被非法劳教一年三个月,并扣除退休金。参与迫害者有市六一零付某、刘某,东风路派出所杜某、陈某。

◇贾素琴,女,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去北京上访被非法拘留在渭滨区看守所十天。二零零零年被非法劳教一年半,被单位扣除工资等多种迫害。

◇邱子莲,女,七十岁,七二零邪党开始对法轮功的无端迫害,她和十几名法轮功学员联名给厂领导写了一封劝善信,几天后,厂公安处、天王派出所的姓袁的胖所长等人把她们十几人关到厂医院的空房里,一间一人,后来又把她们关进宝鸡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五天。二零零二年三月,邱子莲和其他法轮功学员去贴不干胶时,被人恶告,绑架到派出所,关了一天一夜后,又关进宝鸡凌云宾馆一天一夜,俩人每人勒索了一千多元钱后,才放回家。两个月后,也就是二零零二年五月二十二号的晚上,一个姓张的共四五个人以叫去厂公安处问个事为理由,把她们骗到西街派出所强制照相后,强行劫持入西安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零六个月。八个月后获得人身自由。西街派出所的所长把她们非法劳教后,还从她老伴处骗走了三千元钱。二零零五年八月三日,邱子莲给她舅写的真相信,因超重被退回厂里,邪恶610(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头目郭长喜,把邱子莲交给了公安局。厂公安处张勇、渭滨区公安分局副局长刘大勇等六、七个人非法抄家,抄走了步步高半导体、孙子学习用的复读机及大法书等,在凌云宾馆关了十天,最后所有人的费用都让邱子莲一人承担,共勒索了三千六百元现金,西街派出所还非法罚款五百元。

二零零六年五月前,新提拔的区长来回访,让邱子莲去厂公安处,又想耍花招迫害邱子莲。

◇沙玉莲,女,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十七日,沙玉莲被办事处的李建忠等几个人昼夜轮流看管,强迫她放弃使她身心受益的法轮功,李建忠等恶人把她非法封闭关押十三天。

二零零零年一月二十六日,渭滨公安分局、“六一零”胁迫沙玉莲的家人、居委会、派出所及沙玉莲的单位填写所谓三方帮教协议书企图对她再次迫害。

二零零零年三月二十六日,沙玉莲为法轮功去北京上访,被经二路办事处人员强行带回。当时恶人们向沙玉莲索要车费八十二元现金,还向沙玉莲家人敲诈了四千元现金。回来后,渭滨公安分局与“六一零”将沙玉莲非法关押在宝鸡市宝运司招待所强制洗脑,在此非法关押六天并勒索现金一千五百元后,再绑架到渭滨区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十月份,沙玉莲被渭滨公安分局非法劳教一年,并勒索现金两千元。

二零零一年十月一日,沙玉莲去岐山县蔡家坡参加法轮功学员召开的心得交流会,途中被中共特务跟踪,沙玉莲被非法劳教八个月。

二零零五年某一天下午六点多,渭滨公安分局伙同派出所等一伙恶警闯入沙玉莲家中把她绑架,并抢劫财物两次,家中的六千元现金也被恶警抢走,累计损失上万元。把沙玉莲的丈夫也非法监禁在宝鸡氮肥厂宾馆,后来又转到凤凰宾馆迫害,夫妻二人非法关押了八十一天,此次迫害中渭滨公安分局邪恶六一零向沙玉莲的儿子非法勒索现金八千多元。

◇杨红芳,女,一九九九年十月底,杨红芳抱着对政府的信任去北京上访。同年十一月底,杨红芳再次被当地政府与派出所从家中劫持到宝氮宾馆非法监禁,强制洗脑,并勒索现金一千五百元左右。

二零零零年三月,杨红芳被当地政府伙同派出所绑架关押在钢管厂凤凰宾馆迫害,长达半个月,每天恶警轮番审讯,后强加十五天行政拘留。

二零零零年底至二零零一年正月十五,杨红芳被当地政府与政法委、派出所联手迫害,非法监禁在镇电管站强制洗脑,每天有家里人给她送饭,长达二十天之久。十多天后被劫持到宝氮宾馆刑讯逼供十几天,并向家人勒索现金上千元,又被绑架到金台区看守所迫害三十六天,然后又劫持到高家镇派出所非法监禁一天,最后被绑架到陕西省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一个月。

二零零四年十月高家镇派出所又无理敲诈杨红芳二百元现金。

◇官淑芹,女,四十七岁,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强迫官淑芹写不炼功的保证,收缴了大法书。

◇魏群环,女,五十四岁,陕西省宝鸡市岐山县先锋机械厂职工,一九九七年八月开始修炼。二零零零年七月,魏群环与法轮功学员王瑞琴、管永芝、林雅莉、肖兵、杨雅琴、魏有成等人到北京为法轮功和平上访,被岐山县政法委610、公安局和先锋机械厂保卫科,非法关押在岐山县看守所一个月。

二零零一年过年后,岐山县政法委610、公安局、检察院、法院、司法局、宣传部在岐山县凤鸣镇迎宾楼办洗脑班,强行将魏群环、王明才、肖兵、郑士俭、焦炳南、侯宏兴及安乐镇几名学员绑架到洗脑班,强制洗脑,还叫家属陪同,迫害四十五天。

二零零一年九月十三日,魏群环与法轮功学员王天翠在凤翔县东塬乡发真相资料时,被东塬乡邪党书记构陷,横水派出所恶警绑架、拘留,将魏群环、王天翠在电线杆上吊铐了八个多小时,还拳打脚踢。第二天她俩被关进凤翔县公安局,她绝食抗议对人权的迫害,恶人让她表态不炼就放人,不表态就判刑。魏群环被非法劳教一年零六个月,被迫害的视力减退,最后双目失明,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半身不遂。

二零一一年农历十一月二十八日魏群环含冤离世。

◇杨雪琴,女,二零零零年快过年时,大概腊月二十三左右,宝鸡县公安局政保股时任股长康宝栓带领李伟等三、四名恶警在多次骚扰的情况下又上门滋事,当着年近七旬的老母亲的面逼她上警车,并威胁说要把她劫持进看守所,她母亲老泪纵横、痛哭失声,刚过完年的二零零一年正月十三左右她迫不得已出去打工了。后来恶警又多次上门找她,因见不到人,毫无原则的说她出去找法轮功学员串联去了,要求家人必须把她找回来。在恶警们严重干扰使她无法正常生活的情况下她暂时离开了家。

二零零一年十月一日,杨雪琴因开法会被岐山县公安局恶警绑架,一起遭迫害的有五十三名法轮功学员,其中包括三名外地法轮功学员,她当时被关押在宝鸡县阳平镇派出所,从一日至二日下午两点共二十七、八个小时。恶警们准备二日下午两点把她们劫持到宝鸡县虢镇看守所非法关押迫害,就在一日下午一点四十左右突然外边狂风大作,瞬间下起了冰雹,二十分钟后风雨渐停,她们被恶警推上警车驶出派出所,她们惊奇地发现出了派出所大院一点下雨的迹象都没有,路上尘土飞扬,这真是上天对恶人的警示呀!

二零零一年十月二日至十月三十一日,杨雪琴被非法关押在宝鸡县虢镇看守所,在此期间看守所里以赵青、冯茹、李改霞为首的吸毒犯受恶警康宝栓的教唆与怂恿,对她和另一名法轮功学员蔡同芳残酷折磨,恶犯们为了阻止她俩炼功,给她砸上了五十斤重的大镣和手铐,每天上早操时由两个刑事犯拖着她跑操,脚后跟都磨出血了。脚镣、手铐长达十五天之久(恶警严陕生、李伟、王旭等参与了对她的非法审讯。恶警为了达到让她放弃按真善忍做好人,不顾她年迈的母亲悲痛万分,强行把老人拉到看守所,逼她劝女儿放弃修炼,母亲除了心疼她女儿吃的苦、盼她早日回家之外,别无它言。第二天她母亲回家后由于悲伤过度一度卧床不起。在她被非法关押的八年多中,她母亲一直都是以泪洗面,忍受着骨肉分离的巨大痛苦,二零一二年正月二十七日,她母亲在极度悲愤与忧伤中离开了人世,临终还在担心着女儿能否平安。中共邪党的迫害夺去了这位善良母亲的生命!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一日,中共人员将杨雪琴骗到虢镇七九二宾馆,说是为了办案方便,实质是进一步加重迫害。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六日,她又被再次非法关押在原看守所,在宾馆的所有费用全算在她的账上了,又一次勒索了她一千多元钱。

二零零二年五、六月份,岐山县法院对杨雪琴等七名法轮功学员进行了不公开非法庭审,在法庭上,她们拒绝了法庭指定的法律援助律师减轻处罚的辩护,她们自己为自己做了无罪辩护。然而整个庭审过程所谓的法官根本不敢让她们说话,只让公诉人信口雌黄,为了抗议这种不公正对待,其中一女法轮功学员义正词严的斥责法官的不公正审理,最后这位女法轮功学员被拉出法庭,庭审也草草了事。大概半个月以后法院送来了非法判决书,对她们非法重判了三至九年不等,她们拒不签字,又做了上诉,几个月后上诉被无理驳回,宝鸡市中级法院走过场似的回复了她们的上诉,维持原判。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六日,杨雪琴等法轮功学员被岐山县看守所所长张启苍等数名警察荷枪实弹的哄骗至陕西省女子监狱。当天女监狱政管理科的刘依林负责接待此事,看完相关材料后,刘依林给岐山县看守所开了一张“暂不收押通知书”,此时已临近中午,张启苍又把她们推搡上车拉到一处单位大院里,把她们扔在那里交予别人看管,而张启苍却带着一大帮人吃饭去了,后来得知是请监狱管理局的人吃饭。一直到下午四点多张启苍回来后直接把她们劫持进女监,这仅仅几小时之后女监却再没提出任何质疑,岐山县看守所就这样走后门式的把她们非法关入女监严管队了。二零零三年八月份,杨雪琴被劫持到六分监区。

◇史俊英,女,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工厂公安处强迫收缴了大法书。紧接着厂公安处经常打电话骚扰或叫到公安处办公室训话、诬蔑大法,尤其张勇强迫史俊英等法轮功学员看攻击大法电视,对他(她)们洗脑。一次厂里打电话,是公安处打来的,史俊英没接,过了一会,处长王池和张勇就冲到她家来了,质问:为什么不接电话?史俊英说没听见。他们说了一些训斥的话,还说以后经常要来。没过几天公安处又派了苏宏博和马胜利到史俊英家来骚扰,让把所有的大法书和资料都交出来。

二零零零年,厂方将不放弃修炼的法轮功学员,列入监视对像,在所谓的什么敏感日都要监管,不能随便出入厂,外出要去公安处请假,上交身份证,控制人身自由。二零零零年十月,厂里办洗脑班企图“转化”史俊英等法轮功学员,期间还扣每人一个月工资。史俊英回家后,也被厂方派人监视,每天早、中、晚都有人来家检查是否在家。

二零零二年一天,史俊英被叫到厂组织部郭长喜办公室,被逼迫写放弃修炼、不去北京上访保证书。

◇翟晋钵,男,二零零零年七月去北京途中,在西安被宝鸡市金台区政法委邪党书记马宏雄国保大队雷智利劫持到某宾馆内,强行洗脑九天未果,又非法关押在金台区看守所十五天进行残酷害。后强行掠夺现金五千元。邪恶金台区政法委书记巨来虎指示单位进行迫害,将翟晋钵的当年奖金扣去三千余元。就在同年下半年,西街派出所的所长李重喜,胡利文连续二次非法闯入翟晋钵的家中抢走大法书籍等个人物品。

二零零一年,宝鸡市农技中心邪党书记张智虎,伙同西街派出所的李重喜将翟晋钵诱骗到金台区卧龙寺进行长达四十一天的洗脑迫害。

二零零二年四月,国保大队雷智利带两名恶警,单位邪党书记张智虎他们在单位私设公堂非法审讯翟晋钵,无事生非,挑拨离间,陷害善良。

◇于苏蓉,女,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厂公安人员追到家中问于苏蓉炼不炼,没得到满意的答复,便在家里,没出示任何证件、文件,就宣布说:从即日起,对于苏蓉进行二十四小时监控。从那时起,不管是上班还是下班,一直有人跟踪、盯梢。后来一到节假日、或邪党开什么会,就强迫法轮功学员写保证书,不允许进京上访

◇刘拎掷,女,因患风湿关节炎,头疼,头晕,乳腺增生等多种疾病,医治无效修大法后,多年的疾病一扫而光。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想给政府说句心里话“法轮大法好”却被北京的恶警劫持到某宾馆软禁,后被劫持到宝鸡金台区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五天。拘留期满,金台区政法委邪党书记巨来虎讹诈现金伍千元。

◇张运来,男,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恶迫害法轮功后,被单位开除工职,使原本和睦幸福的家庭好端端的天塌地陷,是张运来的家人从生活、经济、精神上受到了很大的伤害。

二零零四年四月底,张运来被劫持到金台区硖石招待所迫害。张运来后因精神上的压力,社会上,亲戚朋友的不理解,后因疾含冤于二零零七年离世,去世时不到五十岁。

◇秦丽洁,女,二零零零年去北京上访,被金台区公安分局非法拘留十五天。二零零一年在蔡家坡开法会时被特务跟踪,非法劳教二年。回来后骚扰不断后被迫流离所。二零零一年,秦丽洁在做大法真相资料时被绑架,被绑老虎凳,不让睡觉,受尽了惨无人道的迫害。二零零八年,秦丽洁再遭绑架,被非法判刑八年,现仍在陕西女子监狱遭受迫害。(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