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教半百一场空 修法一年获新生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我今年五十八岁,是二零零五年七月十一日走入大法修炼的。

一、得法重生

受家庭影响,我从小就信佛教(末法时期佛教中的人大多已不理解释迦牟尼佛的法,不知道如何修炼)。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不知不觉竟然会看手相、看风水,还能预知身边的人和事。有的事没发生时我模模糊糊都知道,而后此事真会发生。我知道身边的亲人要有病结果真的有病了,为此家人怕我,有什么事瞒着我,说我嘴黑。

尽管我很信佛教,信了几十年,可脑中总有个念头:我要的不是这东西。你看思想境界没提升,身体越来越不好,腱鞘炎、风湿、过敏性皮肤病、睡觉靠吃安眠药,无食欲吃饭如吃药,真是多灾多难。八十年代就感觉肚子里有个硬东西,硬硬的,明知是瘤,也没想到去医院,我想生死由它去吧。

二零零三年,我丈夫病故。二零零五年七月一天,我睡午觉时做了一个清晰的梦:梦中自己觉的此生太苦太苦就哭啊哭啊,这时观音菩萨把我领到一位佛面前,他说:你要跟我学法。醒来觉的梦境十分真切。当天下午五点,我就坐飞机去了修法轮大法的姐姐家,我告诉姐姐我中午的梦,我姐说:佛教救不了你,只有大法才能让你重生。姐姐给我拿来大法书,我看到师父法像,感到那个亲切呀!猛然想到那个梦,原来是师父!

我开始学《转法轮》,三天半看一遍,我终于明白了,大法才是我要找的。我带着《洪吟》等其他大法书和师父教功录像碟很快回到家。我边学法边向师父学功法,不到一周,就感觉小腹部位法轮在转,肩头、手腕等身体各部位都有法轮在转,全身轻飘飘的,走路感觉脚不沾地,真是高层次大法,与佛教无法相比。我跟姐姐说:我重生了,以后就叫我“重生”。

二、敬师敬法

年到半百的我,终于找到了真正修佛的高德大法,找到了一直管我的师父,所以我相信师父相信法,在各方面都做到敬师敬法。我想无论看见看不见,我们都有法身看护,大法书上每个字背后都有层层叠叠佛道神,我们和神同在,和师父同在,那我们的修炼环境也要干净整洁,这也是敬师敬法的体现。

我首先就要清理修炼环境,儿子儿媳谁都得听我的,不管是18K金还是24K金的毛魔像、什么十大元帅像及收藏币等,再珍贵也得清,统统扔掉,各类书都清理,光书就清理了四百多斤,各个角落没用的物品扔的扔卖的卖,每个角落都干净、简单、整洁。

我请来了师父法像,每天一缕清香敬师尊。我把“法轮常转”的大法轮图也贴在墙上,《论语》也挂在墙上。我还制作了一个玻璃屏风,上面是师父的诗词和师尊署名,下面是莲花图。我想,谁一進来首先看到的就是大法内容的屏风,邪的东西敢進来吗?能让它進来吗?真的進来的人,只要看到大法和师尊法像,不好的因素就会解体。法院和居委会的人都来过我家,象没看到一样。

学法时我净手净口,双手捧宝书过腰盘坐。来我家的同修都说这个场真纯净,仿佛回到了“七•二零”之前,感觉很舒坦。

三、净化身体

我每天如饥似渴的学法、学法,电视搬走,不看常人的东西,就往脑袋里装法,很快师父就有序的不断给我净化身体。先是净化紫外线皮肤过敏,全身皮肤都结痂脱皮,十天左右就不怕太阳晒了,你说神奇不神奇?

接着,我的脸肿的老大,两眼一道缝,一点也睁不开,还伴随发烧。我知道,修炼的路从新安排了,师父在给我净化肮脏的思想和黑乎乎的身体,我把自己交给师父,一切无为。我坚持学法,因眼睛睁不开,我就用右手食指、拇指扒开右眼的上下眼皮看,另一只手翻宝书,也不觉的累,还感觉很舒服,越看越想看,一天看一、二讲以上。儿子看我满脸浮肿有些担忧,我说:“听我的,信师父没错。”结果发烧三天左右,脸肿不到半个月就都好了。儿子说:“要不是我亲眼看到还真不信。”儿子也和我一起学法。

真是大关小关都得过,头部消完又脚肿,肿的不能穿鞋,可出门脚就消肿,回家又肿起来,师父真慈悲。睡觉时腰痛、腿痛、手指痛,感觉不好的东西往下排,通过穴位和指尖排出去了。

师父都是在我明明白白的情况下给我净化身体的,再难我就凭一个信,一个坚定就走过来了。因为师父讲过:“不清理的话,带着这样一个浑浊的身体,黑乎乎的身体和一个肮脏的思想,怎么能达到往高层次上修炼呢?”[1]

大约一年左右,师父开始给我拿瘤子了,先是腹部两侧往中间收缩似的痛,就生孩子那种痛的感觉,流脓带血,一次比一次厉害。又排拳头大的血块,一次排七、八斤样,后半夜排到天亮停了。第二天、第三天照排,不下二十斤,接着瘤子排下来了,象海参,有根有刺。瘤子拿出来了,连带的不好的东西也清理干净了,我整个身体也感觉轻松了,腰和肚子再也不痛了。但是消这么大的业,我一百零八斤的身体瘦到六十斤,现在身体已恢复到九十斤了。

我信佛教四十多年,得到一身病。而得大法才几天,师父就不断给我净化身体,腱鞘炎、紫外线过敏、风湿、失眠到清肿瘤,才一年左右,不动手术不用刀,不动手不动脚,师父就把我体内二十多年的瘤子和各种病业清理的干干净净,这真是人间的神话。我亲身见证了法轮佛法的神奇,能成为师尊的弟子,能在亿万年难遇的宇宙大法中熔炼,我幸运的无法用语言表达弟子对师尊的无尽感恩。

四、学法修心

我十分重视学法、背法,满脑袋都是师父和大法,事事按法的要求做,牢记做到是修。

一次梦中,姐姐说有师父电话,递给我一看,是“第六讲”。我明白了,是师父点化我呢。因为我在佛教中几十年,那些小能小术绝不能掺進大法中,那些东西不能要,我就要师父给我的。从得法我就一直在排除,那个东西来了就排斥、不要,我就听师父的,它不配。“念一正 恶就垮”[2],这个关过的很干净。

我每天都向内找,有时说错话、发脾气,师父就点悟我,让衣钩打在我头上。儿媳向儿子投诉,说我每天领一帮姐妹忙乎什么,不睡觉,才瘦成那样。我马上想到《少辩》,过后善意的跟儿子说:我是在常人中修炼的人,我做的不好和大法、和师父无关。我也会做错事,那是我个人问题。至于我瘦和睡觉少没关系,你们放心。

刚得法三个多月,我就遇到一个大的心性关。我的房子,房产证是我的名,而且房产证一直在我手上,可有人告诉我,房子给人过户了。怎么可能?我去房产局打单,房子真的是别人名,这套房子还被人做了抵押,还有法院协助3100号执行通知书。接着对方常来骚扰,催促搬家,水电都给断了。我想到师父说过:“我们修炼人讲随其自然,是你的东西不丢,不是你的东西你也争不来。”[1]我好不容易得法了,不想跟人争,更不想被人骚扰。我就先搬出去了。律师还说我:你想自动让出来,不行!走也要走的明明白白。但我的心放下了,没太费周折,法院就裁定下来。原来是个别法官与那人串通造假,3100号执行通知书撤了。真的神奇!这一关设的真突然,我听师父的也真不会错。

我天天学法,时时不忘自己是修炼人。一次拔牙是要三颗一起拔,医生就要打麻药。那怎么行?不打麻药,我是神不会疼。我对医生说:“你就听我的,我说不用就不用。”结果没打麻药也顺利拔掉三颗牙,真的没疼。

大法真的很神奇!孙女刚出生,我第一时间抱到手上。我对孩子说:“宝宝,我们是来得法的,不是来做人的。你要跟奶奶学法,跟师父回家。”刚出生的婴儿听懂了我的话,双眼流出两行泪看着我。我明白自己的责任,当晚就决定留下来照顾她们。在病房,我和孩子一人一耳机听法,她还会睁眼看我。现在孩子快两岁了,一直跟我学法、炼功、发正念。

五、做好三件事

我得法就消业,到出来集体学法约是一年左右,之前一直是独修。一次,我在地上捡份真相资料,就特意问一个陌生人:你帮我看看这上写的啥?结果陌生人原来是同修。同修问我能不能到你家学法呀?可以呀!从此我家成了学法点。一周学两次,现救人要紧,就改为一周学一次法。

交流中得知做资料的同修被绑架了,资料点被破坏,同修什么资料都中断了,连师父经文都看不到。我一听就毅然决然承担了做资料的事。不会就学,儿子帮忙下载,师父看到我这颗心,就给我智慧,我逐渐就能独立承担做资料的事。

几年来,做大法书,打印真相传单、小册子,及时印制新经文,发三退名单,给十几位同修提供证实法的条件,再忙宁可少睡觉不睡觉也要把大法事做好。就这样,我的家庭资料点这朵小花一直开到现在。

得法七年多,我在学法上不断精進,用法对照自己,在修心上下功夫。每天五套功法到位,多发正念,还出去劝三退救人,三件事都不落下。有同修问我:你一个新学员能做到这样,真的不简单。我说:其实没什么,是师父救了我,大法让我重生,我就一信,二敬,三坚定,全力以赴去做。

正法已到尾声,自己又修炼时间短,许多方面与法的要求差距很大,如存在做事急躁、自以为是等许多不足。师父,今后弟子一定要听从师父的安排,去掉执着,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不负师尊的慈悲苦度。

层次有限,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谢谢师尊!
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洪吟二》〈怕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