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法的修炼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我是二零零六年开始接触大法,零八年开始修炼的男青年大法弟子,借这个机会谈一谈我个人在修炼这条路的一些粗浅心得,不足之处望同修指正。

下定背法决心

机缘促使我得法了。在二零零八年打工回家,先到岳母家住一段时间,岳母是老弟子,租住的楼房有几位大法弟子,而且还是学法点,每天下午大家聚在一起学法,我也开始跟着学。除了学习《转法轮》,师父在七•二零前的经文到七•二零后的经文逐一学了一遍。虽然外部环境依旧,可是我内心的世界却发生了极大的变化,师父的讲法博大精深,法理由浅入深植入心间。我被这宇宙大法深深的折服,开始后悔自己得法太晚。

师父在《转法轮》中讲:“高层次上的法一定要学透,知道怎么样去修炼;五套功法一步到位,全部学会。将来你可以达到一个相当高的层次,你都意想不到的那么高层次,得正果是没有问题的。”师父还讲:人就象一个容器,装進去什么就是什么。”[1]

所以,从得法的第一个月起,我便决定将这万古不遇的宇宙大法背下来,以便指导自己修炼。

突破背法难关

背法初期难度很大,自己从小记忆力不好,上学时背东西总是记不住,加之各种思想业力干扰,在常人中自己当时属于名利情都很重的人,我什么都不管,就是每一段反复读,在读的过程中加深记忆,然后再闭眼背诵。一般一个自然段有时花上一个多小时是经常的事,前一段背过之后就不再管这一段,开始背下一段,背完后边前边忘,一个自然段一个自然段的往下背。虽然很费时间,可是我觉的太值了,在学法上花多少时间都不为过。之间再穿插听MP3,听师父讲法,晚上吃完饭学师父经文。

大量的学法之后,我觉的自己人的壳在一层一层的破,心性有了很大的提高。虽然是新学员,但是自己很想精進,想按老弟子的标准要求自己,发正念每天六次以上,有机会接触有缘人就开始讲大法真相。

背法过程体悟大法殊胜

在背法中我很明显感到师尊已在管我了,刚开始发正念就有天目发紧的感觉。在背第二遍时打坐出现了摆头,感觉小腹法轮的转动。有时还能听到炼功音乐,我知道我已经是这宇宙中最幸运生命的其中一个,因为我是师父的弟子,走在神的路上的大法徒,心里总是满怀喜悦。

师父在《精進要旨》〈环境〉中讲:“你们想一想人类说自己是猴子進化来之说都能登上大雅之堂,而这么伟大的一部宇宙大法,你们却不好意思给他一个正确的位置,这才是人的真正耻辱。”

按照师父的法,我在工作环境中对同事们讲真相,都以学大法的身份讲大法的美好和劝他们三退。当然前提是我们得做好工作,要勤快,这样大家都会认为你这人挺好,都愿意跟你聊天。在这过程中渐渐跟大家讲真相最后直至他们了解真相三退。

记的在一个小工厂做工,因为工种是简单的体力活,我便利用上班时间在心里默默背法,進度很快,到整点发正念。我与在一起干活的同事们相处很融洽,脏活累活抢着干,得到大伙的认可之后开始逐一讲真相,厂里的人几乎都明白了真相。其中有俩个人当时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得了福报,病痛当时消失。最后连老板也接受了《九评》,听了真相。我体悟到这是大法的巨大威力所致,因为在工作环境默默背法就是工作场所万物包括世人同化大法的过程,表面真相一讲通也就彻底明白了。

背法紧 救人急

那一段时间早晨炼完功发完正念后开始背法,上班路上背《洪吟》、《洪吟二》,上班以默背方式或听法(工作环境允许),中午别人午休我背法,晚上开始学经文,一天到晚沐浴法中,日子过的虽紧张,但很充实。

在背法到第二遍时,自己就有迫切想大面积救人的心,时常想不能局限在向现在自己所接触的人中讲真相,在家乡还有很多乡亲不了解真相(我在离家将近一百五十里外的城市打工)。那边大法弟子很少,众生很难看到真相。师父在《正念》中讲:“大法弟子已经成为众生得救的仅有的唯一希望”。我悟到要回家乡救人了,与自己经常接触的阿姨同修一商量,阿姨同修很愿意和我一同前往救人。

有了第一次大面积救人的经历后,我们有时两人,有时三人甚至四人一起,一共去了十几次,每次去之前加紧学好法,提前向要去的地方发正念,清除阻碍众生得救的一切干扰因素。当天我们带足小册子、护身符、神韵光碟、《风雨天地行》等各种真相资料,每人一大兜子背在肩上就出发了。

下车之后开始挨村发放到乡亲手中,并趁机做三退。中午一般不吃饭,或买一点饼干充一下饥。下午四五点开始返回,每次走时都嫌带的真相资料不足,不够给众生看。其中三退的人数一天多则一百六七,少则几十人,每次都在师尊的加持下平安回来。每次都心怀对师尊的感恩,对众生的慈悲,感觉在救人中的一天太充实了。

师父在《转法轮》中讲:“云游是相当苦的,在社会中走,要饭吃,遇到各种人,讥笑他,辱骂他,欺侮他,什么样的事情都能遇到。”

众生百态,我大致认为可分为四种人:一种非常接受真相并马上三退(这种人较多);一种表示愿意接受真相了解了解再说;另一种人表现冷漠事不关己(这种人不多)。还有一种是极力反对并威胁,这种人极少,有时转上一天碰到一两个。在这过程中我的心性得到了很大的魔炼,由开始的胆胆突突到后来的堂堂正正。开始遇到反对的人,心里愤愤不平到后来能做到坦然不动(只是为他感到惋惜)。在这其中我的畏难心、爱面子心、怕心、怕吃苦的心、争斗心、妒嫉心等等一大堆人心都统统暴露出来。我努力的排斥并用法去衡量,只要救人的心。期间师父的巧妙安排及种种神迹在这就不一一叙述了。

在这些过程中也由衷的感谢和我一起下乡讲真相的老同修。从她们的言行中,我看到了大法弟子对法的坚定信念,看到了老弟子对师父的坚信不动,对众生的持之以恒讲真相的无限动力。我也会象她们一样走向成熟。

背法过程用法衡量

我已经养成了随时随地背法的习惯,只要有大的空闲或上班不影响工作的情况下都能在心里默默背法。《转法轮》在我心里就象查地图一样,哪一讲讲的哪一句话都能很快的反映出来。有一段时间安逸心很大,总是到凌晨起不来,很贪睡,起不来床似睡非睡时,师父的一段法就闪现脑海:“作为一个修炼的人,你要没有坚强的意志,你控制不了自己,你就做不到这一点。”[2]很快就能突破自己的惰性起来炼功。

有一次同事因工作上的问题不听安排,我心里很气愤,一句法打入脑海:“大家知道,达到罗汉那个层次,遇到什么事情都不放在心上,常人中的一切事情根本就不放在心上,总是乐呵呵的,吃多大亏也乐呵呵的不在乎。”[2]马上我的脸由阴转晴,乐呵呵的,同事一看我这样也觉的修炼人真是不一样,很能忍。

还有一次一个同事指桑骂槐的无故骂我,骂的很难听,我赶紧向内找,并想师尊的讲法:“举个例子,有这么个人,一上班听到俩个人说他坏话,说的很难听,气就不打一处来。可是我们讲了,作为一个炼功人,就得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用高标准要求自己。”[2]我的心里逐渐平静,并开始发正念清理他背后的一切邪恶以及阻碍他得救的一切干扰因素。很快他就闭嘴了。

师父在《洪吟》〈实修〉中讲:“学法得法 比学比修 事事对照 做到是修”。当然我还有很多时候不能守住心性,不能用法去衡量,这还需要自己加强学法背法,用法来对照。

背法否定旧势力 走正师尊安排的修炼路

在得法初期的一两年里,我对大法是感性认识较多,虽然每天努力学法背法、发正念做救人的事,可是还是不自觉的走了旧势力的路,先是跟我一起配合救人的阿姨同修被邪恶非法劳教(至今还未出来),紧跟着父亲因为盖房子不慎摔下来去世了,导致全家上下都埋怨我们。以前我有被邪恶迫害经历,家人本来就不理解,经济上也出现了危机。妻子也是同修,比我早得法一、两年,得法后没有上班,属于技术同修比较忙,而且我们结婚多年也没有要小孩。我一个月不到一千块的工资,这些都是走极端没有圆容好常人这一层法导致的恶果,从而落入旧势力圈套。

经过和妻子同修切磋,我们没有按照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我们这一法门,在常人中修炼的这一部份,要求就在常人社会中修炼,最大限度的保持着和常人一样,不是在物质利益上叫你真正失去什么东西。不怕你当多大官,也不怕你有多大的财,关键是你能不能把那颗心放下。”

痛定思痛,我们搬回了自己家乡所在的小城,与本地同修联系上,方方面面开始做好做正。刚搬回来没多久,我们在自己家开了一朵小花,租住的房门前盛开了很多三千年一开的优昙婆罗花,我们知道师尊在鼓励弟子从新做好、走正师父安排的路。到现在为止我们有了小孩,健康聪明,我们也都有了自己稳定的工作,母亲也走入了大法修炼,弟弟、弟媳、姐姐都相继明白真相并做了三退,外围的亲人我们也经常走动,很多已明白真相。我们每天有条不紊的做着师父交代的三件事。

《转法轮》我已背多遍,现在基本能脱本默背,我还要继续努力争取一字不差将大法书印到大脑中。我觉的救人的智慧在背法中变大,除了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送光碟,还能做真相小册子、刻录光盘供自己与同修用,和同修一起安装新唐人电视,有时还能和走不出来的同修一起做救人项目呢。

修炼没有捷径,作为新学员我觉的背法学好法就是捷径,以上和大家交流就是想和我一样得法晚的同修能在背法上有所收获。背法就如同一个人要做一个系统的大工程,贵在坚持,常人中有一句话:“只要功夫深,铁棒也能磨成针。”

在修炼的这条路上,所有的一切都离不开师尊的精心安排和慈悲呵护,离不开同修的相互扶持,最后感谢明慧同修提供的交流平台。合十!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溶于法中>
[2]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