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父亲同修的离世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三十一日】父亲曾是当地比较有名的辅导员,今年三月被旧势力拖走了。父亲过世是非常突然的,表现是睡下去没再醒来。这在我们地区掀起不小的震荡,同修们感到疑惑。虽然我知道父亲有许多执著心,如生活中浪吃浪用,名、利、情非常重,看事物偏颇,但是他看上去信师信法、在业力的承受上真是非常坚强的。所以我也一直在寻思他突然离世的真正原因。

父亲过世时,母亲的状态也非常不好,大小便失禁,吃不了东西,眼睛看不见,从床上下地都非常困难,曾有一度要走的表象。父亲过世后,我要母亲同修时刻记住自己是大法弟子,要信师信法。母亲一开始对我非常有戒心。(后来才知道父亲一直对母亲说我是假修,所以母亲同修一直怕我。)我天天陪着母亲,鼓励她多学法,一段时间母亲生活就是学法、炼功,累了睡一会,醒了继续学法。可是母亲还是不断的被思想业干扰——因为父母的所有储蓄都被哥哥与嫂子拿去,母亲没修去的对利的执著,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她学法时不断受到干扰,不能静心学法。

母亲耳朵失聪,一只耳朵几乎没有听力,另一只耳朵也失聪一年多了,与她沟通时,我就耐心的写给她看,用她能理解的词汇跟她交流,我想她是同修,是师尊的弟子,我一定要帮同修。我告诉母亲:父亲的离世已经带来不好的影响,你一定要好起来,证实修炼大法是有福的。我们一定要走师父安排的路,等师尊回来,我们一起跟师尊回家!

在师尊慈悲呵护下,母亲的身体开始恢复,邻居看到都说:“你把你母亲侍候的真好,怎么这么好呀?”当时邻居都以为她也要走了。我说:“我就让她学法,炼功!”邻居说:“这个功法真好呀,真厉害呀,真了不起呀。”

当母亲体力一天比一天好起来,思维恢复正常,我把师尊《各地讲法》经文给母亲看,想让她多学法,可是我发现母亲似乎从来没有看过这些经文,我觉的很奇怪。我暗想可能她看了忘记了。可是当师尊的新经文《选择》,让母亲回忆起曾经发生的事,着实让我大吃一惊,并找到了父亲离世的真正原因。这恐怕也是同修没有想到的。

迟发的“严正声明”

那天,我把师尊的新经文《选择》拿给母亲,然后就准备晚饭去了,二十分钟过后,看见母亲还在学。我坐在母亲身边,母亲说:“这次师父的经文我怎么看不懂呀?‘人不要选错了方向,讨好邪政会上魔鬼的当。’到底什么意思?”我把我的理解讲了一下,母亲略有所思。

我提醒母亲到发正念的时间了。发完正念,我去厨房炒了个菜,准备叫母亲吃饭,发现她还在寻思。我轻轻拍拍母亲的肩膀,母亲似被惊醒对我说:我修了十几年,怎么就选错了方向?!母亲下面的话让我震惊:“九九年七·二零后,你父亲害怕,要烧大法书,当时我不肯,他说如果抄家我们家就完了。被他这样一说,我也害怕了,就同意了,还帮他一起撕、烧了许多师父的经文。你父亲还曾经向‘六一零’写过不炼功的保证书。这么多年师父一直在保护我,我的腿在常人中就是中风后遗症。可是师父慈悲,没有让我的嘴歪手抖,让我看上去和正常人一样。师父也一直在点化我,可是我不悟,今天学了《选择》,我知道我错了,以前做了对不起大法的事,我不敬师不敬法呀!你父亲讨好邪政呀!”母亲哽咽了。

母亲将近九十岁了,长年看着父亲的颜面生活,逆来顺受,没有自己的主见,虽然父亲做了很多不敬师、不敬法的事,她却不敢说,即使说了父亲也不会听。长年累月,母亲就用忘记或不记得来掩盖自己的错误。师父慈悲,用《选择》唤醒了母亲的记忆,让母亲有了忏悔的机会。我让母亲发“严正声明”,母亲说应该的。于是我帮她写好,并让她对着师尊法像读,看着母亲难受的样子,我觉的自己作为同修真的没有做好。

写好严正声明,我心里很是痛惜:父亲离世之后,母亲失去了独自生活的能力,我陪伴着母亲,鼓励她多学法。这次师尊新经文《选择》开启了母亲的记忆,让她记起了自己和父亲曾做过的很多不敬师、不敬法的错事。使她有机会改正错误,从新走好修炼的路。

无法再发的“严正声明”

父亲曾是我们这片地区的辅导员,九九年“七·二零”之前我们家每个周末有十多位、甚至几十位学员来我们家学法。由于他能说会道,很有人气,家里曾是车水马龙,天天来人不断。九九年七二零迫害发生后,由于他名气传外,“六一零”、司法、警所、街道、居委一起来找父亲,在威逼利诱下,父亲害怕了,写了不炼保证书。

父亲也曾写过严正声明,由于爱面子,他轻描淡写将自己不敬师不敬法的言行作了声明,被明慧网退回,而帮他上明慧的同修因当时也是邪悟者,所以也不严肃对待“严正声明”,退回后没有再让父亲从新再写。这些年来父亲外表给人一种“坚修大法”的感觉,同修们都称赞他坚修大法,而母亲却不被同修看好。其实父亲内心恐惧极了,是同修的盲目崇拜使他不能真正面对自己。

二零零六年,我开了一朵资料点小花后,为了让父母多学法,我先后给了父母三套师尊的经文及单行本的经文。而母亲一直对我说父亲不让她看师父的经文,事实是由于恐惧父亲害怕家中有大法的书籍,经文都被父亲送走或销毁了,所以母亲同修连《各地讲法》等等师尊的经文都没看过。

二零零五年父亲出现病态,生命垂危。师尊点悟我回母亲家住。我带着孩子回家住后,不断发正念,一周后父亲病状假相消失。二个月后,父亲又把我赶走了。因为我在生活上非常简约,与父亲的浪吃浪用成为鲜明对照。

父母执著于常人生活的追求,为了让父母不执著于常人生活,我就在周一至周五中午去父母家学法,我只吃白馒头,我想用实际行动告诉他们修炼人应该口断执著,抓紧时间学法,他们不以为意,全然不听,还嘲笑我穷。由于工作关系父亲受邪党文化毒害很深,虽然我给过他《解体党文化》、《漫谈党文化》,但是他不能彻底解体自己思想中的邪党因素。

“七二零”之后父亲到处传我不修了,当听同修说我修的好,法理悟的好,就又说我是假修;后来我开了一朵小花,他不能说我不修炼了,就又说我对父母不关心等等,而听到的同修不能从法上看待我们家中同修间的矛盾,不能正面指出父亲的执著,却私下里到处传。多年来总有梦境提醒我,父亲不在法上,我也曾希望同修能帮助父亲。可是同修们都用常人的理来衡量我与父亲间的矛盾,认为是我对父亲不孝顺。若干年后,在开法会时连不认识的同修都说,我才不要听某某(指我)讲呢,她对她父亲这么不好。现在我悟到,父亲的表现其实是给同修与我魔了一把,是让我们向内找,真正实修自己。如果同修们都能真正的在法上看问题,那么父亲同修也能真正实修。

在回家住时,“六一零”人员来过我家,我告诉来人:法轮大法是正法。是修真、善、忍,提高人的心性,是修炼。在我的正念下,“六一零”人员表示以后不再来了。那时母亲告诉我,“六一零”曾多次来找过你父亲,但可能出于情面,母亲并没告诉我父亲曾向“六一零”写过不炼保证书。

由于父亲曾向“六一零”写了不炼保证书,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在修炼上表现为不善,杀生(为了吃)、不修口、执著吃、疑心、仇恨心、不真(说大话),修炼状态很差,至死他的腿都没盘上过,发正念就睡,学法学不了。

我曾想到父亲是否做了什么对不起大法的事,多次提醒父亲做了对不起大法的事一定要“严正声明”。可是他都否定,说自己从没做过对不起大法的事,自己是一修到底的。其实他是怕掉面子,因为同修都觉的他信师信法修的很坚定,都尊重他。为了维护自己的面子,父亲执迷不悟。

最近几年,我曾多次把同修写的有关不作“严正声明”被旧势力钻空子的文章给父亲看,提醒他做过对不起大法的事一定要声明。就在父亲走的大约前一、二周,师尊在梦中点化我:要声明。当时我苦思冥想不明白“要声明”是什么意思,由于当时真在酝酿给政界要人写劝善信,还以为师尊鼓励我做的对呢。师父看我不悟,就直接点化我让父亲同修作“严正声明”。现在想来当时父亲已经非常危险了,旧势力要下毒手了,师父怜惜慈悲于弟子呀,可是当我对父亲讲,并告诉他这是师父点化我的,父亲还是否认,说他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大法的事,没有不敬师不敬法,并且还非常恨我。

修炼是严肃的,如今父亲再也不能在人世间写严正声明了,没有机会了。写到这儿我的天目中看到父亲的舌头上钉着一个象铜板钉子一样一种古代的刑具,身体象被晾着的衣服挂着,我不敢告诉母亲同修,因为我知道母亲尚有情没修去。

有同修知道父亲对我有看法,就经常在我面前说:你父亲坚修大法。我曾告诉同修不要只看表面,坚修还要实修。同修就认为这是我与父亲有矛盾,是怨父亲,是我对父母不孝。我表示我只是把父母当同修,一切宿怨师尊都会帮我们化解,事实也是这样的。

同修盲目的崇拜也给父亲造成很大压力,使他没有勇气承认自己的错误,留下永远的遗憾。

父亲的过世对与父亲走的最近的同修触动最大:

Z同修曾一度也到处传言我不关心父母,并说我没我哥(常人)好。拿一个修炼人与常人比本身就是问题,而说我不好的原因,就因为Z同修来我父母家总是周六日来的,曾看到我哥在。我哥曾经八年没上门,为了要买父母居住的房子才来,而且他们一年也只来三五次,来就是要钱,父亲出于救儿子的情,才将儿媳孙叫来作三退,这是父亲在最后的岁月向我诉说的。我是周一至周五来父母家,照顾他们的生活起居,周六周日我要做真相资料。可是这么多年我一直被同修误解,而同修们也不能从法上去认识我与父亲同修的矛盾,帮助同修从法上提高,归正我们修炼的环境。

由于同修在我家同修间的矛盾中没有起到帮助同修、化解矛盾的正念作用,曾一度给我造成很大压力,无形中加大了我的魔难。表现上是单位加重我的工作量(我的工作与讲真相救度众生是联系在一起的),“六一零”也曾一度跟踪我并与我正面交锋。因为我深知修炼的严肃,言、行中处处按真、善、忍要求去做,让世人敬重。他们曾当面说:没人能和你比,谁能和你比呀?你真的是个好人。在师尊慈悲的看护和点化下,我稳健的走在证实法救度众生的修炼路上。

在父亲走后十多天,Z同修来跟我说要回老家好好反省。是呀,同修们,我们都得好好反省:我们真正实修了吗?修好自己,才能做好三件事。只有真正的看到自己的人的执著,才能从根本上修去人的执著;只有悟到修炼人与常人的真正不同而不是理论上的,才能使自己的每一个空间、每一个层次得到升华,同化大法。

要写的很多很多,写下这些,不是为了证明谁对谁错,只想告诉同修们,珍惜这万古不遇的修炼机缘吧,师尊珍惜我们比我们更珍惜自己。既然师尊慈悲给我们严正声明的机会,同修不要失去,做错的赶快纠正呀,失去的将永远失去!我父亲就是前车之鉴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