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脚本:神韵——新世纪的文艺复兴 (2)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四日】(接前文

四、科技文明的冲击

历史的转轮飞快转动,东西方之间完美的平衡生出了大逆转。今天,我们很难想象曾经有这样一个时代,骄傲的西方热烈地崇拜中国,他们之中的佼佼者以穿中国丝袍、入中国籍为荣,正如现在我们穿上了adidas,挤破了头移民欧美一样。

两百多年间天翻地覆,东西方之间发生了绝对的逆转。我们得问:这中间发生了什么?

来自太阳王的使者航向中国一百年后,1789年发生了改变历史的事件:法国大革命。太阳王的后裔路易十六被送上了断头台。在这之前,瓦特发明蒸汽机;孟德斯鸠《法意》、卢梭《民约论》、狄德罗等人编纂的《百科全书》先后出版,打造了与过去两千多年来完全不同的欧洲心灵。从器械、社会结构到思潮,西方经历了一波波的冲击。十八世纪末,这已是另一个欧洲。

工业革命如火如荼地朝前猛进。蒸汽机如雾的热气、一柱柱冒浓烟的大烟囱出现在地平线上。不久,铁铸的火车黑头颅一路切开了欧洲大陆。以这新获取的速度,加上启蒙运动带动的去宗教化、科学理性,西方人在地球上获得了前所未有的自信。海上帝国英国成了“人类的主人”。

在地球的另一端,1722年,康熙之子雍正即位。此后,清帝国不再有像康熙那样自信、英明,敞开心怀促使中西文化融合的帝王。

即位后第一年,雍正展开全国性的宗教迫害。各国传教士被驱逐、隐匿、险些丧命,中国与西方之间的桥梁断裂。同时,雍正及其子乾隆大兴文字狱、闭关自守,以真正意义上的锁国蒙蔽了文人、百姓的心灵,把原本开放自信的清帝国一步步引向了封闭和懦弱。

从这里开始,中国失去了世界。

莱布尼兹之后的赫尔得这样说:“中国人以及世界上受孔子思想教育的其他民族仿佛一直停留在幼儿期。”推崇中国的伏尔泰成为人们嘲弄的对像。进入十九世纪,西方对中国态度的一百八十度转变已告完成:“这就是中国人。昔日他们还是人类无与伦比的精英,今天已降为人类学研究的奇物了。”

在新一代欧洲人的眼中,顽冥不化、停滞不前的满清是一艘破败的战舰,一具画满了象形文字的木乃伊。大英帝国三次派遣使节团向中国叩门,最后以枪炮、战舰打开了清帝国紧锁的大门。

1840年,没有一个中国人会忘记的鸦片战争开始了。1860年,英法联军攻陷了圆明园,这雨果称之为梦幻之园的花园建筑,大火焚烧了三天三夜。1900年,八国联军攻入紫禁城,在北京城四处纵火焚烧、掠夺。一起被焚毁、掠夺的,是这东方古国的自尊。

就这样,人类迎接二十世纪的到来。

彻底击垮了自己崇拜过的中央帝国,欧洲挟工业革命带来的精良器械、扩张版图的野心、权力意志,以加速度朝前推进。十九到二十世纪,欧洲帝国主义横扫“落后”的东方、南半球、黑暗非洲。击垮了敬天、和平的东方文明,西方移除了和自己抗衡的另一种文明思维、另一种心灵,把独树一帜的科技文明竖立在地球四方,所向披靡。

东方古国成为文明的失败者。从印度、日本到中国,全盘西化、半殖民、殖民地成为这些古国共同的命运。“汉字不亡,中国必亡”、“横的移植”成为五四文人为濒于亡国灭种边缘的老大祖国设想的唯一出路。二十世纪末,成功地模仿了西方、跻身世界列强的日本回头思索:“什么才是日本?”直到今天,伟大恒河流淌的印度没有从两世纪铸造的被殖民者受创心理痊愈。而在另一方面,说流利英语的印度精英成为电脑程式界的一支异军突起。

全军覆没的东方文明退入地平线,人类一步步迈入了科技文化所宰治,数码化、器械化的现代文明,与自然、天道越行越远。

五、2012

预言中的2012已临。早在新世纪之交,地球陷入了水火交煎。大海啸、森林大火、瘟疫、大地震、金融海啸,人类经历了一回回的试炼,地球危险地悬在银河系中。从气候的冷热异常、圣婴现象到有毒的空气、死去的河流,我们明白:科技文明到了结账的时候了。

追忆数码革命之前人类的面貌,我们大惊失色地发现:今天的人类是一种变种。在欧美最富裕的国家,数字节节攀升的痴肥症、厌食症生出了触目惊心的变形人。奇特的变性人更是违背了自然的一种异形,是人对天的忤逆。

从东西方智者生活的时代到今天,人类经历了一场巨变。我们所生活的时代是哥白尼日心说、牛顿万有引力、达尔文进化论之后的产物。是工业革命悲惨的工厂、烟囱的延续。是马克思无神论之后的荒芜时代。什么时候开始,教堂的钟声默默地敲了几下,钟声穿过街道,成为人在地球上生活荒凉的点缀。

自从人背离了对神的信仰之后,从道德到艺术,人类陷入了虚无的荒漠。人杀人、被杀,像是太阳升起、落下一样平常。“没有永恒,就没有美德。”没有了神,人陷入了绝望。没有了神,人把自己抛弃在现代文明的废墟,坠落在无底深渊。现代的真正罪行是人对自己的谋杀。是人对自己缓慢的,一天一天的集体谋杀。

工业革命之后的人类囚禁在地球上,大规模地进行这一场自我毁灭。玛雅古历上2012年的预言有如一个暗示,一个难逃的诅咒,耐心等待我们。

在一切皆可的后现代氛围中是乱伦、乱性、道德失序。纽约时代广场上,遍布的数码霓虹广告闪烁,有如外星世界。地铁里、街道上的人们身体多了一件附件:手机。iPad越来越薄,越来越贴身,然而,人类离人的本能越来越远。

人们坐在电脑前,向遥远的陌生人拍出求救信号。以一分钟两人、一年一百万人自杀的速度,万物之灵的人类在地球上绝望地生活、朝未来挺进。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