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使我在海外得法 神韵让我溶入整体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四日】

师尊好!
同修们好!

我是一名海外的大法弟子,于二零零七年初得法修炼至今,一路摇摇晃晃的走到今天,全靠师尊的加持和鼓励。大法洪传已是二十载,我却在最后的这段时间得法,真是相遇恨晚,但师父给我的却一点都没少,想起师父的慈悲苦度,我也总是泪水盈盈,也只有更好的修好自己,更好的做三件事来助师正法,在这最后的时间里修到圆满随师还。

得法

师父说法难得,回想起来自己得法的经过,真的都是缘份化来的。我出生在农村,从小家中没什么书,但偶然得到一本,我会细嚼慢咽的把书看完。初中时,我的姐姐经常买五角丛书回家,我也常看,其中一本《世界四十九大谜》让我印象深刻,常常会想起,并随着年龄的增长,世事的变化,想去寻求答案。父亲告诉我小时候,我们那里有座寺,那里有几个和尚,他经常到那里去玩,后来文化大革命的时候,和尚都离开了,那里成了猪圈牛棚。父亲说起这事时显得有些遗憾,后来也就很少提了,但也许那时就为我埋下了求佛求道的种子。

我从小很懂事,在学校成绩也很好,从小学到初中,一直是班里的班长,也不幸的是一直是邪党下属的团队干部。初中毕业,为了不增加家长的负担,我考上了专科学校,在那里学校希望我继续担任团干部,后来就被我拒绝了。同时我对佛产生了向往,偶然听到“相”这个充满神秘的词,就紧追不舍,但也没得到答案。就这样,大专毕业,开始了在外企的工作,我脚踏实地、实事求是、努力上進,一切都很如愿,但不时也会为了名利情等让我很痛苦。我认为自己是非常传统的中国人,但偏偏遇上了和外国人结婚,后来就来到了海外。出国之前去书店捧回了一套古籍书,想以后研究中华传统文化,好去传播给外国人。但没想到,到了这里,中文没有了用武之地,连英文也没用了,得从新学习语言,家庭、生活、学习,一切都是从零开始。而且在这个小国家的小城市,没有一个中国人,我觉得几乎让人有点窒息,也不知道生命的意义在哪里。

二零零六年我的第二个孩子出生,一次在朋友家里偶然的看到了新唐人电视台。闭门在家苦读语言、努力融入当地社会的我第一次知道了除了CCTV以外的中文电视,我又是惊讶,又是欢喜,之后赶快装了一个卫星电视,我一边带孩子一边就开始看新唐人。我从《九评》到《细语人生》,从《人杰地灵》到《大千世界》,从《透视中国》到《认识中医》,从《新闻周刊》到《我们告诉未来》……所有的节目都吸引着我的眼球,所有的画面对我来说都是耳目一新的。在国内那么多年的电视已经觉得厌烦和无聊,而新唐人的节目,朴素真实,没有国内电视的那种虚伪感,最重要的是,所有的电视节目都是那么善良、诚恳,平凡的告诉着人们一些真实的信息,不仅告诉中国发生着什么,也告诉我西方是怎样的社会,让我真实地感受到了这几年在海外所经历的和看到的事,引起了我很大的共鸣。在我看新唐人的过程中,我明白了什么是启蒙。以往看电视只要能让我提出一个令人怀疑的逻辑问题,我就不想看了,烦。而新唐人的电视求真,求善,包容着所有的观众,新唐人电视把国内电视颠倒黑白,混淆事实,让人看不清真假而放弃寻找真相的事实呈现在我的面前,我知道了什么才是真正的媒体,我由衷的为新唐人所震服。

我最愿意看的,最想看的是《我们告诉未来》,影片中关于法轮功的大量史实画面,真实而珍贵,平凡而伟大的故事更让我震惊。但当我在《细语人生》节目中听说《转法轮》一书在网站上就可以免费下载时(当时根本不知道有大法网站,还以为要加入后才能得到的,也不知道新唐人在网站上也能看),我就迫不及待的下载,先睹为快。

于是我知道了真善忍,我知道了人为什么活着,我知道了更多关于佛道神的事,知道了古人的修炼是怎么回事。这次的冲击是很大的,挑战也是很大,因受中共的谎言干扰,有时我甚至有点害怕而不敢看了,几次放下,但放下之后,《转法轮》中讲的法理,真善忍的正法理,一直萦绕在我头脑中,我知道这是一本不同寻常的书。终于看完了第一遍《转法轮》,当时我觉得整本书说的就是一件事——放下执著。

就这样我用了半年的时间“研究”了新唐人后,开始了个人修炼。

个人修炼

我因为从小身体健康,乐观开朗,所以没有象其他同修一样一上来过大的病业关,但修炼时间不长(我通过上网看师父的教功带自学的五套功法),我因为总是怀抱孩子而引起的腰酸背痛不翼而飞了,一次骑车上坡也不累了。我的身体不是很敏感,但我知道师父给了我很多,我比以前更健康了。

当孩子半岁的时候,我就开始了找工作,收到了无数的回绝信。通过学法,我知道自己一切都是有安排的,结果一年的产假刚满的时候,一封求职信立即得到了回复,并要我马上上班。我觉得师父什么都说得明明白白,只要时时对照,就会发现所有发生的师父都已经说到了,从此心里就象有了明灯,不再迷惑,还有问题,学学法就知道了。对我来说,找到了生命的意义,再痛苦也是幸福的。

但修炼毕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知道了法理还是不够的,要做到,才是真正的修炼。我的先生在中国工作了好几年,他很了解中国的现状,也因此受国内媒体的宣传误导,接受了一定的党文化。当他知道我要修炼法轮功的时候,他几乎有点受不了,看他担心害怕难受得睡不着觉,我也是心里不是滋味。但我知道这就是考验,就是过关。因此我对他的表现很明白,我修炼的心也是非常坚定。不过关过去了,什么事都没有,假相的出现是要让我修的。回头看看,越觉得大法的珍贵,人的执著才是痛苦的根源。

因为周围没有同修,我一直是一个人看着《转法轮》和师父的其他经文在常人中修,知道了法好,我也见人就介绍《法轮功》,但反而被当作了另类。我为这么好的法自己不能做什么而整天难受。有一段时间看师父的经文,总会看到师父好像不断的在说“走出来”。我在想怎么走出来呢,我这里就我一个人,走到哪里去呢?

神韵让我溶入整体

看新唐人的那一年,我就看到了新唐人全球华人新年晚会。我从小喜欢唱歌,喜欢戏曲,那长袖飘飘的仙子让人忘却红尘烦恼。第一次听到节目里的歌曲,我觉得这真的是天籁之声,悠悠万古之音,涤荡人心。我每年必看。我觉得那些能为神韵作推广的人真是万幸,有朝一日神韵来这里,我也要参加。二零零九年神韵来了!于是我开始走了出来,来到了集体的修炼环境中。那是另一种修炼了,我感觉一切从新开始。我很快就知道,自己根本没有真正的修炼,没有做三件事。为了赶上正法的進程,在二零一零年神韵巡回结束后,我就开始参与大纪元报纸的工作,并利用报纸的工作来讲真相。

个人在常人中修炼,虽然很难,但毕竟只有你自己,你知道你和常人不一样,相对容易很多。在修炼人中修炼,配合好出奇迹,配合不好,那真是寸步难行。虽然修整体是在修个人的基础上的,但是每个人的层次都不同,如何来配合,如何能做到无条件配合,这犹如高山般阻挡着我们。我也开始出现各种执著心,想要逃避的怕心,不服气时的争斗心,怕人说的虚荣心,还有隐藏很深的显示心,等等,一颗颗出来让自己反省,好几次这些心出来的时候,我都无法接受自己有这些心,觉得这都已经修掉了,但一次又一次反映出来了,有时是自己悟到了,有时就是从其他学员身上看到的,我想根本的原因是因为以前都没有真正彻底的修干净,还有漏。师父说:“我经常跟大家说这样的情况,就是俩个人发生矛盾的时候,各自找找原因:我这儿有什么问题?自己都找找自己有什么问题。如果第三者看见了他们俩个人之间有矛盾,我说那个第三者都不是偶然让你看见的,连你都要想一想:为什么叫我看见了他们的矛盾?是不是我自己还有不足的地方啊?这才行。”[1]我慢慢的也知道了要无条件向内找,遇到矛盾要“少辩”,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但我想只要坚持学法,按师父说的做,就一定会柳暗花明又一村的。

正法的洪势势不可挡,我有幸成为其中的一粒子,感谢师父的慈悲救度,感谢同修的帮助。师父说:“大家知道,为什么从迫害以后進来当大法弟子的很少?就是因为旧势力已经卡住了,没有特殊情况下,没有我特殊需要,都進不来的”[2]。我很幸运我進来了,我不知道自己的誓约是什么,但我知道自己是师父需要的,是有责任的。我还有很多的执著没有修去,还有很多证实法的事没有做到位,在海外生活求安逸的心,常常使自己懈怠,之后又后悔不已。我只有不断精進才能对得起师父的救度和自己的誓约,让我们彼此提醒,互相鼓励,共同精進!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 《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2]李洪志师父著作 《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