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无神论者走向佛法修炼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五日】

一、被无神论洗脑

修炼法轮大法前,我是一个顽固的无神论者。

我出生于中共建政后的五十年代。从小学到大学的无神论教育,以及无处不在的书刊杂志、电影广播等各类宣传的影响,自然而然的使我成为一个无神论者。每当看到相信神佛的人,心中便不屑一顾,认为这人迷信、无知。特别是看到一些关于巫医神汉、跳大神骗人的报道时,认为信神的人都是这样的。庆幸自己生在“新社会”,能够接受到共产党无神论“科学”的教育是多么的幸运。后来当知道世界上有许多人信仰佛教、基督教时,头脑里自然的就出现了书本中灌输给我的东西,认为是精神鸦片,那些人只不过是因为内心空虚,寻求精神寄托罢了。

我从来没有去庙里烧香拜佛,即使外出旅游经过寺庙,也只是当成历史文物浏览一番。也没有算过命,不相信有命运之说。

随着年龄和阅历的增长,也遇到一些神奇的、用人类的知识无法解释的事情,会去问老师或者在书本中找答案,往往都说是自然现象、或者说是巧合、或者说大千世界无奇不有。自己也没有想到去多想想,还认为很有道理。

文化大革命的时候,我十三岁,懂事了,到文革后期,我已经是一个青年人了,经历的那一切至今记忆犹新。那时全国所有的宣传机器,广播电台报刊杂志,今天一起大张旗鼓的歌颂某个党的领导人是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无数英雄事迹可歌可泣。可没过几天,这个革命家突然成为阶下囚,全国宣传机器又一起大张旗鼓的批判这个人是叛徒、卖国贼,有过好几个老婆,其罪恶罄竹难书,似乎不杀不足以平民愤。不禁令人疑问:这么多罪恶为什么几十年没有被发现?先前的英雄事迹又是从哪里来的呢?

我的父母是普通干部,以前我家住在一个机关大院里,在那里有时会听到人们私下议论××领导是共产党進城后新换的老婆、××领导的漂亮老婆是组织上安排的。我心想:这不是和陈世美、黄世仁一样了吗?(当时还不知道黄世仁和白毛女的事情是编造的)

文革后期,我已经开始不相信共产党了,可是对无神论的观点却毫不怀疑。而且把它当成了自己的观点,认为自己是不会错的,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说服我,以前没有,以后也不会有。

其实不是我不愿意相信神佛,人生有太多的无奈,痛苦无助的时候我也希望能有救苦救难的大菩萨来帮我。可是我从来没有看到过神佛,看不到的肯定是不存在啦,不存在我还相信什么呢?那不是自欺欺人吗?这是我一直的想法。

二、一本天书

直到一九九八年的春天,和一位口碑很好的教授说话,得知她修炼法轮功。她拿着一本《转法轮》,我问《转法轮》是什么书,她回答说:“这是一本天书。”我心想:还从来没有看过天书。这书我得看看。当时心里还有些疑问:这世上怎么可能有天书?这位教授是一个很严谨的人,她为什么这样评价这本书?

我认真的读了《转法轮》,起初因为对修炼的概念还不熟悉,最大的感觉是这是一本教人做好人的书。我以前看过一些佛教中的书,也看过圣经,不同的是《转法轮》中的语言直截了当,说的更清楚,更全面,能使人明白。而且在看书的时候,我能感觉到一种力量的存在。

师父在《转法轮》中说:“这个宇宙中最根本的特性真、善、忍,他就是佛法的最高体现,他就是最根本的佛法。”看到这话,心里一动:宇宙中真有这样的特性吗?要是有,那真好。

师父在书中最后说:“同时在传法过程中,我们也讲出了做人的道理,也希望你们从学习班下去之后,如不能够按照大法修炼的人,最起码也能做一个好人,这样对我们社会是有益的。其实你已经会做一个好人了,下去以后,你也能做一个好人。”

当时就在心里想:这个李老师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的父母希望我做一个好人,是因为我是他们的儿女,希望我能孝敬父母,爱护弟妹;我的领导要求我做好人,是希望我能服从他们的管理。这个李老师我又不认识,为什么要我做好人?当时就是有一个感觉,就是觉得师父特别的正,特别善良,跟一般的人不一样。

可是看到书中师父提到佛教中的六道轮回及其它修炼中的事情时,我就不相信了,觉得这些事情太玄。

过了几天,在单位上班。有一个同事,以前是老病号,修炼法轮功后象换了一个人,所有的毛病都没有了。这个同事得知我看了《转法轮》,休息时拉着我要教我炼第一套功法。人家好意,不好意思拒绝,心想应付一下吧,只当锻炼身体。就跟着她学起来,当我站好姿势,刚刚伸开两臂时,突然听到小腹部位“啪”的响了一下,声音很大,就好象被打了一下,但不痛,同时发现一个东西放到了我的小腹上,接着小腹部位感觉到快速的旋转。我告诉了同事,同事激动的说:“师父给你下法轮啦!”

我心中暗暗吃惊:原来书里说的是真的啊!我突然明白了,刚才那“啪”声音是师父在教训我呀!师父知道我想什么。书中说的那些我认为很玄的、难以相信的原来是真的啊!如果不是亲身经历,我可能很难相信这样的事情。可是当我亲身经历了,面对事实,我不能不承认这是真实的!

后来,中央电视台抹黑法轮功时故意把一个自杀的人说成是法轮功学员剖腹找法轮。一些无神论者也说:法轮怎么能在肚子里转呢?那肠子不是要搅坏了吗?其实法轮不是我们这个物质空间肉眼能看到的实体,是在身体的另外空间体现的。打个比方,人身体细胞里面的电子围绕原子核转动的时候,人能感觉到吗?师父也讲过了不能杀生和不能自杀的法理。真正的法轮功学员绝不会自杀的。

当时我还体会不到师父说的另外空间,只是想到以前在医院里拍X光片子,X光能穿透人的身体,却没有任何感觉。心想法轮应该是比X光更细腻、更有威力的物质构成的吧。虽然心中暗暗吃惊,奇怪的是,我很快就平静了。一切都是那么自然、祥和。以前经常看到佛家寺庙里有“法轮常转”的匾额,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我相信那一定是很好的话。

不知为什么,有一点我当时心里特别肯定,就是师父给我下法轮时应该没有声音的,那声音是师父有意让我听到的。我感觉师父在用这种方式批评我。后来跟别人交流时,确实其他人是没有声音的。

当时我还不明白修炼的内涵,只记得师父要我们提高心性,别的什么都不要我们的。我就想:那我就炼吧,做一个好人,做更好的人吧。不久,我惊奇的发现,以前经常困扰我的慢性病,如鼻炎、胃炎、支气管炎、关节炎都好了,身体特别的轻松。

三、思索

感谢师父为我打开了一扇门。我问自己:无神论究竟对不对?是不是科学的?无神论的重要支柱是進化论,那么人究竟是不是从猴子進化而来的?

师父在 《转法轮》里列举了科学家的研究成果,证明了史前人类和史前文明的存在。也就是说,早在达尔文進化论中的猴子还没有出现之前,人类就已经存在。進化论是错误的。

我开始留意这方面的资料,得知达尔文的進化论迄今为止还只是一个假设。按進化论所说,从猴子進化成人应该有一个漫长的進化过程。这漫长的進化过程中应该留下各个阶段的化石,可是在考古界至今没有这方面的发现。考古界没有发现進化过程中的那个阶段之间的东西,也就是说中间过渡形式没有。而且不只是人,世界上所有的物种都没有進化的化石证明。现在国外有许多科学家已经公开承认進化论是不存在的。

在西方国家人们大多信仰天主教和基督教,包括许多著名科学家,如牛顿等一大批著名科学家。有的科学家还用科学来证明《圣经》中一些神迹的真实性,他们认为科学与宗教不是对立的。

“这一尽善尽美的包括太阳、行星、彗星的大系统,唯出于全能的上帝之手……就象一个盲人对于颜色毫无概念一样,我们对于上帝理解万事万物的方法简直是一无所知。”――牛顿(《数学原理》一六七八年)

“有些人认为宗教不合乎科学道理。我是一个研究科学的人,我深切的知道,今天的科学只能证明某种物体的存在,而不能证明某种物体的不存在。”――爱因斯坦

“科学是人类对客观世界的探索活动。与客观现象相冲突的理论被科学视为谬误;能解释现有现象的理论被科学视为暂时的真理,并在以后不断接受检验。而目前无法解释以及尚未被揭示出来的现象被科学视为未知世界。”

“迄今为止,在有神还是无神这个问题上科学界并没有得出结论,因为没有任何一个科学观测和实验可以否定神的存在。”

我认识到,科学不是哪一个人、哪一个政权说了算的。怎么能以一个假设作为绝对的真理呢?!在这个世界上,人看不见的东西很多,有待于人们探索的很多,怎么能以自己看不见为标准否认其存在呢?反思自己已经习惯了眼见为实,迷信学校、迷信书本,迷信宣传,自以为是。我觉得我就象那个井底之蛙。

四、佛恩浩荡

修炼不久 ,就感觉自己的身心都在发生着巨大的变化。不知不觉中,所有的慢性病都好了,真正体会到无病一身轻。而且能感受到自己道德在升华、精神境界在提高。每看一遍《转法轮》,都会有不同的收获,都会帮助我進一步的提高。慢慢的我体会到了这本书的神奇。

我明白了什么是修炼,明白了法轮大法是佛法,是佛法修炼。是不脱离世俗的修炼。我发自内心的决心跟着师父修炼!

从小希望自己做一个正直善良的好人,生活在美好的世界里。不知从何时起,我慢慢变成一个只看重眼前利益得失的人,得到了就高兴,失去一点就痛苦或者委屈。心胸也狭隘了,只关注自己的感受,有时嘴上不说,心里总是埋怨别人不好,经常是活的很痛苦、很累。也经常会看一些励志的、教人成功的书,也只能是使自己表面上做的好一点,不能从根本上改变自己,而且也不能持久。有时做了一点表面的好事,就认为自己了不起了,又使自己多了一点清高和自傲。

法轮大法使我明白了人从哪儿来?人活着的目地是什么?人为什么会遭受痛苦?什么是真正的好人和真正的坏人?

我从一个自私自利,只感受自己和考虑自己的人开始改变成能为别人着想的人了。我的母亲有重男轻女思想,偏爱兄弟,尽管我处处为她着想,她还是不满意,常常指责我,我心里感觉很痛苦,经常与母亲发生争辩。修炼以后,我放下自我的感受,不管出现什么情况,只找自己的不足,再不和老人争执。母亲高兴的对弟弟妹妹说:“你姐姐修炼法轮功,脾气变好了,不和我顶嘴了。”

我丈夫姐妹多,有经济不宽裕的,过去公婆在世时经常和我会有矛盾,互相都不满。修大法后,我按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放下个人恩怨,主动对她们好,遇到需要我帮助的,我就要求自己象对待自己亲姐妹一样,或者更高的标准去做好,只管做好,不求回报。她们都说法轮功使我变了一个人。现在我们之间的关系都很好,大家在一起很溶洽。

我所住的小区是住户分组收电费的,每组一个总表,每家分表。其它小组多是每家轮流收,我所在的小组有人说忙,有人说不太会算账,希望我负责收电费,我想就是吃点苦,就承担这件事情。收钱时是先按每家分表上用电量收钱,然后集中起来按每组总表上的用电量交钱给电力公司。有的小组收的钱总是不够,要每家另外多交钱。我收的钱总是多出来,我就定期退钱给大家。一干就是好几年,直到我离开。

我的同事也都说大法好,有同事说:看你为人,我相信法轮功好。

修炼后不久,一次去银行取钱,营业员多给了我六百元钱,发现后我马上退给了银行。我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会发生这样的变化。这不是象以前一样做给别人看的、表面的,或者临时的被动的做一点好事,而且是发自内心的自觉的要求自己这样做,发自内心的自觉的改变,没有任何强迫,是灵魂的升华和提高。

我在这只是叙述了自己的一点真实情况。我认识的法轮功学员都有这样的经历,许多学员修炼的境界之高令我感动,催我向上。俗话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在这个世界上,真正从本质上改变一个人是最难的,从本质上改变千千万万的人更不是人力所为。可师尊做到了。师尊使千千万万的法轮功学员成为好人乃至更好的人,成为走在神的路上的大法弟子!

我看到了什么是佛法无边!我的内心从来没有象现在这样坚强和充实,祥和、宁静。这是基于对宇宙真理的理性认识。

“正法传 万魔拦”(《洪吟》)一九九九年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无中生有的无耻的造谣诬蔑铺天盖地,法轮功学员随时面临着判刑、坐牢和被虐杀的危险。我身边就有大法弟子因为不愿意放弃大法被迫害致死,面对这一切,我的内心反而更加坚定。古人说:人身难得,正法难遇。我一定要珍惜这万古机缘!

过去修炼的人被称为半神之人,因为修炼人已经不是一般的人了。师尊在《转法轮》里说:“作为一个修炼人,今后的人生道路会改变的,我的法身要从新给你安排的。” “炼功人他的一生是经过改变的,手像、面像、生辰八字,和身体所带的信息的东西已经不一样了,是经过改变的。”“你改变后的这条道路是不允许别人看的。”

二零零五年,我和家人去承德避暑山庄旅游。导游带我们游览普宁寺,向我们介绍普宁寺是当地最大的佛家寺庙,香火旺盛,现在庙里有八十个喇嘛;文革中全国都砸寺庙,红卫兵要砸普宁寺,遭到当地民众的坚决抵制,未能得逞。我经历过文革,在那个时候,红卫兵是被上面支持的,要打倒什么,要砸什么,是没有人敢反对的,一句话说不好就会被打成“现行反革命”被抓去坐牢,甚至被打死。民众保护寺庙的事情,还从来没有听说过。导游说普宁寺抽签算命很灵验,有大师专门解签,每天都有很多人去抽签,有本地的,也有外地大老远来的。大家一听都很感兴趣,说着导游就把我们带到了抽签的地方。我以前不相信有命运,从没有抽过签,现在知道人是有命运存在的,就很想看看这个寺庙是怎么个灵验。

当时记得师尊说过修炼人是不需要算命的,但又想自己不是想算命,只是想看看怎么个灵法?就不再多想,跟着大家一起去排队抽签。这个庙抽签之前要求先扔骰子,有两个喇嘛看着,然后才允许抽签。许多人扔了骰子,抽了签,然后拿着签到另外的屋子里去解签去了。只有一个年轻小伙子例外,这小伙子心事重重的样子,他扔完骰子后,喇嘛看了看骰子,对他说:“施主,你今天不适合抽签。”小伙子二话没说,扭头就走了。过了一会,挨到我了,喇嘛给我两个骰子,我扔过之后,喇嘛看了看骰子,说:“再扔一遍。” 我又扔了,喇嘛看了骰子,又说:“再扔一遍!” 我又扔了一遍,喇嘛看了骰子之后认真的对我说:“施主,您的命我们算不出来。”当然签也没有让我抽。我微微一笑,离开了那里。出了门,我在心里对师尊说:“师尊,我错了。”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在美国内华达州,我和家人去拉斯维加斯的路上。在路边的一个休息室里,迎面走来一个面目和善的白人妇女,大约四十几岁的样子,我礼貌的向她笑一笑。她也向我点点头,突然,她望着我愣住了,然后向我走来,拥抱我,激动的和我说话。我只会几句简单的英文,便告诉她,我不懂英文。她愣了一下,歉意的笑笑,停了一下,似乎忍耐不住,还是激动的抓住我的手不停的和我说话。正当我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时,我女儿从外面進来了,用英文和她交谈。她终于放开我,和我女儿说话。她看着我激动的对我女儿说着什么,我女儿先是微笑,最后不停的点头。过后,女儿告诉我,那位白人妇女住在德克萨斯州,她家里人都有特异功能。她对我女儿说:一定要告诉你妈妈,她是最珍贵的!她是最珍贵的!

对于她的话我不是很惊奇,在修炼中能看到、感受到许多,我们都知道师尊给了我们最好的一切。感谢师尊把我从污泥中捞起,洗净,为我承担了生生世世的业力,教给我这宇宙高德大法,让我能修炼,使我成为完全为别人好的生命,成为这宇宙中最珍贵的生命。我明白了什么是佛恩浩荡!

五、师尊的慈悲

师尊在《二零一一年华盛顿特区法会讲法》中说:“谁都知道我在为众生承受,目地是为了人能得救。我没有任何个人所求,我什么都能放弃,我也没有人的执着。我既然是来救人的,我就没有选择。我在救全世界的人,包括在座所有的人。”

在《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里,师尊说:“大家知道我说过这样的话吧,我说特务我也度。”“当然了,他的职业真的能够起到不好的作用、对大法犯罪。但是我想,法大,宇宙大法嘛,能够化解一切,只要敞开心扉,只要能够宽容,我想什么都能够改变。我在中国大陆当年传法的时候,有多少邪党党员、老红军干部,有多少党委书记,有多少国安、公安的学员,也有多少是军队的学员,甚至总参三部、二部特务机关的学员。他们不是因为在迫害中真的走向了反面,是有怕心,在压力面前糊涂了。他毕竟是人,在压力面前可能这样或那样,一旦明白过来,肯定要走回来的,只是时间长短问题。”

记得有一次,我被非法抓到派出所,晚上,派出所的所长和另一个头头一起审讯我。因为是突然被抓,开始我没有心理准备。看着面前桌子上非法抄家从我家拿来的《转法轮》,我非常难过,我没有做好,没有保护好大法书。我捧起《转法轮》,翻到有师尊照片的那一页,望着师尊,心里很痛苦。突然间,我发现照片上师尊的眼睛充满了泪水,在看着我。我以为是自己眼花了,仔细看,是真的,就像师尊在我面前一样。我心里一颤,我不能让师尊为我难过,我要做好!顿时平静下来,坦然面对警察。

在与警察的对话中,发现这两个警察很在乎自己的职位、前程和家庭,我觉得他们很可怜。作为一个人,为职位、前程和家庭奋斗无可指责,就象工人、农民、教师等各行业的人,可以为此付出自己的汗水、心血、学识、才干。而这些警察,却要在诱惑和欺骗下被要求出卖自己的良心,出卖道德良知,付出自己未来生命和福气赖以存在的根本!他们无神论的思维使他们与修炼以前的我一样,只看到眼前的物质利益,却不知道“人不治天治”,现在越在乎,将来会越悲惨!甚至会祸及子女。面前的这警察才是真正的受害者,我应该帮助他们。

我把审讯引到我要说的话题上,与他们讲真相。无意中朝我手中师尊的照片看了一眼,不禁愣住了,师尊满面笑容的望着我!那真切的笑容,就在我的眼前。我知道,师尊在鼓励我,师尊希望这两个警察得到救度。那一刻,一股洪大的慈悲的能量包围着我。

事过多年,每想到那一刻,师尊慈悲的笑容都会浮现在我的眼前,永远不会忘记!

师尊,感谢您让我做您的弟子。从修炼以来,时时刻刻都感受到您的慈悲呵护,感受到我就在您的身边。在您的身边,感觉不到世态炎凉,人情冷暖;在您的身边,没有贫贱富贵、地位高低之分;在您的身边,没有恐惧和担忧……;在您的身边,感受到的永远是洪大无量的慈悲!

师尊,感谢您的慈悲苦度!您为我们承受很多很多,我却永远都报答不了。穷尽人间所有的语言,都无法表达对您的敬仰和感恩!唯有用我生命的一切同化真善忍宇宙大法。

愿神州大地上我的同胞们早日知晓真相。
愿人间佛光普照,众生福泽绵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