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新经文的一点醒悟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五日】师父新经文《保持清醒》发表以后,个人学,集体学,手抄,背诵,记不清学了多少遍。每学背一遍,都止不住热泪盈眶,真切的感受到师父洪大的慈悲与救度之恩。这些年来,我们众多弟子的每一思一念,每一举一动,师父都关注着,弟子一有不正的苗头,立即提醒告诫,弟子遇到危险,立即扶持护佑。

在我现有的层次上体会到:这一次,有一些大法弟子在神路上行進的艰辛,有尽早解体邪党、结束迫害的愿望,進而对邪党的十八大抱有幻想,很可能因希望而导致失望,松懈了精進的意志、不能走好最后的路。师父即时发表经文告诫弟子:“不要对中共邪党抱有任何希望”,“只要邪党还存在,它的本质是永远都不会改变的”,“大法弟子在做好三件事中,要保持清醒的头脑”,“正法的原则不会因为人的形势而改变。修炼与救人是大法弟子的伟大使命。希望大家把剩下的事做好。神的路不再远了”。每当学到最后一句“神的路不再远了”,我都止不住的泪流满面,感觉全身都沉浸在师父的洪大慈悲里,用人的任何语言都无法说出的那种感动。

那天因事凌晨两点多才睡。躺下睡不着,脑子里杂念迭出,干脆就背新经文《保持清醒》,在被窝里闭着眼睛依然是泪流满面,依然是那种永远都无法说出的感动。感动之中,忽然想到五年来一直都没悟明白的一幕,在那一刻竟恍然明白了一层法理。

五年前,我因名利心太强而被邪恶钻空子迫害,出现严重的脑溢血魔难而瘫痪在床,动弹不得。一次炼静功中,看见(我天目早就开了)自己是一个两三岁的幼儿,师父拉着我的手,在并不很陡的石台阶路上攀登着。台阶比较宽,有两尺多高,我腿短,险些摔倒,师父一会儿扶着、一会儿拉着我往前走。走着走着,师父不见了,我独自一人往上走。走進一个大殿,看见师父坐在宏伟高大的莲花宝座上。见我来了,师父左手心朝上,把我托在手掌心,往左前方一送,说:“你前边先走,师父随后就来”。我就独自一人往前走。眼前,上看不见天,下看不见地,脚下也看不见路,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只看见白茫茫的一片。我并没有害怕,可是走着走着,忽然想到:我应该跟着师父走,怎么能走在师父前边呢?于是折身走回到师父的宝座下,对师父说:“师父,我哪儿也不去,我就跟着师父。师父到哪儿,我就到哪儿”。于是我就和其他幼儿们一起,手拉手围着师父的宝座,跑呀,跳呀,笑呀,快乐极了。

当时我把这情景说给同修,同修们为我高兴,夸我正念强。可五年来我一直悟不透师父叫我自己先走的内涵,自己没听师父的话却返身走回来又误在哪儿了?师父看我实在不悟,在时隔五年后的这个午夜,又一次点醒了我。

回想自己:我返身回到师父身边,并不是加强学法炼功发正念,也根本没想到救度众生的大事,而是与其他小朋友一起无忧无虑的玩乐,尽情的享受着在师父身边的快乐而不愿离去。这不是只想从大法中索取、享受,不愿为正法而付出的自私心、图安逸心吗?师父让我前面先走,我看见白茫茫的一片,四周上下空无一人,就折身返回,还以为自己是正念,美其名曰:“我哪儿也不去,就跟着师父”,究其实质,内心深处隐藏着很深的不易觉察的畏难心、图安逸的心和依赖心。我悟到:师父叫我前面先走,是要我独自开创出自己的路来。从法中大法弟子知道,修炼没有榜样,每个人都必须走出自己的路来,那是要给未来人留下的参照。而自己一看四下无路,师父又不在身边牵手领路,就想跟着师父走,省心省力又安全,不想走自己的路。

事实上也正是这样。这几年来,我行走靠家人扶持,衣食靠亲友照顾,心里总想着讲真相救度众生,可前提却是求师父把病魔除去,或是得在家人同修的扶持帮助下才能成行。从未想到就靠自己坚定的信师信法的一念,就能除去病魔,如意的去讲真相救度众生。师父叫我前面先走,是不想让我永远离不开师父,永远让师父拉着手修炼啊!而自己就不想靠正念自己走出魔难,总想依靠外力。不走在师父指引的路上,就必然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这几年,自己不正是这样吗?承认了自己这不行那不行,不就是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了吗?不就是给了旧势力加大迫害的把柄了吗?正是自己这不正的念头把自己挡在魔难之中几年走不出来,耽误了多少众生的被救度,又让百忙中的师父为自己多操了多少心啊!

感谢师父点醒了愚钝的我!给了我在最后的修炼路上从新走好走正的机会!学法修炼中我渐渐明白了:我们是从旧宇宙中走来的生命,一思一念都带有旧宇宙的因素,稍不留意就会被旧观念所左右,滑入旧势力的安排而不自知。修炼就是要用法对照,修去一切旧观念。要密切注视自己的一思一念,一有不正的苗头就立即毫不留情的彻底去掉它,绝对不能跟着那不正的一念想下去,人为的滋养了那不正的念头。而要能够及时发现自己不正的念头,唯有多学法。只有多学法、学好法,才会有一个正的参照。

请师父放心,我一定抓紧时间,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做好自己没做好的一切,在不再远的神的路上走好每一步,圆满跟师父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