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家修炼大法 救度有缘人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六日】

一、修大法 一家三口获新生

我今年五十二岁,当过几年兵,现今在家务农。得法前受邪党无神论毒害非常深,性格倔强,什么也不信。

九五年,十岁的儿子得了一场怪病,吃完饼、馒头就发高烧,不敢走夜路,外边有什么响动就吓着了,然后也高烧。妻子无论对儿子怎么细心照顾也改变不了这种状态,我和妻子一筹莫展,莫名其妙。没多久,妻子的姑姑来我们家,给孩子一枚法轮章戴在身上之后,孩子一切正常了。妻子看完《法轮功》说:这本书真好。此后,他们母子俩都走入了大法修炼。

当时,母子俩出去炼功学法,我还在家生闷气,把门插上,他们回来不让進屋,现在想起来真是惭愧。妻子经过一段时间的修炼后,脖子上的甲亢瘤没有了,产后风消失了,身体健康了,性格也变好了,母子俩的变化冲击了我顽固的无神论思想。

同年五月,一场车祸,我肌肉萎缩,躺在炕上丧失了生活自理能力,情绪很低落。妻子给我读《转法轮》,开始我一个劲的说“不听不听”等反对话,妻子耐心的读了一个星期,在第七天夜里,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一位白发白须的老者给我治腿,天一亮我告诉了妻子,她说:那是师父给你治腿。我的腿好转了,当时我激动的满眼泪水,从此,我们一家都走上了大法修炼之路。

开始我不愿去小组学法,我认字不多,怕别人瞧不起,没面子。妻子说:你去试一试吧。当我第一次進学法小组,每个人都面带微笑,真是“佛光普照,礼义圆明”[1] 我感觉到了一种祥和慈悲的场。通过修炼我的腿恢复了正常,就连当兵时得的关节炎、腰肌劳损、肾结石、肩周炎都不知不觉的消失了,炼功学法一身轻,家里的药罐子彻底扔掉了,全家人的身心都得到了净化,法轮大法使我们家充满了幸福和快乐。

二.一场车祸儿子神奇恢复

九八年九月九日教师节那天,学校提前两节课放学,在回家的路上,儿子被由西向东疾驶的客货车撞倒在马路边,被我的同学发现,通知了我们家,我和妻子赶到现场时,我的同学正在打肇事的司机,我急忙说:别打了,他也不是故意的,可能有急事,我们一家都炼法轮功,孩子不会有危险的。去医院的途中,我抱着儿子,看他鼻子、耳朵都在流血,右耳上方肿了一个大包,脸发青。没学大法时,孩子就是我们的命根子,真是手里捧着怕掉了,嘴里含着怕化了,况且儿子从小非常聪明,学习成绩很好,全镇考试都是名列前茅。看到他满脸是血,我们夫妻悲痛万分,我想要不是学大法我会精神崩溃的,但也知道我们是修炼人,这场魔难是生生世世的业力造成的。

到了医院马上進行抢救,手术四个多小时,一名医生从手术室出来说:“手术即便成功也是植物人,这一宿下来需要一万多元。思量之后,妻子当着众人的面说:那就别救了,肇事方又不是大款。我知道妻子是最疼孩子的,是因为修炼在替对方着想。医生说:“既然到医院来了,死马当活马医吧。”我问医生什么情况,医生说大脑中线撞歪,右耳已掏空,如须气管切开还得第二次手术,往后什么样听凭天意了。孩子的二舅、大姨到医院听医生介绍了情况后,目光都转到我们夫妻身上,妻子坚定的说:我们是修法轮大法的,有师父看着,没事的。就是这纯正的一念,手术很成功。后来在师父的呵护下,又转到一老干部住过的单人间。

这个房间的病床床头能摇起来,儿子昏迷的第四天,我刚刚摇起床头,就听儿子说了话:“学法第一,谢谢使我崇高。”由于我们夫妻昼夜不眠,身上带的钱也不多,为了省钱,每天只吃一点馒头、咸菜,到了第七天,站着就感觉头晕,妻子让我睡一会儿,我就在两个病床中间用三个打点滴瓶的箱子拼起来,刚躺下,就梦到儿子从床上掉下来,我惊醒的坐了起来,看到儿子正躺在床下,一手摸着头,吓得我连忙抱起孩子,自责贪睡。此时,楼下值班的医护人员全到楼上,主刀的医生马上叫作CT,我象傻了一样呆呆的站着,护士告诉我,儿子掉下来的响动,楼下扎针护士的注射针管都吓掉地上了,可拍片结果一切正常。医生告诉孩子不能低头,第十天,儿子就让我扶着他到同修家,见着师父法像,就给磕头,而且是响头,感谢师父的救命之恩。

发生的这一切太超常了,主刀医生说:“你儿子的病情恢复的太神奇,从建院来为首例。”妻子告诉他说:我们炼法轮功的。医生说:你们好好炼吧!太神奇了。

从儿子清醒说“学法第一”开始,我们就天天给他念《转法轮》,临床辽阳的妇女,孩子是脑积水,她也是炼法轮功的。对妻子说:“我怎么没想到读法呢?书借给我,我给儿子读可以吗?我家有葡萄园要照顾,心里太着急了。”妻子把书借给她,九讲学完,她儿子对她说:“妈,我好了,不用手术了,咱们回家吧。”临走的头一天,他拉着我儿子的手说:“小胖,你很快就会好的。”她们出院,我儿子也要求出院,并且说:我们是炼功人,不能讹人,出院吧,我没事。然后就出了院,医生叮嘱要用补品,我们也没买任何补品,儿子身体恢复了正常,儿子的右耳掏空,听力却没受任何影响。

我知道是伟大的师父给了孩子第二次生命。

三、遭中共迫害中证实大法

九九年七二零,大法遭到江氏流氓集团的诽谤,师父蒙受不白之冤。邪党央视天天宣传诬蔑大法,完全是颠倒黑白,使不明真相的世人被谎言毒害着。这时,村里召开党员会议,我也参加了,我们村一共二十多人炼法轮功,会议主要传达恶党不让炼法轮功的消息,让把书都收起来,以免受损失。这么好的功法不让炼,我心里简直有说不出的难受。

我们村的A同修做了个梦,上某地区没有身份证,他悟到我们的身份是大法弟子,应该進京上访,为大法说句公道话。我们到省城找同修切磋,同修都悟到师父和大法受冤,我们做弟子的应该为护法,善意的说明事实真相。

A同修和另一同修坚定的上访去了,我当时犹豫不决的往家走,一路上腿仿佛绑着铅块般的沉重,眼泪直往下掉,师父为我们家做了这么多,我怎能忘恩负义。到了家,妻子问:怎么没去,回来了?我的人心一直在往外返。九五年我车祸,九七年建新房,九九年儿子出车祸,外债没还怎么走呢?

当地镇政府知道A同修上京的消息,派出所把我叫到村部,问还炼不炼。我搪塞说:没找到别的功法之前,还得炼。村干部说:你想好,如果继续炼,你儿子上大学、当兵就没指望了。”由于私心,我违心的说:政府不让炼,就不炼了。还做了笔录,并罚款500元。

回到家,妻子问怎么说的,我学了一遍,妻子说:“你没做对,那不是忘恩负义吗?”第二天他们又来问炼不炼,我说:我不能忘恩负义,炼。派出所所长说:“炼就到派出所,回家把炼功垫拿着。”派出所的警车把我拉到村东头,村治保主任说:“停车,小胳膊能拧过大腿吗?不让炼就不炼呗,你回去吧,走小道别让人看见。我心想:我修的是大道,就走大道。往家走象飘起来一样,炼功三年,腿不能双盘,单盘腿都翘老高,当天晚上学完法,炼静功双盘十五分钟,这是师父在鼓励我。

上不上访我心里还在犹豫,儿子说:“你们不去我先去了。”我和妻子一看孩子都这么坚定,于是也下定了决心,决定把蔬菜大棚卖了,卖完还上外债,就剩下1200元。九九年十一月二十九日早晨,我们一家三口和B同修進京上访,来到信访办大门口,还没進门,一人就问:是为法轮功上访的吗?我回答:是。“哪来的?”我说:辽宁。那人大喊:辽宁来客人了,然后过来一辆车,把我们拉到信访办招待所,到楼上一看,好多辽宁来上访的大法弟子,都被戴着手铐,接待我们的是沈阳一姓高的科长。我随他说:我到信访办是善意的向国家领导人反映情况,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师父清白,给我们合理合法的修炼环境,立即无条件释放被关押的大法弟子。并向他讲述了我们一家三口按‘真、善、忍’修炼以来所发生的种种神奇,大法是叫人做好人,甚至是更好的人。他说:“好就在家炼呗,小胳膊能拧过大腿呀。”我被以所谓“扰乱公共秩序罪”非法拘留。

这期间,市政法委书记和镇党务干部找我谈话,说到共产党员不能炼法轮功,我问:为什么?她说:“党员应该坚持四项基本原则。”我正告她:你们讲人人为我,我为人人,你们的标准太低、太自私,大法要求我们无私无我,先他后我,你们能做到吗?你们能比吗?最后她说:“你是要法轮功还是要共产党。”我回答说:法轮功不反对共产党,炼大法的人,按真、善、忍做好人,说真话,办真事,遇事忍让,是做好人,难道共产党是怕好人多呀?修炼法轮功使我全家人受益,我要法轮功。她让我写保证,写保证就回家,我正告他们:对共产党的一切组织我没有任何保证,我能保证自己修炼到底,修炼人都是好人,是共产党错了,希望你们不要听信谎言助纣为虐。他们没说话,把我开除了党籍。

我被恶党愚弄了五十多年,此时才醒悟,人在这个组织里生存,宣毒誓为它奋斗终生,战天斗地,变得越来越没有人性,离开共产党的一切组织生命才会有希望。

妻子和儿子从北京回来分别被非法关押沈阳女子自强学校和沈阳市收容遣送站,而我则被转送到龙山教养院强制洗脑。当时这的男女同修共四十多人,恶警开始用普犯做间谍打入大法弟子内部监视我们,邪恶招数被我们识破,恶警把普犯撤回加了刑期。男同修二十二人,我们一号房十一人都未转化,二号房十一人全部转化,我们每天起床坐板,正好利用这段时间背师父的《论语》和别的经文,思想时刻用法来衡量,虽不能随便走动,但内心非常充实。二号房十一人可以随便走动,下象棋、打扑克。他们配合邪恶监视我们并向邪恶保证一对一几天之内把我们转化过去。

开始,他们请我们过去吃香肠、火腿、喝饮料等,我勉强吃了一片香肠,回一号房休息,肚子就开始痛,去厕所也便不出来,邪恶这一招就是糖衣炮弹。第二天晚上,他们又过来请我们过去吃夜餐,我们谁也没动,我带头大声背《论语》,他们说:“撤,研究下一步方案。”龙山教养院利用各种形式迫害大法弟子,而我们耐心的向他们讲述这事实的真相,大法修炼人是按‘真、善、忍’做好人,以及大法带给我们的美好。大法弟子的大善、大忍之心,解体着一切邪恶。

二零零零年刚过,教养院警察调换,老警察撤走,走之前所有明真相的警察都到一号房和我们道别说:“你们才是中华民族五千年来的道德典范,中国人民的希望,黎明不会太远,各位保重。”是大法弟子的慈悲,唤醒了众生良知。

到龙山教养院接班的警察是大队长魏某某、恶警唐玉宝等,他们接班后,每天早上七点半都逼我们看恶党的新闻联播,我们就把动功改在晚上炼,一天一个年轻的同修刚炼动功,就让大队长魏某某看见了,马上叫来恶警唐玉宝等人,站在门口气势汹汹的说:“谁炼功了?”我们全都站了起来,一老年同修说:“不炼功算什么大法弟子,有一口气就炼”恶警们都愣住了,我接过话说:魏大队长,《转法轮》这本宝书,你们也看过,哪一段是让人做坏事的,全国不同阶层的人都有人在学《转法轮》,学了以后变得遵纪守法,道德回升,还能祛病健身,我就是一个受益者,我九五年车祸左腿肌肉萎缩,走路地不平都摔倒,要不是大法,咱们也没这个缘份见面呀,人都有良心,人心里都有一杆秤,善与恶,好与坏你们应该能分得清,不要让利益迷住了眼睛,法轮大法是被冤枉的,要为自己留条后路。我们的正念解体了他们背后的邪恶因素。魏某某说:“是楼下站岗的向院长汇报,说你们总炼功,我们也是为了这个饭碗,你们也应体谅我们。”他们收敛了邪恶的行为,灰溜溜的走了。

二零零零年八月是收容遣送站站长用车把我们夫妻送到镇政府,找到主管副镇长说:“欠伙食费了,人我们给你送回来了。”我们下车一進办公楼,迎面看见儿子正和镇政府负责人要人,一看见我们夫妻,儿子失声痛哭,对副镇长说:“我爸妈炼法轮功祛病健身,犯什么法了,我找你们领导,你们见我是小孩都躲着我,你们是为人民服务吗?你们是流氓、独裁,专门迫害好人,把我爸妈关起来,说安排人照顾我,你们安排的人在哪里?全都是说假话。”这位副镇长感觉没面子,告诉遣送站长:“把他们拉走,事后付钱。”遣送站的管教就要往车上拽我们,我妻子正告站长:“大姐,你不要帮邪恶的忙,善恶有报是天理,我们没做坏事,不能配合你们,你们强行就是助纣为虐,我们会绝食抗议。”遣送站长一听对副镇长说:“人给你们送回来了,你们的事我不参与。”转身和遣送站的管教都坐车走了。副镇长转身也走了,邪恶自灭了。

二零一零年,恶党两会之前,镇派出所又来干扰,两个人進门,其中一人介绍说这是新来的所长,国保大队让来签个字“保证不炼”了。这个人边说边写笔录,没讲几句话就让签字。此时师父的法打入我脑子里,不能配合邪恶,我说不能签,配合你就是在害你。我就开始讲真相,这个所长说:“法轮功见多了,签字我们好回去交差。”我儿子在一旁说:“叫伯伯也好,叫叔叔也好,您来到咱们家把您当客人,听我说两句,释迦牟尼,耶稣的信徒都在社会上炼吧,我们在家炼法轮功,碍着你们什么事呀?”他们站起来说我们没有事就走了。我们的一切师父说了算,邪恶不配干扰,有执著在师父的大法中归正自己,绝不允许邪恶利用各种形式干扰迫害。

四、讲真相 救度有缘人

农村育水稻需要客土(秋天鱼池的水抽干了,经过冬天,开春地表皮的土,就是客土),我们早晨炼完功,吃完早饭就到鱼池拉客土卖钱。鱼池很大,方圆几百亩地,拉客土的人很多。我们利用这个时机和有缘人讲真相救人。

我们每天去得比较早,距离鱼池几十里路。妻子在干活时无意识的抬头向远看一看,只看见鱼池的坝上站着一个手扶着自行车的人,也在对着我们的方向看。妻子说找谁的?我也无意识的说一句:找咱们听真相的。坝上站着的这个人把自行车放好,向我们走来,笑呵呵的,非常亲切,妻子忙说:“大哥,忙什么呢?”他说就想到这看一看,并且问我是自己家用客土吗?妻子说拉回村子卖钱。我在一旁边干活边发正念:解体干扰这位众生听真相,退出中共恶党一切邪恶组织的因素。这位大哥说:“现在物价这么贵,不挣点钱咱老百姓怎么活呀!”妻子直接说:共产党贪污腐败,拿咱老百姓当奴隶,共产党迫害好人。这位大哥说:“我父亲是地主,文化大革命挨批斗,我们子女受牵连。”妻子说:“大哥年轻入过团、系过红领巾吗?”大哥说系过红领巾,团不让入。“那你家大嫂加入过什么组织吗?”大哥说系过红领巾,妻子说退出它的组织吧,共产党从建政就不干好事,迫害善良人,反对佛法,天安门自焚是陷害法轮功,老天要灭它,谁愿意给它做陪葬,退出来保命。这位大哥连声说:我退、我退,我和老伴用真名退,入的时候心里就不同意,不敢说实话,如果不同意,就说你是反革命份子,大帽子扣上就得進牛棚挨批斗。妻子说:大哥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有美好的未来。大哥说:“记住了,还说这个鱼池十多年没有来过了,今天早上吃完饭,心里总象有事要办,就想来鱼池看一看,原来得真相来的,听明白了,太好了,再见了。”

本村的一位小伙子(三十出头),在建筑工地开吊车,放假了来到鱼池帮他哥哥装车。妻子说:“高空作业注意安全哪,是团员吧?”小伙子说:“不是,上学时系过红领巾。”妻子说:“共产党贪污腐败,迫害好人,八九年六四天安门广场杀大学生,搞天安门自焚陷害法轮功,共产党坏事干尽了,老天要灭它,退出来保命。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有美好的未来。”小伙子听完说:“婶,赶快帮我把它退掉,就是因为它害的我找不着对像。”这个小伙子两个月后就有一个如意的女孩和他交朋友,而且结婚了。现在小孩都四岁了,相信真相,一念得福报。

我开出租车在广场等人,十几台的出租车,我们村老书记走到我车旁说:“兄弟,出趟车接孙子去。”我一看是老书记,一排车选我的车办事缘份到了,我说行,上车咱们走。我心里发正念:解体干扰他退出中共恶党组织的一切邪恶因素。然后我开门见山的说:“大哥,告诉你一个好事,共产党从建政就迫害好人,你是知道的。善恶有报是天理,老天要灭它,谁愿意为它做陪葬,退出来保命。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有美好的未来。”老书记听完说:“兄弟有好事应早点告诉大哥”。是师父把有缘人送到弟子身边。

五、解体邪恶旧势力经济迫害

二零零四年,妻子说我们家租地种香瓜吧,时间短、收入高,还不影响学法。我说没有那么多钱怎么租地呀?妻子去她老姑家一说,她老姑说她家沙岗上有块地种香瓜能行。妻子说包地没有现钱呀,她老姑说香瓜卖完钱再给也行。香瓜地就这样承包好了,我们的一思一念都在师父的掌握之中,信师信法,心想事成。

准备工作全做好了,香瓜长得又粗又壮,栽到地里一天比一天长得好。等香瓜蛋长到蛋黄大小时,香瓜蛋全都象没有坐住果的样子,香瓜蛋应该是椭圆形,当时看香瓜蛋是半圆形扁的。妻子围着香瓜地唱大法弟子创作的歌,然后借水泵浇水,边干活边向内找。香瓜长得好,有欢喜心,路过的人谁见谁夸,香瓜长的好,有显示心。找到执著心香瓜蛋就正常了,当时没有悟到是邪恶旧势力经济迫害。

师父给我们最好的法宝,我们在日常生活中每个项目必须做得最好,不然就没有说服力,影响不好怎么去救度众生、洪扬大法呢?

我家的香瓜地距离柏油路最远,心里有时候在想,别人家的香瓜地都在柏油路两边,有谁愿意往里走呢。转念又一想常人是他生生世世福德来决定他的命运,我是大法弟子,我们有师父管,法是超常的科学,我们就管讲清真相、洪扬大法,是我们的不丢,做事用真善忍衡量,不符合大法的事情坚决制止,基点摆正,不让邪恶钻空子。

在我们家发生的奇迹太多了,香瓜在采收期,大雨加冰雹一起下,常人家种的西瓜冰雹过后全开花了,香瓜全是裂口和斑痕,而我家的香瓜半点损失也没有,和我家地邻的常人香瓜都跟着受益。我们村的书记也种香瓜,冰雹过后叫村民到法轮功(学员)家瓜地去看看,一看真是奇迹。收香瓜时,收瓜人香瓜箱要打开上下检查,质量不合格就不收。轮到我家时,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的,师父教我们做事先考虑别人,我家的香瓜你如果发现有质量问题,我可以把钱退给你,我们是按照真善忍做好人、不掺假。”那天下雨,常人家的香瓜一斤给八角钱,而我家的一斤给九角钱。收瓜人说,就法轮功(学员)家的够标准。给他们讲真相,让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得福报。收瓜人说真是有缘,收到好瓜又听到真相,谢谢你们,恶党太坏了,你要注意安全哪!妻子说:要谢就谢谢我们师父吧,我们接触的都是善良的好人,我们都没有危险,祝你们永远平安。我们都笑了。

第三年种香瓜,一片地八家承包,等到香瓜采收期,外地大车收香瓜,有领车人专管放箱子,领车人坐在我家地头说你家香瓜真好。等到放箱子不给够,熟瓜摘不完,我心想熟瓜不抓紧摘下来,一场大雨过后就损失了,心里有些急。当你把心放下时,慈悲的师父就安排有缘人来收瓜听真相。举例说:一个外地的收瓜人,一百多里的路程,给妻子的姐姐打电话问今年种香瓜没有?姐姐心想妹妹家种香瓜了,就说今年种了,你过来吧。收瓜人到地后,妻子领着收瓜人一边走一边讲真相:“我是炼法轮功的,师父教我们做事为对方考虑,这地方种香瓜的一共八家,你自己看准,谁家瓜好你就装谁家的,这么远的路程一定让你满意。收瓜人转了一圈说:“就装你家的香瓜。”按照炼功人高标准要求自己,把心摆正,是你的不丢。

种三年香瓜地里没有放过老鼠药,就是零四年在沙岗边上种香瓜老鼠洞太多了,我和妻子一起坐车买老鼠药,到家后老鼠药泡上大米,拿到地里。我和妻子围着地走,准备放老鼠药。突然想起《转法轮》第七讲不能杀生、欠债要还、是你的不丢。我和妻子说,怎么糊涂了,不能杀生。挖个坑把药埋了。采收香瓜时,够标准的放一堆,小的不够三两的不收,但是很甜也放一堆,这两堆香瓜老鼠都不吃,而是在烂不行的瓜堆里选能吃的吃。看后真感动人,生命真可贵,你慈悲它,它也同时尊重你的付出。

二零零九年,妻子选择烫房水,这个活对面对面讲真相很方便,到一家讲一家,而且时间够用,房水烫完了,真相讲完了,人也得救了。每到一家我在房上干活,心里发正念,房主敢上房的,呆时间长的,我直接讲真相。没讲的妻子在下面讲,有影碟机的给一份神韵晚会光盘。我们一家三口形成整体,一个人讲真相其他人发正念。二零一零年我们一家人整体配合得很好,几乎烫一家房水,做一家三退。在二零一零年九月份,烫完房水回家洗工作服,晾衣服时发现晾衣绳上有一堆白白的东西,仔细一看是优昙婆罗花,当时真高兴,喊来本村的同修一起观赏,有手机拍照下来。我们只是跑跑腿、动动嘴、精進一点,慈悲的师父就鼓励我们,我们和精進的同修比有很多不足,和师父的要求差距很大,只有勇猛精進才能赶上!

懂手机技术的同修把打语音电话和发彩信项目介绍给我们,我家有车出入很方便,出门办事戴上手机一路救度众生。拨打语音电话的过程同时是修自己执著心的过程,也是提高心性的过程。每当接通电话时众生静静听真相,我就在心里发正念。有的众生连听几遍,听明白了,对着手机喊,我是党员,我退;有的发来信息三退。极少数也有谩骂的,开始时听到骂声心情受到伤害,也挺不好受;听到对方喊我是党员,我要三退,感动的心情也容易被带动,生出欢喜心。两种不同的执著心,及时向内找,心态纯净,打语音真相才没有干扰。

六、在心性上提高

修炼十七年,学法炼功很勤奋,但是没有做到真正向内找,我比妻子大一岁,从结婚起,她处处护着我,家里家外都不用我操心,什么重活她都干在前面。得法后,学法炼功把我放在前面,她一个人照顾孩子和做家务,如果起早出门干活,妻子起的更早给我做饭,她自己什么时间吃饭,我没考虑过,也没问过。剩饭剩菜她吃,遇到问题争论起来是我的错误,我也生气多少天不理她。她反过来给我道歉,我才能给她面子。我遇到过关就绕开走,触及到痛处就怨天怨地,甚至喊出月下姥把红绳绑错了,跟头摔过多少次,不在心性上找原因,向外找,怨恨心强烈,执著心不去,害自己也害同修,我才悟到我为什么不愿意看《九评》的原因,是受恶党洗脑有邪灵因素,给妻子同修造成十几年伤害,现在悟到那不是真正的我,那是后天观念操控所做的事,我要走师父安排的修炼道路,彻底解体中共恶党的一切邪恶因素,彻底解体旧势力的一切干扰与迫害。

《明慧周刊》几乎每期都看,总和同修切磋,不在心性上提高,表面光滑,没有实修,本质的改变那才是真正的提高,真是惭愧。

这一次是懂手机技术的同修教拨打语音电话,坐在车里不方便,互相叫化名。妻子为我起名叫祥和,这时我才悟到祥和的意义,每天炼功师父都说“心生慈悲,面带祥和之意”[2],是师父慈悲给我开启智慧,找到自己和同修的差距、不足。修炼不能走形式,怨恨心、不知足的心、争斗心,很多心必须修掉的,去掉它,抱着后天的观念和执著心不去圆满不了,真正实修自己。从法中我懂得了:没有偶然的事、向内找是法宝,不能糊里糊涂的修了,不能总给对方当陪衬不实修自己呀,我要跟师父回家。感恩师尊给弟子向内找、提高心性的机会,只有精進实修做好三件事为回报。

今天法轮大法还在被诬陷,大法弟子被残酷迫害,风雨无阻来到我家送资料,帮助我精進、切磋提高的同修,从地狱中把我们捞起洗净、慈悲救度我们的伟大的师父,请允许我借明慧这个平台真诚说一声:谢谢师父!

层次有限,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大圆满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