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界泰斗在白宫网页征集签名 呼吁调查活摘暴行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六日】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日,美国著名医学专家、国际医学伦理研究权威、美国纽约大学医学院教授亚瑟·卡普兰(Arthur Caplan)博士在美国白宫网页发起了一个“我们-人民”的公开征集签名活动,要求奥巴马政府调查并公开谴责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根据白宫网站的要求,若三十天内签名达到二万五千人,白宫必须对这一诉求进行官方正式答复。

卡普兰博士在白宫签名网站还发表一封公开信指出,活摘器官是反人类的罪行,全球每一个国家的政府和人民必须对其谴责。公开信说,在这样的暴行面前保持沉默,是与这样的罪行同谋。美国作为保卫人权的世界领袖,有道德义务站出来公开发声。

美国纽约大学医学院教授亚瑟•卡普兰(Arthur
美国纽约大学医学院教授亚瑟•卡普兰(Arthur Caplan)

卡普兰博士曾担任美国和联合国多个医学研究和伦理组织的重要职位,如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生物伦理工作组主席、美国卫生部的咨询委员会主席、联合国关于器官走私研究中心的主任,他也是美国总统关于海外战争疾病研究的咨询委员会成员。卡普兰博士被《发现》杂志列为二零零八年科学界十大最有影响力人物;也是《今日美国》的二零零一年度风云人物;美国现代医疗保健杂志的五十大最有影响力人物,美国《国家期刊》评选的生物技术十大影响力人物;《自然·生物技术》评选出的生物科技伦理十大影响力人物。卡普兰博士获得过许多奖项和荣誉,包括美国医学作家协会的麦戈文勋章和美国费城富兰克林奖等。

活摘器官“是全人类的耻辱”

卡普兰博士这位医界泰斗的真挚呼吁,代表着国际医学界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一事的高度关注。二零一二年二月,中共前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的得力干将、前重庆市公安局长王立军出逃美国驻成都领事馆寻求庇护,在王立军交给美国政府的各类中共机密文件中,包括了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证据。最近,随着中共活摘器官一事在全世界大量曝光,引起了各界的极大震动与关注,包括各国政要与医学界、学术界人士一致对这种人神共愤的罪行表示愤慨与谴责。

二零一二年三月十三日,卡普兰博士在美国费城医学院发表了《使用囚犯遗体做器官来源的道德伦理问题》(The Ethics of Using Prisoners as Sources of Cadaver Organs)的学术演讲,他指出在中国大陆活摘器官“为需求而杀人”的丧尽天良的罪恶普遍存在,并在中国年复一年地持续着。这是“器官移植界最令人发指的罪行”、“全人类的耻辱”,他呼吁国际社会谴责并采取行动加以制裁。

英国器官移植学会:无法接受的侵犯人权行为

二零零六年三月初,中共在沈阳苏家屯秘密集中营关押迫害六千名法轮功学员并摘取活体器官的暴行被海外媒体曝光,英国器官移植学会伦理委员会(Ethics Committee of the British Transplantation Society)主席史蒂芬·威格摩尔(Stephen Wigmore)教授随即谴责在中国的器官移植是一项无法接受的侵犯人权行为,并呼吁联合国及世界卫生组织展开调查。此后,来自医学界的正义之声络绎不绝。

“反强摘器官医生协会”(DAFOH,Doctors Against Forced Organ Harvesting)美西发言人丹纳·邱吉尔医生说,大量的证据表明法轮功学员是中共活摘器官暴行的最大受害群体,这已引起医学界越来越多的关注。

世界器官移植协会医生:确信对中共活摘器官的指控

来自中美洲瓜地马拉的世界器官移植协会(The Transplant Society)成员鲁道夫(Rudolf Garcia-Gallont)医生,二零零八年八月在澳洲悉尼参加世界器官移植大会期间表示,该协会从二零零六年就开始高度关注并确信关于法轮功学员器官被中共活体摘取的指控。鲁道夫医生表达了他对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愤慨和谴责,他说:“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这个公认的问题在中国是存在的,这样的做法应当受到谴责。器官移植协会对此的立场非常清楚。”

唐纳德·拜尔德(Donald Boyd)医生是苏格兰基督党领袖,他也表示: “我认为活摘器官很可信,西方政府和医学专业人士应该尽一切努力去帮助证实有关指控。”拜尔德医生并强烈谴责活摘器官暴行,认为活摘器官罪行违反人权,是坚决不能被接受的。他说:“毫无疑问,活摘器官罪行是违反一切道德的,违反医学道德、甚至违反人性道德,没有任何道德能接受这样的暴行。”

UCLA医学主任:医生应拒绝并谴责活摘器官

二零一二年七月,全球法轮功学员在世界各地举办反迫害十三年活动之际,一本进一步揭露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暴行的新书《国家器官》(State Organs)出版发行。这是继《血腥的器官摘取》发表后,让更多社会大众了解中共暴行的又一力作。

加州大学洛杉矶校区(UCLA)教授兼肾移植医学主任格本里尔·丹诺维奇(Gabriel Danovitch)在这本书中提到,在自由社会的医生应该拒绝并谴责在中国发生的野蛮器官摘取。丹诺维奇建议医学期刊不要接受来自中国的器官移植论文,从中国来的医生不应该被允许在医学大会上谈论他们的器官移植,除非他们明确地表明他们用的器官不是来自死刑犯的身上。

台湾二千四百位医生联署 支持制止中共活摘器官

截至十二月三日止,在最近一个半月内,台湾各县市即有超过二千四百位医生及近一千八百名护理师等医事人员签署声明书,表达支持制止中共活摘器官的诉求。台湾卫生署署长邱文达接受该联署声明书时,提出目前卫生署具体因应做法,其中包括宣导民众不要前往境外进行器官移植、近期内完备术后登录制度,以及将任何检举医师中介之案例移送检调查办等。

华人神经外科医学权威、台湾最资深的卫生署长施纯仁,在今年国际人权日前夕,也出面谴责中共活摘罪行。施纯仁说:“违反人的意志,要摘取别人的器官,这种恶行,它已经不是医疗行为,这已经是杀人行为了,这种事情对人类讲起来,是很大的灾难(disaster)。”他表示,这种不尊重生命的政权,必定难以生存。当得知台湾医学界已经有超过两千多位医师联署反对活摘器官,施纯仁表示欣慰,希望更多人加入行动,他相信这会造成很大的影响。

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是泯灭人性与良知的滔天大罪,被国际著名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形容为“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所有明白“活摘器官”真相的人,对于中共干下这惨绝人寰的罪行莫不予以强烈谴责。近年国际医学界持续关注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一事,标志着魔渐消、道渐长,正义即将彰显。古云:“天理昭昭,善恶有报”,所有参与其中的加害者,无论是拟定政策的官员,或执行命令的医生,最终必将在道义的谴责与法律的审判中偿还罪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