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农村妇女修炼大法身心受益的几件事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六日】我今年七十四岁,一九九七年在小姑子的介绍下,我得法修炼法轮功了。炼功之前身体很不好,夜间失眠、白天没精神、肩周炎、最严重的是椎间盘突出、骨质增生压迫坐骨神经,吃药效果也不大,还有膝关节积水、滑膜炎、还得过脑梗,气血不足,神经衰弱,因为我是一个农村妇女,还得干农活,真是苦不堪言。

自从炼了法轮功,读了《转法轮》以后,病全好了,吃得好、睡得好、心情也好了。什么病都没了,在没炼功之前不知道什么是修炼,所以我是为祛病健身才炼功的。经过学法才明白,法轮功不是一般的气功,是教人修“真善忍”做好人、道德回升的佛家上乘大法。我炼功一年多,老伴得了脑中风,生活不能自理,不会说话,吃饭得我喂,更不用说大小便了。儿子在市里工作,女人们都已出嫁,只有我一个人照料,没有一点对他不好,没觉得苦和累。这要是在没修炼之前,是做不到的,因那时自己身体也不好,心性也不行,炼功后才变好的,一九九八年老伴去世后,我到市里照看小孩,那时还没有自己的楼房,住单位宿舍,我想我是农村的,刚到市里人地两生,也不到外面去,就在单位的院内看孙女,一时找不到炼功的场所。可有一天早晨,我听到音乐声,我就从单位的铁栏杆的空里挤出去,看同修们在炼功我就一起和他们炼。可是没多半年,儿子买了自己的房,搬了家,又没炼功的地方了。我到处去找,找到一个小花园,看到那儿有同修在炼,可去了两次就没同修了,也不知道是咋回事,到了市场去买菜,才知道是邪党迫害不准炼功了,从那以后学法炼功就懈怠了。

在市里呆了几年后,一直到孙女上了小学,我就回家了,因为邪党不准炼功,所以老家的炼功点也散了。有一次我去赶集,正巧碰到一位老同修,这位老同修对我帮助很大,我又走上了修炼路。从那以后,经常和同修们见面,同修们都很关心和帮助我。

下面是我修炼后身心受益的几件事:

有一次去赶集,坐的是村里的马车,在粮市上人很多,马车由北向南走,从南往北开来一辆大三马子,两车刮了一下,当时我坐在马车的外沿上,车厢里还坐着三人,两车一挤,就把我的腿给挤了,当时车厢里坐着的人说:“哎呀,腿怎么样了?”我说:“不怕,有师父保护呢。”他们都笑了,到家后一看,紫了一大片,三天就好了。

还有一次也是在集市上,在经过批发部门前时,因我是步行,我的食品袋被刮了一下,我就听有人说:“呀,多危险啊!”我回头一看,我才知道我的包是被车挂的,这又是师父在保护我呢。

还有在二零一零年快到过年了,庄里有卖肉的,我想去买肉,因夜间下了雪,又是下坡路,不小心摔了一跤,摔得够狠的,自觉脊椎骨连着后脑勺都疼,我还是那一念,有师父保护没事的,象这样事在二零一零年就有四次,可是没有出现危险。

二零一零年儿子回家和我说,前些日子他的车被追尾,人车都没受损失,当时很危险。我说:“那是因你做了三退了,车里还有护身符。”儿子说:“我还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有儿媳妇出去办事,不知道是坐的单位的车还是打的(记不清了)后排坐三人,其中有我儿媳妇,也是车追尾,其中俩人都受了伤,就我儿媳妇连皮都没破,因为也做了三退。”

发生的这一件件事都是师父的保护,真是一人炼功全家受益,师父保护了我的全家,但是我们做的还相差很多,今后,我要永远精進,做好三件事以报师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