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京请愿被殴至重伤 五年后含冤离世

大庆李乃军被迫害致死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六日】大庆法轮功学员名叫李乃军,至今已离世七年之久了。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李乃军在天安门广场被警察打成重伤后,伤势不断加重、恶化,最后癌变,原本体魄强健的他越来越衰弱。二零零五年六月十五日,饱受折磨的李乃军含冤离世,时年仅五十三岁。

'李乃军生前照片'
李乃军生前照片

李乃军一九五二年出生,是原大庆采油一厂职工,家住大庆市萨尔图区东风新村五区。二零零零年,在大庆油公司的谎言欺骗和压力下买断工龄失业。

李乃军一米八十多的大个子,方脸、浓眉,身强体壮,性格直爽,曾经是出了名的火爆脾气。大约一九九六年,他与妻子、儿子相继走入法轮大法修炼,一家人深深受益。修炼后的李乃军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心性境界得到升华,对名、利看得越来越淡,逐渐学会忍让,性情变得越来越温和。他的家庭越来越和睦,一家三口比学比修,其乐融融。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末,在法轮功遭受中共迫害情况下,李乃军携妻子、儿子去北京证实大法,讲真话。到达天安门广场后,由于人多拥挤,一家三口走散。他与广州大法学员陈承勇等相遇,和陈承勇一起拉开横幅,高喊“法轮大法好”。

警察冲过来抢横幅、打人、抓人。由于李乃军个子大,警察个子小,警察来拉扯打人时,他本能的用胳膊阻挡,可能无意中撞痛了警察。警察诬赖他“袭警”,狠命暴打他,搧他耳光,打得他口、鼻大量窜血、耳朵也流了很多血。

几天后,他被本地派出所和单位押回大庆时,羽绒服前襟仍染满血迹,已经凝固结痂。他带着重伤被非法关进看守所,一个多月后才被放回家,出狱时身上长满了疥疮。他的儿子也受到了和他同样的关押迫害,他的妻子则被非法劳教关进哈尔滨戒毒所遭受了几年非常残酷的迫害。

在与妻子分离的几年中,他的口腔、鼻腔经常出血。但是派出所警察并不因此而放弃对他的监控、骚扰,他整日生活在恐怖的阴影中,还要担忧着身陷冤狱的妻子。为了躲避迫害,不得不经常一个人独自流落在外,居无定所,很难做到静心学法、炼功。买断后的他又没有经济来源,生活拮据,所以伤痛没有及时得到应有的照顾、诊治,导致症状越来越重。

李乃军是个硬汉子,他被殴打的细节,身体受伤害的严重程度和痛苦程度,他很少向人提起。偶尔有人问起,他也只是轻描淡写,一语带过。迫害最初的几年中,绝大多数敢于站出来讲真话的法轮功学员,大家想的只有怎样证实大法,怎样让政府和民众了解大法被抹黑的事实真相,很少有人想到自身的安危、得失,也很少想到维护个人的权益。被打、被关、被剥夺各种权利、甚至失去生命,大家都无怨无悔。就象一个舍命救火的人,想的只有怎样扑灭大火,根本无心顾及自己的生命安危。

在这样的情况下,李乃军被打成重伤后,不仅没有公布自己受迫害的详情,连一个可以作为追究恶人罪行依据的书面诊断都没有留下。几年中他独自一人默默忍受伤痛的折磨与思念妻子的痛苦,以至他离世后,很多亲友都不了解他的真正死因。

妻子出狱后,他的病情已经严重恶化。鼻出血越来频繁,严重时一天一次,出血量多时达到一小盆。耳朵下方淋巴长了肿瘤,脖子肿胀;牙床红肿、口腔里长满了大脓包。进食越来越困难,吃不了饭,靠喝奶、粥、汤之类的流食维持生命。到上海诊治,医院检查确诊为食道癌。

二零零五年六月十五日,这个一身正气、曾经是那样强健的硬汉,撇下悲痛欲绝的爱妻、爱子,在极度痛苦中含冤离开人世。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