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脚本:神韵——新世纪的文艺复兴(4)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七日】(接前文

八、在中国境外的中华文艺复兴

六年过去了,神韵在五大洲巡回演出,却无法进入中国。

火烧圆明园之后,通过起义、仇外及内战,中国人医治自己的创伤。为了救亡图存、赶上世界,中国经历了两场火与血的革命,十年文革、一场疯狂的经济改革。

2009年,中国洒下450亿人民币企图在世界夺取话语权。这就是野心勃勃的“大外宣”。三年后的今天,数百家孔子学院在各国名校成立,每年有上万名来自发展中国家的官员、校长、专业人士飞往北京接受培训,参观“真实的中国”。于是,不费吹灰之力,中国成了发展中国家的楷模。

表面上,崛起的中国重拾了欧洲中国热时的地位:中国正在成为世界的最新趋势。各民族去北京、上海学习汉语,飞蛾扑火一般飞入了这巨大的市场。同时,左手执鞭子、右手执毒奶粉,双脚探入非洲的金矿、油矿的极权中国正在成为二十一世纪的新帝国主义者。

这是一个民族悲剧:为了赶上世界,为了不失去球籍,中国失去了自己。失去了本来面目的中国凭着染血的金子,再度成了世界最大的时髦——或许,没有比这样的幸存者更叫人悲恸。没有比这样的复仇更叫人痛彻心肺。败坏东方文明的代表穿上马克思无神论、资本主义混合的铠甲换装上场,猛力挥舞手中模拟的武器,在新辟的战场上披荆斩棘,斩获无数。

无疑,这是一桩荒诞的公案。如今,我们生活在这荒诞中。

虽然民族血统的脐带相连,这是一个割裂了传统的“新中国”。生活在其上的是毛夸口改造了的“新人类”。也就是说,幸存的文明古国和“新中国”不是同一个国度。“新中国”是马列极权、资本主义并辔而行的一辆双头马车。是无神论挂帅,把唯物主义贯彻到极致的极权/后极权国家。

文革后的中国是一个带着巨大的心灵创伤,亟待痊愈的国家。六四坦克后,中国陷入了精神大饥荒,陷入了遍地的谎言和绝望。中共重新开张孔家店,企图改变人们意识中的中国形象。然而依据余英时的名言:“这是对孔子的死亡之吻。”以极权社会主义的恐怖手指,中共把所有它碰触的祖先遗产变成了伪的、死的、非驴非马的东西。被打倒的孔家店又立了起来,成了攻城略地的一块老字号金字招牌。在人们忙着学习汉字的今天,这中国制造的黑色幽默值得我们细细玩味。

在“新中国”这一座无墙的监狱里,每一个人同时是狱卒,也是囚徒。人们忘了“人”的定义。忘了“礼仪兴邦”的“礼仪”是什么,信任是什么。

北京盖起了硕大的水煮蛋剧院,却不能容纳把古典中国复苏的神韵。从根子上,“新中国”和中华传统精神势不两立。由旅居海外的一流华人艺术家组成的神韵兴起了一场在中国境外展开的中华文艺复兴。

九、福尔摩沙,美丽之岛

大约五百万年前,在大陆板块运动下,中国大陆沿岸的太平洋海面上升起了一座岛屿。来自海上的葡萄牙人唤她作福尔摩沙:美丽之岛。这座新生的岛屿肩负一个重大的使命。

和对岸大陆陷入的精神大饥荒、道德真空形成一双镜像,纯朴的台湾人保存了人性的温暖,保存了对道德、对彼此的信任。在自由中,台湾人享有自我实现的空间,也享有实现象形文字中通天的“人”的可能。

2011年的舞蹈《台湾阿美族舞》把部落韵律生动的生命力呈现。这一出舞蹈出现在神韵乐舞中,吐露了神韵所兴起的中华文艺复兴和台湾之间千丝万缕的牵系,更展现了台湾文化的尊严与力量。

神韵辗转在中国大陆境外,获得了全世界的赞誉,却无法回到神州大地。幸而在台湾,这肩负了承传中华传统使命的土地上,神韵获得了全幅展现的空间以及人们无私的付出和奉献。这文明古国一脉相传的香火牵系着神韵,牵系着这一场感人至深的文艺复兴,有如一艘巨船在青色大海曳定的锚。

神韵的文艺复兴和台湾这块自由的土地相互映照,形成了幸存的古国文明在现代的一双显象。这一双显象给予人安慰,给予人信念。没有死灭的必将回返。没有冷却的恒星必将复活。

十、文明的复苏

神韵是一个辉煌的开始。从这里出发,人将洗去现代科技的尘埃,重建神给人的文明。真正的文化艺术将复活。一起复活的,是真正的人。

根据玛雅古历,2012年不是人类的毁灭,却是人类宇宙意识的开启。度过了漫长而艰辛的岁月,我们站在宇宙的门槛上。人类更新的时代正在到来。

在我们没有觉察的时候,地球正在一步步迈向新纪元。神韵现象是这一新纪元的先声。有如一扇天窗,神韵把人类从一场千万年的大梦中唤醒,把神圣的宇宙蓝图展现。

在我们陷入的文明荒漠中,神韵正在缔造奇迹。这一次,真正意义上的中国热将遍及全世界,把迷失的人类领向康庄大道。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