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化解了父女间的渊怨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七日】我是一名教师,一九三七年生于东北的一个小镇。八岁时,父亲丢下母亲与我们姐弟五个孩子,同一个女人去了大城市。在那个动乱的年代,孤儿寡母吃糠咽菜,我还讨过饭。在我幼小的心灵里,种下了对父亲的仇恨。

十二岁那年,母亲实在养活不了我们,就把我和弟弟送到了父亲家。从此,我便失去了母爱,我常常对着夜空哭泣,不明白父母为什么要生我又让我这样苦?谁能可怜可怜我这弱小的生命?心中充满着哀伤。十九岁我以优异成绩考上了中专学校,体检时,营养却是“丁”。

工作后我拼命干,在事业上要出人头地,给父亲与后母看看,要报这个“仇”。所谓的苦苦奋斗一生,工作了三十五年,争名逐利。家庭生活中,丈夫必须听我的,稍有不顺就发脾气,管教孩子也是大喊大叫。在这样的又苦又气的状态下挣扎了大半生,还患上了风湿、乙肝、结核等多种疾病。尤其严重的风湿症导致膝关节变形——右腿弯了。我多方求医,常年药不离口,成了有名的药篓子。其痛苦状态,不堪回首。

一九九七年七月,我六十岁那年,去商场购物时从两个店员闲聊中听到“法轮功”三个字,当时我一震,赶忙凑过去打听什么是法轮功?去哪找?他们给我说得很详细,还借给我一本《转法轮》。翻开一看讲的是让人重道德、做好人,告诉人生命的意义……讲的太好、太透彻了,闻所未闻。从此我走上了大法修炼之路。

我能感到师父多次给我净化身体,我所有的疾病不药而愈,弯了的腿直了,真正尝到了无病一身轻的快乐。大法使我明白了人生真谛和自己不幸的原因,万事皆有因缘。我不再认为老天不公,心灵逐渐得到净化、升华,今生没有让我忌恨的人了。

我工作后曾暗下决心,永不与父亲相见,因而多年来一直互无音信。修炼后,我的怨恨象冰雪见到了阳光,一点点在消溶。我从亲友处打听到父亲的情况,主动去看了他,还送给他一千元钱,那时我的生活并不宽裕。临走时父亲面有愧色的说“爸爸对不起你”,我告诉他我修炼大法了,以后大家都尽量按“真善忍”生活、做人吧。爸爸很感动。大法化解了我们父女间的渊怨。

修炼十五年来,自身方方面面都在向美好的方面转变,周围的人也看到、感受到了大法的美好,这种修炼的实践,是中共邪党的造谣抹黑无法诋毁和掩盖的。因为法轮大法是佛法,所以我奇迹般的获得了健康的身心;因为法轮大法是佛法,所以在邪党的迫害中,我毫不动摇的走到了今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