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笑”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七日】谁不会笑?可是我在五十年前就不会笑,笑不出来,也不敢笑,不能笑,到中年勉强苦笑,一直到五十一岁得法了,我才开心的笑,笑的那个甜哪,让人羡慕。回想起来,真不容易。

从我来到人世就哭,一岁时父亲参军牺牲于广州,大人哭天嚎地,吓的我再也不哭了。那年我才五岁,听到亲属们说父亲是我给哭死的,指我脑门叫我“丧门星”。从此我背了个大人命案,所以一般我不笑。我随母亲来到继父家,两个叔叔总爱买糖果之类的吊在屋棚上,叫我看,问我馋不馋?若说馋,就给。我不说,也不看,也不敢抬头,逗的他们笑了。继父笑我整天低头象个小和尚念经,我不懂“经”是什么,只能默认了。

终于盼到少年,有两个妹妹,可以逗妹妹玩乐、笑了。妈妈不让:“一个姑娘怎么笑出声了,不叫人笑话吗?”噢,姑娘不能笑出声。

不知是天意还是神助,我幸运的考入辽宁省级中专,可算离开家了,开心笑吧。可是好景不长,来了文化大革命,阶级斗争严肃不能笑。按当时的教育路线,分配基层接受再教育,我哪还敢笑?

结婚后就更别想笑了,只要我有笑容,就是爱上别人了,侮辱我的人格。人都说有温暖、温馨的家,我看到家就叹口气,又不得不回;和孩子说笑也不能让他知道,只要他一進院,我就用手示意孩子别笑。

在商店卖货,领导要求微笑服务,我也笑不出来;年轻人逗我笑,我也只能苦笑一下,回报人家的好心。工作踏踏实实、任劳任怨,也总挨批评。老同事劝我:“孩子,老实常在、吃亏是福啊”。那时我不懂。就这样辛酸、受气、又出力;每天双眉紧皱。不到四十岁,就对人世无恋,只是为了孩子勉强支撑病身,委屈的活着。

我多想出家,但“六根”不净,连喘气都不均,谁敢收?再看庙里也不静(净)。好不容易熬到孩子有工作、有对像了,我可算完成任务了。了此一生算了,托生成什么也别当人!

就在这时,我得法了,我什么都明白了。从此以后(九七年二月)我与《转法轮》不分离,我也能修炼啦!我高兴,只要是我认识的、我接触的,用各种方式告诉她(他)们法轮大法如何好。从此,我性格开朗、心情舒畅,总是想笑。谁气我、骂我,都不在意,笑纳。

一九九九年,风云突变。我一点没动摇,只是不想笑了。开始以不给工资吓我,不怕。我身体好即使要饭吃,我能走的动。丈夫家长辈有两位是校长,来训斥、恐吓我,我都笑着把他们说服了。

九九年末,我一人去北京找信访办,在天安门前被抓,北京公安分局的因为来的人特别多不问,直接就写上“护法”。转送到当地驻北京住宅点,问我来干什么?我笑着说:“北京是祖国的心脏,我到心脏这儿说句心里话:‘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在天安门公安分局看到全国各地大法弟子坚定信念,更增添我的正气、勇气。从小不敢说、不敢笑,现在我谁也不怕,我有理!给我戴手铐,我正、反两面看看笑了,没戴金的,戴上这玩意儿,笑着对那人说:“将来你会后悔的”。

二零零一年,我和邻居同修白天学法、自做真相标语、写真相,晚上街里、镇外到处贴。我用特制的拐杖,贴的高高的,在阳光下真是耀眼,有的贴在公安局对面电杆上。可能太大意、又有欢喜心,当年十一月末,被非法抄家抓捕。在警车上,他们又下车去抓别人时,车上留两人看着我,一人抽烟打火,干打不着。我笑着说:“哎呀!你可小心点儿,别烧了头发;你可不是天安门前的王进东,汽油火把脸都烧变形了,那大披头比你头发都整齐”。他俩想憋也憋不住的笑。我接着再继续讲其它疑点。

在拘留所,我和同修绝食、绝水抗议,写抗议书。第五天提审时,他们摆弄刑具吓唬我;我捂着爆裂的嘴笑。“你怎么还笑?!” “拍!”一拍桌子,我笑出声来;“你笑什么?!” “你们好笑。”他们喃喃自语:“我们好笑?”我顺势讲起大法怎么好,以反问的语气讲天安门“自焚”真相,并笑着叫他们回答,他们四个人乖乖的听。一个专案头子叫起来:“我们怎能听她的?”我说:“不是以理服人嘛,谁有理听谁的。”他又叫起来,我笑着说:“念书的时候老师没讲过‘有理不在声高’吗?市场叫卖声最高的,东西不一定好,怎么还骂人呢?不是理屈词穷的时候才骂人吗?是不是?”最后他们哀求我吃饭,向我诉说他们的差使不好干,求我可怜他们。

二零零二年,经常有人来骚扰,蹲坑、听墙根,并安排七个人看着我。来吧,来几个讲几个,有的说他真打怵進门,不好意思来。我每次都是笑着拒绝他们的签字、按手印、写小楷。我讲黑手印的故事给他听,他们说交不了差。我说:“公安、公安、公共安全,有时间去市场抓几个小偷,别浪费时间让我也干丧良心的事。我不会配合你们的。”以后街道换一茬人,来一帮,谁来我都不在乎,乐呵呵的讲。有人叫我躲一躲,不,这是我的家,往哪躲?谁要来,就是真相没听够,还想“三退”保平安。

讲真相时,说话和气,人家不退,也要耐心告诉他:“再有人叫你退都是为你好,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保证有福报。”有时见到要饭的,一边给钱、一边讲真相,并给个“护身符”;看到捡破烂的也讲。平日买菜,大多都是我自备塑料袋,有的人都记住了我是“自带塑料袋的”。有时把菜直接装進旧衣服改缝的兜子里,他们感激,我顺口讲:“我们学法轮大法的要求做好人、做好事,不伤害别人。从国家提倡减少污染时,我就尽量少用塑料袋,给你省几分钱,你并不在意,能减少污染,而且我自己也少闻新塑料袋的怪味,你说多好,一举三得”。他们高兴的说:“象你这样的好人真不多。”我就随口讲真相,他们也高兴的接受。看到众生满意的笑,我也笑在心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