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的案件 组成完整的欺骗链条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八日】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中充满了欺骗。从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三日明慧网报道的几个涉及欺骗的案子中,可以看出欺骗贯穿在中共对法轮功学员造成冤案的各个环节当中。

绑架时的欺骗

《湖南平江县三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的报道中说,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七日,湖南岳阳市平江县国保警察徐其文开着警车,带着警匪闯入法轮功学员毛豆华家,对她丈夫说,有一点小事要问一下毛豆华,说完就走。可是,当她丈夫叫来毛豆华时,徐其文一伙就强押着毛豆华上车。毛豆华的丈夫说:你们说话不算话。徐其文说:明天就送她回家。可是至今已过去三个多月,也不见毛豆华的身影。

在“大陆综合消息”栏目中,还有这样一则消息《新疆乌鲁木齐刘玉华被绑架到看守所》。说的是,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五日,新疆乌鲁木齐红庙子派出所警察以了解情况为由,诓骗法轮功学员刘玉华的丈夫到派出所询问了一天,直到晚上十点才让回家。而新疆乌鲁木齐沙依巴克区刑警队的恶警在晚八点闯入刘玉华家,对刘玉华实施了绑架,并进行了抄家。显然,骗走刘玉华丈夫的目的是为了绑架刘玉华。

拼凑证据时的欺骗

《上海宝山区法院法官叫嚣:“不要跟我谈法律”》中说,家住上海宝山区大华地区的夏海珍与罗蛟龙在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二日外出时,被一群不明身份的人绑架。宝山区国保在对夏海珍、罗蛟龙的非法提审过程中,先是欺骗夏海珍,说他们俩只要一个人承担下来,另一个就能出去。夏海珍为求得让罗蛟龙出去,就违心的同意了,答应由自己一个人承担。这些人为得到他们所期望的“口供”,进一步安排夏海珍与罗蛟龙在宝山看守所的特审室里会面,制造了统一的所谓“口供”。而后,不但不释放罗蛟龙,还以此为依据,非法批捕了俩人。这些所谓的证据是什么呢?就是被外界誉为“世界第一秀”的神韵晚会的光盘。

法庭上的欺骗

《冤狱期满优秀教师奄奄一息被抬出监狱大门》中讲到,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三十日,河北省秦皇岛市第七中学优秀语文老师赵玉环,在北京发放真相资料时,被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区和平街派出所绑架后被非法审判。北京著名律师李和平为赵玉环做无罪辩护,从法律的角度说明赵玉环没有错,她的一切行为都是合法的,法院的审判长孙小娟,检察院张欣、孙杨无言以对,最后以要“三方”合议才能做出决定为由草草收场。

审判长的“三方”合议其实就是个骗人的托词。法庭上被证明无罪的人就应该被当庭释放,何况在当今的中国法律上找不到任何一条规定宣传法轮功有罪的条文。中国宪法上写的明明白白,公民有信仰与言论的自由,赵玉环老师只是在履行自己的权利而已。可是赵玉环最后还是被非法判刑四年。

当然,在法庭上,中共对世人的欺骗比比皆是,有些还不大好辨别。例如《昆明市中级法院开庭陷害姜允楠、缪青》的报道中提到,十一月二十九日,昆明市中级法院对法轮功学员姜允楠、缪青非法开庭,庭审现场除了有一个审判长,两个审判员,一个书记员,一名公诉人外,还有两名被指定的律师。

那么这两名被指定的律师会站在什么立场上为法轮功学员辩护呢?在中国,各地都对当地律师下达过不准为法轮功学员辩护的指令。如今指定两名律师为法轮功学员作所谓的辩护,他们敢对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吗?所以从实质上讲,这两个律师就是为了欺骗世人而特意安排的。

一边施暴,一边欺骗

《窦长营被黑龙江呼兰监狱迫害仅剩骨架》说的是,黑龙江肇东市东发乡五十八岁的窦长营在呼兰监狱遭受迫害。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三十日,他的家人来探视他。十点四十分左右,家人见到窦长营。他由两个人架着出来,说话都困难,人只剩皮包骨,已经脱了相。窦长营告诉家人监狱里有人打他,要家人去告他们。他断断续续地说:“……我在里面受到严重迫害……被打得很厉害……。(他们)用脚使劲踹…(我的)前胸、后背……”问:“你知道是谁打的吗?”他说:“……知道……”伸出三根手指,意思是指三个人打他。窦长营说:“你们一定要告他们!……我是被他们迫害成这样的……”说完这些就瘫坐在凳子上,大口喘气,再也说不出话来。后来只张嘴,看样子还有很多话要说,实在没有再说话的力气了,喘了很长时间。后来被俩人给架走了。

人被迫害成这样,而且是他本人亲口告诉家人的,这能是假的吗?可是当家人找到狱政科科长陈为强要求保外就医时,陈为强却说:“人没病,就是缺营养……狱医给看了,没有病!”窦长营妻子当面揭露道:“窦长营说自己挨打”。陈为强却说:“没人打他,监狱里四千多犯人,我们能打得过来吗?”

冤狱期满时的欺骗

《两度冤狱期满武汉教师再被劫持到洗脑班》中讲,湖北省省直机关第二保育院的幼儿教师魏兴芝,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她的冤狱期满。她的家人们半夜二点启程、早上七点不到就赶到武汉市女子监狱门口,等候接魏兴芝出狱回家。等了近半天,狱方对魏兴芝的姐夫说:“魏兴芝被她弟弟接走了,你找魏兴舟联系。”家人忙与魏兴舟联系,得知他正在武昌区六一零办公室等着开证明接姐姐回家,根本就没到过女子监狱、更没见到姐姐的面。后得知,魏兴芝已被武昌区邪党政法委、“六一零”、水果街“六一零”、派出所等人员提前从武汉市女子监狱秘密劫持到武昌余家头江边杨园洗脑班继续迫害。

这是明慧网在一天内所报道的案例中涉及到的种种欺骗。骗术之多,令人吃惊。中共的欺骗与它的暴力常常相伴。《九评共产党》将“骗”作为中共邪恶的九大基因之一。《九评共产党》写道:“当暴力不足而需要加以掩盖修饰的时候,欺骗和谎言便登场了。谎言是暴力的另一面,也是暴力的润滑剂。”中共在对法轮功的迫害中,将它这一邪恶的基因发挥得可谓淋漓尽致。从对法轮功的整体迫害中,很多中国人在对法轮功的认识上都被欺骗过。我们在此揭露的只是中共针对法轮功学员具体迫害时的欺骗。这种欺骗一方面是为了弥补暴力,另外一方面是为了逃避罪责。

明慧网一天的报道中所涉及的欺骗,能组成一个从绑架、到伪证、到诬判、到酷刑、到冤狱期满后的再度绑架的完整迫害链条。可见中共的欺骗到了让人无法想象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