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四平市石岭子监狱残害善良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八日】我因修炼法轮大法被中共迫害,被非法判刑7年,被非法关押在吉林省四平市石岭子监狱。在长达几年的监狱迫害中,我见证了法轮功学员反迫害的伟大,也见证了中共恶党的邪恶和监狱的各种丑行,以及被利用的人的无知造成的恶果。

一、法轮功学员董凤山的被迫害致死

法轮功学员董凤山于2008年底刚入狱时,看到人还很精神,手里拿着自己的行李等物品,从劳动现场进了监区的大门,可短短的一宿之后的第二天,当早晨出工时,人已经不行了。人被扛着,头已耷拉下来,嘴角边流着口水,脸蜡黄(此时已无声息),这时其他犯人还嘲笑着说“喝多了酒”。就这样还被扛到劳动现场强制劳动,当警察上班有人报告时,才送到医院,医生一检查,人已经死了多时,便大骂警察:人被打成这样,死了这么长时间才送来。可以想象到这一宿中,老董得遭受多大的痛苦,活活被打死。而欠这一血债的有警察和刑事犯人。虽然表面处分了警察和犯人,但是背后还有很多鲜为人知的事。

四平石岭子监狱和检察院给监区长尹相东,直接指挥打人的警察郝玉林调离了这个教育监区,而直接打人凶手犯人陆艳丰、邱少权、于凤武各加刑十年。虽然加刑,但监狱给他们每个月都开工资,基本和打工工资差不多,所以表面上是加刑,实则是上班,而且干最轻的活。还有其他打人的凶手,没有处理。王国祥(还在帮凶)、韩双(已释放),他们两个关押了一年小号,给检察院拿钱私了,张迪(还在帮凶)、陈闯(已释放)、王艳双(已释放)他们都是拿钱私了的。他们都是狠毒打死老董的最残忍的凶手,当正义战胜邪恶时,他们怎能逍遥法外呢?

二、强迫劳动

监狱是人间地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在这里强制参加劳动,从早5点30多到晚6点多,有时还加班到晚8点甚至到半夜11、12点,这中间没有休息,吃饭就在工作台上吃。为了捞钱,这里和黑心商人互相勾结,拼命的为他们挣钱。在水泥厂,经常有人从烟囱上跳下去,甚至有个人钻进搅拌水泥窑里去,当发现时,只剩下一只手。每年在水泥厂死亡的都有,七监区加班加点的干活,使一些人经常自杀,甚至死在被窝里,第二天用脚踢他起来干活,人早已死亡,身体都僵硬了。

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监区,也是干最累、最有毒的活。2009年接到一批所谓手工艺“扎花、串球”的活,据说是出口给韩国人上坟吊唁用的。用最毒的胶水粘连,不但在劳动现场干活,还拿到寝室里干,加之寒冬不能开窗户开门,很多人(包括法轮功学员)都出现中毒症状,咳嗽、流鼻涕、脸肿、长包、吃不下饭。法轮功学员武鑫宁成天成宿的咳嗽,法轮功学员王恩国呕吐不止等等,有人甚至住进医院。在缝纫一次性裤头时,监狱给监区定任务,监区给警察定任务,警察给下边的每个人定任务,都是严重超负荷,多的每个人每天缝4-5千个裤头,完不成任务就用电棍电。法轮功学员周继安就被恶警杨铁军电过,工作环境到处是灰尘,机器的噪音,劳动强度大,每天面对恶警、刑事犯帮凶的监控,无论身心都遭受巨大的伤害。

三、医院

医院本是治病救人的地方,可这里却把医院承包给四平市医院二院。市二院为了挣到钱,一旦犯人病了,根本不给打针、吃药。法轮功学员王学珠就是这样家里人自己拿钱医治,但是已经晚了,结果王学珠的病情被耽误死在医院里。犯人王清贵,人已病的皮包骨,走路打晃,神志不清就像木乃伊一样,只有眼珠偶尔转一下,拉到医院,医生说是营养不良,喝点糖水就会好,又被拉回来了,结果第二天便死了,这样的事例很多。这就是中共宣称人权最好时期发生的事,哪里有人权,真是视生命如草芥,甚至连草芥都不如。

四、食堂,超市和接待室

监狱里是警察,犯人互相勾结,从中倒卖、骗取、敲诈的地方。食堂改善,层层克扣,最后到犯人手里已所剩无几,而克扣的又最后层层倒卖,警察犯人互相分赃。超市更是望尘莫及的地方,因为没有警察领着根本就无法买东西,而这中间过程又可想而知,有多少勒索。接待室也是如此,对法轮功学员更加严厉。

如此黑窝,只见一斑,还有多少种罪恶,罄竹难书,纸是包不住火的,所以罪恶总有大白于天下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