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归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八日】

伟大慈悲的师尊好!
同修们好!

我是一名来自山东的大法弟子。我们家是一个修炼之家,父母都是得法比较早的老学员,一直都很精進。我和弟弟也都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弟子。

可是那时候年轻,执著心比较多。虽然知道大法很好,平时也能按照大法的要求,不做违背道德良知的事情,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党诬蔑大法时,也马上就认识到这是对大法的诽谤和诬蔑,同时看清了它的邪恶,可是这些年来我和弟弟一直都不精進,带修不修的,中间有好几年都不炼功。弟弟更是忙于家庭生计,但遇到一些心性问题时,还是能够按大法要求去做。现在回想起来,真是很对不起师尊为弟子所做的一切。

即使这样,伟大慈悲的师尊也没有放弃我们。就在今年,家里发生了几件神奇事,让我们感受到了师尊的慈悲和法的威力,也让我和弟弟对法有了新的认识,从新回归大法,奋力精進。

今年二月份一个清晨,正在吃早饭的父亲突然休克失去知觉。听到母亲喊我,在另一房间的我跑过去一看;母亲坐在那儿,一只手扶住休克的父亲,嘴里不停的说:师父,他是大法弟子,也修了很多年了,您可得救救他啊!看到父亲的样子,我马上就慌了,大脑一片空白,不知所措,就叫了急救车。

在我的印象里,父母都是修炼人,从修炼第一天开始就没有再吃过药,父亲的烟酒也戒掉了,虽然都是六十多岁的人了,但两人身体一直都很好,这也是最令我放心的事。

很快救护车来了,医生把父亲放平躺在床上开始抢救。刚放到床上,父亲就醒了,但眼睛很模糊看不太清,嘴里不停的说:别动我,你们是干什么呢?手也不停的挥舞着。大夫一看说:打上吊瓶先送医院吧。当时一慌也忘了作为真正的修炼人是不应该去医院的。现在回想起来,当时潜意识里还是有常人的想法,一遇到考验还是在用常人的方式解决问题。

在医院,父亲做了五次心电图,医生也没有看出问题来。急诊医生打了四次电话询问专家,说看心电图不太象心肌梗塞,化验指标看又不是很正常,最后决定做个造影。结果是没有什么大问题。医生说可能是冠状动脉当时闭合了一下或者是当时堵上了发生了自溶造成的。此后又住院观察了几天,以确认心肌是否受损。结果是一点事也没有,就出院了。

出院后,我们还是没有悟到这是在过关,没能用法去衡量这件事。父亲因为做造影,腿上留下个大血包鼓得很高,十几天没消下去,反而有些恶化,想去医院复查。

母亲这时有些悟到了,说咱们当时慌了神,去了医院,忘了咱们是修炼人,有了怕心,在面临生死考验时害怕了,这回咱不去医院了,把药都扔掉吧。她跟父亲说:你不要去想那个血包,很快就会好的。结果大夫说要几个月才能吸收掉的血包,一个星期就消下去了。

现在回想起来,其实这件事也不是偶然的,修炼人也没偶然的事发生,都是有原因、有安排的。当时更没有想到,全家人将要经历更大的考验,并让我和弟弟彻底的回归大法。

父亲出院二十多天后,我心情刚刚有些放松,上班路上突然接到了弟弟电话。他语气很沉重的说:哥哥,孩子以后交给你了,我的很多事情可能提前了。我让他别胡说,追问到底怎么回事。他说最近一直疲劳乏力,昨天又眼睛发黄,今天去医院检查,做了B超,医生说肝里发现十几个硬块,病例上写CA待定(CA是癌症的代用词)。弟弟感觉可能是肝癌,明天做CT确诊。

我当时就愣住了,一面安慰他不要胡想,一面把车停到路边,身体有些颤抖,怎么会这样呢?前些天弟弟还去医院给父亲陪床。他平时抽烟但不喝酒,又没有乙肝病史,儿子今年才三岁,妻子也很年轻。

结果很快出来了,不是肝癌而是更严重的胰头癌,而且已经扩散到肝门上了。我不敢告诉父母。在亲戚朋友的帮助下,我连续几天跑遍几家大医院,找了不少专家教授,看是否有办法救弟弟。我市一家大医院的主任告诉我他是没有办法了,建议我去上海一家医院去碰碰运气。他又说估计费用会很高,至少七、八十万,但也不一定会接诊。

一位国家级的权威专家也说弟弟病情很严重,本身胰头癌就不能动手术,肝门是大动脉,更不能动手术,现在只能是尽量减轻病人的痛苦。他们也不能接诊,还说弟弟已经失去手术治疗价值,只能等了。最后这位专家说弟弟顶多还有三个月的生命。我当时就绝望了。

此时弟弟还不知道自己的病情,我们对他说是脂肪瘤,只需动个小手术,很快就会好。在朋友的帮助下,我把他安排到了一家治疗肿瘤的医院。他的病情发展很快,肿瘤已经把胆管堵住,由于胆汁下不来,出现黄疸。弟弟全身甚至连头皮都发黄,全身无力,一天要睡好几次。医生说肝功会很快衰竭。

绝望之中,我猛然想到了师父,想到了大法。弟弟得了法,他也是大法弟子啊,只有师父才能救他。

我担心父母亲的亲情重,得知实情承受不了,就把亲戚长辈请来安慰他们。父亲得知弟弟病情后,也担心母亲无法接受。没想到母亲获悉实情后,一点也没害怕。她反而安慰我们说:“不会有事的,这些年我见到有很多真修的弟子以前有很多都是患有绝症的通过修炼都好了,就看他自己能不能下决心修了。”我说:“好,既然这样,我们就要对他放下亲情,把他当作同修对待。既然我们有缘组成一个修炼之家来得法,我们就一定要把他带回去!”

通过家人遭受的魔难,想起以前全家人精進时的状态,我猛然悟到:这件事绝对不是偶然的,是有安排的。师父从开始传功就告诉弟子时间不多,要抓紧时间修,要勇猛精進;很多预言也表明人类将有大事发生。可能师父通过这种方式让我们猛醒,放下该放的执着心,过该过的生死关,勇猛精進,因为快要跟师父回家了,回到自己真正的家。想到这里心里一阵激动,感谢师尊让我们警醒。

考虑到弟妹一家不修炼,贸然接弟弟出院会招致他们的反对,产生矛盾,增添不必要的麻烦,同时为避免弟弟知道病情后,产生怕心,情绪不稳定,最后决定先对弟弟隐瞒病情,只是让他学法炼功。弟弟毕竟是得过法,一口答应学法炼功。

此后,我每天开车带他去医院输液,然后回来学法炼功。最初每次回家上楼他都很吃力,他咬着牙,心里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会轻松一些,回家后需要休息四十多分钟。但弟弟学法炼功都很用心。

期间发生两件令人震撼的事。一是他在体力非常虚弱的情况下,居然在第一次炼功时就把五套功法全都炼了下来;二是一天早晨他很激动的告诉我们:“老师在管我呢!昨晚我睡觉时感到胳膊很疼,把我疼醒了,睁眼一看,我在举着胳膊抱轮呢。也不知道抱轮多长时间了,反正一看表三点多了。”学法后他还经常对我说:“哥,这些年我执著心太重了,做了不少错事。现在想想真不应该啊!”

学法炼功短短几天,奇迹发生了。最明显的是他身上的黄颜色不断变浅,人也变的精神起来,上楼也有劲儿了。十几天后身体颜色已经完全正常。医生看到后感到非常惊讶。可我们知道是师尊救了他。

一个多月后医生说第一疗程结束,可以出院了。弟弟通过学法也决定出院回家修炼不再去医院。弟弟夫妻俩个感情一直都很好,但为出院这件事,他妻子一家闹得很厉害,说炼功他们不反对但必须住院。弟弟拗不过他们,动了人心,准备第二次去住院。就在这时他“病情”突然恶化,身上又出现黄疸。医生说这次是肝转移带来的,束手无策。

这时很多学法小组的同修都跟母亲说,你们应该告诉他本人实情。因为神的路是自己选的,谁也代替不了他。再说常人还以为是医院治好的呢?怎么去证实法呢?他们也悟就是通过这样一种方式让我们全家从新回到精進的路上。

我把实情告诉了弟弟。我说是师父救了你,要不你现在早就病入膏肓了,要走人的路还是神的路你自己选吧。他很坚定的说你们应该早就告诉我实情,我选神的路,明天我就出院,回家修炼,勇猛精進。

八个月过去了,弟弟虽然有时还会出现消业状态,但已经完全康复,人也变胖,气色红润。

生死魔难中,真切感受到师尊慈悲无比洪大,感谢伟大的师尊在正法最后时刻将弟子们敲醒,弟子唯有做好三件事,不断精進,直至圆满。

叩谢师尊!

后记:就在几天前,弟弟又说了两件事情。一、消业时,有一天他胸口很疼,差点儿掉眼泪了,母亲就给他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一会儿就睡着了,梦到两个和尚,其中一个是达摩。达摩问另一个和尚:慧能这个人得法了吗?另一个说:这个人得法了。然后两个人就走了。二、弟弟在不知道病情的情况下,“屈服”于丈母娘一家,准备再去住院时,他说那几天几乎走不动了,浑身无力。一天晚上,他梦里听到有人念了四句诗,诗他没记住,但大体意思是让他回家。最后还说了两句话:你好回家了,你好回家了!(学法小组的同修们悟到,这是双关语,一是让他出院回家,一是让他通过修炼回自己真正的家)他说这两件事记得太清楚了,都不象是梦。同修们,大法太神奇了!师尊太伟大了!咱们一定要好好修,切莫错过这万古机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