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尊在为众生承受

发正念所见另外空间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八日】二零一一年末早上在炼静功中看到:师尊面朝西双目微闭,盘坐在地上,整个后背都在外面露着。师尊身体好大,象一座山,站在这面看不到那面。背后一条条的深沟好象农民用犁趟出的垄地,一排挨一排,深浅不等,血肉模糊。顺着沟往下流血,血迹斑斑,我不敢再往下看。我哭喊着:师父啊,您为什么替弟子在承受,不应该呀……走到师尊的面前,看到一件汗衫的背心搭在胸前。一只小宠物很小很小(小松鼠模样)用舌头舔汗衫上的汗水。师尊盘腿坐在地上岿然不动,我趴在师尊的腿上象只小飞蝶一样痛哭失声,很久很久……

今年五月末一天晚上发正念,面前群山显现。在群山的地中间矗立一尊又高又大雕塑的佛像,面朝西而坐,飞到近前——这不是师父吗?!象一座山岿然不动。后背伤痕累累,血迹斑斑。背后的血沟在扩大,上下很长,面很宽。血沟白骨露出。我站在师父的左臂发现师父的左臂胳膊肘往下一直到手指皮肉全无。只有白花花的骨骼露在外面,五个手指骨骼又长又大放在左臂的膝盖上,惨不忍睹。我撕心裂肺,放声大哭——向苍天喊去:护法神,正神你们出来,你们干什么去了?!喊声震动天宇。只见在上空正南方下来一群护法神和正神站在师尊的左前方半空中。我大声质问:师父这个样子你们为什么不管?他们一言不发,静静的一动不动。这时只见从师尊右臂一股强大的能量流通过,在师尊的后背来回流动。我双手来回在师尊的后背平抚。只见背上的深沟在填补,深沟变小,血洞变浅;补好的皮肤与背上好的皮肤净白;胳膊肘下露出的骨骼面积在缩小。此时立刻停止。一群众神飞空而去。我低头往下望去,师尊座下的石板上被血染红,左前方地上的杂草被血染红枯死,倒在血流冲破的土沟上。眼望师尊的面容,我的心在流血,眼泪哭干。感悟师尊,慈悲伟大,为众生承受!我不由得想起师父的诗词:《洪吟三》〈还原〉

真体年少寿无疆
身无时空掌天纲
为救大穹传天法
众生业债一身当
无量众业成巨难
青丝斑白人体伤
了结正法显本尊
洪恩威严镇十方

今天早上发正念又见到了惊险一幕。我在师尊的左侧原来的位置,师父的后背裸露着,一股强大的众生的业债流从师尊背后的上空袭来,象海浪一样刷的一下击打在师尊的后背上,师尊的身体一颤。一股业债流打到背上只见血从颈部往下流,整个后背业债流所落之处都是打出的血洞一片,触目惊心。我不敢再瞅这场景,闭上双眼,不知所措,哭都来不及了。恐怖的场景,残忍、凄凉。我怕业债流再次袭来,忙在师尊的体外下了个罩。这时一股很大的业债流冲来把背上的罩全部击碎,射進去的业债流不知把师尊的背击到什么程度。于是我想全世界的大法弟子每人都给师尊身体下一个罩,只见一座又高又大的大罩在师尊的体外立起。此景结束。我不知道这个办法能否给师尊减轻多少痛苦。同修们啊,师尊就是这样无休止的在为众生承担业债,身为师尊弟子的我们该怎么办?用师尊给我们的时间和生命追求常人中的名利情吗?还是正心诚意的、扎扎实实的做好师尊谆谆告诫我们的三件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